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議和團芻議(5):如何教導像蔡詩萍這樣的學生?

台灣議和團芻議(5):如何教導像蔡詩萍這樣的學生?

陳真
2021. 10. 06.

底下這位媒體人蔡詩萍,過去是正統藍,不至於惡形惡狀,是個正人君子,但總是跟體制緊緊結合,後來當過馬英九選總統的發言人,至今應該還算是藍營,但骨子裏顯然已經綠油油。

這樣一些人,為數不少,佔了所謂菁英人口的一大部份。

我曾有個鮮明的記憶。大約是1994-1995年左右,當時已退黨。那時候的民進黨,已經腐化得很厲害;但也因為如此,台灣人反倒開始喜歡民進黨,使其聲勢開始壯大。

這其實也是台灣社會長久以來的一種反淘汰文化,越是便宜行事貪婪腐敗,越會做秀討好人民,越會製造衝突創造媒體聲量,越會操弄政治,越是財大氣粗或是地方山頭與政二代,這類無良政客往往就越吃香,越受人們喜愛。各位不妨想想什麼3Q 立委或什麼閃靈立委、黃捷等等,便是其中一類。

記得1994-1995年左右的某一天,我在台北公車上遇到一位大學的同班同學,是個過去非常忠黨愛國的腦殘,厭惡鄙視黨外人士。大學七年之中,我應該從未跟他說過一句話。

可是,那天遇到他,他卻主動攀談,而且談起政治,自個兒談得很起勁,全是他在講話,我則一路無言。他一直誇讚民進黨很棒,做事很有魄力等等。我聽了很驚訝,他不是那種一聽到有人批評國民黨政府就會抓狂的人嗎?怎麼現在卻變成綠營的忠實粉絲了?

這次的偶遇,讓我留下一個很深的印象。我很納悶,為何當一種反對力量清純良善時,人們卻視之為寇讎,輕蔑鄙夷,恨之入骨。當它貪婪腐敗得很不像話時,卻反而開始獲得人民的熱烈支持?讓我更難以理解的是,人們如何看待自己前後截然相反的態度轉變?

那天,我其實很想問問那位同學,"你不是最討厭民進黨嗎?怎麼現在卻變成熱烈支持者?" 我沒有真的發問,但我猜他一定會說 "時空環境不同"。從他充滿自信的眼神和語調,他顯然認為自己很聰明,很棒,很會判斷是非,過去非常棒,現在也非常棒,隨著所謂 "時空環境不同",他顯然認為自己始終是站在真理的一方,非常自豪。

我並不厭惡這位同學,因為他只是腦子不靈光,而非心眼邪門。但我知道,醫界學界與文化界的大多數菁英們卻不笨,而是懂得看風向,調整立場。

過去的醫界和學界,完全就是國民黨的天下,根本找不出幾個異類。一旦主流勢力變了,他們也就馬上跟著變,變成一片徹底的綠油油。讓我更難以理解的是,他們往往變得如此自然,如此自豪且優雅。

而我呢?過去是過街老鼠般的黨外亡命份子。人們總是說,黨外就是共匪,就是陰謀份子,一心要破壞台灣偉大的民主自由,於是動輒說要把我們空投匪區或抓去槍斃。而現在呢?我依然還是親中賣台的共匪,一路走來,箇中痛苦,無須多說。

時空環境確實不同了。但是,所謂 "時空環境不同",用蔡詩萍的話講就是要 "跟得上民意";"民意" 如何,他們便如何。用其他藍綠政客的辭彙來講,就是 "實力原則" 的標準不同,要隨時能迎合所謂 "民意",才有實力,才有權力,否則全是空談。

我知道怎麼反駁這些人的鬼扯蛋,但是說起來很累,而且已經說過幾百萬遍,所以我就不說了。

特別是那些真的很笨,真的相信什麼民意、什麼台灣自由民主多麼珍貴多麼了不起的蠢蛋們(一如這位最近蠢話連篇的蔡詩萍),你真的很難教化他們。因為他們所犯下的錯,並不是某個單一事件或某種局部思維上的認知失誤,而是一整個認知體系全屬荒唐透了頂。

你很難矯正這樣一些人的思維,因為根本無從矯正,只能整個認知架構重新更換。

你從這樣一些人談論事情的方式,可以看出幾個特點,比方說一大堆修辭。修辭是一種理性貧乏的特徵,缺乏認知意義,就像寫作文一樣,往往是描述一種心情,或是反覆描述一種既定的答案如何美妙,簡單說就像一種自我引用(self-reference),基本句型類似這樣:

台灣好棒哦,這也棒那也棒,為什麼棒?因為就是好棒!民主自由更是棒,為什麼棒?因為就是非常棒!中共好殘暴好獨裁哦,哪裏殘暴獨裁?就是非常殘暴獨裁!沒有任何認知內容,全是修辭。修辭之後,就是 "你必須這樣那樣哦",否則就是辜負了台灣,那就不棒了。

你很難反駁這樣一種人的思維,因為無從反駁。並不是因為他提出一種高明的論點,讓你反駁不了,而是他從頭到尾根本沒有論點,沒有任何具有實質認知意義的想法在裏頭;他就只是像小朋友寫作文那樣,文情並茂,卻缺乏實質認知內涵。

僅有的一點認知意義,也往往缺乏任何現實基礎。比方說,這位蔡詩萍寫道:絕不可以促統哦,為什麼呢?他說:

促統就是 "被中共的統戰玩弄";促統就是 "無法站穩台灣"、"不珍惜台灣";促統 "將不僅僅對不起台灣的主流民意,甚且也對不起那麼多一心渴望台灣的存在能對中共體制發出警惕作用的中國人民"。

很離譜吧?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都幾歲人了,腦子長這樣?這是幼稚園大班的小朋友在寫作文嗎?

