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寫下您的留言

 
 
 
 
 
856 則留言。
陳真 發佈日期: 2024.03.13 發佈時間: 上午 4:05
兒福,兒福,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1)

陳真
2024.03.13.

最近所謂 "兒童福利聯盟" 有位準備出養的兒童,在保姆手中受虐慘死,慘無人道,頭顱變形,指甲拔光,體無完膚。

你能想像接下來的一切情節:一定是鞠躬致歉,檢討改進,以及獵巫,開始抓一些什麼社工紀錄之類的小毛病,妖魔化特定個人。

然後呢?然後搞出更多有害無益的官僚法規,搞出更多自欺欺人的所謂SOP,規定更多虛應故事的書面作業。

然後呢?然後就是媒體天天熱烈追蹤報導,大家義憤填膺。

然後呢?然後不用幾天就會冷了,忘了,冷到彷彿根本沒這回事。

然後呢?虛假激情的所謂社會正義感,很快又會找到新議題新事件,然後把上述情節再演一遍義憤填膺檢討改進。

做為台灣第一個兒童福利團體的創立者,做為第一個撰寫台灣兒童人權報告並獲海外醫療著作獎並且被聯合國引用為文獻的作者,做為惟一一個因為提倡兒童人權而被以企圖顛覆政府、煽惑內亂罪名而被長期司法追殺的叛亂犯,同時還在1989年參與促成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 的通過等等等....四十年來,我不曾一刻或忘台灣兒童的痛苦處境。這樣一路走來,四十年的時間,我相信全台灣應該很難找到比我更了解台灣兒童福利與權利問題的人了。

再加上從2014年開始,足足至少有六年的時間我幾乎每天都在和這些所謂兒童福利團體進行非常痛苦而且令人咬牙切齒的周旋。我和學姐甚至在被密切考核、交出十幾萬字的各種自我檢討報告之後,一再被這些冷血的所謂兒福團體認定為缺乏愛心,沒有資格收養小孩。

今天早上,我才剛向所謂主管機關具名舉發一家所謂育幼院結構性虐待院童的事實。這樣的恐怖育幼院,實際上存在台灣每個角落,包括內政部或縣市政府所屬的兒童收容機構也一樣,重點絕不僅僅是藏污納垢見不得光,重點也絕不僅僅是公、私人員包括社工大權在握為所欲為宛如太上皇的官僚作為或恐怖管理,問題的重點更是在於表面文章、虛應故事的普遍官僚作風。

至於兒童紮紮實實的權利與福利,根本從來都不是各種行政的最高與最優先考量。別說最高最優先的考量,依我看,事實上往往連考量都不考量。

所謂兒童福利聯盟,一如中國人權協會,當年事實上就是一種政治組織,出於政治考量而成立,而非兒童福利。

這說來話長。簡單說,戒嚴時期,不但禁止集會,更是禁止結社。台灣在長達38年的戒嚴令底下,集會結社是要槍斃的,無數所謂 "惟一死刑" 的相關法令, 所謂惟一死刑,亦即一旦觸犯,只能有惟一一種判決,那就是槍斃。

即使1987年解除戒嚴之後,仍然有幾年的時間非常嚴格管制結社,例如不准以台灣二字做為全國性社團的名稱,例如同一性質的社團以一個為限,不允許有第二個。

兒童福利聯盟當年的成立,事實上就如中國人權協會的成立一樣,都是一種政治產品,國民黨用來搶奪相關議題的主導權,阻止反對人士的參與,破壞反對者的正當性。

中國人權協會針對反國民黨的台灣人權促進會,兒童福利聯盟則是針對我在1989年3月29日創立的台灣兒童福利協進會。

國民黨腦子裡想的全是政治,而不是什麼人權或兒福。不但搶奪主導權,而且派遣特務滲透我的兒福協進會,並且動員媒體無日無之的造謠抹黑,手段非常卑鄙齷齪下流無恥。

但是這些不是我現在要講的。我想說的是:

你要做好一件事,就必須真的想把它做好,要有強烈熱情,而不是官僚作風,虛應故事。

你看,兒盟那麼肥,那麼有錢,有四、五十億的財產。但是,我們當年為兒福艱苦奮鬥時期,全台兒童的中央福利預算甚至連一億都不到,窮苦家庭的兒童生了病,只能等死。

我之所以決心投入兒福的社會運動,就是因為醫學系大五那一年開始在醫院見習,看到很多兒童因為缺錢而辦理自動出院,其中有些明明只需要幾萬元,但是窮人還是付不起,只好放棄治療,甚至放棄生命。

現在連一個兒盟只是民間團體,居然有四、五十億身家。問題是,光是有錢有用嗎?有用在孩子身上嗎?整個政府的兒童福利政策與執行是當真的嗎?地方政府的預算與人員足夠嗎?

