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黨啟示錄

人渣黨啟示錄

陳真

2022. 07. 26.

一,人渣當道,價值崩盤

人渣黨有個準備競選桃園(?)縣市長的小癟三,叫什麼碗糕堅的,被指出論文一再抄襲。從這校抄到那校,一路抄到底,從人渣黨發言人擔任學校董事長的中華大學,一直抄到台大國發所。

問題是,那個哪叫做抄襲?太侮辱 "抄襲" 這個字眼了。那根本就是 "複製貼上" 好嗎。光憑 "複製貼上" 這樣一個動作,就能憑空獲得兩個碩士學位。這就是當今人渣黨腐化整個台灣社會基本價值的一個具體縮影。

只要有黨證,只要配合美國炒作仇中反華,不管多麼離譜的骯髒事都可公然為之。幾年都考不上大學沒關係,入黨就對了,當走狗當網軍當打手,為主子效命,傷害異己的手段越是骯髒下流,就越是前途輝煌。

我再說一遍,這就是當今人渣黨腐化整個台灣社會基本價值的一個具體縮影。我很想問問那些綠色腦殘支持者,這就是你渴望的社會?你希望你和你的家人與小孩,生活在這樣一個人渣當道、善惡顛倒、基本是非價值完全崩盤的社會?

這些事其實都不是特例,而是常態。但是,如此下三濫的醜陋行為,人渣黨全黨上下照樣護航到底。所謂 "總統" 蔡啥小文和所謂 "行政院長" 蘇啥小昌的,竟然還慰問碗糕堅,說他辛苦了,受苦了,被抹黑了,好令人心疼呦。

人渣黨還有個小癟三,不知道是什麼高官,名字我記不住,好像有個鶴字,一副蠢材嘴臉,竟然還說台大沒有資格認定碗糕堅是否抄襲。

很離譜吧?這個人渣黨真的是什麼離譜的話都敢講,完全就是睜眼說瞎話,毫無一絲羞恥。

至於那位人渣黨一大票 (至少數十位) 狗官狗立委的恩師,擔任所謂國安會祕書長還是什麼官,叫陳什麼通的,居然還恬不知恥地跳出來繼續護航,說就算是論文內容八成雷同也不算抄襲。

我跟各位說,這種 "一有權力便洗學歷" 的政學勾結現象,根本只是冰山一小角。今天,如果不是碗糕堅被人渣黨提名競選桃園還是哪裡的縣市長,人渣黨內有人眼紅,發生內鬥,這些關於量販學位、論文 "複製貼上" 的骯髒事根本不會爆出來。

各位聽懂我的重點嗎?重點是:一個事情如果是錯的,骯髒的,見不得人的,那它就應該被糾正,被揭露,而不是出來選舉時才有可能曝光。至於那些沒有曝光的千千萬萬種骯髒勾當,事實上根本一點事也不會有,照樣吃香喝辣,照樣一路騙到底。

蔣家年代,其實就已經很糟糕,但是,當年居上位者基本上還是有才有德雄才大略之士,各種典章制度與文官體系等等等,基本上也都還維持一定的水平。但是,自從上個世紀末,美國殖民政策轉向,扶植本土黑金綠色勢力壯大之後,整個台灣社會在方方面面幾乎全盤從根爛掉;只要是綠色,只要仇中反華,無德低能的阿貓阿狗都能當領導,而且包你吃金吃銀,包你為所欲為;越是諂媚越是無恥,便越有前途。

我真的很想問問大家,幾十年來,每天看這些骯髒透頂的政治人渣毫無廉恥的貪污惡搞與睜眼瞎話以及種種敗德透頂的不擇手段,不覺得累嗎?我們台灣人是低等生物嗎?如果我們是人,為什麼幾十年來卻被迫得生活在這樣一群貪婪無度毫無廉恥低能敗德的人渣小癟三的統治下?台灣是找不到半個有點人性有點羞恥心有點基本良知的人來當官嗎?

