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裝中立是可恥的 (1)

假裝中立是可恥的 (1)

陳真
2023. 03. 22.

這些年,尤其這兩三年來,我對所謂理念上的議論, 感到一種很深的厭惡感,甚至就連事實性的澄清,也頗感不耐。許多時候,感覺就像在一片烽火中卻還在爭論著衣服要怎麼搭配、探究昨晚到底有沒有洗澡那樣一種失語的挫折感。

我這比喻不甚貼切,但也懶得多做陳述,懶得字斟句酌了;畢竟若要貼切,就得舉出方方面面的各種例子來一一對應。

不過,話說回來,內容雖不貼切,掛一漏萬,但心情上的厭煩卻是一樣的,簡單說就是對於一種 "作文比賽" 式的應對方式之無聊與做作感到厭煩,對於歹徒與敵人無日無之、數以億萬計的謊言與惡行之澄清與譴責感到厭煩。

為什麼呢?因為,一來,我們已無時間再把精力耗費在澄清與譴責無窮無盡的謊言與惡行之上。而且,當是非善惡如此一清二楚,如此顯而易見時,如果你還整天在那邊ggyy講些蠢話,我實在沒法再教你了。

第三,敵人與漢奸歹徒們難道會停止為惡?敵人與台奸歹徒們難道會不知道自己每天在造謠在洗腦在栽贓抹黑在大搞毀滅破壞與掠奪嗎?難道敵人與人渣走狗們會做好事?

尤其是,當你沒有麥克風時,你其實只要記住一句話就行,那就是認清誰是敵人與歹徒。

你不妨想想,議論、澄清或譴責詐騙犯罪集團有什麼意義呢?害人以謀利不就是他們的存在目的嗎?因此,你只要記住一句話就行,那就是根本不要相信敵人與歹徒們的任何話語,因為他們的存在目的就是傷害你來謀取私利。就好像看到蟑螂,你該不會想要去一一探究牠走過的每個足跡是否乾淨吧?

我這比喻其實侮辱了蟑螂,畢竟蟑螂並無意為惡。但是,敵人與漢奸台奸們卻是處心積慮千方百計要傷害你,傷害兩岸同胞。

我寫這文章是因為看到幾位學界人士發表所謂反戰宣言,感覺就像在寫作文那樣,很空靈,四平八穩,各打五十大板,以示超然中立,以示道德崇高。

例如他們說,俄國侵略烏克蘭是什麼 "不可饒恕的罪行",例如他們說什麼中國大陸長年打壓台灣,武力威脅台灣,企圖併吞侵略台灣。這些全是鬼扯。大陸威脅的是給美日當狗使喚的漢奸集團,而不是威脅台灣人。大陸長年以來每年甚至數以千億美元圖利台灣,幾時欺壓過台灣人?

其它還提到說什麼台灣應該與中美日等大國發展等距外交。真的是很好笑。那不就是要獨立建國嗎?台灣是不是應該先獨立於美國的魔爪,別再當狗,先好好當個人,更別當人家的狗肉炸彈,然後再來談獨立建國也不遲。

除了鬼扯蛋之外,就是無限空靈,外加各打五十大板。我隨時也可以寫一篇吶喊宇宙和平之崇高理想的文章不是嗎?問題是合乎現實嗎?理想是這樣一副虛偽空洞的面貌嗎?我甚至還主張各物種應互相平等對待,人人都應無私無我,日行一善,隨時說好話,做好事。請問我這樣的一些理想,在面對現實問題上合理嗎?不會太空靈嗎?

至於各打五十大板的腦殘言論,在島內很常見,比方說人們批評民進黨時,往往就會加上一句說 "民進黨簡直比共產黨還不如"。這就好像你罵一個小孩不愛學習,不喜歡用大腦,你卻罵他說 "你簡直比愛因斯坦還不如"。

李敖說得對,你可以左袒,也可以右袒,但是假裝中立是可恥的。

你可以站在敵人與漢奸台奸人渣那邊,繼續自尋毀滅,為虎作倀,你也可以站在兩岸中國人這一邊,捍衛民族生存與發展,但你若要假裝你還有個什麼崇高超然的至高道德立場,足以睥睨與譴責兩邊,那你其實就是在自欺欺人。

最後,我很不想這麼說,但為了避免無謂的誤解,所以也就忍耐聲明一下:

我知道這些人是好意,我也相信即使是如此主流而偏頗與誤導的言論,肯定也會招來人渣黨的攻擊,我同時也不反對有些時候為了擴大共識,往往得犧牲一部份正直內涵,講一些主流蠢話來討好大多數人。齊克果有個著名的想法,簡單說就是:"把人騙進真理來"。你要人們接近真理,許多時候得耍些小手段,瞎掰些故事,好把人們騙進真理裡頭來。

我很欣賞齊克果這個說法。我從小每天在台南新町 "夜來香" 妓女戶門口聽人說書,懂了一些道理,就是被說書人似真若假的各種故事所騙。

教小孩恐怕也差不多,我每天騙小可愛和小月亮,目的無它,無非只是希望她們認識美好的真理。不過,再怎麼騙,都不應該扭曲根本基礎,把大陸和台灣之間說成併吞侵略的敵對關係,那不就是鬼扯嗎?不就和美國與人渣黨一夥了嗎?台海若有戰爭,那是一種解放,一種解殖之戰,解除台灣的次殖民地位,重新站起好好當個人,而非什麼併吞與侵略。

俄烏戰爭也一樣,當俄語人口或親俄人士不斷被美國叫唆扶植竊位的烏克蘭納粹政權屠殺,短短幾年,用盡殘忍手段,屠殺男女老幼高達八萬人,而且美軍還不斷進行軍事部署,包圍俄羅斯,甚至還在烏克蘭設置了許多喪盡天良的生物武器實驗室,你覺得俄羅斯除了自衛與反擊西方列強的步步進逼,還能怎麼樣?

今天,如果俄國也包圍美國,在美國四周也幹下這麼一系列泯滅人性的軍事行動,對西方人或親美人士展開極盡殘酷之能事的大屠殺,而且部署無數針對西方人的邪惡生物武器研發實驗室,動不動就外洩病原體到美國本土,你覺得美國會怎樣?當做沒事嗎?當年古巴飛彈危機,蘇聯不過只是以牙還牙,在古巴部署彈道飛彈,美國人差點就動用核武了不是嗎?因此,用一種莫名其妙的傲慢道德高姿態譴責俄羅斯,其實是很可恥的。

台灣的所謂社運或公共參與,幾十年來始終就是很討人厭,封建味道很重,醫界學界文化界等等,自以為不凡的士大夫們,儘管其中絕大部份人對其所議論之事根本一無所知,卻依然動不動就好像什麼救世主一樣,登高一呼,巍巍峨峨地昭告天下,發表真理宣言,內容往往空洞,講究所謂超然中立,以示理想清高。

但我看不出在一些根本問題上,善惡是非如此顯而易見,那樣一些自命清高的所謂超然中立道德制高點,究竟依存何方?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