台灣議和團芻議(12):陣前抗命,不當砲灰

台灣議和團芻議(12):陣前抗命,不當砲灰

陳真

2021. 10. 18.

其實,很多人跟我談到議和團的事。但是,私下的人與事及相關言論或想法,除非對方同意,否則我沒法公開講;其中有些想法是很具體的,有些則是原則性。

台灣議和團不一定要集結統派,只需要集結 "反對炮灰派"、"反對兩岸相殘派" 即可。不管出於何種動機,只要你不願自己或家人充當美國人及其漢奸走狗的炮灰,便是同志。你不一定需要腦子清醒到能夠清楚認識到美國毀滅兩岸的意圖,你只需要反對擴大戰事及反對充當無謂炮灰就夠了。

白狼喊出一個口號叫做 "陣前起義,不當炮灰",起義也許太強烈,但是不當炮灰總可以吧。一般人無槍無炮,事實上也無義可起,但你可別傻到真的去傷害對岸同胞。特別是軍人,你該服從的是良知,是公義,是眾人的生命與福祉,而非服從不義的命令。

戰爭有很多種,其中有一種最卑鄙無恥的戰爭就是美國近幾十年來在許多被他侵略的國家所長期策動的,透過培植一群走狗,給予金援與軍火,製造動亂或發起內戰,從中漁利,並藉以傷害敵對國家。伊拉克、阿富汗都是前例,下一個目標,也許就是台灣。

美國的軍事力量之強大,若真要打,就算是中俄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如果不計代價,美國事實上可以一國打全世界兩百個國家,更不用說那幾十個被他侵略屠殺的國家,事實上全是一根指頭就能打垮的弱國。

但是,美國卻給這些國家帶來長年動亂與內戰,為什麼呢?巨人打小孩需要打這麼久嗎?當然不需要。就如阿桑吉所說,美國在世界各地發動戰爭的目的,並不是要打贏,而是要儘可能拉長戰亂的時間;這才是美國人藉以 "利益最大化" 的目的。

你看,發動伊拉克侵略戰爭的美國副總統錢尼等人,光是在這場長達十幾二十年的侵略戰爭與內亂之中,就撈了數以千億的油水。

各位如果會下棋,就知道棋子的意思。棋子就是該讓它死的時候就會讓它死,以謀求更大的利益。棋子就是棋子,棋子不是人,棋子只是一種籌碼,一種工具。

舉個例,你看,美國長年以來不是口口聲聲什麼保護庫德族人嗎?這種鬼話你也信嗎?沒錯。絕大多數人就是蠢到這種地步。

事實上,美國才是庫德族種族滅絕的惟一真正凶手。比方說,海珊在八零年代是美國口中的 "民主自由鬥士",藉著海珊打伊朗。短短幾年間,美國所稱頌的 "民主自由的鬥士" 海珊,動用化武屠村及其它各種軍事手段與非法殺戮,殺害近二十萬名庫德族人。

誰提供海珊化學武器?美國。誰在聯合國幫海珊阻止制裁並嫁禍伊朗?也是美國。

當海珊越來越不願意接受美國控制,海珊便由 "民主自由的鬥士",變成 "恐怖獨裁者",美國隨即對伊拉克發動毀滅性的非法制裁,並 以 "保護庫德族人" 為名,在伊拉克設立所謂 "禁飛區",長達十幾年的時間,任意對伊拉克狂轟濫炸,摧毀其空軍力量,殺害無數庫德族人。

另一方面,卻又以 "捍衛土耳其民主自由" 為名,提供數十億美元與軍火,侵略、屠殺三萬名庫德族人,數十萬名庫德族人傷殘或淪為難民。

你要是真相信美國人及英國人的鬼話,你真的會精神錯亂。一會兒說是捍衛世人的民主自由,提供海珊化武以對付伊朗,殺害近二十萬名庫德族人,一下又說人道危機迫在眉睫,必須保護庫德族人的人權,必須消滅海珊,然後對伊拉克進行長達十幾年的狂轟濫炸 (因為主流媒體徹底消音,根本不為人所知,所以John Pilger稱之為 "一場祕密戰爭",詳見:https://bit.ly/3ARIFyy ),"附帶" 摧毀許多庫德族村落;一會兒又說庫德族人經常作亂,危害土耳其的民主自由,於是又提供軍火與數十億美元給土耳其,出動五萬名坦克大軍,殺害幾萬名庫德族人。