更重要的是,這些所謂社會福利的相關官位或職位幾乎都拿來當成一種酬庸,一種閒缺與肥缺。你看兒盟,基本上就是由一群政治人物所控制,我實在看不出來這些人對兒福有什麼熱情與認識。更不用說各個地方政府或中央政府的相關主管單位那些官僚,有幾個對兒福具有一絲絲真實的熱情?

實在很不想再寫這些,基本上我認了,我就是一個失敗者,費盡青春血淚,不管我做什麼全都失敗了,前功盡棄。一切犧牲奮鬥到頭來,只是變成政客們或攀炎附勢者掠奪權位私利的工具。
Han Wei 發佈日期: 2024.03.12 發佈時間: 上午 4:24
謝謝陳醫師回覆。您說「我該如何ㄧ說ㄧ、二說二的同時,卻又能顧慮到別人的感受?」這也是我常常在思考的問題,看到您的這則回覆,我在想,您這個方法是不是就是一個好方法?您在提出反駁之前,先敘述了相關的心路歷程,您的文筆好,我想聽的人可能都可以契入您的心境,然後最後才提出反駁。我自己是完全可以接受,但是不知道是否能適用於所有的人?我想說:我能感受到您很想幫助人的善心。

我曾經認真的學習過《弟子規》,裡面有這些話:
聞過怒 聞譽樂 損友來 益友卻
聞譽恐 聞過欣 直諒士 漸相親

見人善 即思齊 縱去遠 以漸躋
見人惡 即內省 有則改 無加警

多年的努力後,已經可以聞過不怒,關鍵在於我想通了一個道理:對方說我的錯誤,
如果他說對了,他是在幫我,所以我感謝他;
如果他說錯了,他說的那個人不是我(那是他腦中所誤解了的我,並非真正的我),所以不用生氣啊。

聞過時,我先將注意力完全放在「認真的反省自己」上面,等到真的反省出來:欸,他講我過,他是講對了,那時會有一點點欣慰的感覺,因為這樣就知道自己哪裡有問題了。

在我的觀察中,顧慮別人的感受是需要的,否則「講了也是白講」。當人生氣時,那幾乎是無法溝通,尤其如果雙方在辯論時都動了氣,那就好像是在雞同鴨講,雖然是在對話,可是各自的腦子裡主要是在想自己想講的話,對於對方所說的話有點像是聽而不聞、或一聞便駁(思路光跑那些怎麼才能講贏對方的說法,這樣就可能會偏離事實)。溝通的目的,是為了能釐清事實,但一生氣,頭腦就亂掉,聽了也吸收不了(事後一回想就又生氣、一氣就不能理解到對方話裡的重要意義),講了也可能講的是自己原本沒有的想法(是為了講贏對方而生出來的新想法),這樣的話還不如不講。所以我也還在學習,怎麼講話,才能既表達關鍵意義、又不引發對方煩惱?如果我講太多,又擔心人家可能不耐煩聽?所以這件事還真難啊!

我沒有學過哲學,我在想有可能是「邏輯」這個詞對您、及對我的意義不同。
當我說「邏輯」時,我的意思是,舉例來說:
女生問男生,你到底愛不愛我?
男生開始說話,講很多,女生不耐煩說,你不要講那麼多,你就講:愛、或是不愛。
此時女生犯了一個名為「假兩難(false dilemma」)的「邏輯謬誤(logical fallacy)」,她把這件事用二分法給簡化了,逼男友在兩個選項中選一個,可是事實上並不是只有這兩個選項(例如男友可能是:我愛妳的風趣、但不愛妳的胡亂吃醋等等)。我所說的邏輯,指的就是這一種在日常生活中思考事情時常常可能會犯的思慮不周、偏頗等等邏輯謬誤,而我自己覺得學習數學有助於減少這些邏輯謬誤。
陳真 發佈日期: 2024.03.12 發佈時間: 上午 12:16
105度青春的蒸餾水

陳真
2024.03.12.

