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寫下您的留言

 
 
 
 
 
 
363 則留言。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1.15 發佈時間: 下午 8:58
陳真來函

"風傳媒" 編輯部你們好。有人說我投書,如下。

https://www.storm.mg/article/4529501?kw=%E9%99%B3%E7%9C%9F&pi=0

但我從來沒有投書給你們。我也不可能 "投書" 這麼卑微。別人是名家觀點,我卻是投書?更何況我根本沒有投。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做呢?你們要刊登我的文章,必須在刊登內容與刊登形式上先經過我同意。

麻煩公開給我一個說法,並公開做出澄清與道歉。謝謝。

陳真
2022. 11. 15.
許世勤 發佈日期: 2022.11.14 發佈時間: 上午 9:05
最近歐盟的馮德萊恩提到「稀土」,認為這是歐洲發展的重要戰略物資,但是中國控制了全球九成的稀土產出,她說西方國家必須聯合起來,把控制權把握在西方國家手裡。

這已經是赤裸裸的侵略宣告了,也正告了全世界西方國家作為帝國主義者的本質,不管再怎麼塗脂抹粉,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我已經愈來愈傾向,東方與西方的衝突,只有把西方世界徹底打到跪了,這個世界才有向好的方向發展的可能。
許世勤 發佈日期: 2022.11.14 發佈時間: 上午 9:00
也不是大家把大陸政府想太好,而是大陸政府所祭出的政策,其目的基本上就是為了人民。政策總有不完善的時候,但共產黨的作法是在實踐過程中不斷完善,雖然不能讓所有人認同,至少能做到維護多數人的利益。

只看防疫政策就好了,世界各國基本「躺平」,尤其那些強調「人權」的國家其態度卻是「應死盡死」,彷彿染疫的人已經失去了人格。只有中國,仍在強調「動態清零」,寧可犧牲一部份經濟,也不能枉費多數人命。

假如現在的共產黨政府不好,那現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找不到更好的政府了。

至於透過選舉選出來的這些既民主又自由的政府,只是為了少數1%者的利益存在,剩下的99%只是奴隸。這就是所謂的「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讓少數1%「菁英」持續奴役全世界的「自由」與「秩序」,自由只存在少數1%菁英手裡。剩下的99%透過吸食精神鴉片,總認為自己最優越、最幸福、我最棒,拿著手上那張選票,優越感高到不能自已。明明知道什麼也不會改變,仍要繼續欺騙自己最自由、最幸福。

最近一位沙烏地阿拉伯官員生氣地對媒體答道:「你們總是要我們選擇挺美、挺西方,難道我們就不能選擇為了我們的人民嗎?」

一個政府到底是為了人民在施政,還是為了自身的地緣政治利益?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任何把良心擺在中間的人,都會自然看出來,現在這個世界上哪個政權是法西斯、反人類,而哪些政權是為了人民。
西瓜 發佈日期: 2022.11.13 發佈時間: 上午 4:25
感觉在台湾的大家把大陆政府想的太好了,只能说文官集团和选举政治有很大的区别,感觉现在也是往明朝文官集团无限制膨胀的路径发展。也许是现在的台湾政府太烂了?
鄭豐遠 發佈日期: 2022.11.12 發佈時間: 上午 6:26
陳真說的這些,只要在西方讀書或生活過幾年,應該都會大力點頭認同。

最明顯就是語言,一個文化如果真的開放,那人們會努力想要學習外語,因為外語是真正認識異文化的唯一途徑。就算在所謂移民包含三大洋五大洲的澳洲,我也不曾見過多少澳洲人對英語外的語言有興趣。

鈺錠之前上班的公司裡有個同事,標準的英國人,某個場合我第一次見到他,立刻就斷定其性格如何如何,後來幾年果然一一應驗。倒不是我會看人 (我看人的眼光可拉跨了),而是英國人感覺就那樣,他或他之間並沒有什麼不同。

這老兄能力不咋地 (各項水平差不多等同華人初中一年級),但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我們給他取了一個綽號叫"攪屎棍",簡稱棍哥。

西方人對其他文化一無所知,但卻喜歡對他人指指點點,甚至妄加干涉。比如棍哥,他在公司的主要工作就是抱怨和背後說人閒話,懟天懟地。有次還做出驚人發言,他說他認為全世界的語言太多太沒意義了,他覺得應該把其他語言全部取消,只剩一種就行,這樣大家溝通就方便了。

至於應該留下哪一門語言他沒說,我猜應該不是中文。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1.12 發佈時間: 上午 3:00
你應該沒留過洋,事實上,西方人在社會經濟與政治乃至文化等等各方面,同質性很高,仿佛是同一家工廠的產品,建構出一種非常非常單元且封閉的社會,對其他文化一無所知,而且也根本不想知道,他們甚至以為語言就只有英文一種。

套句維根斯坦對於英國的評語:缺氧。

因此他說,你必須自己製造氧氣,否則活不下去。

維根斯坦最嚮往的國度是俄國。曾努力學俄語,成功移民俄國之際,卻被當地地方官員認出是鼎鼎大名的維根斯坦,於是被安排去大學任教。維根斯坦拒絕,他說他是因為仰慕托爾斯泰而來,想加入公社,從事勞動工作。雙方沒協調好,於是後來又回到劍橋。

總之,西方人怎麼會有什麼意見的不同?很難吧。

我這樣講西方,絕大多數人肯定不相信。但我不是今天才這樣講,而是早在二十五年前我剛到英國時就常常寫這些。

我們非西方人從小到大,西方文化及西方語言和西方歷史,如雷貫耳。但是,西方人卻普遍對非西方文明的認知幾乎一片空白。很多英國人至今以為台灣就是泰國,我還遇過英國人以為台灣是一家工廠的名字。

