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把國恥當國慶 (2)

別把國恥當國慶 (2)

陳真
2022.08.07.

謝謝回應。

今天,我的家要是被人給當成像公共廁所那樣拉屎撒尿進進出出,對我來說就是一種恥辱。

也許有一天,我終於收復了這個家,也許有一天,再也沒有人膽敢擅自來我家一泊二食還自己開冰箱開party四處撒尿,即使當這一天來臨,過往的恥辱依然還是恥辱。

我也很想把國恥當國慶,但我可以欺人,卻沒法自欺,畢竟心裡頭的感受是最真實而直接的。除了殖民地之外,天底下有哪個國家是可以讓外人隨便搭軍機進進出出拉屎拉尿的?把這個根本恥辱感給轉化為某種技術上的滿足感,其實就是阿Q,自欺欺人。欺人無妨,但自己人就別自欺了,懂得恥辱終究是一種好事而非壞事。

至於台灣,哪來一根毛的能耐去策動外人來幹些什麼勾當?如果大陸對於美國都只能忍氣吞聲,更不用說台灣了。台灣只是一條狗,甚至連狗都根本稱不上,它只是顆棋子,只是個等待引爆的人肉炸彈,哪來什麼能耐去影響美日或西方國家的任何作為?

台灣這群人渣漢奸確實積極配合美日與西方的各種政治圖謀,確實罪該萬死,但若要說一切責任都是 "台灣" 的錯,那就是故做天真,柿子專挑軟的捏。台灣人連自己的媒體該由誰當社長當編輯,連大學讓誰選上了當校長都根本無法自主,他能影響西方列強影響個鬼啊?

蔣介石當初逃來台灣,一副君臨天下貌,非常鄙視台灣人,視為低等國民,把台灣人當成賤骨頭,說台灣人自甘充當日本鬼子的走狗,自甘接受皇民化教育,自甘替日本人打仗云云。可是,這樣講合理嗎?台灣是被祖國割讓的,祖國如果那麼行,怎麼會讓台灣人在日據時期的單獨抗日中被屠殺至少四十萬人口?把祖國的無能抵抗外侮,轉嫁給台灣,說是台灣人無恥充當日本走狗,這樣不會太不合理嗎?

同理,祖國如果那麼行,怎麼會讓台灣人在美國撐腰的蔣介石法西斯統治下,殺害、監禁十數萬左傾親共者或反蔣人士?

現在的台灣也一樣,給美國人當狗,給日本鬼子當狗,難道是台灣人去爭取來的?祖國應該對台灣人感到愧疚才對,而不是反倒動不動就要台灣人揹黑鍋,倒因為果,把責任推給台灣人,說他甘為美日與西方走狗。祖國如果那麼行,台灣會這麼可悲嗎?會半個多世紀來給洋鬼子當狗百般剝削嗎?

任誰都能理解當你實力不如人時,只好任人宰割。實力未到,再大的屈辱也只好忍。因此,我並非說我們應該見怪祖國無能,而是說,這一切歷史悲劇的源頭與責任,怎麼會是在台灣人身上?台灣是受害者而非加害者。

事實上,祖國早就有能力解放台灣,之所以遲遲按兵不動,是為了顧全民族復興與國家全面發展的大局。在這個意義上,台灣依然是個受害者,它是某種大局底下的犧牲品。我能認同這樣一種 "大局優先" 的道理,解放台灣畢竟只是遲早之事,無須操之過急。但也正因為如此,台灣就只好繼續接受美日殖民的蹂躪與剝削。

不管你從任何一個角度看,一百多年來的島嶼悲情,斑斑熱淚,血腥滄桑,從來都不是台灣人所自找的。大陸同胞理應敬佩台灣始終不缺乏反抗者,並應對台灣人的痛苦感同身受才對,而非動不動就說要修理什麼的。太傲慢了。這樣將來會出事的。

要修理,請把箭頭指向敵人,指向漢奸。在這帝國主義肆虐的歷史悲劇中,絕大多數台灣人所承受的傷害與痛苦,理應得到對岸同胞的理解與敬意才對,而非羞辱或懲罰。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