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殘不分藍綠(2)

腦殘不分藍綠(2)

陳真
2022. 10. 08.

蔣公有一回開會開一半跑去尿尿,在廁所遇到一位也是出來尿尿的官員。看到皇帝駕臨,官員嚇壞了,馬上彎腰鞠躬說,"蔣委員長,您也親自來尿尿啦"。

尿尿當然得親自來,無法代勞,除非接一根塑膠管子,由旁人抬著管子接上小便斗。

我們可以替人代勞很多事,但有些事情只能自己來,尿尿是其一,思考是其二。我可以儘可能告訴你一切方法,儘可能替你核實一切資訊,但是,剩下的你還是得自己來,你仍然得自己動腦子,否則誰也幫不了你。

尤有甚者,有些東西根本就是一翻兩瞪眼,連思考都不用,等於是直接告訴你答案了,如果你連這樣都還會弄錯,我還能說什麼?綠色腦殘的問題就在於他根本就不需要大腦這種器官,因此,所謂講理或基本是非對錯等等無可爭議的事實,對他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他根本不依靠這些東西來做出判斷。

我 "反洗腦" 過無數綠色型腦殘 (綠色非關政治取向,而是指完全不講理的那一型),反洗腦得成功,效果好的話,一兩小時就見效。將近四十年前,我曾 "反洗腦" 過某位前來挑釁的採訪者,前後只花了不到一小時,就讓她由愛蔣愛黨 (國民黨) 瞬間變成反蔣反黨人士。並不是她改變了理性態度,而是她改變了信仰的對象。她相信了我,因此也就相信了我講的種種。

綠色型腦殘是屬於這一類,套句流行用語就是,他之改變,並非點點滴滴枝枝節節的理性累積所促成,而是某種 "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是整個認知或信仰架構頓時全面崩塌翻盤,徹底揚棄。

至於藍血人,其實可以說沒有藥可救,除非,除非你幫他先建立起病識感,就像治療精神分裂症病人那樣,想辦法讓他對自己不知從何而來的 "理性自信" 開始感到懷疑,開始意識到自己理性能力之嚴重不足,也許他才有可能慢慢願意去形成新的思索,慢慢對舊有的荒謬認知重新思索,產生新的理解。

不過,理性或知識往往是一種障礙,當事人讀過一點書,有個什麼高學歷,他就以為自己不得了了,以為自己什麼都懂了。很多台式醫生就是這樣,我不敢說全部都是,但是至少八、九成台灣醫生都有這個問題,他以為自己考試最高分就等於一切都是最棒。

除了憐憫或陪笑臉假裝認同,事實上你不可能跟這樣的人有什麼理性溝通。反而是那些並不訴諸於理性或知識這類東西的人,比較容易放棄執念妄想。當然,他之改變,倒也不是因為他的理性能力進步了,而是因為他決定相信另一套說法,有點像改變信仰那樣一種蛻變過程。他不是真的懂了,而是決定要相信他過去所不相信的了。

嚴格來說,不管藍綠哪一種類型的腦殘,其實都無藥可救,除非他願意自己救自己,否則你實在很難教一個人思索。你可以教他數學,教他邏輯,教他天文地理物理化學,但是你就是沒法教他思索,就好像你沒法教一個人愛上另一個人一樣。

但我依然相信在某些個人特質與情境底下仍有啟蒙這回事,就比方說高達以及我初抵英國念哲學轉換課程時的第一位指導教授G. E. Berrios,對我有一種啟蒙效果。在大約三十年前,我讀過高達一本演講集的中文翻譯書,叫 "電影的七段航程",頗受啟發,腦子迅速開了竅。

因此,啟蒙或啟發或許還是有可能的,只是可遇不可求,你沒法刻意進行。就如同過去四十年來,很多陌生人 (數以千計) 常寫信來或當面告訴我說他被我所啟發。我其實根本不知道我是如何啟發了他們,其中大部分非關政治,我甚至不知道我到處底啟發了他們什麼,也許只能說是他們因為某種無法刻意操弄的因緣,讓他們自己改變了自己。

從我二十多歲起,一直有一種非典型強迫症,很困擾,我經常忍不住望著桌上的茶杯發呆。就某個意義上來說,事實上就是茶杯啟蒙了我。我在智性世界一切困惑的根源全都源於此。我想不通為何茶杯是茶杯?究竟意義從何而來?Marin Heidegger 有句名言:"為何總有些東西存在而非空無一物?" 我的困惑亦如是,但與Heidegger無關,他不曾啟發我什麼,我們只是剛好擁有類似的疑惑與困境。

這聽起來很玄,怎麼會有人會對於 "茶杯為何是茶杯" 的問題感到困惑?這不是發神經嗎?居然困惑到幾乎活不下去,因此必須耗費人生最寶貴的數十年去鑽研一道註定無解的問題?

我知道這是一種病,不是一種榮耀,是一種診斷手冊上還沒記載的病。哲學基本上就是一種病,對一些理當毫無疑問之處產生困惑,比方說我老想著我在想我到底是在想我是在想什麼,困惑的根源無法窮盡,因為理性的盡頭不是一道命題,而是一個我字,而我又是什麼呢?所謂 "意識" (consciousness) 根本看不見也摸不著,而我卻又真的會心碎、會思考,會愛戀惆悵。

回到腦殘主題。大家可別把腦殘和人渣混為一談,腦殘是無辜的,人渣則是存心睜眼說瞎話。腦殘應該治療,應該受到同情,但是人渣則應繩之以法,因為他們只是在裝蒜、硬凹,不是真的腦殘。你可以在市面上看到無數主流媒體所吹捧的人渣,塑造成一種意見領袖,除了政客之外,大多是一些不學無術或昧著良心的什麼碗糕學者專家或醫生之類,操弄是非,顛倒善惡,睜眼瞎話,滿口謊言。透過主流媒體無日無之的炒作與造謠,在島內製造出數以千萬計的腦殘,藍綠都有。

難道少數腦子正常的人,就只能束手無策,被迫得與腦殘一同走向困頓,走向毀滅?任由人渣與其美帝主子瘋狂蹂躪島嶼,以遂其私利?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