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中立事物都被武器化

一切中立事物都被武器化

陳真
2022. 09. 20.

每次發生地震,氣象局千篇一律都會說這是 "正常能量釋放"。但是,對於這次花東大地震,氣象局卻對其規模與餘震型態一再表示 "非常奇怪",說 "是過去能量釋放的30倍",認為地底下應有過去未知的地層結構存在。

我想說的並非起源於此,而是長久以來個人的一個關注事項,亦即人造地震的武器化;並非專指特定個案,而是指一種各國早已研究多年、藉助大自然力量 (例如引發海嘯) 的武器型態。

我的長年關注,最初是來自於得知美國早在五零年代便已大幅展開的秘密生物與生化武器實驗。許多時候,美國就直接以美國人民做活體實驗。不管是梅毒、天花或鼠疫等等等等等,所有理當消滅的病毒病菌,居然都能被美國人視為珍寶,加以武器化。

另一個讓我感到驚駭莫名的是十幾年前,美國竟然把 "公衛" 也武器化,透過淨水設施的長期蓄意破壞與禁運,使伊拉克喪失公衛淨水能力,藉此殺害五十萬個伊拉克兒童。面對外界譴責,美國公然宣稱他們認為 (對於輸出民主自由來說),"這是值得的"。

此外,還有貧鈾彈的早期相關秘密實驗,甚至包括蓄意隱瞞當地人的各種核試爆等等。

俄烏衝突爆發後,美國居然任意沒收私人財產,另外還公然搶走阿富汗數百億的國家資產。更不可思議的是把俄羅斯逐出swift系統。

至於美元武器化,更是半個多世紀來的基本作為。這幾年,連俄國文學、音樂、體育與各種藝術活動等等等, 甚至包括俄語本身,居然都變成一種必須阻絕甚至消滅的東西,而不再具有它應有的普世性與中立性。

此外,大約七、八年前,美國政府突然開始大張旗鼓說要防堵什麼假訊息。我聽了,一開始一頭霧水,因為西方主流媒體向來就是造謠抹黑洗腦的大本營,藉著鋪天蓋地的謊言發動侵略戰爭的唯一罪犯,這個擅長於藉著造謠抹黑發動侵略戰爭的惟一罪犯,卻居然呼籲世人要防堵假訊息。

稍後我就懂了,原來這意思是說美國將正式動員主流媒體,針對中國展開全面大規模的抹黑宣傳戰。你看,這幾年的西方媒體可還有一點點羞恥心可言?每天就是針對我國進行大規模且系統性的造謠抹黑。

也就是說,從貨幣到病毒,從蚊子跳蚤到金融,從公衛到媒體,從文化藝術到所有原本具有普世價值與基本中立性的對象,包括各種體系與組織,甚至包括理當屬於人類的各種文化、藝術、知識與科技等等等,全部都被美國與西方給壟斷及武器化,所有徹底有害於人類存活的毒物與病毒病菌等等等,甚至包括企圖殲滅特定族群的基因研究,全被視為一種殺敵於無形的尖端武器;人類不再享有共同利害與價值,凡是能夠傷害敵人的東西,全都變成美國與西方人的武器。

2012年,劍橋大學成立了一個跨領域研究中心,叫做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Existential Risk(人類生存風險研究中心,簡稱 CSER),簡單說就是關注世界末日的到來。2019年發表了一份報告,對於鎖定特定族群的基因武器研究,提出強烈警告。參見:

https://palinfo.habago.org/hegemony/生物武器一個更陰暗的未來1/

所有一切你想得到的東西,居然全被武器化。你想,威力更為龐大且更加難以追查的氣象或地質物理等等,豈有可能不會被拿來做為一種大規模毀滅性的軍事用途?尤其地震,更是裡頭最容易在技術上被操控的武器。

缺乏科學知識的蠢蛋一定會嘲笑說我想太多,就好像幾年前我提起美國在基因武器方面的軍事企圖,很多傻蛋居然以為我在講什麼陰謀論,真的很無知。關於基因武器這方面的長年研究,事實上都已在在表明,它已構成一種關乎人類生存的實質威脅,而且細膩陰險到你難以想像,例如讓你在若干年後彷彿死於某種自然發生的疾病,事實上卻是人為植入了致病因子,若干年後就會發病而死。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個人健康因素使然,其實不是。

2016年二月,美國情報部門就在當年度的《全球威脅評估報告》(Worldwide Threat Assessment of the US Intelligence Community)裏頭,把「基因編輯」列入「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技術清單。

關於人造地震做為一種武器的無數相關研究,各位其實輕易也能找到許多資料。

我們很不幸和美國一同生活在這個星球上,若想存活,就應該多少要能夠意識到美、英、澳等西方人的基本心態與作為。他們有兩種基本心態,一是不把非西方人當人看,一是信奉 "拳頭便是真理"。

西方人很會搞宣傳,什麼人權自由與民主,什麼普世價值,普他媽個小鳥蛋啦,根本就不是那樣。他連你的一條小命、你的基本生存權都根本不當一回事了,連所有理當中立的事物都能隨時翻臉了,他哪會鳥你個什麼普世價值。西方社會所有關於所謂普世性或基本價值的漂亮宣稱,其實全是謊言;尤其是當他們面對非我族類時,打心底不把你當人看。

你要西方人把你當人看,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你的拳頭必須比他們粗比他們硬,惟有當你把他打趴在地時,他也許才會真正意識到所有人都是人,所有人的生命都一樣重要,而不是西方至上,唯我獨尊。

如果把西方帝國主義的歷史當成一本書來看,現在大約就是翻到這本書的最後一章,一個最黑暗慘烈的時代,為所欲為,不擇手段。如果我們挺得過黑暗,人類也許就能走向一個相信互助共榮而非侵略殺戮與奴役的千年盛世。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