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擁有免於 "自由" 的自由嗎?

我不能擁有免於 "自由" 的自由嗎?

陳真

2022. 06. 16

謝謝這位同志。

很多事一人說了算,比方說寫情書、家書,或是寫日記,一人便可成就,不需同志。凡屬風花雪月者皆然,思想亦如是。科學需要追求集體共識,哲學卻是我手寫我心寫我腦,我說了算。所有文學音樂藝術都一樣,全是一人聖經,從一己個性中誕生作品。

韓國導演朴贊郁大學不是念電影,而是讀哲學,恰恰也是研究維根斯坦,他在他的新書扉頁上寫了一段 "很維根斯坦" 的話,他說:

"最重要的是個性,其次也是個性,個性便是一切。"

凡是一人事業,都不需要同志。但是,像 "議和團" 這樣的東西卻非同志不可,它不是那種可以生前閉關五十年寫個不停身後依然可以成就之事。因此,如果你認同 "議和團" 的想法,那就請你以此為基地,向兩岸發出信號:兄弟不鬩牆,勿上敵人的當。

很多人喜歡耍嘴皮,凡事以所謂效果相譏,這樣無用,那樣也沒效。可我覺得,這就跟醫生治病一樣,不管你醫術再好,疾病永遠存在世上,但醫生不會因此而陷入虛無,不會說這無用,那也沒效,不會說你消滅不了疾病,救不了全天下人。我本來就沒有打算要救全天下人,醫生救一個算一個,既不多也不少,事物本應如此。醫生越多,公衛與醫學(如同一種思維)越好,因病受害者就越少。

記得上個世紀末,大約是1998年,我第一次寫反美文章,談到美國針對伊拉克發動非法禁運之毀滅性後果,談到美國對伊拉克丟下巨量貧鈾彈,造成伊拉克癌症與畸形兒發生率狂飆,談到美國以公衛做為一種軍事手段,蓄意摧毀伊拉克的淨水設施,藉以殺害五十萬名伊拉克幼兒卻還沾沾自喜說是民主成就必然的代價。文章貼出後,我的信箱頓時塞滿來自台灣人的辱罵抹黑的信件,一些人渣甚至還搞出匿名栽贓嫁禍騷擾我的劍橋系上師生的齷齪行為。

我能理解這些來自親美一方之敵對勢力極具針對性的集體網軍攻擊,但是,真正讓我感到訝異的卻是那些相對善意的普遍回應,簡單說就是幾乎沒有人認同,甚至沒有人相信我說的。

我記得有個腦殘寫信來,我相信他是個好人,因為他氣急敗壞地說我怎麼泯滅知識份子的良知,居然抹黑美國,居然說美國會殺人。他嗆聲要我舉例,要我證明美國曾經殺害一個無辜平民。他說只要我能證明美國曾經殺害 "一個" 平民,他就認輸。不用多,就算只殺一個他也不信,他完全不相信美國曾經殺害平民。很可怕吧!一個人居然可以腦殘到這種地步。

我想說的是,就這樣寫了24年,大約四分之一個世紀,我的努力真的一點效果都沒有,純粹浪費時間、毫無意義嗎?當然不是。這就好像我醫術就算再差,三十年來好歹也治療過幾萬人。

議和團當然也一樣,一個人講,效果是一,一百個人連續講個幾年,效果便是成千上萬。

言歸原本要寫的正傳。最近有人傳底下這東西給我:

https://bit.ly/39vEMrF

誇說這是中國知識份子的良心,誇說此人有勇氣,敢說真話,還說中國將來能否復興就全看這類 "知識份子的良心" 能否發揮作用等等。

我原本想憋住不語,一如長年作風,私下不議論,尤其不談政治,免得傷和氣。但後來實在憋不住,於是就老實回報我的想法。我跟那位顯然綠油油的朋友說,這不是什麼知識份子的良心,這只是個腦袋不清的傻逼,看起來是個好人,但腦子不靈光;也許立意良善,也許用心良苦,但改變不了傻逼的事實。

我還說,這人肯定不是念科學的,才會對於現代科學的知識內容與發展及科學史如此無知,連什麼手術鉗什麼化學肥料都能說成是西方人拯救中國數億人的偉大發明,而中國五百年來的科學貢獻居然被說成零。一個人得無知到何種程度,才會說出這樣一些傻話?

