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敵人就該打

是敵人就該打

陳真

2022. 08. 03.

不管是台灣、香港、新疆或西藏或不拘任何純屬虛構的主題,祖國幾乎是照三餐被洋人壓著頭按著地上摩擦。我常覺得很煩,他媽的到底有完沒完?為什麼不是咱們壓洋鬼子的頭來磨擦地板呢?那不是很爽嗎?打球、下棋不都是這樣嗎?攻擊才是最好的防守,拼命找漏洞來攻擊,找不到漏洞,就幫你挖個洞來打。這樣做才對啊。

祖國應該向人渣黨看齊,派員來學習。人渣黨一無是處,惟一優點就是擅於逆轉勝,擅於無中生有,擅於創造對方不存在的傷口來打。

其中,以自甘當狗的台灣這塊肉最好打,敵人幾乎是打到爽上癮了。我尤其想不通大陸的對美態度,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人有這樣一種幻想,認為我們只要對人家好,人家就不會處處跟我們為敵。

這想法在中美關係上是行不通的。為什麼呢?因為中美之間的敵對與矛盾是結構性的必然,而非僅僅只是一種政策上的偶然。那就好像以為我只要對老虎好,老虎就不會吃我一樣傻。我跟老虎之間並無個人因素作梗,亦非 "可此或彼" 的偶然關係,而是你死我活的食物鍊結構,註定老虎非吃我不可。

我若要活,就得想辦法打老虎,否則死路一條。我對牠再好,喊牠小乖乖,給牠捶捶背親親嘴,牠還是得吃我,不吃不行。

美國就是這樣一頭老虎。你可別以為你對牠好,牠就放你一馬,不可能的。牠無時無刻就是得吃掉你才行,因為結構使然。

此一結構關係為何,已經說過很多遍,不再多說。當你意識到這樣一個結構性的敵對關係存在時,難道你還真以為你的忍讓退讓可以換來和平,換來生存發展的空間?

我不知道裴老太太的事件還有沒有救?現在看來挺慘的,很丟人。事件前,狠話說盡,事件後,自我安慰,唾面自乾,搞得現在台灣像個旅遊勝地似的,大夥都要來一趟民主之旅。

事件前,說這是紅線哦,很嚴重哦,地動山搖你可別過來哦,膽敢給林北踩紅線試試,敢再過來一步,林北就不客氣了哦。結果呢,人家就直接踩過來了。這時候怎麼辦?重新再畫一條紅線,然後再把狠話說一遍?紅線理應只有一條,到底你是有幾條?

有個大陸的好朋友說他以前也曾傻過,也曾以為西方美好,以為什麼民主自由多棒,後來慢慢醒了,方才知道黨的好,於是就不再批評黨,畢竟黨內高手雲集,憑什麼我一個人能想得比黨周全?

這話沒錯,我亦深有同感。我能想到的,黨沒理由想不到啊。可我還是很納悶,一味忍讓,一味待人好,然後換來一次次的攻擊,一次次的羞辱,這樣一種常態,難道無計可施?難道就不能換我們有事沒事也來踩踩對方的紅線,換我們也來給對方的傷口灑鹽?

比方說輸送武器給一些美國人或美國人的敵人,幫助他們在美國爭取民主自由與平等,爭取各州獨立建國,或鼓動他們打砸搶發起暴動,然後說這是美國的 "一道美麗風景線" (裴老太太對香港暴徒的歌頌與讚美)。

方法很多,不是重點。重點是關係本質究係為何。倘若是結構上使得雙方必然此消彼長,必然敵對,那就好好把對方當成敵人那般對待,而不是把他當成善男信女。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