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可愛呦

好可愛呦

陳真
2022. 09. 14.

我很感動於 J. D. Salinger 說過的這麼一句話:"I am in the world, but not of it."

在他的記錄片中,Salinger 對他的一位熱衷於世俗聲名的女友說:"妳知道妳的問題是什麼嗎?妳熱愛這個世界!"

賓拉登也曾說過類似的話,他說:"我們和美國人最大的差別是:他們熱愛這個世界。"

我知道這些話語很容易引起誤解,但我並不打算解釋,因為我覺得解釋是多餘的,能夠認同的人自然就會懂,無法認同者就會ggyy 做許多無謂而瑣碎的反駁、質疑或扭曲。

事實上,過去二十幾年來,透過解釋維根斯坦,我寫了很多相關文字,但我越發覺得它們似乎是多餘的,畢竟跟你呼吸著同樣空氣的人根本不需要任何論證。同理,氣味不同,多說些什麼其實也全是枉然。

聖經上也有類似話語,例如:"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裡面了。" 也許整本聖經不過就是要講這麼一個想法。

有句成語說,"格格不入"。許多時候,這就是我的一個基本心情。

沈從文臨終說:"我對這世界無話可說"。在他的小說裏也經常出現類似的描述,描述小說主角和周遭人事物的格格不入。

我不敢把自己說得太崇高,我也不想說自己心之所嚮便是高人一等,也許可以這麼說,愛不愛這個世界畢竟意味著 "兩種世界",倘若前者是那光,我便是那黑暗,格格不入的 "恐懼感" 始終揮之不去。我的 "非典型社交恐懼症" 大約就是這麼回事,總感覺自己是個怪物,想學個人樣也始終學不來;萬箭穿心之餘,老想躲避人群,往洞穴裏鑽,自我療傷止痛。

別說什麼辣妹豔舞,就連正常聚會聚餐我都怕,看到人們敬酒我就坐立不安,並不是因為我滴酒不沾,而是因為我沒法適應那種成熟世故的氛圍,我學不來人樣。不是酒的問題,就算 "敬汽水" 也一樣會讓我感到尷尬彆扭自慚形穢,我這輩子恐怕永遠都做不出來敬酒的動作,我沒法做一些或說一些不是發自我內心的動作或言語。而且,想喝飲料就自己喝,幹啥還要一直去關注別人喝不喝或招呼大家一起喝呢?

別人想怎麼樣我管不著,但是,氛圍或文化是這樣一種東西,絕大多數人似乎都能夠在裏頭感到悠遊自在,可我就是沒辦法。

格格不入的事情太多了,敬酒只是一個例子,例子千千萬萬,敬酒只是其中最為微不足道的一個表面現象。真正讓人感到格格不入的是整個價值觀或氣味的不同,人們總是講那些我絲毫不感興趣更不會以之為人生關注對象的人事物,我永遠都得迎合別人,聽人們講他們所看重所熱衷所推崇的東西,幾乎沒有人會以我的話題為主。

我覺得美的,人們覺得醜;我認為美麗動人的,人們卻說窩囊可笑;我認為偉大崇高的,人們卻輕視鄙夷。反之亦然,人們所追求與仰慕的東西,我往往逃之惟恐不及。很顯然,我們連藉以活下去的 "食物" 都不一樣。

我出生在這個世界,但我卻似乎完全不屬於它。

以上獨立成文,並非專指底下這件事。

最近有個新聞,一家老人療養院請來穿著三點式的辣妹跳豔舞給老人們看,動作煽情,極盡色情,包括躺在地上,兩隻大腿抬高高,雙腿完全打開,儘可能暴露私處位置給老人們欣賞,或是乾脆抓起老人的手來撫摸自己的奶和全身,或是用奶去磨蹭老人的臉等等,極盡猥褻之能事。

有些網紅醫生或藝人跳出來大聲說讚,說這樣很棒,說這樣可以讓老人開心,刺激血液循環,增加食慾,增加運動的什麼耐受力,提升免疫力,讓老人恢復生命活力等等,還說惟一缺點是沒有找猛男來跳豔舞給阿嬤看,對阿嬤太不公平,並且還說這是老人的福利與權利,批評反對者說他們缺乏想像力,只會用道德壓力強加於人云云。

這些網紅毫無疑問也是出於善意,但是,對於批評這樣一種態度或主張,我卻感覺很窩囊,因為如此顯而易見的事還需要說明嗎?你真的覺得這樣捉弄、惡搞老人很棒?你真的覺得醫護人員的溫暖照料,都還比不上找辣妹來大腿開開讓老人亂摸一通的治療效果?你真的治療、照顧過老人或病人?就算不是醫生,即便是一般人,你真的如此粗糙猥瑣地理解生命與情感悲歡的複雜與深沉?