我念國中時,發明了一個遊戲,經常找同學玩。這遊戲就是比賽說傻話,越傻越好,最好是傻到讓人無言。然後由圍觀同學當裁判,看誰講傻話傻得最透頂,誰就贏了。依我看,蔡詩萍應該能贏得比賽。

更令人悲觀的是,這類傻蛋人士卻往往對一己之理性貧乏與認知低能無絲毫病識感,他們卻反而個個似乎都覺得自己好棒!好聰明!好理性!好溫情!好有智慧和眼光!

長年以來,我注意到一種也許跟選舉造勢有關的台式社會文化現象,也許是因為台灣太多選舉了,一到選舉,為了騙選票,哪有誰會跟你講道理?講道理肯定就選輸了啊。絕不能講理,而是要拼命造勢;藉著各種空洞卻聳動的修辭或圖片或影像,來營造一種聲勢,製造一種感受,為自己賺選票,並打擊對方的選票。

造勢其實就是廣告。你有看過會跟你講道理的廣告嗎?應該沒有,沒有那種廣告。一講道理就沒戲唱了。選舉就是這麼回事。

於是,就這樣選個幾十年下來之後,你會發現,台灣變成一個腦殘社會,沒有人在講理,也沒什麼人在乎個理字,而只在乎爽,重視造勢,重視鎂光燈,重視點閱率或粉絲數量,努力營造某種爽的感覺,看誰廣告能力最好,誰就能騙得最多選票而贏得權力。

對岸則不然,一般來講,理性能力非常強,寫起東西往往長篇大論,有理有據,常讓我感到驚豔不已。

我常會看大陸的各種評論,即使是不知名的網友,也往往有其深刻思維。但是在台灣,我卻幾乎不會想要看任何文章 (除非是要拿來批評),為什麼呢?因為絕大多數毫無營養不是嗎?(大家別緊張,當然也有一些例外。)

當然,我完全不是在鼓吹那種論述來論述去、裝模作樣的學匠傻逼文字。我所推崇的是文字裏頭紮紮實實的認知內涵。

至於像蔡詩萍這樣一種思維,你是不是會覺得很無言?如果你有個這樣的學生或小孩,你要怎麼教?很難吧?難乎其難,因為那等於是要從ㄅㄆㄇㄈ教起,讓他重新認識世界,認識事實,重新學習理解人事物的方法。

======================
國民黨再起「促統」路線已定?蔡詩萍嘆:深藍被中共統戰手法玩弄

郭怜妤
UMEDIA

2021-10-04

蔡詩萍認為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圖右)反獨促統的論調已促成深藍路線的復活,但國民黨要深思,反獨與促統是否相同、是否與主流民意吻合。(資料照,柯承惠攝)

蔡詩萍表示,反獨促統已經促成一條國民黨深藍路線的復活,要反獨當然可以,只是必須注意,促統也並非藍營支持者主流的意見。而「支持統一」和「支持促統」也是兩回事,呼籲國民黨別把自己的路走死了。

蔡詩萍認為,藍營應該好好思考,如何解開「反獨•促統」的結,而當九二共識淪為反獨促統的代名詞,還能在選戰中號召民心、打贏民進黨嗎?

蔡詩萍強調,國民黨反獨可以,因為這為了與民進黨做出市場區隔。但要小心,不要忘了台灣是民主政治的體制,只要不是暴力路線,人民或政黨都有主張台獨的自由,也都有反對台獨的主張與自由。

不過蔡詩萍也提到,「反獨」不一定要「促統」,促統不符合藍營支持者的主流民意,很多民調都顯示,國民黨支持者最贊成「維持現狀」。因此,藍營反獨,是吻合維持現狀的;但,促統就有可能是「破壞現狀」了。

另外蔡詩萍還指出,「支持統一」在概念上並不等於「支持促統」,因為支持統一很可能是基於同文同種、文化認同,但未必認可現在的共產體制,所以不會強求現在就往統一之路上前進。但「促統」者似乎都不在乎兩岸體制的差異,也不在乎中共政權的鴨霸。

對於強力促統者,蔡詩萍坦言自己不明白,是怎樣的一種心態,在享受了台灣的自由民主、言論自由後,還有一些政治人物會歌頌促統?甚至歌頌只有共產黨裡少數的最高集團享有自由的體制?他認為,反獨如果反到要去促統,若不是「沒藥救的」共產黨支持者,就是頭殼壞去、不知今夕何夕的夢囈。