西方人對於外部世界的豐富文明不但一片空白,而且根本也不想認識。他們相信,語言只有一種或兩種,甚至認為人也只有一種或兩種,其他則彷彿只是一種次人類,次級生物。

維根斯坦在書裡曾寫過一句話,他說,在中國人看來或聽來,中文乃是如此地自然,語言就是長這樣啊。

很可笑吧。這不是廢話嗎?我們難道會說,美國人看到ABC,一定感覺很自然,語言就是長這樣啊。

總之,東方是一種非常開放的社會,非常多元,充滿異文化,而且面向全世界。但是,西方則極端單元而封閉,許多時候真的是會讓人窒息。

這只是一個事實。信不信由大家。

至於說什麼政治不需要人性,沒有人性那還能剩下個毛啊。
發佈日期: 2022.11.11 發佈時間: 下午 3:41
中國人開會是為了凝聚共識解決問題,西方人開會卻只是互相噴口水製造問題。結果西方卻以此為傲,還反過來說中國人「沒有民主」、「缺乏多元意見」。

為了顯現自己制度的合理性與優越感,在邏輯上本末倒置,天底下沒有比這更荒誕又好笑的事了。

西方說中國沒有「新聞自由」,而自己卻不斷製造假新聞操弄人民心智。

西方說中國搞網路審查,而政治不正確的言論及反主流的意見卻一次次地被Facebook及Twitter刪除、封號。

西方說「辱華」是中國民族主義情緒作祟,但任何「反猶」言論必須遭到全面批判、消除。

西方汙衊中國實施「種族滅絕」,可歷史上已有數不盡的黑人和印地安人死在洋人的屠刀下。

西方說中國在世界各地的投資是「債務陷阱」,而自己對中東、非洲的狂轟濫炸血腥屠戮是傳播民主自由。

能夠如此厚著臉皮說鬼話,用中國的網路用語來形容就是「又當又立」(又要當X子又要立牌坊)。也許這也算是一種天賦吧,畢竟一般人不見得有這種拋棄道德的勇氣。

洋人也罷,綠營支持者也罷。還有一種生物叫「正統藍」(或稱「反共藍」、「民國粉」),一樣打著蔣氏和西方的反共招牌,言必稱「中華民國才是正統中國」,滿口「民主自由」、「三民主義」。

除此之外,「正統藍」們很喜歡罵中共是「共匪」、「馬列子孫」、「竊據中國大陸」。聽了都很想笑,什麼時代了怎麼還有這些人?按照這種標準,當年受蘇聯資金援助辦軍校、北伐的國民黨也是「共匪」了(當時梁啟超、章太炎等中國傳統士紳也曾批判北伐是勾結外國的叛國行為)。

智商誠可貴,人性價更高。若為政治故,兩者皆可拋。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1.11 發佈時間: 上午 11:06
我也會看錯人,例如看錯阿扁,八零年代,我曾以為他是一個像林義雄那樣剛烈正直的人。不過,兩三年後我就修正了對他的看法。

雖然也會看錯人,但是大多時候,我看人是極其精準的。問題在於,我的品味很可能跟一般人完全不同,甚至相反。

與其說看人,不如說是用聞的,我很快就能聞出任何一個人的味道,因為味道是掩蓋不了的,就比方說我就算刻意想裝成很厲害的樣子,恐怕也只是越裝越可笑而已,流浪狗就永遠是流浪狗,生命的滄桑早已入了骨。

我很怕那樣一種讀者,當你手指明月,他不看明月,卻拼命看著你的手指頭。這意思是說,我之所言所指,往往只是個隱喻,企圖說明那些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例如氣味,而不是說我真的對哪個人或哪些事感興趣。

在幾星期前,我根本沒聽過高虹安這個人,我也沒去研究她,只是最近常看到她的報導。

我從她的姿態眼神 從她寫的、說的三言兩語,大概就能知道這樣一位公眾人物的德性。例如,她用小李子捧老佛爺LP那樣的猥瑣姿態吹捧一個絲毫不值得尊重的郭台銘,什麼多萌多純真的笑容之類,我大概就能理解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了。這不是出於無知,而是透露其心之所嚮。你覺得,她會把眼光投射在你我身上一秒鐘嗎?

還有其他例子,比方說提到那個抄襲堅,竟然說自己是什麼什麼等級,不是什麼什麼夜間部的水平。一個人會有這樣的心思品味,你要我相信她的智商和內在水平有多高,豈不可笑?這就跟整天我是台大教授台大台大台大三句不離口的柯文哲一樣,會有何等水平呢?腦殘井底蛙才會這樣看世界不是嗎?

其實,我看過真正的高人(例如關則富),當他站到人們面前時,能識出其不凡者幾希。更重要的是,他根本不覺得自己有何高人一等之處。不是假裝謙虛,而是由衷。

各個物種有他自己的看世界認識世界評價世界的方式,有的根據這個標準,有的根據那個指標,通常是定量的,積分制的,就像股票那樣。但也有的物種只是憑著一種氣味而惆悵世界,愛恨人生。

陳真
2022.11.11.
寫於某個咖啡廳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1.11 發佈時間: 上午 1:52
我可以這樣教英國的小朋友嗎?(一)

陳真
2022. 11. 11.

