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難免一戰?--台灣人眼前的兩條路(3)

中美難免一戰?--台灣人眼前的兩條路(3)

陳真
2022.08.11.

現在想要不受打擾寫個東西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只能利用零零星星幾秒幾分鐘的破碎空檔,亂七八糟寫。寫東西必須專注、不受打擾,一氣呵成,但我往後幾年大概也只能以如此非常克難的方式,迅速搶那幾分幾秒的空檔亂寫。

經常寫兩個字就得被迫中斷,一篇短短的文章得被迫中斷幾百次,實在很痛苦,每次當我又回過頭來寫時,往往已經忘記要怎麼寫怎麼組織文意了,思維不連貫了,甚至忘記一閃而過的想法。

寫東西其實就是靠這樣一種一閃而過的意念或所謂靈感,然後直接從腦海 "倒出來",很迅速,一分鐘寫一百多個字都沒問題。可是,只要一中斷,意念靈感就不見了,寫起來就特別彆扭。

但我也沒辦法,太忙了。一天工作(公私繁忙) 至少18 小時,像超人,但是非常累,真的超人應該不會累;經常累到連動一下手指頭或睜開眼皮都疲憊不堪,但我覺得還是應該儘可能講那該講的,即便只是產生一分一毫的影響也好。人渣肆虐,豺狼橫行,大難迎面而來,倏忽將至,做一點總比什麼都不做的好。

以上是牢騷。

近十幾年來,美國加強滲透與控制諸多國際人權團體,有的已經完全變質,變成純粹的政治工具,掛人權羊頭,賣政治狗肉,例如 "記者無國界組織"。有的則是各地分支幾乎已全部淪陷,只剩中央還勉強維持一點公信力,例如我在三十年前和幾位朋友所創立的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早已變成人渣黨的附隨組織。本土的台權會更是臭不可聞。

烏克蘭也有個國際特赦組織分會,也是跟台灣分會一樣,都是美國的政治附隨組織。

不過,國際特赦組織總部這幾天卻發佈一份關於烏克蘭軍隊的調查報告:

https://bit.ly/3poCC1v

國際特赦組織指控烏克蘭採取的 "戰爭策略" 置平民百姓於險境,簡單說就是把平民當成人肉盾牌。例如,故意把軍事重地部署於平民住宅區,甚至部署在醫院和各級中小學,並且從這些人口稠密區對俄軍發動攻擊。

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讓你俄軍反擊不是,不反擊也不是。俄軍反擊的話,西方媒體就可以大作文章說 "你看,好殘忍哦,連醫院連小學也要打"。而且,平民傷亡照片更是可以拿來對內進行宣傳戰,非常好用,迅速就能激起烏克蘭人民對於俄羅斯的強烈仇恨。

雙方越打越兇。越失控,傷亡越慘重,西方就越爽,越有政治利益可圖,而且可以進一步無限擴大戰火,軍火商財源滾滾,朝著美國所設定的 "戰至烏克蘭人一個也不剩" 的目標前進,藉以拖垮俄羅斯。

國際特赦組織這份調查報告上星期四(8月4號)發佈後,國際特赦組織烏克蘭分會的會長馬上辭職抗議。他並非否認這一連串指控,而是罵說國際特赦組織不該打擊烏克蘭的民心士氣。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更是開罵說,國際特赦組織此舉的目的就是 "要把戰爭罪行從俄羅斯轉嫁到烏克蘭身上"。事實上,國際特赦組織在世界各地的分會,大多已被美國控制,只是總部還保留一定的中立性。

這樣一種透過立法或軍事命令 "綁架人質充當人肉盾牌" 的行為並非個案,而是烏克蘭的普遍作法,遍佈數十城鎮,也就是國際特赦組織所指控的烏軍 "戰爭策略" (Fighting Tactics),簡單說,這是一種體制性、策略性的常態作為,而非個別的違法事件。

