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am Chomsky 的傲慢與偏見 (1)

Noam Chomsky 的傲慢與偏見 (1)

陳真

2022. 07. 25.

謝謝從輔提供這影片:https://youtu.be/d8W1WpMQz_o

我看完了。不想看全部的,就請看11: 30至14:50 這三分鐘。

透過美國官方解密文件,Nathan Rich (火鍋大王)提到,至遲從1949年起,美國在戰略上決定無論如何都必須控制台灣,因為台灣是美國在亞洲發動侵華戰爭的一個最重要軍事據點;任何不願反對中共的島內政權都會被推翻,任何不願軍事對抗中國大陸的島內政治勢力都會被鏟除;倘若有台灣領導人膽敢與中共和談,讓台灣回歸中國,那個領導人 (當年指蔣介石,當然也指後續至任何一個台灣領導人) 就會被下令暗殺。

文件還指出,關於這一切戰略圖謀都不應對外聲張,而是必須以各種謊言做為控制台灣的藉口,例如支持什麼台灣人的民主自由與人權。

火鍋大王講的這些,都只是一些普通常識,但是,島內有多少人能夠意識到這一點?

我很尊敬同時也很佩服火鍋大王,畢竟西方人能夠對美國之軍事殖民台灣有一點認識的人,宛如鳳毛鱗角,即使是Noam Chomsky 或Assange 恐怕也都缺乏這方面的認識與思想內涵。

尤其是 Noam Chomsky,我其實忍耐他很久了。沒有人能否認他在揭露美國各項帝國侵略罪行上的巨大貢獻,可是,他依舊是西方人本位,有一種西方人的傲慢與偏見。

簡單這麼說,他對西方文明似乎有著某種狹隘的優越感,而這優越感乃是來自於他對東方尤其是中國社會文化的全然無知,因此總是依據一套固定的西式價值(例如什麼言論自由)在看世界,卻從不考慮這些概念的欺瞞與有限性以及國力的不對等,骨子裏仍然是一種自由主義,只是比較人道而已。甚至許多時候我不知道他和索羅斯及其老師 Karl Popper 的 "開放社會" 觀念有何不同?究竟對誰開放?對誰自由?難道會是對窮人開放?給弱勢者自由?

Chomsky 不但西方文化本位,對異文化漠然無知,而且以西方利益為中心,對非西方社會的基本價值與利益十分輕忽甚至輕視。

至於偏見,那就更離譜了,例如Chomsky雖然他也常批評美國對於中、俄的諸多惡行,但他從不站在被侵略者、被欺壓者的基本生存立場出發,對於受壓迫者的反抗與苦難不但沒有絲毫肯定與推崇,反而經常充滿一種莫名其妙的敵意與蔑視。

例如,今年二月提出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於新時代國際關係和全球可持續發展的聯合聲明",亦即提出一種去霸權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世界新秩序的宣言。Chomsky 在一場訪問中,卻輕蔑地說中俄這樣一個聯合聲明,就好像美國侵略伊拉克說要推展伊拉克的民主一樣可笑。

從Chomsky這樣一種態度與看法,我大概就能知道我跟他之間處於一種什麼樣的相對位置與距離。翻遍Chomsky數以千萬字的著作,你幾乎找不到一個字是從被侵略者 (例如中國) 長年被踐踏被羞辱被剝削被掠奪的生存角度出發,反而充滿輕忽與蔑視。

我相信他並非故意如此。他之所以如此,也許也不能怪他,畢竟我們對西方的文化與思想種種,瞭若指掌,如雷灌耳,但是絕大部份西方人對於東方社會的歷史、文化與思想卻根本一無所知。即使是像Chomsky那樣的聰明人,在這一點上其實就像個盲人,似乎以為所謂人類文明就是以西方文化為標竿,然後所有人就按照這樣一個既定的思想標竿,線性地、單元地往前發展。

很多台灣人似乎對西方社會有一種很荒謬的仰慕,認為西方社會很多元,很尊重異己與異文化。這完全不是事實,而且恰恰相反。事實上,西方是一種似乎無法意識到、甚至無法容忍異己文化存在的社會。

我們可以包容西方的一切,並且大多時候充滿敬意並樂於欣賞,但是西方人對於異己文化卻非常缺乏尊重與容忍,更不用說欣賞了,甚至不要說容忍異己文化的存在,恐怕就連異己這個肉身之存在,西方人都看不順眼。

1997年7月,我去英國念書,大約一個月後,我就寫了膾炙人口的 "給英國人的一封公開信",並發起CARD (Campaign Against Racial Discrimination,反種族歧視運動)。我驟然發現,原來過去所聽到的對於西方的美化與宣傳並非事實,原來從整個西方體制到街頭巷尾充滿對於異己的排斥。