今天,小孩跟我說,學校教美語的洋人 (我沒見過,不知道來自哪一國),在課堂上發表政見說:Taiwan is a great country. China is a terrible country. 接著還用中文說中國政府很恐怖之類。

小孩轉述事情通常不精準,因此,這位洋老師究竟具體講了些什麼不是十分清楚,但是大概意思就是一中一台,兩個國家,中國好可怕,台灣好棒。

我聽了很不悅,會找時間跟學校反映,請他們教語言就教語言,教數學就教數學,不要夾帶政治毒品,學校 (尤其這只是一所小學) 畢竟不是政治論壇,就如同我看診就看診,談病情就談病情,從來絕對不會夾帶一絲政治言論,更不該灌輸完全錯誤的抹黑言論,挑撥兩岸對立,夾帶帝國殖民思想。

小孩知道我要去跟學校反映,很緊張,生怕激怒洋老師而遭到另眼對待,一直拜託我不要。我跟她說,只要是對的事,我們就不需要害怕,不管我們人多人少都不用怕,因為我們是站在正確的一方。

而且,這也完全不是個人之間的事或個人意見反映,而是應有的基本中立原則。

我跟小孩保證,我會請導師轉達,請老師不要跟那位洋老師透露是哪位學生的家長,所以他不會因此來傷害妳,別擔心。

今天,我若是在比方說英國的中小學擔任中文老師,我在課堂上說,IRA (北愛爾蘭共和軍) 好棒哦!愛爾蘭是個偉大的國家,蘇格蘭也是個偉大的國家,他們是偉大的文明國家,卻被野蠻的英國政府長期打壓與軍事鎮壓,殺死許多人。這個整天侵略他國的英國政府真的是好邪惡好可怕哦,光是英國國內的所謂恐怖攻擊,其中有一大半就是英國政府自導自演,栽贓嫁禍IRA。

儘管我講的全部都是事實,我若這樣子當老師,這樣教英國的小朋友,你覺得是對的嗎?

尤其當我是個外國人時,憑什麼去灌輸別人的幼兒某種關於自己母國的政治態度?很多西方人也許君臨天下高人一等慣了,似乎全然缺乏這樣一種應有的文化內斂與基本自覺。
李宗益 發佈日期: 2022.11.11 發佈時間: 上午 12:06
從小接受的教育,總說選舉投票是神聖的,是公民的權利和義務,是自由和民主的象徵。可隨著年齡增長,稍微有了一點點見識,就越是覺得此說法之可笑。

現在台灣的選舉活動,還是如同那個常見的比喻,一堆爛水果。這堆都是悶臭的,那堆都摔青了。有堆光鮮亮麗的,哦,日本核汙染區出產。老闆說水果就這些了,你愛買不買吧。

說得好,我不買總行了吧?說什麼選個不爛的,幾十年了,這攤上從來就全是壞的。我他媽這時候就不該買什麼水果!我決定了,今天起只要沒我滿意的水果,我就絕對不買。

老闆說可以,他待會找鄰居老張幫我選一堆,記我帳上。也不管我吃不吃,反正就是欠他債了,要算利息的那種。

對於投票選舉這件事,我明白幕後的操縱者是美國,但我卻無法恨美國人。因為他們跟我其實沒有兩樣。真要說起來,霉果人更可憐,總是吃壞果子,吃得無比開心,天天烙賽,卻還吃出優越感來。甚至驕傲地說,看看中國人,買水果都沒得選,只能吃公社配給的。

這些美國人沒資格在中國買水果,所以他們永遠不知道,中國人買水果不但能殺價,要是買到壞心水果,回頭還能讓你換。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1.09 發佈時間: 下午 7:44
(續)

我不知道高虹安是哪一黨提名,也懶得去查,但我看到柯文哲在為她抱屈,甚至還說 "台灣人應該為如此的選風敗壞感到憤怒"。

近年來,我看過選風最敗壞的選舉有兩次,柯文哲全是加害者。一次是連勝文,柯文哲與人渣黨聯手,栽贓抹黑,完全不擇手段,說有多卑鄙就有多卑鄙,徹底摧毀連勝文的人格。

另一次就是韓國瑜,人渣黨對之造謠抹黑,泯滅人性。柯文哲雖非主謀,但照樣不斷落井下石。

政治評價與婚友抉擇,道理是一樣的。永遠都不要相信那些會把所謂道德或理想拿來做為一種具有高度選擇性的工具者。於己有利時,再怎麼齷齪卑鄙下三濫都無所謂,甚至照樣能宣傳成偉大成就。於己不利時,就把理想與道德搬出來呼籲。

人渣或真小人固然令人厭惡,但是偽君子更令人反感。侯友宜也是屬於這一類,遊走藍綠,私心自用,忽左忽右,忽統忽獨,目的無它,謀取個人權位而已。

至於各種所謂理想與道德原則,就像工具箱裏的工具一樣,看時機,看利益,然後再決定要如何做為一種工具運用。

我看柯文哲和柯建銘這兩個交情深厚的難兄難弟,最近假裝在吵架,演雙簧,真的是無恥無底線。柯文哲說,民進黨控制媒體,造謠抹黑,敗壞了民主自由。柯建銘說,號稱白色力量的民眾黨,遊走藍綠,違法亂紀,敗壞了民主自由。

我想說的是:台灣人你不覺得煩,不覺得厭倦嗎?事實上,這些人全是一丘之貉,哥倆好,一對寶,搶的全是利益。什麼碗糕民主自由或各種理想與是非原則,只是藉以鬥爭藉以謀利的一種工具。

美國透過這群吃香喝辣的政治傀儡,積極要把台灣推入戰火,鼓勵台灣人戰死到最後一人,其所宣稱的目的也是捍衛民主自由。

我常對人類的智商感到極度灰心與無奈,一個人到底是要蠢到何種地步,才會相信這種鬼話?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1.09 發佈時間: 下午 5:43
今天,偉碩的太太文心競選總部成立。我怕人少,所以抽空去湊個人頭。事實上人還是很多,於是待了一會兒我就走了。