我年少時雄辯才無礙,雄辯滔滔。長大以後其實還是一樣滔滔,卻往往結巴顫抖起來,並不是因為理虧詞窮,而是對於駁倒別人開始感到一種恐懼與畏縮。我開始覺得,就算打架,也該有個分寸,可我卻不知道分寸那條線在哪?我該如何ㄧ說ㄧ、二說二的同時,卻又能顧慮到別人的感受?

聞過則喜這話是孔子說的嗎?我看到的卻幾乎都是聞過則怒或聞過則悲(吾友柏楊先生說他都是聞過則踢)。孔子要是在世,我倒想試試他是否真的聞過則喜。

尤其是聞過則悲,最使我傷懷。我並無意於傷人,只是覺得所謂討論就像在下棋,該怎麼輸贏就怎麼輸贏;我只是把ㄧ說成ㄧ,把二說成二,但它卻往往傷了人,常使我感到很自責。

比方說前陣子有位留言者,大量把人擬蟲化的言論,被我嚴厲說上幾句後就消失了。我一直為這樣的ㄧ些事感到很自責很痛苦,為什麼我總是克制不了所謂求真求是呢?如果他還在看這網站,希望他能原諒我的過激之言。

表面上,雖然我傷害的只是一個個匿名符號,無人知其身份,但是事實上,每個匿名符號的背後肯定是一個個活生生有情懷有感受有自尊的人。

記得小可愛三歲時很愛唱一首歌,歌詞是什麼105度,什麼青春的蒸餾水之類。我覺得很難聽,但她卻天天在我耳邊唱個不停。

有一天,我實在受不了,就說妳怎麼不聽一些好聽的音樂,像巴哈、莫扎特。

我訓完話之後,車子也剛好開到家。車門打開,小可愛沒有像平常一樣嘻嘻哈哈蹦出來,而是癱軟在座位上,淚流滿面。我趕緊把她抱起來,一直跟她說對不起。

從此之後,小可愛再也沒有唱那首她很喜歡的什麼105度青春的蒸餾水。

這事沉澱成我心裏一個抹不掉的疙瘩,一個傷痕。

兩年後有一天,我們在外面餐廳聽到這首歌。我驚喜地跟她說,ㄟ?這不就是妳喜歡的那首歌嗎?小可愛淡淡地回答說 "我已經不喜歡了"。

事實上,有無數個小可愛和大可愛們,統統成為我的手下敗將。我慢慢才發現這麼一個簡單的道理:我以為我不過只是說出事實,說出心裡話,但是,即便是說出一加一等於二都有可能傷人。

小可愛現在八歲半,她常問我:把拔你喜歡這個喜歡那個嗎?我都由衷地告訴她說:只要妳喜歡,我就喜歡。只要妳覺得好聽,我就覺得好聽,只要妳覺得美麗,我就覺得美麗。

她很不滿意我這樣的回答。她要我講自己心裡真正的感覺。我跟她說,我心裡真正的感覺就是這樣啊,只要妳喜歡的,我就喜歡。或者應該說,我自己喜歡一些什麼,在妳面前已經不重要了。

每天早上我都會送小可愛和小月亮上學,要把她們挖起床很不容易,後來我想到一招,就是播放音樂。尤其小可愛,ㄧ聽到音樂,精神就來了。但她不喜歡坂本龍一 "末代皇帝" 的音樂,所以我也都避開那一系列。她說末代皇帝的旋律好聽,但她不喜歡沈重。