傻逼在中國特別擁有說傻話的自由,傻逼的 "思想" 重點是:自由。他說,中國沒有自由,思想不自由,行動不自由,言論不自由,連靈魂都不自由,所以當然沒法產生科學,因為科學是在偉大的民主自由底下才能產生。

我常覺得,說傻話真的很容易,但是要反駁傻話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因為你很難把所有的一切知識與事實,把一切最基本的概念與思維,統統跟傻逼一一從頭說起。

我只能簡單說,人類的科學發展哪是建立在什麼民主自由的基礎上?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嗎?西方社會在那個宗教掌管一切真理的漫長年代,誰敢說地球不是宇宙中心,不是被燒死就是被囚禁,被刑求。我從小受一個人影響很深,就是伽俐略,他因為支持哥白尼的部份看法,終生遭到軟禁與迫害。

更重要的是,在我看來,中國並不是缺乏自由,而是太自由。對於那些說中國不自由的人,何不捫心自問,到底自己是哪裡不自由了?比方說這個北大的傻逼教授,他說什麼中國行動不自由,言論不自由,思想不自由,連靈魂都不自由。我經常感到很納悶,持有這類看法的人,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他到底懂不懂西方社會?他到底有沒有花過一秒鐘去思考一下自由為何物?恐怕只是人云亦云,對於自己到底是在說什麼一片茫然。

至於為什麼我說中國太自由呢?意思是說,西方企圖強加於他國身上的所謂 "自由",事實上就是一種攻擊武器,一種侵略工具,透過金融綁架,透過全面掌控主流媒體,自由造謠,自由抹黑,自由掠奪,自由妖魔化,自由顛覆動亂,自由操弄仇恨。你看,中國連教科書居然都能如此地被自由蹂躪,自由洗腦,更不用說各種掛社運羊頭賣政治狗肉的NGO了,自由地全盤掌控在西方手裏,對中國永不間斷地自由策動暴亂,自由造謠,自由醜化。

西方所謂 "自由" 這東西,在概念上充滿詭詐、卑鄙與邪惡;強者一方所吹捧的所謂自由,恰恰就是藉以置弱勢一方於死地的武器。

西方所欲強加於人的 "自由",如果那麼好,為何西方社會自己從不實施,為何西方社會反倒要如此滴水不漏地全面掌控媒體,全面監控人民的一言一行、一筆一畫?為何要操控言論,操控金融,掌控NGO,控制一切公眾資源?為何不讓中國也來自由地掌控主流媒體?自由地掌控西方所有的NGO?自由地讓中國以億萬資金在西方各地發動顛覆動亂與血腥暴動?一如西方對香港之所為。

馬雲的 "螞蟻金服" 近年來遭到監管,讓我對共產黨更加肅然起敬,這說明了共產黨真正在乎人民的根本利益,而不是在乎無良資本家的一己私利。但是,在西方,在台灣,卻居然把這事說成什麼違反人權。

最近三天一共只睡了七小時,平均一天睡不到三小時,實在很累。我省略了幾乎所有事實與概念內容,但我沒辦法,只能這樣子寫東西;我畢竟沒辦法像在教一個幼兒園小朋友那樣,把一切知識與事實、概念與思維,從頭一一教起,那得寫上千萬字才行。因此,我只能期待腦殘一半的人們,何妨動動自己的大腦,把這些很簡單的道理思索一番,別再相信那些鬼話連篇。

"議和團" 右側欄位有個 "謊言宣傳戰",能不能麻煩阿遠把它改成 "鬼話連篇"?感覺比較傳神一些。我這文章就給該欄位打個頭陣。我會找時間研究一下看怎麼在首頁貼文章。

西方所欲強加於他人的 "自由",如果真的那麼棒,何不自己先實施給大家看?哪天,如果有個鄰居,以刀槍威脅,強迫你家一定要實施 "民主自由",每件家事必須一人一票進行民主程序,而且小孩必須擁有抹黑造謠辱罵老師同學與家長及傷害兄弟姐妹的自由,不知你會作何感想?你會覺得這個整天四處姦殺擄掠的鄰居真的熱愛什麼民主自由嗎?我不能擁有免於 "自由" 的自由嗎?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