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傳媒遭冒名投書一事 (1)

風傳媒遭冒名投書一事 (1)

陳真來函 (1)

"風傳媒" 編輯部你們好。有人說我投書,如下。

https://www.storm.mg/article/4529501?kw=%E9%99%B3%E7%9C%9F&pi=0

但我從來沒有投書給你們。我也不可能 "投書" 這麼卑微。別人是名家觀點,我卻是投書?更何況我根本沒有投。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做呢?你們要刊登我的文章,必須在刊登內容與刊登形式上先經過我同意。

麻煩公開給我一個說法,並公開做出澄清與道歉。謝謝。

陳真
2022. 11. 15.

==================
陳真來函 (2)

致 "風傳媒" 編輯部,

請問你們有打算公開澄清、說明及道歉嗎?

陳真
2022. 11. 17.

=====================
風傳媒總主筆夏珍來函 (2022. 11. 17.)

陳真先生好,我是夏珍。非常抱歉,文章我們已經下架,長期以來一直有以你名字的文章電郵到信箱來,我現在還在查這是網路假信,還是有人喜歡你的文章,就無差別的遞送。一般我們若採用文章,一定會回函給作者,這次作業確有疏失,我也附一個連結,你看看這是不是假冒你名字的郵件(寄送頻率不低)。再次抱歉,還請海涵。風傳媒夏

https://mail.google.com/mail/u/1/?ui=2&ik=88dcce2ece&view=lg&permmsgid=msg-f:1687050108280379828

=====================
陳真來函 (3)

夏珍妳好,

我看不到您所附的連結,不知道那是什麼,出現 "禁止存取" 的訊息。

我問過律師,說可以針對冒名一事提出刑事告訴。但我對台灣司法缺乏信心,雖然四十年來面對成千上萬的抹黑造謠冒名栽贓及剽竊與抄襲等等等惡行,但我這輩子卻從未告過任何人,我若採取李敖作風,光是賠償金額,恐怕早已是億萬富翁。

我雖不興訟,但很重視名譽,尤其當它涉及美感與人格的完整性,對我來說,比生命更重要。因此,我只要求 "風傳媒" 公開在網站顯著處做出澄清與說明,表明我從未投書貴刊,而是長期遭人冒名。只要做到這一點,此事便可作罷。

我不會投書給任何網站或網路媒體,長年以來,出於某種利他精神,我已經自我作賤得很厲害,我不願在台灣這樣的陰暗卑鄙之處進一步自我作賤。

而且,我自己就有乾乾淨淨的網站 (絕無任何污言穢語的所謂讀者留言),何必投書?更重要的是,我向來很害怕、很不喜歡別人轉載或轉寄我的文章,我怎麼可能還自己跑去投書?

要看文章,請大家來我的網站上看。至於其它地方的一切轉載、轉貼,我雖然從未曾拜訪,但我敢說,全部毫無例外都是被扭曲,被刪減,被加料,被篩選,被剪接,被誤用,被栽贓。其中一部份扭曲是出於惡意,一大部份則是出於善意。但是,善意卻往往製造更大的誤解與扭曲。我不想在此花費鉅大篇幅,反覆千萬次不斷說明這樣一種一般人絲毫不感興趣的問題,只能簡單這麼說:

如果你真的想了解一個人的想法,那就請完整地閱讀他的各種原始文字,而不是一味著眼於比方說選舉或島內藍綠,進而把原始說法扭曲成一種廉價低俗的政治指控,真的是非常低級且變態。所謂同志,往往比敵人還可怕。

我有美感潔癖,這些人,不管他們是何種顏色,其實全是同一種生物,最好離我離得越遠越好。

如上所說,麻煩貴刊在網站顯著處發表聲明我從未投書,而是長期遭人冒名。我只有這麼一個卑微的要求。名譽受損是公開之事,因此,私下道歉是沒有意義的。

我把筆下文字奉若神明,因為它不僅僅是文字,而是一個人的人格與靈魂之所在。我不能讓人以為我講話像放屁。我既然再三表明我極端不樂意見到自己的這類文字老是被選擇性地四處流傳,我怎麼可能還自己跑去投書給某個網站?人們如果真以為是我投書,他們還會相信我的為人嗎?

事關重大,請貴刊嚴肅正視。

謝謝夏珍。

陳真
2022. 11. 18.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