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知多少?(1)

政治知多少?(1)

陳真

2022. 07. 20.

一般人對政治往往會有一種低估,低估其為惡規模,低估其貪婪程度,低估其使壞之毫無尺度。

我過去介入政治甚深,相關見聞也許比一般人好一些,但也始終低估了政治之為惡程度與規模。

比方說,對美國來講,暗殺一個人,事實上並不會比殺害一隻雞更須費思量。

謀殺是極端手段,尚且如此輕易可行,更不用說死亡之外的各種懲罰與報復了。

大家還記得阿扁是怎麼出事的嗎?是畏懼什麼司法威信嗎?還是害怕什麼紅衫軍的抗議?統統都不是,是美國主子的小小懲罰。

阿扁並不是東窗事發之後進而被繩之以法,而是自己突然召開記者會告訴大家做了非法洗錢與貪污之事。

你想,政治人物有可能突然良心發現,自己爆料,自己讓自己被抓去關嗎?當然不可能,是背後主子逼他得這麼做。

鋃鐺入獄後,阿扁的求饒對象始終不是台灣的司法體系,而是阿扁口中的 "美國在台軍政府",並稱所謂總統只是美國在台軍政府的一個聽命辦事的夥計,按照主子意志行事,故不應有罪。阿扁並強調他身為所謂總統,事實上是為美國辦事,故台灣司法無權對他進行審判。

王金平也曾警告說,阿扁在總統任內不聽美國指揮,擅自行事,遲早會被美國派人殺掉。

諸如阿扁和王金平這些言論,事實上才是政治圈內人的內行話。可是,當時很多人說阿扁瘋了,說他怎麼會以什麼 "美國在台軍政府" 的執行者身份,具狀向美國法院提出無罪申訴?事實上,阿扁不但沒有瘋,而且精明得很,他懂得直搗事物核心,直接跪求主子原諒,並暗示不惜揭穿台灣所謂民主之 "軍事殖民" 真相,才能讓自己脫困脫罪。

若非美國主子下令懲罰,別說無人知曉之骯髒事不可能自己揭發,就連人渣黨各種明目張膽的貪污圖利或是比方說假學位真詐騙,或是藉著剪貼複製幾秒鐘內就能完成的假論文,證據如此確鑿,人渣們照樣互相掩護,照樣公然睜眼說瞎話,甚至還指控別人抹黑,完全沒有一絲羞恥。

我們一般人會這樣、敢這樣嗎?你敢像蔡英文那樣,透過官商勾結,以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假學位招搖撞騙一輩子而持續耍賴到底嗎?

所有這一切骯髒事背後都有主子罩著,倘若不是眼睜睜就發生在你眼前,你大概也很難想像怎麼會有人這麼無恥?怎麼會有所謂 "政府",居然連謀財害命的骯髒錢也敢賺,千方百計阻擋疫苗進口,掩護黑心疫苗上市大炒股票等等這樣的事,居然也敢一路公然做到底,一路大發國難財,不惜以人民性命為代價,大撈特撈。

這一切,若非眼睜睜發生在眼前,你能想像嗎?人渣黨一切骯髒事,若非事實就在眼前,你會相信有人如此無恥如此泯滅天良嗎?恐怕很難。為什麼呢?因為我們總是以君子心度人渣腹,以為人渣理當也有一點做為一個人最基本的道德分寸和羞恥心,太低估人渣政客與走狗們為惡貪婪之無恥程度與規模。

再舉個例,我相信絕大部份人一定都以為掌握大權的官員或民意代表們平常肯定都很忙,忙著戮力從公。其實呢,戮個小鳥蛋啦。我見過、聽過的綠營政治人物及其走狗,幾乎全都是忙著撈錢奪權壯大派系搞鬥爭,忙著卡位安插人事搶資源,忙著雞犬昇天;一上台就趕緊忙著洗錢洗學歷,官商勾結,官學狼狽為奸,為所欲為,無法無天,非常不可思議。

一般人絕對無法想像這些人渣的真實嘴臉與平常真實作為,因為檯上檯下嘴臉差太多了。檯面上全是風度翩翩憂國憂民的史豔文,到了檯下就變成猥瑣貪婪的千心魔。綠營大多如此,少有例外。他們每天所忙之事無它,無非就是撈錢奪權,結黨營私。不管做什麼事,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及我的家族能從中獲得什麼好處。

島內如此,國際亦然。對於西方社會來講,只要能傷害敵人,便是好手段,姦殺擄掠猶如家常便飯,完全沒有在跟你客氣的;不擇手段,為所欲為,好話說盡,壞事幹絕。

根本原因就在於:西方人看待非西方人,基本上就像看待一群牲畜猿猴甚至螻蟻昆蟲那樣,他打心底是根本不把你當人看的。就算當人看,頂多也只是低等人類。因此,不管他對你做什麼壞事,他都絕不會有一絲不安或羞恥,因為他並不認為那是壞事,畢竟殺害一隻昆蟲,踩死一隻螞蟻,宰了一隻雞,會有什麼羞恥不安?

如果你了解這一點,你就能理解為何西方人一方面在其國內依然尊奉某些基本是非與價值原則,但是,一旦對外,就完全像個撒旦那樣毫無一絲道德羞恥感。

我並不是說安倍之死背後是或不是有政治勢力在操盤,而是說,我常覺得一般人對西方的認識,離真實狀況實在太遠,太低估了。西方國家每天在對外盤算的,無非就是如何傷害異己,如何永遠稱霸世界,如何撈錢,如何擴張帝國版圖,如何永遠奴役非我族類。對西方來說,就算安倍是他們殺的,殺一個安倍,對他們向來的行徑來說,其實就像殺一隻牛、宰一頭羊那樣。

牛羊之說其實已經算抬舉了,倘若是對我們一般人,我們的性命,在西方看來,大概就像螞蟻或蟑螂那樣低賤,甚至像衛生紙,只是一種政治與戰爭的消耗品。

我知道這些話聽起來很刺耳,但它卻是西方主流政治的基本核心事實。比方說美國,他連自己國民的生命都不在乎了,還會在乎你台灣人是不是享受什麼碗糕民主自由?他是要拿你的命去為他打仗,去傷害對岸同胞,就好像西方動輒揚言要烏克蘭戰死到最後一人那樣,把烏克蘭人民的性命當成一種無關痛癢的消耗品,為他打擊敵人。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