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黨名,兩種人類

一個黨名,兩種人類

陳真
2022. 08. 01.

謝謝伟煜留言,寫得很棒!我大概能認同你說的 (指原則,非指上海之事。那事我不清楚)。

為了小孩的人格發展與教育著想,我很想早日脫離台灣,移居大陸,但我確實也不放心對岸的生活文明程度,比方說交通、醫療、治安與基本法治。在內政與地方事務上,祖國恐怕還是差了西方社會一大截,甚至很多地方都還比不上台灣。

在我的認知裏,大歷史,大時代,大轉折,大方向,大計劃,大戰略,這一切的大,自然有它自身成其大的意義。但是,若非為了小,大也就失去了意義。反之亦然,要不是有個大局在,我還真不知道要從何小起,恐怕一切都得歸零了。

我常引用一句話:"我掛念的是人,而不是國家。" 這話意思是說人或生命本身才是價值關切的主體。但它很容易被曲解為我們不需要愛國。也許應該這麼說,正因為掛念人,所以我得隨時把國家與民族掛在心上。

這說起來有點哲學而無趣,不過簡單可以這麼說:一個戀人之所以是戀人,肯定是因為他有個心上人,心裏頭掛了個 "對象"。這個對象首先得存在,其次是他得是一個或一個個的個體。我不可能心裏頭連個愛戀的 "對象" 也沒有卻能自稱為戀人。我也不可能去跟任何一個 "概念" 談戀愛。我的戀愛對象肯定是某個概念底下的諸多個別生命。

我始終和那些 "心裏頭全是主義" 的人不太能搭調,並不是因為我反對那些主義,而是因為我不是戀物癖,我不會去愛任何一個概念卻對其內在所關切之生命絲毫無感。比方說我關心動物權,難道不就是因為我在乎一隻隻動物的痛苦?我有可能對個別生命之痛苦無感而光是熱愛動物權這個概念嗎?

另外,有一點必須澄清。你提到民進黨這些人是蔣家信徒。這當然完全是錯的,而且錯得離譜。

首先,你得搞清楚什麼是民進黨。一個黨名,兩種相反的人類。這就好像一百多年前那個國民黨,跟當下這個國民黨,一個黨名,兩種完全相反的人類,前者是烈士英豪,後者卻是土豪劣紳,甚至台奸漢奸,例如黑金老賊李登輝和CIA特務朱立倫等等等。你可別把朱立倫趙少康或其他徒子徒孫當成黃花崗七十二烈士。

就我所認識的黨外同志,亦即早期民進黨人士或更早的美麗島時代的前輩來講,沒有一個人對大陸是有敵意的,不但沒有,而且充滿感情。

我對沈從文的熱愛與仰慕,對胡適、陳獨秀以及早期共產黨人例如周恩來以及無數學者如熊十力、傅斯年與蔡元培或政治人物如顧維鈞等等等的認識與推崇,就是來自於早期八零年代那段黨外經歷。

當年,我們這些黨外人士,開口閉口就是兩岸同胞血濃於水的感情,因此推動老兵返鄉,推動反軍購,推動開放兩岸交流,講的全是大陸同胞的苦難與美好,批評的是國民黨對於中共的妖魔化,藉著妖魔化中共來正當化自身的法西斯統治與既得利益。因此,我們每個黨外人士都因此被冠上共匪或中共同路人的稱號。我們批評國民黨的恐共症、黑共症(抹黑的黑) 都來不及了,怎麼還會去附和國民黨或蔣家王朝的反共黑共鬼話?

我們當年確實強調台灣人的主體性,後來甚至主張台獨,但是,我們反對的是當年蔣家以一種 "高級中國人" 或 "高級外省人" 的姿態君臨台灣,踐踏、醜化台灣人與台灣文化,我們反對的是蔣家在美國的策動與支持下,在島內厲行消滅親共與左傾人士的白色恐怖。

如果當年我們對大陸有敵意,我們應該對蔣家政權的法西斯反共政策鼓掌叫好才對。如果我們仇中反華,怎麼會開口閉口兩岸同胞血濃於水?怎麼會推動兩岸開放交流?怎麼會推動老兵返鄉探親?怎麼會推動反軍購?

事實上,一直到阿扁剛當上所謂總統之初,民進黨的主流勢力都還是對大陸十分友善的。即便當時台獨勢力已開始茁壯,友中的態度仍未明顯改變。

前幾天,我突然發現我的書架上有一本簡錫堦寫的書,封面寫著林義雄與李遠哲聯名推薦,叫做 "無悔:劇變年代的行動者",出版於2002年,也就是阿扁當上所謂總統的第二年。 簡錫堦是反對運動或黨外運動或台獨運動裏頭極為核心極為重要的一個人,帶起整個街頭運動。他在那本書裏頭大力鼓吹兩岸友好往來,深深期待兩岸能找出一條和平共存的道路。 即便簡錫堦認同台獨,但他依舊在心態上對大陸非常友善友好。

當年, 簡錫堦還網羅藍綠各界頭人與社會名人,成立了一個台灣促進和平文教基金會,還頒發了一座虛擬的諾貝爾和平獎給阿扁和對岸的江澤民,鼓勵與表揚他們化解兩岸歷史恩怨,持續推動兩岸友好交流與永久和平。頒獎的同時,還一併譴責了美國藉著911事件發動戰爭,生靈塗炭。

直到上個世紀末,對大陸當局友善友好、讚揚兩岸同胞之情,依舊是民進黨的主流聲音。即使是台獨,即使是像我、戴振耀、詹益樺、江蓋世乃至林義雄等等黨內最早期、最不要命的台獨人士,都還是對大陸非常友好,沒有一絲反共思維,更不用說反中了。