但是,台灣人或整個亞洲人真的很窩囊,被人家這樣糟蹋居然也從來不敢吭一聲。不但不吭聲,居然還百般美化西方社會,甚至不允許有人說西方社會的不是。

當我寫了"給英國人的一封公開信" 之後,我的台灣同胞們居然怒不可遏,我瞬間成為全民公敵,至少是整個留學界的公敵。更窩囊的是,許多台灣留學生居然個個忙著表態說 "我從沒遇過種族歧視",以表示自己很優秀,所以不曾被西方人歧視。真的是很沒出息。

我回應這些沒出息的台灣同胞說,種族歧視是一種文化,就像空氣一樣,瀰漫整個西方世界,怎麼可能 "從沒沒遇到"?那就好像說 "我從沒聞到空氣" 一樣低能與荒唐。

當然,如果你甘心當狗,甘心矮人一等,你當然不但不會察覺這樣一種普遍的西方氣息,而且說不定還會因為西方人高高在上地把你當狗 "寵愛呵護" 而很開心。

不過,我現在不是要講這個。我要講的是西方人缺乏對異己的容忍,恐怕是深入其骨髓,深入其教育。

舉個例,我曾經在走路去學校的途中,路經康河,看到幾個大約小學二、三年級的小孩在河邊玩泥土。他們看我遠遠走來,便跑過來伸出手,想要跟我握手。我看他們手上全是泥巴,我心想這只是小孩子調皮,因此不以為意,仍然伸出手準備跟他們握手。

沒想到我手一伸出去,他們就把手縮回去,然後往回跑,一邊跑一邊發出模仿中文的刺耳怪叫聲,接著便用英文大叫說:"Go back to your country!" (滾回你的國家)。

這事發生在我剛抵達英國的大約一個月內,也是我第一次聽到"Go back to your country!" 這句許多英國人的 "慣用語"。

我這例子並非特例,而是西方社會的常態。你想了解的話,我可以舉出成千上萬的例子。

我回覆那些因為我發起 "反種族歧視運動" 而到處在網路上抹黑我攻擊我的台灣同胞說,你們難道是整天躲在山洞裏留學?從不看英國報紙?否則你們怎麼會堅持說英國沒有種族歧視?罵我說我抹黑英國人。

報紙上成千上萬的例子,你們是從來不看英國報紙嗎?而且,只要選舉一到,有些候選人與媒體就會開始積極醜化外來者或外來移民,把英國社會的問題全推給外來移民,推給難民,推給所有外來者,然後也許就能高票當選。

當時,台灣的駐英代表處不但發動網軍抹黑我,四處對我造謠抹黑,並且威脅要法辦我,說我破壞台灣與英國的 "外交" 關係,居然要我 "證明英國有種族歧視的存在"。很離譜吧!

當時的英國駐台辦事處的主任也揚言說要控告我。我覺得很好笑,控告我什麼?控告我太誠實嗎?控告我揭露英國社會的一個長年基本問題嗎?

我想說的是,你能不能想像,台灣人或大陸人或日本人韓國人印度人或任何亞洲人的兒童或青少年,會在校園附近或在公園裏或任何街道上對洋人大罵 "滾回你的國家"?然後拿石頭、拿罐頭扔他,或對他吐口水?

你能不能想像,台灣人或大陸人或日本人韓國人印度人或任何亞洲人的兒童或青少年,會不斷去攻擊、破壞社區裏頭由洋人開設的一家雜貨店?甚至在光天化日下,一群英國青少年把店裏頭巴基斯坦裔的雜貨店老闆拖出來痛毆,甚至活活毆打至死。

小孩不可能莫名其妙去敵視外來者,也不可能莫名其妙去蔑視他人的文化,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西方社會的教育裏頭顯然缺乏對於異己與異文化的最基本尊重與包容,更不用說什麼欣賞了。

但是我們不一樣,我們從小被教育說洋人最棒,洋文化最優秀。就連我念幼兒園大班的女兒,有一天回家竟然跟我說她不想學中文了,只想學英文,因為英文比較厲害,洋人比較厲害,還說以後要嫁給洋人。她講完後,被我痛罵一頓。我都不知道她究竟是從哪學來這樣的傲慢與偏見。

我跟她說,我們中國文化才是五千年寶藏,而且我們很容易就能透過中文接近這個偉大的寶藏。我們要懂西方,更要懂自己;如果妳連自己的中國文化都不懂,妳也不可能真正懂得西方。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