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之死 (1)

安倍之死 (1)

陳真
2022. 07. 08.

 

安倍遇刺讓我很驚訝,我認為這是一個舉世不祥之兆。

殺他的人動機為何?背後是否有更深一層的政治因素?目前仍是未知數,但依我對日本的了解,我猜想,安倍之死,也許就像虔誠的印度教徒甘地卻死於印度教徒之手一樣,原因就是背叛。在印回衝突中,印度教徒認為甘地對回教徒太好了,背叛了印度教,因此取他性命。安倍恐怕也一樣。

各位知道我對日本的強烈反感,但我對安倍之死卻為他個人感到難過。今天中午在外用餐時,得知行刺消息。小孩問我安倍是誰,是好人還是壞人?我說,對我們來講是壞人,但是對日本而言,卻是好人,是個愛國者。如果單純就做為一個 "人" 的本質來講,依我對人的強烈直覺,我覺得這是一個好人,待人友善,沒有區別心。

安倍雖然可以說是屬於右翼軍國主義,但他並不極端。日本就跟台灣一樣,都是美國養的狗,但他在某種程度上讓日本至少擁有某種自主尊嚴,不會出賣日本國民的利益,而不是像台灣那樣,不但主動撲上去舔,以當狗為榮,拼命狂咬對岸同胞,瘋狂煽動仇恨,藉此從中大撈特撈,謀取個人私利與權力。

安倍偶而也會講些反中的場面話,但實際上他和中、俄都儘可能保持友好。反中是虛,交流是實,以便有利於日本經濟與國民福祉。

我對於他當年和習近平見面時那副卑微尷尬的神情特別感到動容;習近平不太情願與之握手,安倍顯得很尷尬,但仍卑微以對。若不是為了他自己的國家,大可擺個高姿態,沒必要讓自己受窩囊氣。從許多方面可以看得出來,這是一個愛國者。儘管我不可能認同他的諸多反華言論,但我不會否認這是一個愛國政治家。張藝謀說得對,英雄並不是某一陣營的專利,即便是交戰的雙方,都還是各自有著英雄。

安倍之死,誰會獲利?獲利一方往往就是行凶的一方。當然,這只是一種政治慣例,而非必然如此。不管凶手是誰,隸屬何方,我認為日本的右翼勢力將會從中受到強烈鼓舞,蓬勃再起,而急於在亞太搞事的美國,當然就是最大的獲利者。

去年一月,印度 Gwalior 市有一座圖書館啟用,舉行盛大啟用儀式,廣受矚目。為什麼呢?因為它叫做高德西 (Godse) 圖書館,高德西是誰呢?就是是刺殺甘地的凶手,叫做Nathuram Godse,是個極端印度民族主義者。這些年,在同樣是極端印度民族主義者莫迪的主政下,再加上美國的強烈鼓吹,印度越來越法西斯,越來越極端化,仇中反華,排斥外來者。

關於印度,我過去在巴勒網寫了不少,比方說可參考這篇:

https://bit.ly/3uWuXuv

在這樣一種氛圍底下,昔日被人唾棄、暗殺印度國父甘地的凶手,如今卻被抬舉成民族英雄。這就好像烏克蘭過去極右血腥鼓吹種族滅絕的納粹法西斯頭子班傑拉,在美國所扶植的烏克蘭傀儡政權主政下,竟然變成了烏克蘭的 "國父",烏克蘭的民族英雄,連首都要道都要以他命名。日本是不是也要開始走上同樣的道路?二戰歷史將再重演?我對此感到很悲觀。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