這次選舉,特別希望看到三個人低票落選:

一,侯友宜。原因懶得說了,總之我不是今天才知此人德性。

二,黃珊珊。小英女孩。光是這原因就夠噁了。

三,高虹安。原因一樣懶得說。我是兩年前看到她為郭台銘當打手,鬥臭韓國瑜,講得義正詞嚴,才知其德性。

祝福這三位低票落選。
許世勤 發佈日期: 2022.11.07 發佈時間: 上午 9:56
觀察者網的一篇文章節錄:

美国和以色列,那才是真正的“共轭父子”。
犹太人天天像个祥林嫂一样重复他们在二战中被纳粹法西斯屠杀,被送进集中营做肥皂,天天装出一副和纳粹不共戴天、武德充沛的样子,控制媒体全世界发犹太人小作文,骗得了无数精神犹太人的共情……实际上今天以色列和犹太复国主义者做的事情,就是纳粹、法西斯、恐怖主义、种族主义的事业,实际上,他们还是全世界恐怖主义的祖师爷,什么暗杀、爆炸、人体炸弹、袭击平民、屠杀记者,都是他们先发明的。他们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在别人的土地上“建国”,几十年来不断蚕食别的民族的生存空间,他们不光是恐怖主义,还是种族灭绝主义。

以下為全文網址連接:
https://ssur.cc/bXpNnvTVB
發佈日期: 2022.11.06 發佈時間: 下午 4:30
當前的西方及台灣所謂的民主選舉制度充滿著缺陷與矛盾:

1.假設每個選民都是高度理性的

2.假設政黨及政治人物都是正人君子(不尋求破壞體制的手段)

3.忽略掉外部因素(外國勢力介入、操控選舉)

這也造就了現今台灣的現象--小人當道,傻子和騙子在台下激情吶喊著。

明明就是相互仇恨與抹黑,還要美其名曰相互監督制衡;明明選的就是服從美國人意志的代理人,還要自欺欺人是偉大神聖的民主自由。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1.06 發佈時間: 上午 4:03
只要人在島內,我不曾放棄一點都不神聖的一票,但是今年決定放棄,因為實在很厭倦這些自欺欺人的投票遊戲。在有可能當選的人之中,誰當選其實都一樣。當然,在貪污方面大不同。人渣黨搞貪污毫無尺度,動輒以百億千億計,其他黨之貪污規模,不及其零頭。

但是,除了貪污之外,殖民本質是完全一樣的。任何有一絲可能反抗美軍殖民統治者,幾乎都不可能當選。所謂選舉,頂多就像小學生在選班長或大學選班代一樣,完全不影響學校的權力結構與行政運作。班長或班代就只是管管班上一些雞毛蒜皮事。

今天,你之所以有可能當選是因為美軍殖民統治者允許你當選,或甚至基於藍綠操弄的兩手策略,幫助你當選。不管美方要讓誰選上,都完全不影響大局;不但不影響,而且肯定是對於美軍在台殖民政權一種最好的布局。

參與這項投票遊戲的參賽者,其實都知道,為了當選,哪些話、哪些主張應該迴避,懂得迎合主子的意向。至於那些真正企圖挑戰美軍殖民統治者,則一概會被排除在權力圈之外,例如最典型的就是洪秀柱。她大概是島內檯面政治人物之中惟一一個主張統一並主張排除外國勢力操弄兩岸衝突者。至於韓國瑜或其他人,其實都跟綠營一樣,樂於當美國走狗。

韓國瑜很可惜,他是島內惟一一個真正得民心者,事實上他是有能力給兩岸給世界帶來和平者,世上有幾人能有此不凡的歷史機遇?但他對此卻毫無察覺,反倒像個腦殘一樣說要和對岸決一死戰,說要捍衛中華民國。許多時候我真的很納悶,他真的有這麼蠢嗎?他不是政治菜鳥,而是縱橫政壇半個世紀,有可能遲鈍低能到這種地步嗎?還說什麼要捍衛什麼中華民國。真的是荒唐透頂。那就好像說要反清復明一樣荒唐不是嗎?時代都已經走到什麼樣的局面了,還在講什麼中華民國。

台灣搞選舉每次就是互揭瘡疤,抹黑造謠,或是挖黑資料。我認同黑資料都該挖,問題是全是挖假的,選完就沒事了。不選的人更是不會有事。比方說假學位或論文抄襲,我看八、九成政治人物的學經歷全是假的、抄來的、大量灌水的,至於清廉或各項操守問題,清白者更是極其罕見。

問題是,只要選完就沒事了,不選更是沒事。人們並不是真的在乎什麼操守問題,而只是拿來做為一種選舉鬥爭的武器。只要選完,哪怕什麼弊端弊案,大家(包括選民)連提都懶得提了,媒體也會瞬間不再感興趣。至於選舉期間,連你什麼時候交男朋友女朋友都會被當成天大的道德議題拿來攻擊。

自所謂民主化(其實就是搞自欺欺人的選舉)以來,台灣社會幾十年來全都在搞這些遊戲,不覺得可悲嗎?在這樣一種媒體被全盤掌控的下三濫投票遊戲底下,能選出什麼有德有能有自尊的人才?

至於所謂社運人士,當他進入體制,當他掌握權力,有哪一個還在乎什麼社運?過去的社運界,連一些阿貓阿狗 (例如什麼陳吉仲)也已全都進入廟堂,除了坐享榮華,哪一個還在乎什麼社運?除了戴振耀,我沒見過其他人在掌權後還保有一絲理想者。但是,即便是戴振耀,他也不可能改變一種既定的權力結構。讓你選上班長,你就能改變幼兒園或小學的行政運作嗎?讓你選上班代,你就能主導大學校務嗎?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1.05 發佈時間: 下午 11:16
請邱世卿先生公開道歉與澄清(5)

陳真
2022. 11. 05.