如果這樣很棒,那以後醫院病房或門診要不要組個脫衣舞團或自由性愛團,由健保給付,列為職能治療的一部份,專門負責提昇老人或病人的免疫力和生命活力,改善老人或病人的憂鬱,促進其血液循環。

如果怕健保預算不夠,那也可以在病房或門診或候診大廳播放A片啊,成本低,效果應該也不差,而且這是基本人權,怎麼可以用道德來剝奪大家的權力與想像力?問題是,你真的覺得這樣搞是對的?

打從三十幾年前我開始當醫生起,就很不喜歡一件事。簡單這麼說,我常發現實習醫護人員來到病房後,往往會對精神病人品頭論足。最常聽到的評語之一就是說哪個病人誰誰誰 "好可愛呦"。

任何一個病人,也許是個高中生,也許是老師,也許是會計,也許是公司主管,也許是個辛苦持家的家庭主婦,原本言行平常,發病之後卻開始語無倫次,意念飛躍,濃妝豔抹,滿口黃腔,或是認知退化,言行幼稚化,唱兒歌,做兒童舉止,或是變得痴愚憨直,被人欺負佔便宜都還不知道,或是稀奇古怪的妄想一堆,花枝招展裝扮不得體,動不動就亂摸別人身體等等。

很多醫護人員看了這些病人,往往覺得好好玩哦,好有趣唷,好可愛呦。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他是你的親人呢?你還覺得好玩嗎?如果他是你的母親或父親或你的小孩呢?你還會覺得好可愛呦嗎?

有些病人或老人,原本開朗,生病後鬱鬱寡歡 (憂鬱症是老人常見疾病),易怒易傷感,不洗澡,拒飲食,動輒拿刀自殘,喪失各種興趣等等。還有更多老人因為失智,主要特徵之一就是自我衝動控制能力下降,喪失對於現實的判斷力,認知與行為退化,言行脫序,甚至亂摸醫護人員,喜歡對人開黃腔講淫話,當眾自慰手淫,公然做出各種猥褻動作等等,這都是失智常見的症狀。

這時候,你會想找個袒胸露乳的辣妹來表演,叫辣妹兩條大腿開開露陰部給老人看了爽,拿老人的手來撫摸辣妹的胸臀,用辣妹巨奶磨蹭老人的臉等等等?以促進老人的血液循環,加強他們的免疫力嗎?你會這樣子對待自己的父母、親友或配偶嗎?你是把他們當成什麼?當成已經喪失個性、喪失情感、喪失過往生活經驗記憶、甚至喪失人性基本自尊的畜牲看待嗎?

一個人生了病,不管他生了什麼病,他始終還是一個完整的人,仍然有著完整的自尊與尊嚴。

如果你真的覺得那樣搞很棒,那我來出錢,我願意出錢提昇你的免疫力和血液循環,我請辣妹去你的工作單位,你就當眾表演摸奶或表演用辣妹巨奶洗臉給大家看。我不相信你會覺得這樣很爽,我也不相信這會提昇你的什麼免疫力。哪天,當你自己也變成失智老人或精神病人或罹患憂鬱症,我不相信你真的會很樂意自己被人這樣公然對待。

這不是什麼大道理,任何一個人只要他願意靜下心來設身處地想一想,理當都能理解。

不只老人,任何人生病都一樣,都不應該因為生病而被人看輕看扁看歪,不應該被矮化、低級化、動物化。不管他生什麼病,我們都還是應該一樣打心底尊敬他做為一個人應有的各種基本尊嚴和完整自尊,而不是把他降級為好像透過摸摸奶就會找到生命活力的生物。

三十幾年前,我在林口長庚工作,有個病人原本是某名校高中的學霸,罹患精神分裂症之後,認知受損,行為退化,變得很幼稚,傻裏傻氣。有一天查房,他媽媽剛好來看他,在會客室中他照樣胡言亂語講些脫離現實的傻話,一位實習護士看那傻樣,噗嗤笑出聲來,病人也跟著樂翻天。他媽媽卻頓時放聲哀號,嚎啕大哭。

各位聽懂我要說什麼嗎?如果你還是聽不懂,我的表達能力也差不多就是這樣了,沒法講得更簡單明白。也許有一天,當你自己身處類似的悲劇之中,也許才能理解人事之可悲。

理解這樣一份生命悲歡,卻似乎需要千百年時光。比方說在十九世紀之前的英國,精神病院是可以買票進去參觀玩樂的,就像逛動物園那樣,大人小孩都喜歡。醫院門口就高高懸掛一個小丑面具吸引顧客,病房裏頭有好多好有趣好可愛呦的精神病人。你甚至可以帶酒進去病房請他們喝,病人喝多了,就會做出更多更有趣更可愛呦的脫序言行,保證讓你哈哈大笑。