而且,烏克蘭的諸多綁架人肉盾牌的作法惡形惡狀,明目張膽就是存心要讓烏克蘭人民充當砲灰;老幼婦孺死越多,死越慘,越符合美國所設定的戰爭目標,亦即 "讓烏克蘭戰死至最後一人" 來展現烏克蘭人民所謂 "捍衛民主自由的勇氣"。

這些美國人渣,這些貪婪無度的烏奸,真的是喪心病狂。但我跟你說,美國一定也會在台灣如法炮製,這就是人渣黨過去這幾年來在美國指示下所瘋狂推動的所謂 "全民皆兵"。

一如烏克蘭,美方同樣也不斷強調台灣人男女統統都要上戰場,還說什麼至少死個三成人口也許就能台灣獨立,就算戰死到最後一人,也要拿掃把當武器云云,整個島內充斥無數類似論調。

聯合國不定期都會舉辦關於戰爭的國際會議,規模龐大,往往上百國派代表參與。會議的主要目的就是討論在這個戰亂頻仍的動蕩時代中,倘若戰爭無法避免,至少我們應該想辦法如何在概念上及實務上儘可能避免傷及平民。

其中最常被強調的幾個基本概念就是嚴格區分軍人與平民,以及嚴格定義所謂軍事目標,並以戰爭罪行追究對於平民的任意傷害,以及對於不可或缺之民生基礎設施例如水壩的攻擊或蓄意污染等等。

2003年,美國侵略伊拉克。在此之前,美國事實上早已對伊拉克發動長達十幾年的狂轟濫炸。西方主流媒體一個字也不報導,所以被稱為"不為人知的戰爭"。美國並且發動非法禁運,禁止伊拉克進口淨水設施與相關化學藥品 (就連普拿疼都變成所謂禁運制裁的違禁品,開刀所需的麻醉藥也不許進口),藉以破壞伊拉克原本在中東首屈一指的良好醫療與公衛體系,以之做為一種實驗性質的戰爭手段。

當年,比利時有一群人,發起了一個我稱之為 "拖美軍上法庭" 的活動,其中帶頭者之一也是個醫師。我因長年關注美國在伊拉克投下大量貧鈾彈的問題,隸屬某個關於貧鈾彈的群組,故也受邀列名,共同發起活動,向比利時法院及國際刑事法庭提出戰爭罪行的控告,控告對象是當年發動侵略戰爭的美國總統布希和英國首相布萊爾。

這項控告,一度成功讓布希和布萊爾無法進入比利時參加北約召開的一項會議。因為,他們一旦入境比利時,法院就有權逮捕他們。當時我們所列舉控告的主要罪狀之一就是美軍蓄意破壞伊拉克人民賴以為生的民生基礎設施,並且進行軍民不分的無差別攻擊,包括攻擊救護車,攻擊醫院,攻擊教堂,攻擊平民公寓住宅區,攻擊結婚喜宴,攻擊學校,甚至攻擊娃娃車,並鎖定攻擊那些搶救路邊傷患的平民與醫護人員。

美國辯解說,他們懷疑這些平民住宅、平民集會或民生建築與車輛裏頭躲藏恐怖份子,所以有權對之發動攻擊。事實上這是謊言,如果你仔細檢視每個個案,就會發現美國所言完全不是事實。

事實是:美國奉行四種戰爭策略:

一,寧可錯殺一百,絕不放過一個。

當美軍認為對方某個武裝人員可能逃往某個住宅區時,他就會不惜把這個住宅區或整個大樓摧毀,炸個稀巴爛。

同樣地,當美軍毫無憑據地主觀認為某個車輛 (即便是一輛娃娃車或救護車) 有點可疑時,便會毫不猶豫地對它開火。寧可錯殺一百,絕不放過一個。至於陪葬的那99人,謂之"附帶損害",無關痛癢,不當一回事。

如今,美國在烏克蘭所採取的戰爭策略則是故意消弭軍民之分,謂之全民皆兵,以烏克蘭男女老幼的性命為代價,無限擴大雙方傷亡。普丁不只一次指控這項軍民不分的作法以及 "戰死至最後一人" 的邪惡居心。