我對任何有爭議的事情或想法都不感興趣,我只在乎諸如 "1等於1" 這樣的事。為什麼呢?因為它構成了一整個體系的基礎,使得某個體系之存在成為可能。

知識如此,道德也一樣。基礎是無法質疑的,更不用說什麼討論。一討論就錯,不管你討論出什麼結果,必然都是錯的、褻瀆的、傷害的。因為 "基礎" 是關於知識上的對錯或道德上的是非之一切討論之所以存在的基礎,就跟愛一樣,如果有人討論你是否愛你的媽媽,不管他討論出何種結論,都是一種褻瀆,一種傷害,一種羞辱。

我常說寫東西給外界看基本上就是一種自我作賤,原因之一就是這樣一種落差。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在乎這樣一種羞辱與褻瀆,恐怕鳳毛麟角,少之又少。

Karl Popper 和維根斯坦當年在劍橋國王學院 (King's College) 為了 "有沒有倫理問題的存在" 差點起了肢體衝突,也是出於同樣的落差,因為在維根斯坦看來無比重要無可置疑的基礎,在Popper看來卻只是一些有待討論的問題。這意味著,在某個意義上,他們是兩種截然不同世界的人。

不同世界無所謂,可悲的是人性。我害怕滿口理想的進步青年,害怕道貌岸然的道德之士,害怕姿態優雅的文明家,因為他們所言所行往往配不上真實生命。光是以我的經驗為例,我能舉出至少一千個例子。比方說,各位也許知道龍應台欠我一個道歉,長達36年,她至今都還是不鳥我。

上個世紀八零年代中,龍應台以一本 "野火集" 成名,成為腦殘大學生的偶像。那是一本對於國民黨小罵大捧的書,小問題嬌滴滴地罵,面對真正的大問題卻當做根本沒這回事,甚至倒打批評者一耙。這書其實進一步污名化了黨外,但它卻披著改革者的道德外衣;對於當年呼風喚雨殺人關人不眨眼的國民黨,小小地罵,罵些什麼水溝不通、路燈不亮啦之類的,對於國民黨殺人放火的惡行卻隻字不提,進而把黨外和偏激、低俗與非理性等同起來。

於是我在黨外雜誌上寫了一篇幾千字的長文,叫做 "野火不大,火氣很大",批評龍應台文章的詭詐以及對於反對運動的傷害。文章一出,立即引起熱議。沒想到,不久之後,繼 "野火集" 之後,又出了一本 "野火集外集",再撈一票。這書裏頭竟然收錄我那篇文章。

我找到出版社,對方不理不睬,還說,"看得起你才收錄你的文章,你要感謝我們,感謝龍應台才對"。我透過報社、透過出版社寫信給龍應台,不鳥我就是不鳥我。幾年後,我終於找到她的連絡方法,幾次寫信過去,結果就跟范雲的回應一樣,語帶羞辱,毫無歉意。簡單說就是誰鳥你啊?不然你是要怎樣隨便你啦,小事一樁有什麼好計較的,我有重要的事要忙耶,不要自己對號入座啦,只有你可以叫陳真嗎?大概就是這樣一種態度。

如上所說,這類事情,光是以我的經驗為例,我能舉出至少一千個例子。我之所以講這些例子,並不是要談例子本身,而是要講所有例子所要傳達的意思。關於這一點務必請大家搞清楚。所以,請大家別再討論任何關於我的這些例子本身 (我不會再批准登出),因為它們根本不需要討論,更不應該討論,因為是非對錯毫無疑義,它不是任何有待討論的問題,而是一種基礎,一種道德直覺。如果你覺得連這樣也必須討論才知對錯,那你其實就是在裝蒜。

維根斯坦說,一個當真的人所講的話,無論對錯,都值得聆聽。這年頭,當真的人很少,裝蒜的人卻多如過江之鯽,
張萬康 發佈日期: 2022.11.05 發佈時間: 下午 4:38
前幾天,我和四個朋友討論後都覺得是邱的錯。我用自言自語的視頻談了一下我的看法。可以給不熟此事件的人當參考。為何我不用寫的?因為用寫的,會一直拿捏字句,讓我心情更不好。

我講話比較慢,建議可調整油管的播放速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AhbcxFmrek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1.04 發佈時間: 下午 12:58
請邱世卿先生公開道歉與澄清(4)

陳真
2022. 11. 04.


雖然我一直盡可能避免鎂光燈,避免公眾化,避免成為名人,但我被迫成名甚早,18歲就加入黨外,惹了許多案子,四十年來更是寫了上千萬字,因此,事實上不管是在醫界學界政界社運界及文化界等等等,以及稍微有點社會意識的人們,有幾人沒聽過陳真?有幾人沒讀過我寫的文章? 少之又少。

這只是一個基本事實。因此,當你說 "陳真是個背後造謠抹黑的傢伙,對這種人根本不用對他客氣,凡是轉貼陳真的文章者,一概封鎖",當你這樣說時,你指控的陳真,人們一定是認為就是在指我,不可能有別人了,而你卻說是我自己對號入座,說你不是在說我,而只是在譴責一個 "冒牌的陳真‘’,譴責一個連是否真的有這樣一個人都不知道的 ‘’陳真‘’,這樣的狡辯不會太惡劣嗎?

誤會不是問題,澄清一下就好了。做錯也沒關係,認錯就行,但是硬要說無錯可認,這就很沒品。

今天,我如果說柯文哲這樣那樣,是個無恥的政治投機分子。他跑來興師問罪,難道我能跟他說只有你可以叫做柯文哲嗎?電話簿翻開來,至少有五百個柯文哲,我是在罵一個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誰甚至不知道是否真有其人的 "冒牌柯文哲",你幹嘛自己對號入座?

