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義是用來對外國人打不平的

民族主義是用來對外國人打不平的

陳真

2022. 08. 02.

 

大家應該知道我很推崇胡適。但這並不表示我認同他的所有想法。我認同他的實用主義精神,認同他的某種治學態度,佩服他敏銳的文人直覺與美感,但若要說到自由,那就是站在對立面了。例如,他曾經說:

「現在有人對你們說:『犧牲你們個人的自由,去求國家的自由!』我對你們說:『爭你們個人的自由,便是為國家爭自由!爭你們自己的人格,便是為國家爭人格!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來的!』」

類似像這樣一些自由高調,依我看,等我們成為世界第一強、再也無人敢來糟蹋欺凌,屆時再來提倡也不遲。

不過,西方人可能很希望我們馬上效法胡適的自由觀念。比方說柯林頓曾經到大陸清華還是北大演講,就引用了胡適的這段話來 "勉勵" 大家。

但我認為,自由觀念的優先順序應該倒過來才對,國家與民族的自由,當然優先於個人自由。如果你的國家你的民族被人踩在腳底下摩擦,你還能爭什麼個人自由?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我倒是很認同國父說的民族主義,他說,"民族主義是用來對外國人打不平的。" "民族主義是國家圖發達和種族圖生存的寶貝。" 今天,民族主義卻往往被描繪成一種負面辭彙,這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你個人被糟塌,其實與你個人根本無關,而是與你的種族、你的國家有關。這時候,被欺壓的種族不團結起來,以一種集體主義的概念去回應外來的壓迫,反倒自我解散成一粒粒毫無作用毫無意義的散沙,那豈不是死得更慘、死得更加不明不白?

帝國主義的一個最核心的根源就是種族歧視、種族壓迫,傷害非我族類。加害者傷害你,始終是以集體族群做為一種攻擊對象,是你的膚色、你的血緣、你的DNA犯了帝國主義者的原罪,你怎麼反而自我解除武裝,把自己的民族或國家化為一顆顆沒有顏色沒有隸屬的原子,自我閹割,抹滅自己所屬的集體意義,那不是傻到爆嗎?

這幾天,我隨時盯著裴洛西來台的事。最新的消息是今天 (8月2日) 晚上十點半就會來台,而且還會在台北君悅飯店住一晚。事情將會如何發展,我無能預測。但我有一種很深的悲哀。我們百年前被西方列強、被日本鬼子侵略屠殺,傷害得體無完膚,一息僅存。雖然現在強壯了點,但仍然是洋鬼子們肆意糟蹋的對象。你不會感到很可悲很可恨嗎?

應該迎戰或繼續忍著窩囊氣以顧全國家發展的大局,我無法判斷。但我從美國人在這過程中百般欺騙、戲弄與傲慢羞辱無所忌憚的態度中,感到很可悲。百年過去了,而我們卻還得忍受這種糟蹋與侵略。

另一方面,解放軍及中國外交部狠話也說得很絕,要大家 "拭目以待" 裴洛西來台的 "嚴重後果"。老實說,我都還不知道該信或不信?

一個國家,理當在關鍵時刻言出必行。如果老是雷聲大雨點小,十四億人民會答應嗎?問題是,若真要幹架,豈不是正中敵人下懷?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