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拔的秘密

把拔的秘密

陳真
2022.11.11.

講到氣味,我隨手舉個最近的例子吧。

有個朋友在學界混得很好,我是說很有地位,當上了主管職。最近一直寫信來說要邀我和學姊私下一聚,‘’共商大學治校理念‘’,為某國立大學 ‘’建構新藍圖"。

一開始,我假裝沒看到,後來對方一約再約,我只好明講說我和學姊都不會喜歡講什麼大學治校新藍圖啦。我是被學校治到痛苦不堪的,哪還敢治校?放我一馬,別來治我就好了。

沒想到這位朋友依然契而不捨,持續邀約。於是我就推給學姊,叫她代表我發言就好了,她的理念我將無條件同意。可是,學姊馬上又推回給我。

後來,這位朋友就起了個頭,傳來一段治校理念如下:

‘’哈佛前藝術與科學學院院長,已故的傑里米諾爾斯Jeremy Knowles曾說過:

高等教育最重要的目標就是,確保學生能分辨有人在胡說八道。你會在不斷地挑戰和被挑戰中學到了這種能力,在面對各種分歧和異議中找到自己的方向。‘’

看到這些屁話,我的興趣馬上就來了。我回覆朋友說:

“我覺得沒受過什麼教育的人,分辨是非的能力反而比較好耶。”

朋友回覆說:

“這需要單純謙卑的心,知識讓人變複雜,有權力,有財富,自我中心,自大..”。

我又回覆說:

“所以這個什麼院長的,顯然就是在胡說八道。”

然後我又寫了一段話。不過後來想了一想,決定圓滑一點,寄出後又趕緊收回。

我那段不敢寄的玩笑話是這麼寫的:

“哈哈,我頓悟了,原來他是故意胡說八道來測試我們是不是有能力分辨出他在胡說八道。這傢伙心機真的很重,這是不是受到哈佛不良教育的後果?”

從以上這些對話中,你看到什麼?兩種世界、兩種氣味對不對?一個是喜歡教育人的,一個是從無一絲絲那樣的念頭者; 一種是自我滿意度很高的,一種是自慚形穢的,彷彿連呼吸都怕打擾了這個世界;一個鎂光閃爍,一個彷彿連在陽光下都會立即化成一灘血水。

兩種世界,兩相對比中,並無高下之分,純粹只是氣味不同。爾之美食,我之毒鴆。反之亦然。吾心之所嚮,卻是你之所鄙夷。

陳真
2022.11.11.

寫於另一個超難吃咖啡廳中。

p.s.:
一個星期沒睡覺,昨晚更是睡不到十分鐘。我的世界毀了。好不容易重建一線曙光的天地,已成碎片。

早上單獨送小可愛上學,入校之際,我問她說,妳想不想知道把拔的秘密?這個秘密很寶貴哦,幾乎沒有人知道,連妳的阿公阿嬤都不知道。

這個秘密是把拔在妳這個年紀(七歲),突然有一天晚上我在洗澡時突然在心裡產生的。

我那時躺在浴缸裡發呆,抬頭看著窗外,看到滿天繁星,非常美麗。把拔深受感動之際,心裡突然就有了這樣一個願望。

這個願望不但沒有一時半刻離開我,而且越來越強烈。但我知道,它終究只是一個夢,一個幻想,就像天上的星星那樣,美麗非凡,但卻遙不可及。

講半天,小可愛聽不懂我在說什麼。於是我改用幼兒版來說明。

我對小可愛說:

妳們就是我的世界,我希望上帝可以把妳們所有的痛苦和疼痛,以及世界上所有人的痛苦和疼痛,統統都轉移到我身上。這就是把拔的秘密。妳要記住哦。

把拔現在就要開始用魔法,把妳的所有疼痛全部吸到我身上來。

小可愛聽了立即生氣大叫說不要不要。我問她說為什麼不要?她說,"轉移到你身上,就變成是你在痛了啊。我不要你痛啊。‘’

我說,傻瓜,把拔怎麼可能會痛?我有魔法怎麼會痛?不但不會痛,而且把拔還會馬上變成全世界最快樂的人,會超級無敵快樂哦。

小可愛聽迷糊了,不知道我在說什麼。我就說聽不懂對不對?很難吧?這個魔法很厲害對不對?等妳長大就懂了。

小可愛接著叫我蹲下,說要在我耳邊說她的秘密。她在我耳邊輕聲地說:"我不要你把我的疼痛轉到你身上,但是,把拔你能不能把我要上的課都轉到你身上?‘’

我說,當然不行啊,不要講了,趕快進去上課。十點了,不要拖拖拉拉,人家第二堂課都快下課了。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