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龍蝦唱歌的地方 (2):凡我所愛,不再沉淪

小龍蝦唱歌的地方 (2):凡我所愛,不再沉淪

陳真
2023. 01. 30.

‘’小龍蝦唱歌的地方‘’ 是關於一個小女孩的故事,父親家暴成性,媽媽,哥哥,姊姊,一個個受不了全都跑了,只剩她還留下,企圖與父親和平共存,無奈現實可悲。

後來,連父親也跑了,於是一整片沼澤只剩她一人。為了求生,小女孩每天挖貝類海產拿去賣給一家對她充滿同情的店家。

沼澤與世隔絕,難以靠近,鎮上的人叫她 “沼澤女孩”,對她產生諸多傳說,繪聲繪影,傳聞不實且不堪。

小女孩慢慢長大,面對異樣眼光,與人群也離得越來越遠,陪伴她的是河流、叢林、陽光以及沼澤地數不清的各種鳥類。後來,有人無意中闖入沼澤,對其聰慧與美貌,嘆為天人。故事由此開始,也在此結束。

導演與小說作者給了一個美好結局,但我覺得,現實往往不是如此。而且,美麗與哀愁不分家,有幾分美,就有幾分可悲。每一個渴求美麗、一切向美看齊的人,事實上也意味著創造自己的悲劇。Orson Welles的電影天才驚世駭俗,作品深刻動人,但他始終被一事所困擾,一如他所說,所有的故事都是悲劇,除非我們在故事結束之前,提早按下中止鍵,讓美好時光就停留在那最燦爛的一刻。

我心亦如是。可惜事與願違,時光依舊無情地往前飛奔。

小可愛在她三歲初來乍到時就經常問我這個問題,問了不下數十次。她問說:為何時間的感覺不一樣?為何快樂時光總是如此迅速飛奔而逝?痛苦時分卻又感覺如此漫長?

昨天,帶她去看眼睛,因為視力迅速退化。檢查過程十分不適,她告訴我說,她想做個實驗,想實際測量看看,快樂幸福的一小時,是否真的比痛苦的五分鐘還長?

至於我自己,彷彿在那最痛苦的一刻按下了中止鍵,快樂已逝,痛苦將與我長存。

十六世紀英格蘭文藝復興作家 Ben Jonson,在他七歲長子過世後發表一首詩 “On My First Sonne”,他說得對,若再有來生,但願我無父無母無親無故,而且不管是誰,我都不想認識了,痛苦也將因此與我絕緣。他說:”從今爾後,一切誓言如斯:凡我所愛,不再沉淪。” (For whose sake, henceforth, all his vows be such: As what he loves may never like too much.)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