講半天,其實我原本只是想反駁,數學怎麼會是邏輯的基礎呢?邏輯哪還需要基礎?它已經是一切的一切的基礎了。

而且,除非得了哲學病,否則正常人的腦子裡和生活裡,哪來什麼邏輯推論?經驗是經驗,邏輯是邏輯,兩碼子事,永遠平行不會有交集的兩個世界。生活中,會有多少東西需要什麼邏輯推論?打從我們ㄧ出生睜開眼認識這個世界,都用不上什麼邏輯推理不是嗎?
张证壹 發佈日期: 2024.03.11 發佈時間: 上午 10:16
关于俄罗斯的反对派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我今天看到了一篇分析文章。这篇文章是一个为人相当正派但是立场非常红的自媒体作者。他的文章我都有看,虽然我经常不认同跟他的见解及价值取向,但是我从不怀疑这个作者的品格。文章标题及链接分享如下:为了搞普京,拜登要动用黑寡妇!https://mp.weixin.qq.com/s/MZFp7vYDfO_AsU2_V3ojLg

此篇文章里面有些时间线的梳理,让我觉得Navalny之死这事没有表面上看起来如此单纯。节录两段文字如下:
—在俄罗斯反对派纳瓦尔尼长期反普京的公开活动中,妻子尤利娅经常出镜,扮演忠实支持者的角色。
不过她最精彩的演出,还是在上个月丈夫纳瓦尔尼监狱中突然去世后才上演。
当时正值德国慕尼黑安全峰会期间,纳瓦尔尼在俄罗斯北极的监狱里,死亡信息传出不过几小时,纳瓦尔尼已经一身黑衣,满脸自信从容的出现在全世界记者面前。
类似慕尼黑峰会这样关乎全球最重大安全问题讨论的会议,活动安排都是有周密计划的。—

—明眼人都能看出,对于普京和俄罗斯来说,活着的,被流放的纳瓦尔尼,威胁很小,翻不出大风浪。
相反,纳瓦尔尼死亡后,遗孀尤利娅当天就在德国掀起反普京浪潮,并且获得美国佩洛西,欧盟冯德莱恩等高官的亲密互动。
西方在纳瓦尔尼死讯公布的同时,就宣称要对俄罗斯进行更彻底的新一轮制裁,以惩戒俄罗斯“杀害反对者”。
可是这几十条重创俄罗斯经济的新禁令,怎么可能在纳瓦尔尼去世那几天整理出台?
除非是尤利娅这个代言人,美国和欧盟的制裁政策这些炮弹都已经准备完毕,只需要燃烧纳瓦尔尼这个“带路党”作为引信,攻向普京的负面炸弹就能引爆。—

我不是在否认Navalny的牺牲及指控他的付出,但是我相信,他肯定是仔细权衡过利弊,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能会面临什么样的未来;以及他如果不做,对他及家人、世界来说,会有什么样的另一种结果。然后他就做了。就这一点来说,911劫持飞机赴死的圣战士、自焚抗议而死的Aaron Bushnell,以及在俄罗斯监狱服刑中死亡的Alexei Navalny,在个人价值取向的判断下并没有本质的差别:他们都是为了贯彻自己的价值观而殉道而死。

我在台湾生活几十年,到上海定居之后也已经满15年,随着年岁的增长及见识的增加,对于政治现象的脏脏污秽及卑鄙无耻,以及人性的善与恶,是越来越清醒。我是属于人性本恶的那一派,对于人类,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取得我内心真正的认可及尊重。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多少巧合,反而是计算、阴谋及丑恶,才是这个人类世界的常态。对于真、善、美的追求,已经是一种奢望。善待家人及朋友,尽可能远离丑恶的人事物,不能远离也要保持距离,才是最好的生存之道。
Han Wei 發佈日期: 2024.03.11 發佈時間: 上午 7:13
謝謝陳醫師回覆。

日本是不是台灣人的祖先,我們陪孩子 google 歷史就能釐清了,我不懂為什麼會有老師說這些一查就知道是不能成立的內容?就算能改教課書,也改不了 Internet。

雖然孩子們大概都會 google 了,但還得教他們如何對於網路上看到的資訊進行核實。而且不能是:因為某某人、某某單位已經查核過了,他們說這內容是對、是錯,所以我也就認為正是如他所說(像這樣的思路,那依然還是:人家怎麼說,我就怎麼信),對於別人查核時所使用到的根據,我們自己也得要去一一的核對。