你覺得這樣講是合理的嗎?如果合理,我們將可以輕易毀滅任何一個人的人格與名譽。

台灣人不管什麼顏色,其實品性都差不多。

政治很重要,但還是有比政治更重要的東西,例如基本人性,基本是非,基本的美感、道德感與憐憫,正是這樣一些基礎,使得文明與各種典章制度可以往一個好的方向走去。

我曾經是三個黨的建黨黨員,最早是許信良1985年在海外成立的台灣民主黨,我和鄭南榕是僅有的兩三位島內黨員,接著是1986年的民進黨,再來是1996年的綠黨。除了政黨,島內幾乎所有重要的社運團體,從人權到環保,從兒童到農運,我幾乎都是創辦者、共同成立者或是早期元老。

但是,所有這一切幾乎都失敗了,我全都離開了。原因無它,就是因為所謂同志們在乎的似乎不是價值與是非,不是真的在乎人們的痛苦,而是把黨、把社運當成一種藉以謀取權力或私利的工具,甚至成為政治派系的附庸隨從,把理想當成武器,打擊政治異己,當成權力跳板,謀取一己之私。

三、四十年前跟我走很近的民進黨新潮流系,就是一個極端例子,滿口理念理想,所圖謀者卻全是一己暴利與權位,而且完全不擇手段,好話說盡,壞事做絕。

我非常討厭市面上用政治來定義我,他媽的我如果在乎的是政治,今天在政壇上呼風喚雨的就是我。連一大堆無品無德的草包人渣都每個當大官了,我會整整四十年卻無能到連個一官半職都沒有嗎?

我知道講這些只是自取其辱,因為台灣人不會相信,台灣人不會相信有人不但不謀取權位私利,反而避之惟恐不及。台灣人以為大家都跟他一樣,都是拼命往功名利祿的方向走。

不過,不管你信不信,你都應該想一想,政治也好,社運也罷,它的初衷難道不是基本良善,難道不是人們的痛苦?

套句羅素的話,他說,有三樣極其純粹而強烈的激情支配著我的生命,那就是對於愛的渴望,對於知識與真理的熱情,尤其是對於人類的苦難痛徹心扉的憐憫。正是關於這三樣東西狂風暴雨般的激情,讓我的生命陷入苦海,無所依從,跡近絕望。

在哲學上,我跟羅素有著根本上的歧異,但在做為一個人的心思上,我是他的同伴,我覺得我很了解羅素,我曾經很想寫一本羅素傳,希望人們對他有些也許更好的理解。

很多年前,有一次,和信醫院院長黃達夫問我,知不知道羅素一生在追求什麼?我說我知道,他在追求一種絕對的善,但他嘴巴上從來不說,反而許多時候對於善對於道德尤其對於宗教,表現得很蔑視。

黃院長公布答案,他說羅素女兒曾經說,她爸爸一生追尋的就是上帝。

陳真
寫於北上列車中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1.03 發佈時間: 上午 4:11
請邱世卿先生公開道歉與澄清(3)

陳真
2022. 11. 03.


大部份臉書必須要有臉書帳號才能閱讀,因此,我看不到邱先生的臉書。我是從一位律師朋友那裏看到邱世卿的回應。邱先生說,他沒有任何錯,因此無歉可道。

我早料到他會這麼說。這就跟我上一篇留言所舉的例子一樣:二十年前,范雲發起一個什麼碗糕連署,連署者有個 "陳真",單位寫著 "劍橋大學"。我寫信請她撤下這個署名,因為我並沒有參與連署,是他人故意冒名頂替。想不到,范雲的助理回信拒絕,理由是說我自行對號入座,她嘲諷地說:"只有你可以叫陳真嗎?"

問題是,陳真也許有很多個,但是,劍橋大學立校八百年來,陳真只有一個。

邱先生的詭辯也一樣,也許有很多人叫陳真,但是,他卻說 "各位聽好,以後凡是轉貼陳真的文章者,一概封鎖",然後對這個經常被轉貼文章的陳真痛罵說他是一個 "在背後造謠的傢伙"。

請問邱先生,轉貼到你的臉書上而被你一併封鎖的 "陳真的文章" 是哪些文章?是你所謂那個 "冒牌的陳真" 所寫的嗎?而不是我寫的?我不相信。可以請你舉證嗎?是哪些 "冒牌陳真" 的什麼文章被你封鎖了?

或者,是不是有人願意出面舉證你曾經轉貼過 "陳真的文章" 到邱先生的臉書上而被封鎖。如果你所轉貼的就是我的文章,那麼,邱先生的指控對象顯然就是我,而不是什麼 "冒牌的陳真"。此其一。

其次,也許有很多人都叫陳真,但是,經常被轉貼文章的陳真顯然只有我一個不是嗎?當你做出這樣一個公開指控說:"凡是轉貼陳真的文章者一概封鎖,因為這是一個背後造謠的傢伙,無須對他客氣",那麼,任何不特定的第三者,立即會想到的就是我,而不是任何其他的 "陳真",因為只有我常被轉貼文章。

我寫這第三篇留言是耐著很大的性子的。我雖念過不少書,但粗鄙本性始終沒有改變,我不是一個會假裝的人。我的意思是說,我相信這麼簡單的是非道理每個人都懂,但是,當人們自己不是受害者時,他就好像變得什麼都不懂了。其實他不是真的不懂,而是不在乎,根本不在乎他人名譽。

