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am Chomsky 的傲慢與偏見 (2)

Noam Chomsky 的傲慢與偏見 (2)

陳真

2022. 07. 25.

Chomsky 講那個是傻話。

一種有意義的想法,就算內涵艱難,你總是能找到回應之道,找到它的概念弱點與不足。但是,傻話就很難回應了,許多時候甚至不可能;並不是因為它很難,而是因為它缺乏認知意義,不過就是一些毫無意義的ggyy,你怎麼回應?

我有篇文章,寫於2009年,附於文末,不妨參考一下,也算是一種回應吧。

依照Chomsky 的說法,倘若一個人只應該做他能夠發揮影響力的事情範圍,那麼,像我一介布衣,兩袖清風,一個鄉下私人醫院的小醫師,什麼影響力也沒有,連在醫院想要影響一下某些醫護同事與行政人員對待病人的惡劣態度都始終影響不來,甚至連想要保障一下自己的基本專業尊嚴都似乎辦不到,那我是不是應該從此閉嘴當啞巴?

依照Chomsky 的說法,倘若你沒有辦法對你所談之事產生影響力,那你就不應該浪費時間去談那些事。那麼,Chomsky自己就該第一個閉嘴,因為他哪時影響了什麼以巴衝突?哪時改變了數百萬巴勒斯坦兒童的悲慘處境?依照他對 "產生影響力" 的定義就是具體且及時地改變了現狀,那麼,他的影響力根本就是零不是嗎?

像這樣一些鬼話,就是一種傲慢與偏見。除了菁英的傲慢,同時也有著一種西方的傲慢。因為,依照其邏輯,除非你像Chomsky 那樣聞名天下,否則你根本不應該開口講一句話,因為你毫無影響力。依照其邏輯,大概也只有在西方強國佔據極高社經地位的菁英們才有資格講話,要不就是那些由西方媒體刻意瞎捧出來的反華人渣像什麼艾未未,才有資格發言,其他人統統得閉嘴,因為國際主流媒體根本不會報導你。你被侵略就侵略了,閉嘴吧!你被糟蹋就糟蹋了,一樣還是閉嘴吧,因為你罵美國罵西方有啥用?你能改變美國的國家恐怖主義政策嗎?你連日本鬼子都不該罵?難道你一個人就能改變日本的軍國主義右傾走向?

其實,我回應這些經常可聽見的蠢話才是真的浪費時間。

至於偏見,往往離不開傲慢。當你傲慢地看待異己文化與異己身份時,你不可能不對他產生無數偏見。傲慢與偏見是分不開的。你從Chomsky居然會把艾未未那樣的混蛋當成影響中國進步的力量,你就能知道Chomsky身為一個美國人、西方人,對他所根本一無所知且不屑知道的東方世界,懷抱著多麼荒唐離譜的傲慢與偏見。

我看大陸的外交部記者會,經常看了很受不了。你看那些西方記者發問時的那種囂張態度,真的很荒唐,往往非常非常傲慢。這些人很低能,很無知,但他們卻總是高高在上像在訓話那樣地發言質問。我有時看一些邀請大陸人士參與的西方評論節目,一樣也很受不了西方人的發言態度,真不知道這些蠢材的信心到底是從哪來?

我對Chomsky的感冒大約源自十六、七年前或更早,那時候我還在英國,跟Chomsky同樣隸屬某個網站的email討論群。事情是這樣:

911事件發生的當下,包括我在內的幾乎所有人都不曾對此一攻擊事件有一絲懷疑。但是,後來很多證據逐漸出現,我確信這次攻擊是美國所默許並且一路放水,故意讓它發生。我不敢說這一切從頭到尾是美國自導自演,但我至少可以確認,美國事實上至少是幫助且默許並希望此一事件的發生。

許多年來,很多人對911事件做了深入研究,得出同樣的結論,甚至認定是美國自導自演。很多人於是找上了Chomsky,希望他也能花點時間看看一些相關證據,進而出面譴責美國政府。但是,Chomsky 居然拒絕了,並且還教訓大家說研究911只是浪費時間。他說,就算911是美國自導自演,那又怎麼樣?美國並不是沒有類似罪行。他還說,我們與其去關注一個過去的事件之真相,不如把時間和精力用在如何改善未來的具體問題。

像這樣一種回應就是鬼扯蛋。因為,這樣的回應如果可以成立,那麼,所有事件難道不是都已是過去式?他寫的一大堆書,裏面所提的事件哪一個不是過去式?依照他的邏輯,所有歷史根本都不需要關注,所有過去的罪行都不值得一提。