至於九二共識,蔡詩萍認為,它已非可以在大選中有勝選機會的訴求了,如果國民黨再放任它在「促統者」的營造下,形塑成「反獨促統」的同義語、代名詞,無疑是將九二共識往死巷裡鑽。

蔡詩萍指出,反獨不過是中共在統戰台灣時,拉攏次要敵人(深藍、統派),以打擊主要敵人(台獨、民進黨)的統戰手法;在玩弄「反獨促統」的深藍,分化國民黨藍營的支持者而已。

藍營要走出「紅統」的糾結,蔡詩萍認為應擺脫「舔共、傾中」的標籤,唯一的戰略是,就是回到「論述台灣」的主戰場,珍惜「中華民國在台灣」不斷蛻變與進化的歷程,不論是威權統治、白色恐怖黑暗面,還是經濟建設、價值多元的光明面,全都是台灣的資產。

蔡詩萍強調,民主體制與開放社會才是我們反對任何破壞現狀之激進訴求的理由,「因為我們珍愛台灣走過的歷史、走過的掙扎、走過的突破!」若無法站穩台灣、珍惜台灣,不僅對不起台灣的主流民意,甚且也對不起那麼多一心渴望台灣的存在能對中共體制發出警惕作用的中國人民。

對於台灣統派,蔡詩萍認為,有言論自由的保障,他們要刷存在感沒有問題,但格局與視野,真的可以拉開、提升。而國民黨則不能任由統派,把它拉下水。他最後引用已故詩人管管的短詩〈牆〉,當中寫道:「不必去推倒那面牆,跳過去,就是原野了。」並指藍營裡的外省、深藍族群心中的牆,也許一樣不必去推倒,只要跳過去,自然能看清台灣民主社會的平野遼闊了。

=============
要選國民黨主席的人,請勇敢擁抱台灣,擁抱民主吧!

UMEDIA 2021-03-05

文:蔡詩萍,資深媒體人,作家,廣播節目主持人。

國民黨該怎麼辦呢?

到現在,要挑戰國民黨黨主席的人,心底還是有個「結」,國民黨不應該跟著民進黨的屁股走?!但,為什麼國民黨不倒過來想:民進黨現在不是也把「中華民國」成天放在嘴邊嗎?這難道不是「跟著國民黨的屁股走?!」

好,一定深藍的人要說,民進黨都是「喊假的」!

這說法,我只能同意部分,絕大部分,我不能同意。為何?

因為,人家民進黨支持者也同樣在說,你國民黨喊愛台灣都是喊假的啊!請問,國民黨你同意嗎?

所以,重點不在「對手」認為你喊真喊假,而是,你要不要喊?你要不要,當別人「先喊」之後,你還是「要跟」?在我看,問題不在「是不是跟別人」,而是「跟得快不快」,「能不能跟上」,進而趕上對手,超越對手!

換言之,「跟」從來不是問題重點,重點是,有沒有「與時俱進」,有沒有「後來居上」?!

從台灣民主化的歷程來看,國民黨從威權轉型到民主,哪一次不是「跟著黨外屁股走」,「跟著民進黨屁股走」?而且,老實講,如若不是「跟著屁股走得蠻快的」,搞不好,國民黨早就垮了,也說不定,對吧!

國民黨內,從李登輝之後,確實一直有一股「不服氣」的聲浪,不服氣國民黨為何失去政權?不服氣國際媒體怎麼把「民主先生」的稱號,讓李登輝給拿走了?不服氣總統直選,不服氣為何要修憲?不服氣台灣選民為何「忘了」國民黨對台灣的貢獻?不服氣這,不服氣那,最後,連輸了政權,還是不服氣「選民為何這種水準」?

換句話說,國民黨內,「不服氣」的聲音,牢騷很多,抱怨很多,但,就是不懂得「檢討自己」,為何「失去了多數支持」?

國民黨的深藍,應該要想想,當蔣經國說「時代在變,國民黨也要變」,當蔣經國說「我也是台灣人」時,他,難道不是跟著時代浪潮,跟著民主化的趨勢,「不得不跟上」的嗎?

國民黨一定要走出「懷舊情緒」,不要老認為以前的時代好!好什麼呢?

威權統治,言論管控,白色恐怖.....國民黨一定要走出「跟著民進黨屁股走」的懸念,要知道,那不是跟著民進黨走,而是跟著台灣民主化的潮流走!OKAY~

國民黨如果一定要擺脫「跟對手」的迷思,那就請放開大步,以追求新價值,捍衛國家主權尊嚴為訴求,超越對手,讓對手跟著你!甚至只能追你的車尾燈!國民黨有這抱負嗎?

國民黨要做的緊要事不少,最不該做的,無非是,一直在murmur ,一直在懷疑民主化的現在!

「中華民國」如果是共識,多元民主化如果是共識,那就「沒有誰跟誰屁股」的問題,而要看誰走得更快更穩健!

要選國民黨主席的人,請勇敢擁抱台灣,勇敢擁抱民主吧!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