要能自己獨立查核,因為許多內容是來自於國外,所以只要不懂英文,那就沒辦法查證到資訊的源頭。資訊每經過一手的轉述就有可能受到各種 bias 的影響,像我觀察到我自己在轉述東西時,也會自動把我覺得不正確的部分 filter 掉,若是依賴他人之轉述,就得希望對方的 filter 都是正確且無偏頗的,這是不切實際的期望,所以我想,培養孩子們的英文、中文能力,能正確掌握語言,這是基礎,語文能力不行的話,後面的都不用說了。

第二、要願意花時間自己查核,這得要有耐心,所以也得培養孩子們能耐煩的態度。

第三、查核時需要許多的思考,所以要有正確的邏輯觀念、也要知道人們容易犯的各種「邏輯謬誤」(有很多)。

正確的邏輯推理,那是嚴謹的、全面的,但我觀察我周圍的人似乎覺得自己頭腦中所想到的一切推理都是邏輯推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的。不違背邏輯原則的推理,才是邏輯推理;其他的只是一般的推理而不能直接稱之為邏輯推理。

我的邏輯課是在上大學(理科)時才選修到的,所以我想國高中生、小學生,是不是可能還沒辦法學會正確的邏輯推理?

數學是邏輯的基礎,可以先幫孩子們能正確的掌握數學觀念。數學很重要,有人可能沒興趣學那些「我以後又用不到」的內容,可是雖然實際的內容我以後或許用不到,但是我在耐心學習它的過程中,就能漸漸培養出「如何冷靜、仔細、小心地處理一個複雜的東西,如何一步步的先分化、再整合,推算時一步都不能出錯,因為只要中間錯了一個小地方,最後的答案就錯了」的嚴謹態度,這種態度對於釐清人生真相是重要的,可以通過學習數學而培養出來。

第四、對於人性要有理解,不過我沒有小孩,我不知道要從幾歲才適合開始進行這方面的教育?如果過早開始,不知道會不會反而傷到了孩子們原本純潔善良的心靈?

因為以上所說的這一切,最關鍵、最基礎的根本就是:自己的心要是善良的,內心的深處是希望所有的人、動物、植物、有形無形的一切生靈都能不受苦。這個根本不對的話,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會偏向錯誤的方向(例如自私自利、自大傲慢、自我感覺良好)。

心靈方面的影響是至關重要的。
所以我仍在努力學習研究「人心是怎麼漸漸轉惡的?」
陳真 發佈日期: 2024.03.10 發佈時間: 下午 3:48
寫這些信或做些反應,不是為了自己的小孩。小可愛很聰明,不會被反中教育所愚弄;主要是希望這些大腸花老師能夠收斂一些,不要泯滅良知,顛倒黑白,誤人子弟。

例如島內有許多老師把日本講成台灣人的祖先、恩人,教導下一代必須膜拜感恩日本人,仇恨中國人。他媽的這樣的 "教育" 還有人性嗎?

最近有個小孩,念國中了,跟我聊天,他說他很慶幸自己不是出生在 “中國”。他說,如果出生在中國,像他自己這樣有主見的小孩,統統都會被關進鐵籠子裡,綁起來打針,用藥物控制他們的大腦,把他們都變成壞人來破壞世界。

我問他說,這是老師教你的嗎?他說:醫生,你一定都沒在上網,這哪需要老師教,這是常識好嗎?

我聽了,啞口無言,笑笑給他摸摸頭。
Han Wei 發佈日期: 2024.03.10 發佈時間: 上午 5:17
看到陳醫師的「給某某小學的一封信」,不禁勾起了我的回憶。約三十多年前,我還是國小生時,爸爸被任職的國營企業派駐日本,我很想念他,爸爸休假回家時幫我買了小女生會喜歡的五顏六色的小東西,我帶去學校給同學看,結果被老師當眾嚴厲斥責,老師說的話我記不清楚了,大意就是日本是我們的仇人,總之話說得很重很難聽。我當時既迷糊又錯愕,因為我那時根本就不了解日本,只知道我爸爸在那裡,因為爸爸在那裡,所以我當然也愛屋及烏的喜歡那裡,孩子單純的頭腦就是這樣直接聯想的。當然,長大了解日本那段歷史後,心裡自然就不同了。