二,軍民不分,一切都是軍事目標。

美軍的長年作風是:一切都是軍事目標,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林北喜歡打哪裏就打哪裏。不只學校或教堂,美國人想炸就炸,包括媒體或醫院也一樣。你看,半島電視台曾因報導美軍在伊拉克的暴行,馬上遭到美軍轟炸。

醫師無國界組織(MSF) 因為救治傷患以及不願聽從美軍指揮,美國便鎖定MSF所屬的醫院進行轟炸,做為懲罰。有一次,瘋狂轟炸了一小時,把整座醫院夷為平地,殺害許多醫護人員。事後卻說是誤炸。但MSF反駁說,該醫院附近並無任何軍事設施,所以不可能是誤炸。

三,非西方人的命不是命。

西方人有一種根深蔕固的心態就是:他並不覺得非西方人的命也是命;即便是命,在他們看來也只是一種低等或次等的生命。因此,在戰爭中,他根本不會管你什麼軍人或平民之分,也不會管你什麼軍事目標的定義,更不會管你 "附帶" 死傷千百萬人。

有幾次,當美軍將領被媒體問及對手完全不成比例的龐大死亡人數時,總是非常不悅,彷彿被人侮辱了一般。比方說有一次,媒體詢問到底殺死多少伊拉克人?美軍將領很不悅地回答說,"我們對於計算死人數目不感興趣"。

美國所發動的侵略戰爭,雙方死亡比例通常是一比數百,其實那不叫做打仗,而叫做屠殺。比方說,美軍在伊拉克死亡四千多人,但是,伊拉克人卻死了一兩百萬,相差數百倍。

我舉一個紐約時報去年年底的報導如下:

https://nyti.ms/3QgOi1Q

https://nyti.ms/3vW6HsS

這報導實際上輕描淡寫,依舊淡化了問題的嚴重性。不過,你想,連紐約時報這種官方傳聲筒都覺得問題嚴重,何況真實情況。

紐約時報透過匿名管道,取得一千多份祕密文件發現,美軍在敘利亞與伊拉克進行空襲所造成的平民死亡人數,遠遠高於官方數字。紐時並指出,美國官方慣常否認外界關於大量平民死亡的各種報導,但是,紐時透過檢閱上千個案發現,美國官方實際上對其否認的事情並沒有做過任何調查,便直接隨口否認。

紐時指出,在一千多份報告中,美國事實上僅僅只做了一份調查,並且對其它所有指控完全置之不理,並無任何懲處。幾年來,在數以百萬計的中東平民死傷中,美軍總共只發下12筆慰問金。

紐時還指出,美軍對於發動攻擊或進行空襲往往十分草率,即便情報不完整或不可靠,或甚至連情報都沒有,只是一個口頭命令,便照炸不誤,先炸再說,不把人命當一回事。紐時並強調,無辜死者之中有許多是兒童。

紐時還發現,美國官方甚至會捏造事實,隱藏真相。而且,類似情況並非個案,而是普遍作風。比方說,在某個行動中,明明炸死伊拉克一家十口平民百姓,但是官方卻竟然對外宣稱 "摧毀一輛裝滿炸藥的軍車"。

紐時指出,更大的問題是,美國並無意願對於這些漫不經心、任意殺戮的狂轟濫炸做出任何修正或改善的一絲努力。紐時強調,對於平民的死亡報告,美國的官方態度通常是直接略過,不予考慮,因為他們認為這些關於平民的死亡報告並不重要。

紐時指出,報社仔細檢閱厚達五千四百多頁的記錄後發現,任意殺戮平民的問題,事實上得到美國官方體制上的認可。美國認為,這一切平民傷亡都不是問題。

歐巴馬是近年來歷任美國總統中最喜歡空襲的一位。2014年,歐巴馬宣布對阿富汗的地面作戰結束,改採大量空襲,以避免美軍傷亡而招來國內民怨。紐時提到,歐巴馬之後的川普上台,照樣大量空襲,甚至由軍方自行決定,任意狂轟濫炸;短短幾年內,美軍在伊拉克、敘利亞及阿富汗進行了至少五萬次的空襲。

