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議和團芻議 (2):只要會打一點點算盤就行

台灣議和團芻議 (2):只要會打一點點算盤就行

陳真

2021. 10. 01.

我提台灣議和團這事,並不是想提倡真知灼見,而只是希望台灣或兩岸在這變局中能夠減少一點痛苦。這個痛苦是純粹人為且蓄意擴大;美國人希望藉著台灣來拉垮大陸,最好形成兩岸內戰或長期動亂,這是美國人的盤算。總之,我們的痛苦越大,美國人就越爽。

你不需要真知灼見也能認識到這樣一個基本事實,難道你會相信一心想要拿你當炮灰、每天對你吸血剝削的黑社會,會比你的家人更愛你?只要你能認識到這一點就夠了,我們的痛苦就有可能大大減少。當你認識到這一點,你就不會去為撒旦賣命傷害愛你的親人。

知識求個究竟,像蒸餾水,容不得一點雜質,但是智慧卻像大海,就算往它裏頭撒點尿,它依然還是一片汪洋,不會因此變成一個大尿壺。對我自己,我在認知上力求純粹,至於對別人則抓大放小,三分隨便。只要不是敵人,便是同志。只要不是仇視祖國、仇視中共,那就是自己人;我不認為人們需要像我這樣視中國或中共為人類文明之至善典範。

換句話說,即便當我說出我所認為的純粹真理,但它依舊不出方寸之間,它只是一種一人聖經,人們根本不需要認同,人們只需要明白那最簡單的事實就行,亦即有一些人為了自己的利益,打算拿你當炮灰。

另一方面,你也根本不需要去想到什麼拯救世界弱小國家、創造人類共存共榮的太平盛世這樣一種道德思維,你只要會打一點點算盤就行,只要懂得最基本的利害得失,就足以讓你免除許多根本不必要的痛苦。

道德高調那一類的事,屬於有錢有閒之所謂知識份子的某種語言遊戲,概念上我能認同,但我們之所作所為,事實上與諸多高調落差太遠;做一公分,講出來的卻往往是一百萬光年那樣遙遠而隆重。

我想說的,就跟教小孩一樣,你不需要向耶穌看齊,你不需要那麼偉大,你只要不作奸犯科、不存傷人之心,我就一切滿足了。套句哲學術語,在所謂道德上,我始終是個negativist (負面主義者)。我從不叫人 "應該做什麼",我只知道哪些事是你 "不該" 做的;一如Theodor W. Adorno所說:"我不知道什麼是絕對的善或絕對的價值,我甚至不知道人是什麼,人性是什麼,但我知道什麼是人渣,什麼是沒有人性;這樣一些負面的東西,乃是我們每個人理當都十分了解的"。

台灣議和團也一樣,你不需要把中共當神拜,你也不需要多麼熱愛中國或中華文化,你只要不仇視它們就行。另一方面,你也不需要懂得很多有關美國與西方或日本的恐怖血腥與極端殘暴,你只要能明白他們對你的基本盤算就夠了。明白了這些基本事實,有了這樣一種基本態度,你我就能免於許多根本不必要的痛苦。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