可是,正如陳醫師信中說「關於大陸的一切正面人事物是連提都不能提嗎?」,就算日本犯過大錯,也不能就因此而泯滅了日本所有具有正面意義、或並無負面意義的一切人事物啊。

難道,我們的頭腦已經變成了只會跑非黑即白的兩極端化思惟模式嗎?
如果討厭一個人,就覺得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錯的,甚至還可能連帶的把他的家人等等任何與他相關的東西都全部一起討厭進去;
反之,某人說了一些自己覺得很對的話,就覺得這人很棒、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對的。

這個世界不能這樣簡單的一分為二(不是對、就是錯;不是好、就是壞),事實上中間還存在著許多複雜的其他可能性,每一個狀況都需要經過冷靜的全面仔細分析,才不會像陳醫師信中的那位老師一樣,任由自己盡情討厭大陸到了連「大陸有很多地下道」這樣的事實陳述都能引發他的負面情緒反應,這對他本人、對他教導的學生們,都是不幸的。

不知道大陸的小學老師們是怎麼樣的?不知道他們對於日本,會不會也有類似的極端態度及情緒?

現代的孩子們,不論在台灣、或在大陸、或任何地方,是否都有可能受到極端思想的影響?

在這樣的大環境壓力下,我想家長們只能自己在家教孩子正知正見了。所以家長們不要太忙,日子平平淡淡能過得去就夠了,這樣才會有時間能多陪陪孩子聊天,當孩子受了什麼極端思想的影響時,家長才能及早察覺並加以導正。

等孩子再大一些,頭腦發展完全了,只要把如何用符合邏輯的嚴謹收集資訊再加以分析推理的方法教給他們,他們就能自己使用正確的方式去研究及釐清真相。孩子需要的是「方法」而不是「答案」,因為他們將來還會遇到各式各樣五花八門我們不知道正確答案的東西,他們需要有自己能找出正確答案的能力。
怡靜 發佈日期: 2024.03.09 發佈時間: 下午 10:46
底下這則新聞是來自我關注的一位義大利獨立記者的報導。
這一年來網路上流傳許多烏克蘭徵兵人員在街上四處抓人到前線當炮灰的影片,一開始我還懷疑其真實性,畢竟現在造假的影片挺多的,隨著越來越多的影片出現,西方的主流媒體也開始報導,紙終究包不住火。不過烏克蘭有錢人家的孩子要不是老早已經離開這個早已形同滅國的國家,即便待在烏克蘭國內,他們也不用擔心會被迫上戰場,被抓的都是尋常百姓啊。

=======
來自歐洲 "民主驕傲 "烏克蘭的最新震撼影片:34 名年輕人為避免上前線而打算逃離祖國,卻遭到毆打和逮捕

https://videy.co/v?id=39RnhwGr

昨天(3/8),在距離烏克蘭與羅馬尼亞邊境三公里處,一輛麵包車被攔下,車上擠滿了 34 名年輕人,他們打算逃離祖國,以免上前線打仗。烏克蘭徵兵人員以文明和民主的方式逮捕了這些年輕人,並加以毆打和侮辱。這些年輕人很可能不會在歐盟找到救贖,而是被作為 "志願者 "送往東部前線。

我不想一言堂,就在昨天,我還發表了一段視頻,描述了烏克蘭軍隊徵兵人員的所作所為(https://t.me/vn_rangeloni/1968),但我想知道為什麼義大利沒有一家報紙關注這些現象,而這些現象絕不是邊緣和孤立,這些都是司空見慣的事,已經並將持續影響數以萬計的人。

很多人不知道有多少烏克蘭人在自己當局手中遭受的苦難比與俄羅斯作戰造成的災難更多,但這些為自己生命而奮鬥的人們的權利可能並不被當成一回事,此外,這些事件也讓人對我們的媒體多年來所構建的敘事產生了懷疑,我們的媒體不是一直都在強調,整個烏克蘭是一個民主的堡壘,那裡的人民團結一致,願意為布魯塞爾的藍星旗幟取得勝利而犧牲自己。


陳真 發佈日期: 2024.03.08 發佈時間: 下午 10:35
古希臘作家Herodotus有句名言:神欲其滅亡,必先使之瘋狂。

這話用來形容台灣也好,烏克蘭也罷,其實都不貼切。因為他們的瘋狂並非自作孽,而是遭到惡魔捆綁,罪不在己,畢竟誰能譴責一顆炸彈之所以成為一顆炸彈?

