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什麼數位中介法 (1)

關於什麼數位中介法 (1)

陳真

2022.08.21.

我覺得,從什麼言論自由的角度去理解或回應人渣黨的這些舉動(什麼數位中介法)真的是有點傻。

一來,你怎麼至今還會對這樣一群無恥人渣歹徒有所期待?他們不是已經為非作歹了至少二十幾年嗎?一個無惡不作的詐騙犯罪集團,幹這麼一點壞事,讓你很意外很心碎嗎?這個人渣黨及其文人走狗們向來不就是如此嗎?

人渣是沒有任何信念可言的,所有所謂理想,包括所謂台獨,完全就只是一種虛擬商品,一種斂財奪權的工具與手段。

比方說,這群人渣在馬英九當政時期,曾經義正詞嚴地在立法院提案要求保護所有言論,他們白紙黑字寫著 “即使是造謠,也是一種言論自由”。

如今,人渣們掌權,卻說自己是真理的代言人,只要他們說是謠言就是謠言,只要對他們有任何質疑,統統都可以被他們認定為散播謠言,直接開罰一千萬元。

你怎麼會傻到去跟這樣一群毫無基本廉恥存心使壞滿口胡言的人渣講道理?

二來,同上,你應認清彼此關係。我們跟人渣歹徒之間的關係是一種對立關係。你怎麼會用一種異議關係去理解這樣一種無恥作為?哪天你若遇到犯罪集團對你使壞,你是想辦法把對方繩之以法,還是想辦法訴說什麼大道理?人渣們比你更會講這些大道理不是嗎?

道理,是在一種非對立關係下才會去陳述議論的東西。我們不會企圖去跟一個犯罪集團講大道理

三,這年頭,一個人只要會去講什麼言論自由,我覺得腦子大概都不是很清楚,差不多都屬於腦殘等級。

在鋪天蓋地的主流洗腦下,我知道我這樣講很不政治正確,但是事實就是如此。一個人得幼稚到何種程度才會至今還在講述西方那套關於什麼言論自由的騙術。

我不用看新聞也能料想得到,人們一定會群情激動,而且還會說這下子民主台灣連對岸共產黨都比不上了。

這類蠢話其實就好像說: "你再不好好念書你就完蛋了,你會連牛頓都比不上了。"

我這樣講,你一定覺得我很可笑。但我除了感到無奈,其實也沒辦法能幫你什麼,也許有一天你會突然發現我講的才對。而且,在我看來,我只是說出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而已,而非什麼真知灼見。

其實,若真要依照西方對於所謂言論自由的標準來看,西方社會最沒有言論自由。

相關想法寫過無數遍,我也懶得再多寫了,因為我知道不管我怎麼講,不管我的論述與舉證多麼合乎事實且嚴謹,你還是不會相信,除非,除非我掌握了主流麥克風,你就會相信我講的了。

我常說,真正的民主自由在對岸,但我其實並不是真的想這麼說,畢竟我這樣講其實還是一樣在概念上換湯不換藥。

簡單說,我並不是想說哪個社會或國家才是真正的什麼言論自由,而是要說,所謂言論自由這個概念千瘡百孔,做為一種政治宣傳工具很好用,對腦殘尤其適用,但是若要做為一種陳述現象理解問題的概念工具,恐怕也只能自欺欺人而難以自圓其說,一如所謂民主亦如是。這些全是洗腦專用的政治文宣術語與教材,而不是具有充分理性內涵的概念工具,只會使我們變得更蠢,而不是腦子更清明。

真的很想做個民意調查,看看我在島內或甚至對岸,究竟有多少知音。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