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如此廉價嗎?

選舉如此廉價嗎?

陳真
2022. 10. 20.

媽的,沒想到有一天我居然必須為陳其邁辯解。

我看報上說,藍營指控他考上中山醫學系公費,畢業後卻沒有去什麼偏鄉服務,藉此做出一大堆道德指控,說得好像他幹了什麼天理不容見不得人的無恥勾當。

這樣的指控,一來完全外行,二來無限上綱,說白了其實就是一種根本莫須有的抹黑。

抹黑是一種很有力的武器,人渣黨向來藉以奪權謀私利。但是,使用這種沒品的武器,其實只是在傷害自己的品格,傷害自己的信用,就算因此贏了選舉,贏了勝負,其實毫不光采。

一個人就算蒙受天大冤屈,也不應該有一絲報復的念頭。卑鄙的手段就是卑鄙的手段,不會因為目的的達成而美化。聖經教我們要靈巧如蛇,打壞蛋尤其需要動點靈活腦筋,但是靈活畢竟不是卑鄙。不該屬於對方的污名,即便是敵人,也不該抹在對方身上。

"醫學系公費生" 只是企圖緩和城鄉醫療資源差距的一種制度設計,純屬中性議題,不具道德意涵,而是一種買賣契約。它的錄取分數比較低,但學費全免,條件是畢業後必須接受指派到公立醫院或衛生所工作若干年,屆時你可不履約,但須返還所有學費,換得自由身。

當你打算當醫生,當你填寫志願順序表時 (那個年代是考前填志願),難道會因此跳過醫學系的公費選項不填?不太可能嘛,對不對?你一定會想,先進入醫學系就讀再說,等念完七年後再來考慮要不要接受指派至公家機構服務 (不一定是派去什麼偏鄉)。事實上,大多數公費生後來都是返還學費,以換取自由就業的權利。

這類制度設計很常見。比方說,在那年代,外科很吃香,醫學生畢業後大家搶著走外科,至於精神科、皮膚科等等卻乏人問津,往往找不到醫生。為了平衡一下這種偏頗取向,官方就會設立一些優惠條件來獎勵那些大家不想走的科別或機構。

我念醫學系只有兩個目的,一是從事基礎醫學研究,一是當精神科醫生。為什麼呢?原因有二:

一,在我念高中時,讀了高醫學長陳永興醫師寫的一本書,叫做 "飛入杜鵑窩",很感動,於是立志想幫這些被人們視為洪水猛獸、視為痲瘋病人一般可怕、散落各地陰暗角落無人聞問自生自滅的精神病人。

那個年代沒有健保,至於勞保公保也根本不給付精神疾病的醫療費用,因此,精神病人的家屬,到最後幾乎都是傾家蕩產,再也無錢就醫,只好任其流落街頭,或是用鐵鍊捆綁於家中或關在鐵籠子裏,任其滿身屎尿,甚至吃屎喝尿,比牲畜的處境還不如。

二,念國中時,我家附近就有一個罹患精神病的小男孩,年齡與我相彷,滿身屎尿,被他的父母用鐵鍊鎖住,常在門口對著路人狂吼,喜怒無常,常成為街坊鄰里小孩們捉弄攻擊的對象。每次走過他前面,或遠遠聽到他語無倫次的吼叫,心裏就特別難過。我當時想,既然沒有人要走精神科,那我就來走這一科吧。

因此,我一上大學就已決定將來要走精神科。記得有一天,大約是大二或大三,我在高醫布告欄上看到一個官方公告,徵求自願走精神科醫師的醫學生,條件是這樣:月薪保證二十萬起跳,而且減免在學學費,畢業後必須依照契約到台北市立療養院當醫生。

我看了布告,想了一想就跑去報名。一位老師知道我幹這傻事之後,叫我去談話,跟我說萬萬不可。他說,你想走精神科沒關係,但你何必為了這麼一點點薪水和學費優惠而把自己賣掉,跑去什麼台北市立療養院工作?我聽了也覺得有道理,幾年後的事誰料得準?再說我也許走研究路線,根本不會去當醫生,何必現在就把自己綁住?於是我馬上就撤回了申請表。

我這樣的心思很齷齪嗎?當然不會。這裏頭哪有什麼道德意涵?這只是一種冷門科別的獎勵規定。

而且,沒想到,幾年後,精神科一下就變得很熱門,反倒是外科總是招不到住院醫生,就連台大也一樣,外科住院醫師常有缺額。

所謂偏鄉或衛生所或公立醫院也一樣,當年要靠獎勵大家才肯去。後來薪水內容變了,變得很熱門。套句流行的玩笑話,原本乏人問津的偏鄉或衛生所或公立醫院,後來卻變成 "錢多事少離家近,免經驗可" 的肥缺,大家搶著去。

總之,這些相關獎勵規定,只是為了因應當下的某種不足或偏頗所產生的一種制度設計,就好像一些特定產業或企業創新,官方經常會根據某種需要而設立一些獎勵制度一樣。醫學系公費生也一樣,我看所有人在考前填志願時一定會填,我也不例外。但是,萬一考上,將來畢業後,到底是要接受幾年的工作指派,還是返還學費,換得自由就業的機會,那就到時候再看狀況而定,看一己生涯規畫而定,把它扯到什麼史懷哲去偏鄉濟世救人,真的是鬼扯蛋,扯太遠了。

至於藍營還指控陳其邁說他還沒畢業,怎麼可能在高雄長庚當醫生?這樣的指控也很無聊,存心混淆視聽潑髒水。我比他早一年或兩年,我還沒畢業時也在彰化基督教醫院當醫生啊,那個叫做實習醫生。這有什麼好批評的?

我在彰基實習時,曾經幫民進黨候選人助選。我不但上台助講,還寫了一篇文章。投票前夕,競選總部印了一萬多份文宣散發。後來媒體登出那份文宣,報導說我這文章感動許多人,影響了選舉結果。我後來終於看到那份傳單,上面寫說我是彰基的外科醫師。這樣講會讓人誤會,但是其實也沒什麼錯,我當時確實是在外科實習。

同理,陳其邁的舊資料如果寫說他1990年在長庚當醫生,那也根本不是問題啊,非得要寫 "實習醫生" 才行嗎?三十幾年前的雞毛蒜皮事,應該成為一場選舉所應關切的重點嗎?不會太無聊太沒出息太荒唐嗎?藍營應該關切的是台灣長年以來做為美國的軍事殖民地,即將被美國拿來做為攻擊大陸的焦土戰場。這才是大家應該關心的事,而不是去抹黑一些根本一點問題也沒有的三十年前往事。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