不過,話雖如此,瘋狂行徑依然注定要走向毀滅,除非自我覺醒,拆除引信。

底下是一封信。大陸安居樂業快意天下的朋友們,能夠理解身處瘋狂島嶼四面楚歌的痛苦嗎?

陳真
2024.03.08.
===========
給某某小學的一封信

老師您好,我們是OO的家長。有件事在我們看來極其重要,冒昧向老師反映。

OO昨天說,在課堂上老師教到地下道,問同學有沒有走過或看過地下道?OO舉手發言說她在大陸看到很多地下道。老師卻立即喝斥她說,大陸又不是我們的國家,我們是台灣。

OO說,她的轉述無法逐句精準,但是大概的經過就是這樣。

容我直言,今天 如果是在討論天橋與地下道這樣的交通設施,難道大陸的地下道就不是地下道?不值得一提,甚至不應該提起?

今天,如果OO分享經驗,說她在英國或日本看到很多地下道,還會受到斥責嗎?

而且,台灣怎麼會是一個國家?世界上沒有這樣的國家。只有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統統屬於一個中國。

不管是依照憲法或聯合國決議,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而台灣就是中國的一部分,叫做台灣省。這只是常識不是嗎?

也許您有個人不同的政治主張,但是,在您的主張還沒實現之前,台灣就是中國的一部分。

我並不強求在島內政治現狀下,學校能夠秉持良知陳述事實,但是,至少校方不應該去壓制個人對於基本事實的信念。

更何況,OO的舉手發言根本只是一種完全與政治或意識形態無絲毫關係的生活經驗分享,就只是說她在上海看到很多雄偉壯觀宛如迷宮的地下道,這樣也不行嗎?關於大陸的一切正面人事物是連提都不能提嗎?

OO說,這封信會害到她,但是我們要不要寄出她沒意見,她說她可以承擔後果,因為她也認為老師不該斥責她的發言。

我們當然不希望給OO帶來不好的後果,因此,老師若有意見,請直接與我們溝通,勿與小孩為難。

但我們同時也跟OO說,做為一個人,任何時候都不該窩囊,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我們不應該因為害怕落單、害怕屈居少數一方或害怕遭到懲罰而違背自己的良知與信念。

我們希望,至少在這樣一種懸而未決的島內爭議下,校方應該更謹慎明智地面對舉世政治現實,而非一面倒不假思索地充當島內主流當權者反中去中仇中的政治傳聲筒。

三、四十年前,只要稍微提到台灣二字,或對台灣稍加肯定,馬上就會招來打壓、斥責與懲罰,連說自己是台灣人都會犯大忌。

如今,在一切憲政體制與法理事實完全都沒有任何改變的情況下,打壓的對象居然完全相反,如今連自己是中國人的基本事實竟成為一種島內禁忌。不管是在政治上或文化上,認同大陸居然變成一種罪名。

我聽OO說,班上常有同學說日本是台灣的祖國,台灣是日本的一部分,或說日本人是台灣的恩人。這類泯滅良知的鬼話謊言,在校園裡,在教科書中,在整個島上,甚囂塵上,毒化下一代,卻不見任何批評與糾正。

在各種與過去截然相反的改朝換代過程中,惟一不變的就是法西斯,綠營當權後,甚且變本加厲,居然教導下一代去仇視大陸骨肉同胞,否定與妖魔化自己的血統與文化。

我們難以期待學校面對政治主流權勢能夠高風亮節秉持良知,但是希望至少應該盡可能保持一點最起碼的開放性。

OO關於地下道的發言內容沒有任何問題,不應該遭到如此對待。在台灣這樣一種拼命去中仇中的政治環境下,我們無法制止反中教育,但是小孩這樣一個根本與政治無絲毫關聯的生活旅遊經驗分享,難道也不行嗎?