一個人儘可如其所願地說話或寫東西,但是,當你在方方面面展現出一種道德姿態時,那麼,你就應該人如其文,文如其人,而非言行不一。

我要說的是,傷害某個活生生的人的名譽是何等大事,難道你連基本的查證都不在乎?隨便脫口而出就要毀人名節。今天,我若以同樣的方法對待你,你做何感想?比方說,昨天有個邱世卿,在我的留言板上寫些不三不四的什麼俄烏戰爭評論,很低能,很會瞎掰造謠。然後我就昭告天下說,"以後凡是邱世卿寫的東西都不可以貼到我的網站來,因為這是一個只會造謠瞎掰胡說八道的腦殘,絕不能對這種人客氣"。

請問邱先生看了做何感想?當你來跟我抗議時,我卻說我又不是在說你,幹嘛自己對號入座?全天下只有你可以叫做邱世卿嗎?請問你聽了是不是會更火大?做錯事或搞烏龍並不可恥,可恥的是死不認錯,瞎掰到底。

我只是想說,邱先生或他周邊那些幫忙搖旗吶喊說我對號入座的粉絲們,當你自己遭遇到這樣一種毀人名節之事,卻反而被對方嘲諷說是你自己對號入座時,你心裏做何感想?

這些最基本的是非,難道你們真的不懂?有可能嗎?當然不可能。你們不是不懂,范雲也不是真的不懂,而是對他人的受害根本不在乎,卻對自身的利害安危往往保護得很周密。這樣一種道德不一致,不會讓你們良心不安嗎?

我的律師朋友問我要不要提告,說他可以幫我寫個存證信函。我說不用。我說,邱先生願意把我的第一篇留言貼出來就已經很不錯了,事實上也等於還了我清白。至於道不道歉,對我個人無關緊要。

雖然對個人無關緊要,但是道德原理與道德直覺卻依然無比重要,我只是藉此為例來講述,畢竟它是一種理當所有人都該懂並且應該敬若神明的東西。

不管是巴勒網、議和團或我最愛的親系譜,言論百無禁忌,但只有一道天條絕不可違反,那就是絕不能議論任何個別人事物。為什麼?因為它無從議論,它無法被客觀得知。我再怎麼厭惡漢奸台奸,我也不會對他們的個人世界的人事物有一絲評價褒貶。

因此,我完全能理解為何邱先生會對於網友說他投票給誰之後很難過或很後悔而感到不悅,因為後不後悔難不難過,難道是一種可以客觀議論的東西?當事人如何可能反駁?把心臟挖出來也無法證明或否證不是嗎?

如果是在我的網站遇到這種低級的八卦人士,我肯定封鎖刪除。問題是,如果邱先生連被人說一句 "你是不是投錯票而後悔" 就如此不爽,甚至斥之為背後造謠,為何對於你之毀我名節卻如此雲淡風輕,甚至說毫無過錯。這樣一種人我差別待遇,不會太荒唐嗎?難道對我的名譽之摧毀,絲毫比不上人們對你的內在情緒之誤讀?

除了天條不可違逆之外,基本的事實與是非當然也是無論如何都必須徹底遵守的。比方說,我看到國民黨和蘇偉碩王文心夫婦在打擊陳其邁的 "長庚醫師" 身份問題。這如果有錯,那麼,長庚的實習合格證書也有錯,每個醫師全都錯了,因為上面一定都是稱呼當事人為醫師,而不會稱呼他為同學。

你在任何醫院實習,護理人員也一定都會叫你醫師,而不是叫你同學。只有惟一一次例外,我曾在高醫聽過一位護士對著一個醫生大叫說:"喂!INTERN!(實習醫師之意),你現在就去把order (醫囑)補一補!" 這也是我為何堅持不留在高醫實習的主要原因。

當然,我自己的履歷表絕不會把彰基實習這一段經歷也列為行醫經歷,畢竟那只是實習;實習期間所開出的每個處方,都必須由合格醫師來簽名背書才算數。但是,當年報紙上依然總說我是彰基的醫師,甚至還說我是彰基的外科醫師或急診科醫師 (端看我當下在哪個部門實習),我也從來不會要求報社或競選團隊更正文宣或報導,畢竟這哪是什麼多大的事兒?哪個醫生會在乎這樣一個頭銜?

同理,很多醫師並不是一畢業就能通過國考取得證書,但是,醫院不會因此把你馬上開除,你依然還是醫生,但你開出的處方就跟實習醫師一樣,必須由合格醫師來簽名背書。這時候,同事們當然還是會叫你某某醫師,而不是叫你某某同學,更不會說你是假醫師或密醫。

如果為了選戰考量,硬要打擊這些雞毛蒜皮事,我也沒意見。問題是,你不能把罪名無限擴大,不能說陳其邁是假醫師、偽醫師,甚至還說他是密醫,說得好像他連醫師資格都是假的,說得好像是他幹了什麼天大的可恥祕密被揭穿。這太誇大了。

至於陳其邁賠償公費之事,更不是什麼權貴特權,更無任何道德意涵可言。公費生也不一定是什麼 "下鄉",公費生就是指派去當時大家比較不喜歡去 (因為薪水太低)的公家醫院或衛生所工作。因此,大多數人最後都還是選擇賠償而不願接受指派。

後來,公家醫院或衛生所待遇大幅提高,遠勝私立醫院,醫生們於是又努力往公家醫院擠。我知道很多醫師甚至是藉著賄賂關說才能進到公家醫院或衛生所等等基層醫療單位。事實不就是這樣嗎?陳其邁在這些事情上並無任何卑鄙齷齪之處。今天,即便對付一個罪大惡極的奸徒,也不應該把任何不屬於他的道德罪名冠到他頭上不是嗎?

