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重生

陳真

2022. 07. 19.

伴隨我母親之死,我彷彿也死於31年前(1991)的今天(7.19)。

耶穌死後三天復活,我花了31年,想重生,卻感覺好像又死了一次。

尼采說,"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對生命的辜負。" 我倒很想過一種只須繞著一定軌道生活的尋常日。至於辜不辜負,那似乎都是一種奢求了。

Orson Welles說,"每一個故事都是悲劇,除非你在故事結束前停止敘述。" 如果人可以按下自己人生的停止鍵,我大概知道 Welles將會把美好時光停留在哪一刻,因為我亦如是。

臨床上常看到病人或家屬哭泣,我常想用但丁《神曲》裏頭的一句話來 "安慰" 他們:

"先別急著哭,後頭還有更多傷痛將讓你灑下更多熱淚呢。" ("Do not weep yet; you'll need your tears for what another sword must yet inflict.")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安慰,但我都是這樣安慰自己。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