如果我年少記憶無誤,林義雄參選省議員時,發行了一張宣傳單(我應有收藏),上頭就印著:"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呂秀蓮稍後因美麗島事件入獄,但她卻寫書表明:"生為中國人,死為中國鬼"。就算最激烈、最不怕死的台獨女俠陳婉真也一樣,甚至還寫書,書名就叫做《一切為中國:陳婉真的理想》。

就連現在人渣黨最愛拿來當成台獨工具大肆炒作的陳文成也一樣是祖國派。我不認識陳文成,但我認識陳文成的父親陳庭茂。陳文成被情治單位打死棄屍台大校園,我曾幫過他父親在街頭舉牌,為子申冤。當年蔣家的主要打擊對象就是像陳文成這樣的左傾知識份子。陳文成最喜歡的作家之一就是陳映真。

你知道陳文成在博士論文扉頁寫說要把博士論文獻給誰嗎?獻給祖國,希望祖國強大。他是這麼寫的:「獻給青春茁壯地飛躍向國強民富的中國,及無數在鄉間田野都市工廠中辛勤勞動推進社會巨輪的父兄姊妹們。」

這些事講不完的,若真要詳細說,我得寫上幾本書才行。在此,我只是要糾正一個時下流行的基本錯誤認知,亦即誤以為黨外人士仇中反華。那完全與事實剛好相反。即便是民進黨剛創黨時,我們這些黨內的極少數台獨派,依舊對大陸友好,依舊認同兩岸同胞的情感與血緣。

我們反對的是蔣家那樣一種存心和台灣人為敵的作法與心態,我們反對的是把台灣人貶為低賤國民、與所謂 "高級外省人" 做出區隔與歧視的 "中國" 概念,而不是反對對岸那個中國。在那個年代,島內根本不可能有半點對岸中國的消息,哪有可能反對它?它根本不是黨外運動的訴求對象。

至於民進黨,在李登輝上台之後就迅速質變了。貪污黑金老賊李登輝,在美國的支持下,大力推行黑金政治,開始整合國民黨與民進黨,把人品最差的各地地方山頭與黑道及大財團,統統整合在一起,不斷裂解國民黨,把人渣往民進黨集中,以壯大政治版圖為目標。

並且在上個世紀末,美國的兩岸政策開始具體轉向之際,民進黨開始以 "愛台灣" 為名,奉旨推行法西斯政策,鬥爭外省族群,一如美國在烏克蘭所推行的 "去俄" 與反共,開始推行仇中反華,開始進行島內獵巫,無限上綱地製造內部敵人,把一切對大陸的友好聲音統統定位為中共同路人,推行敵我二分,鏟除親中勢力,並且竄改教科書,不但去中,而且大力進行仇中反華的全面性洗腦。

這樣一個經過質變的人渣黨,才是以仇中反華做為該黨的基本屬性。問題是,這群以蔡英文為首、當權的人渣,十之八九來自舊國民黨,恰恰就是舊國民黨的餘孽,而非來自 "黨外"。但他們卻竄改了歷史,讓人誤以為他們過去是什麼民主運動或黨外運動的一份子,其實全是鬼扯。他們正是當年國民黨內最為黑金腐敗的一群,後來紛紛投靠了質變的民進黨,繼續吃香喝辣,繼續貪贓枉法。

法西斯化的黑金民進黨,在美國的大力培植下,勢力飛快成長,各界人渣更是蜂擁而至。人渣們都很聰明,知道時代的顏色變了,知道吃香喝辣的通關密語就是仇中反華。不但要反共,更要反中仇中。當今之整個島嶼之普遍仇中反華就是這麼來的。

但我要跟各位說,即便是人渣黨時下當權、吃香喝辣的這群人渣及其底下的各界文人走狗,事實上也對大陸根本沒有一絲敵意或仇恨。那完全就是一種政治表演,而非政治信念。這群貪婪無度唯利是圖的歹徒人渣,一心所圖謀者不過就是一己私利,沒有絲毫政治信念。哪天兩岸統一了,信不信這群人渣會喊祖國萬歲會喊得比誰都大聲。

倘若不懂這一點,那你就太抬舉這些人渣了。他們只是知道當今之世就是要仇中反華才能撈錢奪權,才能吃香喝辣,於是大家爭相表態,爭相表演。事實上,這群吃相難看的政治人渣根本沒有什麼政治意識,他們只是藉著政治撈錢的一群人。

這些我寫過很多了,不再多寫。

另外,還記得那位很喜歡表態仇中反華的苦苓嗎?他前一陣子說,將來如果兩岸發生戰爭,應該先把島內這些 "自稱是中國人" 的人抓起來。可是,在過去蔣家年代,苦苓可是熱愛中國熱愛到有點心理變態,連吃麥當勞或是喝可樂都會被他痛斥為不愛中國。

苦苓主張,我們必須藉著飲食來表彰吾人熱愛中國之心。他說,我們不應該喝可樂,而是應該喝楊桃湯,不應該吃麥當勞或肯德基,也不應該吃甜甜圈或冰淇淋等等這些洋玩意,惟有如此,才能展現我們愛中國之心。

苦苓一生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自己的小孩以及所有台灣的小孩,都能夠在新生嬰兒的籍貫欄位填上 "中國,台灣" 四個大字。

總之,各位應該搞清楚一些基本事實,別被人唬爛了。底下是一些舊文。

考題:苦苓是哪一國人?:
https://bit.ly/3Q4geWg

苦苓的畢生心願:
https://bit.ly/3vs469T

生為中國人,死為中國鬼」的呂秀蓮:
https://bit.ly/3JgLxuU

永遠不忘祖國的呂秀蓮:
https://bit.ly/3bhBb1l

國父信徒林義雄:
https://bit.ly/3znlca0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