你也可以帶根小棍子進去,隔著鐵籠子,不妨大膽戳一戳、逗一逗那些被囚禁起來的危險病患。我相信,如果你找來辣妹熱舞團進去和病人同樂,院方肯定會更加歡迎,病人的各種反應也會更可愛更有趣呦,而且會更有生命活力,血循加速,免疫功能大幅提昇。

各位聽懂我在說什麼嗎?這些理當無須說上一句的道理,卻似乎很難說清楚。只能說,也許有一天,當你或你的家人老了、病了,你就能明白。

十九年前(2003年)的一月二十三日是個特別的日子。那一天,我告訴學姊說我終於解決了James Conant 和Cora Diamond關於解讀維根斯坦的 "nonsense" 觀念的幾個內在概念問題,我可以對維根斯坦的這部份概念爭議做出更好的解釋。那種感覺,也許就像阿基米德洗澡時發現浮力原理那樣,只差沒有大喊 "Eureka!",“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可是,那天夜裏兩點多,我卻接到家裏打來的越洋電話。我知道一定發生可怕的事。我父親中風。我從英國連夜趕回,把他送到醫院,在病床邊足足待了一個多月,寸步不離。我發現,原本溫文儒雅的父親,因為腦傷失智,變得很像小孩,躺在病床上拿著一條毛巾把玩,一會兒當飛盤轉,一會兒又把毛巾蓋到自己臉上,偷偷露出一隻眼睛往外偷看,像在跟毛巾玩躲貓貓那樣,惹得鄰床一些病人和家屬笑呵呵,甚至還問我說 "你爸爸怎麼了?是不是頭腦原本就阿達阿達"?

各位聽懂我在說什麼嗎?這些道理其實根本不用說。你若不明白,那是因為你不願靜下心來想事情。

當然不是說老人或病人不可以看辣妹袒胸露乳或摸奶,而是說你怎麼會以為每個人都喜歡被如此粗暴地公然對待?其實,若非心智退化、老化或生病,誰在病房裏會被如此捉弄?

問題是,一個人不管生什麼病,不管病得多嚴重,我們仍然還是應該尊敬且尊重他原本做為一個人應有的個性與自尊,而不是像一兩百年前的精神病院那樣,直接把他們全當傻子耍,娛樂了自己的戲謔之心,卻說病人因為摸了辣妹的奶,恢復了什麼生命活力和免疫力。

生命與情感悲歡,是那般粗糙猥瑣的一種存在狀態嗎?康樂活動不是更應該顧及所有人的感受?病人或家屬不能說不嗎?

==================
https://bit.ly/3RFMiB7

極樂安養院「辣妹乳蹭阿公」醫曝優點:提升免疫力

中時新聞網
莊楚雯

2022年9月12日

桃園榮民之家日前中秋活動請來爆乳辣妹,女舞者大跳艷舞、將榮家伯伯的手上在自己身上游移,尺度相當大。(翻攝臉書爆廢公社公開版)

桃園榮民之家日前中秋活動請來爆乳辣妹熱舞娛樂長輩,大方讓阿公摸胸,畫面曝光後在網路引起熱議,抨擊不該讓老人家看這種表演,對此,北市聯醫中興院區內科主治醫師姜冠宇有不同見解,表示長照不該被限制想像,老人家看辣妹心情好,刺激血液循環、增加食慾,有助提升免疫力。 姜醫師表示,這個活動真正失職的地方是不夠平權,沒顧及到阿嬤也想看猛男熱舞。

穿性感內衣的辣妹大方讓老人家摸胸。(翻攝自爆廢公社公開版)

姜冠宇表示,平常去機構訪視或遠距視訊,這些長者都不理人,反應一天比一天遲鈍,越來越懶得動、甚至懶得吞嚥,加上憂鬱交加、身心惡性循環,護理師講什麼溫暖的話都有沒用,家人看了也很傷心,「所以如果有什麼事情讓老人心情好,刺激他們的腦部血液循環、增加食慾和運動的耐受度,這也是漸進增加長者的免疫力!」

姜冠宇說,只要活動細節沒有侵犯他人、觸犯法律、犯罪意圖的問題,不對身體造成危害,像是造成腦血管破裂等的副作用,其實就沒問題,剩下的只是民眾加諸他人的道德觀感問題,就當它是一個創意,如此而已,「機構是阿公阿嬤的,要走夜店風也是他們的喜好」。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