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小人與偽君子(1)//解救苦難的台灣同胞

真小人與偽君子(1)//解救苦難的台灣同胞

陳真

2022. 09. 28.

我不是那麼討厭真小人,但我很堵爛偽君子。柯文哲即是一例。

近二十幾年來,政治人物被抹黑栽贓造謠、被人格毀滅得最慘的兩個人,就是韓國瑜和連勝文。造謠抹黑之骯髒惡質程度,肆無忌憚,完全沒有道德底限可言。參與民進黨這項抹黑工程、藉以贏得選舉的就是柯文哲。

這些人為惡之時,總是把所謂言論自由扛出來,把赤裸裸的造謠抹黑與栽贓及人格毀滅與公然羞辱說成神聖的言論自由。可是,一旦情況對己不利時,馬上就會改變說法,一樣還是漂亮話。你看,柯文哲現在居然批評他的過去戰友周玉蔻「將霸凌美化成新聞自由」 。他還說了一堆難以想像的漂亮話。比方他說:

「廣播、電視、網路都屬公共財,媒體使用這些公共財應善盡社會責任。最基本的是要查證。無論是記者的鍵盤或名嘴的麥克風,當媒體人擁有愈高聲量,就應該扛起更大責任。因為這些帶來的輿論可以鋪天蓋地,殺人於無形。掌握媒體公器的人要自律,才不會濫用權力傷人。」

很無恥吧。鋪天蓋地的羞辱造謠抹黑與人格毀滅,不就是柯文哲自己當年所幹的卑鄙勾當嗎!

但是,柯文哲現在卻說他有多麼同情抹黑的受害者。他說,「他看到張淑娟按鈴時緊閉雙眼,似乎用盡全力穩定情緒,不讓自己被擊潰,這段日子真不知道她是怎麼面對家人,怎麼百口莫辯以淚洗面撐到現在。」「希望張淑娟小姐一定要挺住,感謝妳勇敢站出來面對這些惡質媒體,我們也會挺妳挺到底。」

表演完同情之後,竟然還「呼籲社會大眾」要有道德勇氣,絕不能袖手旁觀,必須抵制惡質媒體,不能讓名嘴網軍和無良媒體人「以新聞自由來合理化自己的罪行」云云。

我真是很無言。柯文哲是失智了嗎?忘了他當年和人渣黨是如何聯手對連勝文進行鋪天蓋地的造謠抹黑與人格毀滅嗎?不但如此,凡是批評此一惡行者,便會遭到網軍的抹黑攻擊,無所不用其極。但他們每次總是說這是神聖的言論自由,是民主的勝利,是什麼「繼承蔣渭水」的偉大政治新文化與新價值。幾年前,人渣黨立委甚至還集體聯名宣示:即便是造謠也是必須受到保護的言論自由。

做為一個正常人,面對這樣一群口舌猥瑣存心顛倒是非黑白的人渣,你還有什麼話說?

今天,我絕對不會無聊到只是要來批評任何一個人或任何一個黨,我想說的是更基本的東西,關乎是非善惡,關乎價值,關乎某些甚囂塵上的洗腦宣傳。

各位,難道我們就打算一輩子把寶貴的生命和重要的社會集體發展機遇與時光,全然浪費在這樣一種永無止境的病態現象上?然後為此感到很驕傲,說這就是舉世仰望的什麼民主自由?

島內每兩年就來個選舉,幾乎可以說是天天都在選舉。走在大街小巷,到處都是候選人的看板和旗幟。許多時候真是很感慨,觸目所及,多的是人渣以及各方無才無德的阿貓阿狗,但是這群鳥人卻是台灣人的領導,不是政二代富二代,就是地方各種派系山頭的代理人,或是一些腦殘青年與投機份子,言語無度,行事不擇手段;所謂從政,其實就是撈錢奪權,或是滿足一己權力慾望,少有抱負可言。

一整鍋老鼠屎之中,當然也有幾粒白米飯;特別是在地方性選舉上,運氣好的話,若是與當權者保持某種程度的友善,避免招大忌,也許勉強還能選上,但是孤掌難鳴,在整個世襲般的權力結構中,往往連象徵意義也稱不上。

孫運璿、李國鼎如果還活著,肯定連里長也選不上;以其正直,在當今腐爛入骨的政治環境中,大概也很難擁有大權。政治變成一種只要奴才不要人才的反淘汰機制;越是無德無才的狗腿子,越是以販賣理想謀取私利的人渣,越能坐大。

你看什麼阿通師、什麼陳吉仲,那種貨色居然也在當官,像話嗎?另外還有什麼蘇貞昌、蔡英文,它媽的真是我的天,招搖詐騙,低能無品,難以想像。這些人應該送進監獄關到死才對,但他們卻成為掌權者,吃香喝辣,貪婪無度,為所欲為。

難道十年後、二十年後或甚至五十年後,我們依舊還在每天忙著澄清人渣政客與無良文人們的各種造謠抹黑,每天依舊像狗吠火車那樣,不痛不癢地忙著譴責人渣們罄竹難書的倒行逆施與貪婪惡行?任其永無止境地貪污舞弊胡作非為,卻絲毫不用受到任何司法制裁?

小時候,老師們都會教大家寫作文結尾最好要扯到 "解救水深火熱的大陸同胞" 才能得高分,逛街看電影必須想到苦難的大陸同胞,連吃個柚子,抬頭看個月亮,或是吃碗陽春麵,也統統都必須要隨時想到水深火熱的大陸同胞。大家都知道那是虛應故事的反共八股,無人當真。

但是,現在情況卻變得十分真實且急迫,不過主詞受詞卻倒過來了,希望大陸同胞可別忘了台灣人所遭受的這一切痛苦與折磨,早日解放台灣。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