我並不是說Chomsky必須關注911的真相。他想關注什麼是他家的事,但他卻傲慢地講些傻話來教訓大家。

我對他依舊是尊敬的,但是若要說我有多麼仰慕他,我倒也不曾這麼幼稚。尤其是在東方與西方這個根本問題上,我始終知道我跟西方人之間某種難以跨越的距離。這個距離往往由傲慢與偏見構成,原因是我們很了解西方,了解其文化,了解其語言與生活方式,了解其品味,了解其各種習性與眼光,了解其所信奉的諸多價值與信仰,了解其種種。問題是,他們對我們的一切卻根本一無所知。他們甚至以為鴉片戰爭是英國人來中國為中國人掃除毒品。

中國人個性內斂,不太聲張一己之長,也不會像西方人那樣喜歡訴苦。因此,旁人對我們一無所知倒也無所謂,問題是,他們明明一無所知的同時,卻又總是以為他們好像看透我們、非常了解我們似的。即便是最開明、對西方最具批判性的Chomsky尚且如此傲慢無知,更不用說其他人了。

只有那些真正在中國大陸長期居住與生活,對中國歷史與文化感到興趣的人,也許才有可能去除那樣一種根深蒂固的傲慢與偏見。要不然,你要讓一個西方人真正能夠平視異己與異己文化,我看,恐怕得需要一場啟蒙運動才行,甚至是一場足以把西方人徹底打趴的戰爭,也許才有可能改變他們的世界觀,讓他們意識到所謂文化的多元,意識到何謂尊重,意識到並不是只有西方人的命才是命,意識到世界上不是只有西方文化才叫做文化,世界上也不是只有英文才叫做語言。

在一種哲學意義上,維根斯坦曾經提到說:對於西方人來講,聽到有人講中文往往就好像聽到#&G$&*(#$%那樣怪異而刺耳,但他說,對於中國人來說,這就是語言,並無絲毫奇怪之處。

你看,多麼荒唐吧!可是,當我們聽到有人講英文,一定不會覺得那就好像聽到@$*($%&^)$!G%#s那樣刺耳而怪異,而是會覺得很正常,知道那就是一種語言,很多人說不定還會覺得很棒!認為那是一種 "很高貴" 的語言。這就是東西方的一個根本位置上的差異。這也說明了西方人很難接受世界上居然有人與之平起平坐。你跟他講什麼多元文化的道理沒有用,因為西方人不可能相信世界上還會有其它同樣值得尊敬的文化與價值。

換句話說,潛藏與此的,很可能就是一場重組價值秩序與文化位置的戰爭。俄烏衝突揭開了新世紀的序幕,很難想像序幕就是閉幕,接下來恐怕還會有一連串的主戲上場。

在這個世代出生的小孩很不幸,因為他們打從一出生就得面對一個動蕩不安的時代,往後還有無數的顛沛與不確定性等著他們。但是,他們同樣也是幸運的,因為他們如果能夠渡過此劫,迎接他們的下一個千年,也許會是一個相對比較平和與平等的太平盛世。

==================
「搞不懂及管不完」理論

陳真

2009. 12. 16.

靜站時,有位婦人欺近我身邊問說:「你們能說話嗎?我有件事搞不懂耶。」英明的董事長從她臉上的一抹神祕微笑已經知道她要講什麼了,但仍點頭示意:"施主請說"。

婦人說:「這個…大事情嘛,台灣這麼多事都管不完了,還管到阿富汗去做什麼?」

我說:「這有衝突嗎?」

婦人露出一抹憐憫的笑容,同時在太陽穴位置比出一個類似「阿達阿達」的手勢說:「是不衝突啦,嘿嘿嘿,但我就是搞不懂,搞不懂。」

一邊說「搞不懂搞不懂」,一邊比著「阿達阿達」的手勢,心滿意足地離開現場。

老實說,巴勒網對於世界和平確實沒有起到一絲作用,但是,對於提昇往來過路人們的自信心,顯然頗有貢獻。當人們看到我們做著這些吃飽太閒的蠢事時,心想:原來世界上還有這麼無聊這麼蠢的人啊,真是值得憐憫,於是自信心瞬間大幅提昇,一抹神祕的微笑就來了。不信的話,各位罰站友,下回靜站不妨注意一下過往行人的表情。

不過,依據這位婦人「搞不懂及管不完」理論,她家的事都管不完了,還管到台灣的事幹啥呢?自己的事都管不完了,還管到先生小孩的事?大腸的事都管不完了,還有時間管到小腸?細胞壁的事都管不完了,還管到細胞膜?去氧核糖核酸簡稱DNA的事都管不完了,還管到粒腺體製造ATP?質子電子整天轉來轉去忙都忙死了,還管到原子核的事?

依此類推,應該很快就能達到天人合一的涅磐境界。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