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把國恥當國慶 (1)

別把國恥當國慶 (1)

陳真
2022. 08. 06.

 

裴洛西來台後,大陸立即發動圍島演習,很多原本對大陸當下沒有任何作為感到失望的人,現在全興奮起來了。尤有甚者,把這樣一種事後報復講得很神勇英明,講成一種什麼戰略定力,認為大陸表面失分,其實大大得分。
我的看法不太一樣,在我看來,失去的恐怕遠比得到的多,而且兩者本質無法同日而語。當然,我這樣講完全不代表說我認為當下應該怎麼做才對,而只是說,不管是否力有未逮,不管是否不得不然,我們終究失去更重要、更根本的東西 (謂之紅線),卻只是得到一個原本就擁有的所謂圍島演習這樣一種純屬技術性的作為。一得一失之間,能夠等量其觀嗎?

紅線是這樣一種東西,一種排它性的基本禁忌。好比說一個家,未經我同意,你不能擅自跑來我家。當我再三警告了,當我賭天咒地說盡一切狠話說你膽敢擅闖我家,我就要把你給 "埋葬",讓你 "自焚"。

結果,你不但來了,而且還一泊二食開香檳慶祝,然後還罵我說我無權生氣。

至於我呢?根本不敢 "埋葬一切" 侵入者,也不敢讓他們 "自焚"。等壞人全走了之後,我就把我家給圍起來,在院子四處放煙火,然後說我好神勇好睿智好有戰略定力哦,我取得了不得了的進展。

至於根本沒有自焚也沒有被埋葬的敵人與漢奸們,不但一點事也沒有,而且還 "吃好倒相報",已經邀請很多人也緊接著要來一趟台灣民主之旅,包括隔天就報名參加民主旅行團的英國與鈕西蘭,甚至連一些小國像立陶宛,也正在揪團準備來台灣玩一玩。

你覺得這樣的一得一失,孰輕孰重?失去的是主權的基本尊嚴與不可侵犯性,得到了什麼?得到了在自己家院子放煙火的自由?

面對無異於當年鴉片戰爭或八國聯軍的主權侵略與羞辱,你不覺得裴洛西事件這就是一個國恥嗎?你真覺得在自家院子圍個圈、放放煙火是什麼了不起的重大進展?這樣一個家還叫做家嗎?就算不是家,就算你只是開了一家旅館,也不能讓人如此隨便出出入入吧?

歐洲各國的民主旅行團過兩個月就又要來了,而且好康分享,络繹於途,不只一團,屆時怎麼辦?再放一次次狠話,再放一次次煙火?然後說我好神勇好睿智好有定力?

我不願苛責北京,換成是我當領導人,恐怕到最後也只好任人出入,任人羞辱,唾面自乾,因為我們還沒有本事在這個時候和敵人對幹。但是,若硬要把屈辱說成神勇說成睿智,那也未免太沒出息了。我們應該記取這樣一個羞辱,咬牙撐到有一天再來報仇才對,而不是把國恥當成國慶。

力有未逮時,狠話還是少講比較好,因為那只是更加自取其辱。

強敵來辱也就算了,連個小不點的人渣黨也是照三餐辱個不停。比方說,不是說九二共識是兩岸的定海神針,沒有九二共識就會地動山搖嗎?十多年過去了,不但沒有看到地動山搖,反而還對人渣黨呵護有加,助其發展政績不遺餘力,對陸貿易屢創新高。

我覺得是這樣,做不到的狠話就不要講。若非講不可,就該做到。否則,不管你在某種細節上獲得多少,你喪失的卻是一個根本,一整個價值基礎。

兩岸血肉至親,台灣之所以反而會變成這樣一個全世界絕無僅有的、瘋狂的仇中反華殖民地,難道不就是因為北京放棄了某個最根本的基礎,去換來某種微不足道的表面利益與穩定。

還是老話,我不是說我們應該怎麼做,而是說,不管是否力有未逮,總之,我們確實是屈辱了,而且是被屈辱個不停,像個公廁那樣,任人拉屎撒尿。

就算是個傻瓜也知道,在這島上必須舉綠旗喊台獨才會有前途。當你有了點身份地位或權力之後,你的台獨旗幟甚至可以讓你在對岸更受禮遇,撈更多錢。這時候,請問還會有幾個傻蛋會去支持統一?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