他媽的美國人渣!五萬次!他媽的這還是人嗎?這些弱小國家根本沒有任何抵抗能力,美國人卻對他們發動了五萬次空襲。你想,一次空襲得死多少人,五萬次得死多少人!這叫做戰爭嗎?這不是戰爭,這是屠殺,而且是漫不經心、像在打電玩那樣,近乎玩樂似的那樣一種屠殺,完全不把他人當人看。

四,美國人超脫一切之上,不受任何國際法約束。

不管誰當總統,美國經常一再揚言:任何人,包括世界各國承認的國際刑事法庭,膽敢對美國人進行審判,美國將會派遣武裝人員 "救回" 受審的美國人,並且會對司法審判人員進行直接報復與懲罰。

布希曾經很明確地說:美國人不應該受制於任何國際法庭的約束。為什麼呢?布希說,因為 "美國人是制定國際法的專家",是美國人來制定法律讓大家遵守,美國人是國際法律的制定者,不是被約束者。

以上這些,其實我都不知道寫過幾百次了。讓我們回到上面所提到的關於聯合國經常性召開關於戰爭如何保護平民的各種主張。我綜合了一下,大概就這幾點:

一,嚴格區分軍人與平民。

二,嚴格定義所謂軍事目標。

三,以戰爭罪行追究對於平民的任意傷害以及針對不可或缺之民生基礎設施例如水壩的攻擊或蓄意污染。

在這些原則底下,聯合國要求每個國家或交戰團體,應致力於在立法、教育、宣傳與行政及軍事管理上,做出具體明確的改善措施,保護平民免於戰火,讓戰爭的傷害減到最小。

但是,你看,美國卻透過人渣黨,在立法、教育、宣傳與行政及軍事管理上,完全反其道而行,鼓吹全民皆兵,鼓吹軍民一體,鼓吹城市戰、游擊戰,鼓吹男女老幼拿起武裝,鼓吹戰死至最後一人,企圖把所有台灣人統統捲入戰火,儘可能擴大傷亡,把台灣當成一顆人肉炸彈,傷害對岸同胞,阻止中國順利崛起。

我常感嘆在智力上很難理解那些頂尖的天才,例如牛頓與愛因斯坦,到底是為什麼他們會這麼聰明,居然能看見人們過去所看不見的。另一方面,我也常感嘆實在很難想像腦殘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有人蠢到這種地步?居然會去相信人渣黨,相信美國那些無腦的鬼話,並且為之熱血沸騰。

從一些更簡單明白的事情上,你就能看出腦殘的不可思議。比方說那個什麼堅的,論文直接複製貼上,看起來甚至是別人幫他貼的。但是,腦殘們在蔡英文 "全黨力挺" 的指示下,依舊力挺到底,並且指控那些說林什麼堅的論文抄襲的人就是陰謀要破壞台灣民主自由的中共同路人。很不可思議吧,人居然可以蠢到這種地步,到底愚蠢有沒有個底線?哪天,人渣黨如果說大便很營養,應該照三餐配飯吃,腦殘們是不是也會聞雞起舞,立即響應?

我相信,哪天一旦兩岸開火,肯定還是會有一堆腦殘會去做出一些傷天害理、親痛仇快之事。治療好這些腦殘,也因此顯得十分重要。

台灣之所以普遍都是腦殘 (尤其年輕一代),當然是因為長年的洗腦所致。始作俑者之一,除了政治人渣之外,就是那些無恥文人之不斷為一己私利而睜眼說瞎話,例如陳建仁,例如陳明通,例如范什雲,例如數不清的學界醫界文化界敗類。

比方說,陳建仁居然說林什麼堅的被抹黑,有一天將會還他清白。一個讀書人,居然連這樣笑死人的謊話也說得出口,到底知不知恥?到底有沒有什麼謊話是他們良心上說不出口的?到底有沒有什麼無恥之事是他們良心上不敢做的?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