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羅素到川普

從羅素到川普

陳真
2022. 08.15.

如果以對世人危害之惡性等級來看,川普無疑是美國近代最好、傷害世人最少的一位總統。更重要的是,是最好,不是最好之一,沒有之一,只有惟一。

川普當選總統後,我一直很懷疑他能否做完任期。橫在他眼前的只有兩條路,要嘛,同流合污,配合美國世襲制的統治勢力 (亦即 deep state) 辦事,繼續維護軍工集團與金融禿鷹的結構性利益與作法,要不就是等著被修理,甚至暗殺也不令人意外,畢竟美國就是這樣一個專精於以拳頭直接 "解決" 問題的國家。

美國其實不太像國家,而比較像一小撮家族所建立的一個黑幫集團,誰膽敢在根本利益與權力結構上與之為敵,必然會遭到毀滅式的打擊,川普如何可能例外?

就如羅素所說,美國從來就不是一個民主國家,專為極少數人的私利服務。他說,百年來美國所有所謂總統,其實就像世襲制度那樣,全都系出同源,全是一家人,捍衛著軍工與金融集團的利益;所謂選舉,選來選去全是同一批人,一樣的思維,一樣的做法,一樣的利益。

川普卻是惟一一個局外人,代表著美國基層民眾,操弄著與美國既有的統治菁英階層完全不一樣的政治語言,有著不一樣的根本作法,企圖改造美國,不再當什麼世界警察,不再參與各種國際組織,只差沒有退出聯合國,但是川普連聯合國會費都不願意繳納,而且到處與盟國吵架起衝突,反駐軍,討軍費,走向一條也許你可以說是 "去帝國主義" 的道路,至少在相當程度上企圖改變美國既有的軍事戰略。

川普當然不是出於任何道德感所以才這麼做,他只是天生異稟,橫空出世,居然打敗世襲制度下的所有候選人,坐上大位,進而遂行其個人意志與價值。他一樣信奉資本主義,喜歡賺錢,不擇手段,但他並不喜歡戰爭,也不喜歡搞什麼 "重返亞太" 那類戰略圖謀。

川普,恐怕才是真正意義上的一個商人,他並無意於在軍事上稱霸世界。除了軍火商以及可以自己瘋狂印鈔票的金融集團之外,應該沒有一個商人會喜歡打仗。川普對華發起貿易戰,但你可以很清楚看見,他對北京並無敵意,反而經常在公開場合或私下稱讚習近平是中國史上最偉大的一位領導人。

川普是一個很務實的生意人,他知道利益之所在。他對台灣因此也一點興趣都沒有。他最喜歡做的一個譬喻就是指著手上的原子筆肉眼幾乎不可見的筆尖說:"這是台灣",然後再以兩手比劃著總統辦公室裏頭巨大的辦公桌說:"這是中國(大陸)"。

他同樣會偶而打台灣牌,但他絲毫沒有意願拿台灣來當炮灰,挑動兩岸代理人戰爭。台灣對他而言比較像是一個可以論斤稱兩的商品,而不是一顆等待引爆摧毀中國崛起之路的炸彈。

問題是:這樣一個孫悟空大鬧天庭般的角色,恐怕終究逃不出如來佛(deep state) 的手掌心。

這兩天發生一件在我看來意義重大但是島內媒體卻幾乎毫不在意的事件,那就是川普的住家遭到情治單位的搜索,保險箱被橇開,帶走許多文件,據說其中許多是絕對機密,甚至牽涉核武,罪名恐怕不輕。

到底這樣一個整肅意味著什麼?美國內亂?內戰?抑或是在預計三、四年後很可能會爆發的中美衝突來到之前預先清理門戶?擒賊先擒王,鎮壓美國國內反對主流利益的勢力?

中國最近有五個國企退出美國股市,這就如同跨國企業逃難式地逃出俄羅斯一樣,都是一種戰爭訊號。在台的法國企業 "家樂福" 也是賤價出售,撤離台灣。我覺得,資本應該是對於戰爭或動亂趨勢最敏感的一種東西,它永遠都逃最快,逃在所有人的前面。

我們一般人缺乏資訊,看報紙其實也沒啥用,透過媒體知道所謂時事,其實在某個重要意義上,它哪是什麼時事?它不是時事,而是往事。水都冒泡了,我們才知道開水要滾了。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世界上所有資訊都是被嚴密管制的。

我偶爾會買報紙,但是從來都不急著讀,而是買來當成史料看,經常一放就是好幾年甚至幾十年。隔了那麼多年才讀報,反而許多時候帶給我某種啟發與驚訝,原來很多事情早有跡象,只是我們看不看得出來而已。也許,某種查覺事物的深遠洞見,會比你掌握當下時事更有用,更能預見某種趨勢。

我始終很佩服羅素對於中國的遠見。他對中國人、中國文化以及整個中國在人類文明發展上的評價非常高,採用一種最高價值等級的評價,視為西方世界的學習與仰慕對象。

這樣一些評價,即便是在中國崛起民族復興的當下,依然是空谷足音,十分難得聽聞。但是,你要知道,羅素這樣一些評價卻是寫在一百年前的二零年代。

那個時候的羅素,全球聲望如日中天,與愛因斯坦齊名。至於那個時候的中國,一貧如洗,列強糟蹋無度,軍閥割據,社會混亂,民不聊生。由此,你就不得不佩服某些人確實深具遠見,堪稱先知先覺。

相較於羅素對中、美的評價,我落後他大約八十年。我常在想,到底我能看多遠?我該如何才能看得更遠?人的眼光與洞見,如何穿透事物表象?

不過,雖然落後羅素七、八十年,但我至少還算是個後知後覺。至於那些不知不覺者呢?他們難道是要等到其他人全都建立起了共識,成為一種常識,然後他才要來鸚鵡學語是嗎?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