在八零年代,我跟大家一樣,相信西方民主自由與人權那套鬼話。1986年,醫師人權協會 (Physicians for Human Rights,簡稱PHR) 於美國創立,我受邀成為PHR 的成員。1991年,以PHR台灣代表的身份,受邀至哈佛大學參加一個為期數天、來自全世界十幾個國家的國際研討會,名稱叫做"醫學與人權"。

那次會議的主題之一就是海珊政權與庫德族人的人權問題。我當時還傻傻地以為海珊這傢伙真的很壞,連老人小孩都殺,而且死於生化武器者,往往死狀淒厲、可怕,生前遭遇極大痛苦。

原本空手而去,會議結束後,我卻帶回二十幾公斤的書。因為不小心花光身上所有的錢,所以有兩個晚上我是在機場和街道上渡過漫漫寒夜。

我帶回的書,一半是關於Neurobiology(神經生物學),一半就是關於國際人權,特別是伊拉克和庫德族等議題。我一直以為就是這個萬惡不赦的海珊,幹下這麼多泯滅天良的屠殺事件。

一直到四年後,也就是1995年,Emir Kusturica 的 "地下社會" 上演,我才終於慢慢清醒。Emir Kusturica 這部談到南斯拉夫內戰的電影,獲得坎城影展金棕櫚獎。

隔年,1996年,在一次訪問中,Kusturica 說了一段話讓我很驚訝。他說,這場長年內戰(前後約莫十年),使得南斯拉夫瓦解,原本相親相愛的同胞卻骨肉相殘,原因就是美國在背後搞鬼,是美國策動這場內戰。

我聽了真是無比驚訝。美國不是什麼民主自由與人權的偉大國度嗎?怎麼可能幹這種事?但是,我一方面卻又相信Kusturica,因為我知道他是一個聰明絕頂、富有人道精神、並且在信仰上極其虔誠的藝術天才,他不可能說傻話,也不可能在這麼重大的問題上撒謊。

隔年,1997年的7月1日,香港脫離英國殖民、回歸祖國那一天,我卻飄洋過海來到英國念書,前後十年,親眼見證了西方國家如何透過主流媒體長年不斷造謠抹黑,製造數以萬計的謊言與仇恨挑撥,藉以發動一個又一個的侵略戰爭,姦殺擄掠,泯滅人性,無惡不作,殺害數千萬人,製造上億的難民,無法計數的傷殘與顛沛流離,特別是老幼婦孺,更是一場場血腥侵略戰爭的主要受害對象。

差不多1999年,我就完全清醒了。

在過去,資訊封閉,你很容易遭到欺瞞。但在網路年代,如果你還如此無知,那只能說是你自己其實並不在意真相。如果你真的在乎,只需花個頂多幾天的時間,馬上就能驗證巴勒網所講的一切說法是否屬實。

歷史上,很多極其可怕的血腥戰亂,尤其是骨肉相殘,在它發生之前,往往被認為無稽之談,根本難以想像。但是,事實上卻又真的發生了。南斯拉夫的一系列內戰,或是比方說烏克蘭與波蘭之間的手足相殘,都是一個個鮮明的例子,原本互助友愛、和氣友善的親友、鄰居,突然用恐怖手段互相殘殺,變成不共戴天的仇人。

我反覆要說的是,這樣一種製造內亂或發動內戰的圖謀,恰恰是美國及其一票同盟例如英、澳、日、印及島內台奸走狗之企圖,希望藉由兩岸血腥相殘來打垮祖國。我們能做的,就是阻止這樣一個圖謀;只要越多人不願當炮灰,兩岸發展事態的傷害就能減到最小。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