一些小癟三,年紀輕輕,二十多歲,不讀書,也不幹正經工作,光憑著投靠人渣黨為非作歹,很快就會一個個變成台灣人的領導,它媽的台灣人是低等生物嗎?居然要讓這樣一群人渣小癟三來 "施政"、來領導我們?

如果這樣一種道德水平與能力水平的小癟三可以當領導,他媽的不就任何人家裏的每個小孩都更有資格當領導。我真的很想問問台灣人,你真的覺得這樣一種自欺欺人的投票制度很棒?選出無數人渣小癟三,讓你很感光榮?越是下三濫,越是大權在握,這樣一種黑金法西斯分贓政治,讓你感到很得意?全世界都好羨慕?

這樣一種自欺欺人的什麼碗糕民主自由,究竟是要糟蹋台灣人到幾時?這樣一種臭不可聞貪婪無度的漢奸台奸傀儡殖民貪污政權,到底是要肆虐島嶼到幾時?

二,所謂讀書人還像個人嗎?

台大國發所的前身,就是蔣家年代不學無術的三民主義研究所。你看身為國發所教授、所謂國安會祕書長陳什麼通的那種嘴臉,它媽的你真的看得下去?它媽的這是學位量販店嗎?真的是毫無羞恥。

我看報上說,台大組成碗糕堅的論文審查小組,面對人渣黨的一再恐嚇放話威脅,竟然找不到一個敢來審查碗糕堅論文的教授。半個多世紀來,台灣的讀書人真的是乖得跟龜孫子似的,而且大多爭著逢迎諂媚,爭著表態反中。從蔣家年代一直到現在,從來沒有一點改變,所謂讀書人還像個人嗎?像話嗎?

不管是學界或醫界,從蔣家年代一直到現在,完全就是依附當權者,少有例外。比方說,很多人很喜歡說什麼 "醫界向來就是綠的",這就是睜眼說瞎話。蔣家年代,醫界哪來綠的?鳳毛麟角,非常罕見。打壓黨外,不遺餘力。 學界當然也一樣。

當綠色黑金勢力壯大,醫界學界馬上由藍轉綠,而且綠得發黑發亮,爭相表態,非常可恥。

三,腦殘佔了台灣人的九成以上

碗糕堅之前是某個縣市(好像是新竹市)的市長,花了12億蓋個棒球場,原本預算好像是兩億五千萬(?),結果暴增到12億。我很納悶,一個工程居然可以暴增五倍的預算,這也叫預算?不過,這不是我現在要講的,我要說的是,12億的天價,居然蓋出一個千瘡百孔的棒球場。

讓我感到更加荒唐的不是人渣黨的劣績敗行,而是親藍的批評者總是喜歡說什麼塔綠班簡直要比對岸共產黨還壞了,塔綠班的公共工程施工品質快要比對岸共產黨還爛了,塔綠班的獨裁比對岸共產黨還更加可惡了等等等。

如果說支持綠色是腦殘,那麼,藍色或白色(民眾黨)何嘗不也一樣腦殘?少有例外。半個多世紀來,島內媒體壟斷現象始終如一,反共洗腦不曾間斷,台灣真的很像一個愚蠢無知透了頂的井底之蛙,其所認識的世界,完完全全脫離現實;尤其是對於中共的認識,根本就是黑白顛倒,精神錯亂。實在很可悲。

糟蹋一個人的心志與腦袋非常容易,只要控制媒體,每天餵他吃垃圾吃謊言,他的腦子很快就會整個壞掉。除非絕頂聰慧,否則面對鋪天蓋地的洗腦,很難毫髮無傷。有關人事物一切最爛最無能最邪惡最下三濫最骯髒最貪婪的現象,統統都會以對岸共產黨來做為一個類比。那就好像說蔡英文不學無術,簡直比愛因斯坦還爛了。人居然可以愚蠢到這種地步,我對人類的理性能力實在毫無敬意。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