我很不喜歡臉書或任何所謂社群網站或媒體,你看它們的留言,哪一個留言板是乾淨正直的?幾乎是零。完全就是任由你任意攻擊,任意抹黑,任意信口開河,毫無節制與分寸,完全沒有道德與基本是非可言,非常陰暗骯髒猥瑣。

我不知道臉書或電子報或網路新聞是否有刪除留言的功能,如果有的話,諸如這樣一些毫無廉恥的抹黑留言,都應該全數刪除並向當事人致歉不是嗎?如果你真的在乎善惡是非的話。

我很不想幾十年來一直在講同樣的這些話,邱先生之事,希望就言盡於此。

我這些話其實是根本不需要講的,就算一個三歲小孩也該懂,偏偏就是大家都假裝不懂。其實不是不懂,而是不在乎,不在乎他人的名譽與隱私,任意毀損,任意指指點點。

至於一些人老是喜歡說陳真是我的筆名。我知道他們這樣講的意思是好像我要故意隱匿身份似的,這些人渣真的是很無恥。

再說,一個幾乎所有老師同學從小叫到大的名字會是我的筆名?他媽的孫中山是孫文的筆名嗎?諸如這些個人事物,其實就是天條。誰敢公開講這些他根本一無所知的私人事務,我會在我和他之間畫上一道鴻溝。

你不需要吊任何書袋,不需要請出什麼柏拉圖、蘇格拉底,不需要請出什麼韋伯、德希達,你只要睜開眼睛看看這個島嶼就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公眾社會,敗德橫行,毫無是非,良心根本不值一文錢。一個正直的人根本不可能在這樣一種猥瑣的世界愉快地生存,他得忍受多少屈辱與扭曲、糟蹋與毀謗。

一個人理當視如珍寶、奉若神明之事物,在人們眼裏嘴裏與筆下,卻根本不值一個屁,然而這群人卻整天義正詞嚴地議論著所謂理想,議論著善惡是非。

我跟這個島嶼這個世界八字不合,只求遠離。

我看到大禍將至,看到某些原理,看到事物的根本,看到一些美一些善,我甚至還解開了思想上的一些小謎題,因此想給今人與後人留下一點東西,僅此而已。我畢竟不是林義雄,我不是那一類型的好漢。我心始終向著柔弱易碎的沈從文,不求公眾理解,只求私人茍活。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1.01 發佈時間: 下午 7:34
請邱世卿先生公開道歉與澄清(2)

陳真
2022. 11. 01.

強尼戴普寫email 來,說我中午沒吃,早餐也沒吃,現在看診之中,肯定是餓爆了吧。

我看了信很生氣,他媽的強尼戴普是我肚子裏的蛔蟲嗎?他憑什麼在我背後造謠說我餓爆?他憑什麼知道我餓了?林北明明就不餓,他看不出來嗎?為什麼要在我背後造謠?

我要警告各位,以後誰凡是提到強尼戴普,我一概封鎖禁止留言,對付這種背後造謠的傢伙,絕不能客氣。

我遇到的狀況就是這樣。請問這是不是想太多了呢?這是一種妄想嗎?還是暗戀我不好意思表白?問題是,誰會去管一個路人甲選舉投票給誰的問題?

我今天如果看到某個跟某人同名同姓的帳號,幹了一些什麼事,或說了一些什麼話,然後我就可以把這個罪名冠到跟他同名同姓的人頭上嗎?遇到對方抗議,我就說 "我又沒說一定是你,你幹嘛自己對號入座?" 媽的,可以這樣為人處世嗎?

在劍橋時,曾經有個義大利醫生在一次會議中,很興奮地對大家說,台灣選出一個總統,名字跟我一樣,都叫做Chen (阿扁)。我聽了很無言。我跟她說,同學,台灣叫做 "Chen" 的人恐怕有一千萬人喔。

總之,你要指控什麼都行,事關他人名譽之事,請先查證,ok?不要看到Chen就以為我選上總統了。如果逮到一個 Chen 偷看隔壁阿婆洗澡,難道也要賴到我頭上?查證一下很難嗎?

我通常看不到臉書,因為我沒有臉書帳號,只有少數臉書是可閱讀的。我從來都不在那個世界裏頭。那種東西,口舌氾濫,言語無度,那種陰暗世界,與我八竿子打不著一點邊。

除了我自己的網站,二十幾年來,我從來不曾在其它任何地方留言。台灣人的世界,我怕了。如果你看到陳真留了言、參與了討論,那肯定不會是我。

我甚至連自己刊登在書刊報紙上的文章也不敢看。我有美感潔癖,想到自己登台演出供人指點的醜樣,我會很憂鬱;一個標點符號的淪喪,都能讓我痛不欲生。請各位高抬貴手,放我一馬,別再沒事幫我找事做。

浩瀚人群之中,我最敬佩一個人,叫做林義雄。我在書桌前的牆上貼著他的一幅書法,寫著 "無私無我,死生如一"。那樣的心境,雖不能至,但我心嚮往。

無私很容易,無我卻很難。我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像他那樣超越榮辱,成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好漢,但目前還不行,目前我仍糾結於人格榮譽或一己才華之類的虛榮。

過去這二十幾年來,我逐漸意識到一件事,那就是歷史是不可能給人什麼公正的評價的。所謂 "歷史將還給誰一個公道" 只是一種自我安慰,而非事實。人海茫茫,冤屈者眾,有幾人在時間洪流過後得著安慰?

生前寂寞的人,死後就不寂寞了,並不是因為他將得著安慰,而是因為他已經去到另一個世界,一如林義雄所翻譯的聖法蘭西斯祈禱文所說:"我們死的時候,要活在那永遠的世界"。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