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邱世卿先生公開道歉與澄清(2)

請邱世卿先生公開道歉與澄清(2)

陳真
2022. 11. 01.

強尼戴普寫email 來,說我中午沒吃,早餐也沒吃,現在看診之中,肯定是餓爆了吧。

我看了信很生氣,他媽的強尼戴普是我肚子裏的蛔蟲嗎?他憑什麼在我背後造謠說我餓爆?他憑什麼知道我餓了?林北明明就不餓,他看不出來嗎?為什麼要在我背後造謠?

我要警告各位,以後誰凡是提到強尼戴普,一概封鎖禁止留言。對付這種背後造謠的傢伙,絕不能客氣。

我遇到的狀況就是這樣。請問這是不是想太多了呢?這是一種妄想嗎?還是暗戀我卻不好意思表白?問題是,誰會去管一個路人甲選舉投票給誰的問題?

我今天如果看到某個跟某人同名同姓的帳號,幹了一些什麼事,或說了一些什麼話,然後我就可以把這個罪名冠到跟他同名同姓的人頭上嗎?遇到對方抗議,我就說 "我又沒說一定是你,你幹嘛自己對號入座?" 媽的,可以這樣為人處世嗎?

在劍橋時,曾經有個義大利醫生在一次會議中,很興奮地對大家宣布說,台灣選出一個總統,名字跟我一樣,都叫做Chen (阿扁)。我聽了很無言。我跟她說,同學,台灣叫做 "Chen" 的人恐怕有一千萬人喔。

總之,你要指控什麼都行,事關他人名譽之事,請先查證,ok?不要看到Chen就以為我選上總統了。如果逮到一個 Chen 偷看隔壁阿婆洗澡,難道也要賴到我頭上?查證一下很難嗎?

我通常看不到臉書,因為我沒有臉書帳號,只有少數臉書是可閱讀的。我從來都不在那個世界裏頭。那種東西,口舌氾濫,言語無度,那種陰暗世界,與我八竿子打不著一點邊。

除了我自己的網站,二十幾年來,我從來不曾在其它任何地方留言。台灣人的世界,我怕了。如果你看到陳真留了言、參與了討論,那肯定不會是我。

我甚至連自己刊登在書刊報紙上的文章也不敢看。我有美感潔癖,想到自己登台演出供人指點的醜樣,我會很憂鬱;一個標點符號的淪喪,都能讓我痛不欲生。請各位高抬貴手,放我一馬,別再沒事幫我找事做。

浩瀚人群之中,我最敬佩一個人,叫做林義雄。我在書桌前的牆上貼著他的一幅書法,寫著 "無私無我,死生如一"。那樣的心境,雖不能至,但我心嚮往。

無私很容易,無我卻很難。我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像他那樣超越榮辱,成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好漢,但目前還不行,目前我仍糾結於人格榮譽或一己才華之類的虛榮。

過去這二十幾年來,我逐漸意識到一件事,那就是歷史是不可能給人什麼公正的評價的。所謂 "歷史將還給誰一個公道" 只是一種自我安慰,而非事實。人海茫茫,冤屈者眾,有幾人在時間洪流過後得著安慰?

生前寂寞的人,死後就不寂寞了,並不是因為他將得著安慰,而是因為他已經去到另一個世界,一如林義雄所翻譯的聖法蘭西斯祈禱文所說:"我們死的時候,要活在那永遠的世界"。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