一點回應如上,若有冒犯,還請海涵。謝謝老師。

陳真
李鑑慧

敬上
2024.03.08.
王修亮 發佈日期: 2024.02.25 發佈時間: 下午 7:55
2024燈謎謎底

壹.
◆◆屯軍挑水上下顛
(射古神靈名詞 二字)
(渾沌)

貳.
◆◆靜而後得解吾衷,無思無想無所通,尚有悠遊池中物,搖鰭擺尾喜從容。
(射《莊子.秋水》一句八字)
(安知我不知魚之樂)

叁.
◆◆一元無首居下座,三土壓疊站上頭。
(射古聖王名一)
(堯)

肆.
◆◆拋丟開了把手,虫旁蓋了匕首,拉歪了天下口,湊齊了豕尾兔頭。
(射成語一)
(巴蛇吞象)

伍.
◆◆一聲雞啼曉意明,山林風動百獸驚。
◆◆東方萬木森森染,蒼穹雲湧現金麟。
◆◆火中生死見本色,九天高舞雛聲清。
◆◆昊天深遠千彩盡,長戈斜倚可得寧。
(每句各射天象一)
(白虎)(青龍)(朱雀)(玄武)

陸.
◆◆兩兩相合知數通,百不存一換目中,唯餘一疋承雙木,炊火滅盡見其兄。
(射楚漢相爭成語一)
(四面楚歌)

柒.
◆◆紅絲水洗一二滴,暖風解凍坐朝西,一斧斬斷落腳處,耆耄耋耈同現跡。
(射楚漢相爭成語一)
(江東父老)

捌.
◆◆斐然掩雙襟,上京見日臨,源頭水泛去,餘流到台濱。
(射西漢典故一)
(文景之治)

玖.
◆◆古來惟一月,萬億得此木。
(射張騫自西域帶回植物一)
(胡桃)

拾.
◆◆萬里博望取絕國,室中來女坐婆娑,破盡表象何所有,留得花樹如火灼。
(射張騫自西域帶回植物一)
(安石榴)

拾壹.
◆◆圈外無痕一掌偏,坐中人人往後遷,千里直行本一貫,森林一角遷此間。
(射楚漢相爭成語一)
(捲土重來)

拾貳.
◆◆萬物之生數兩重,矮山之上又疊峰,大可不必分彼此,橫豎有言並相容
(射楚漢相爭成語一)
(六出奇計)

拾叁.
◆◆帳前改懸弓,浪靜水流空
(射楚漢相爭人名一)
(張良)

拾肆.
◆◆左耳直立面向東,萍水不逢草無蹤
(射楚漢相爭人名一)
(陳平)

拾伍.二十四節氣謎六條
◆◆一夫跨日坐,紛紛剪落絲
◆◆一廈牆頹餘其骨,到此不可執凶器
◆◆火起一禾存,十刀殘其二
◆◆天水澤潤眼前木,絳絲毀盡見高阜
◆◆自是腹中缺一骨,路上卻逢雨相隨
◆◆泣面淚已收,咚聲不可聞。
(每一句各射節氣一)
(春分)(夏至)(秋分)(霜降)(白露)(立冬)
陳真 發佈日期: 2024.02.25 發佈時間: 上午 2:58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4587820

https://news.ltn.com.tw/news/Changhua/breakingnews/4587964

https://news.ebc.net.tw/news/society/406692

https://tw.news.yahoo.com/%E7%94%9F%E7%88%B6%E6%88%92%E8%AD%B7%E6%8E%A2%E8%A6%96%E5%91%BD%E5%8D%B1%E5%B0%8F%E5%A7%8A%E5%A6%B9-%E8%BC%95%E5%96%9A%E7%88%B8%E7%88%B8%E4%BE%86%E4%BA%86-%E5%A6%B9%E5%A6%B9%E5%BF%83%E5%BE%8B%E6%98%8E%E9%A1%AF%E8%B5%B7%E4%BC%8F-040000800.html

https://tw.news.yahoo.com/%E7%88%B8%E7%88%B8%E4%BE%86%E4%BA%86-%E5%8A%A0%E6%B2%B9-%E6%9C%8D%E5%88%91%E7%88%B6%E9%86%AB%E9%99%A2%E6%8E%A2%E9%81%AD%E6%92%9E2%E5%A5%B3%E5%85%92-%E5%A6%B9%E5%A6%B9%E5%BF%83%E5%BE%8B%E6%B3%A2%E5%8B%95-053928047.html
欧婷婷 發佈日期: 2024.02.24 發佈時間: 下午 11:55
中国解放军东部战区发布海报《回家》:小手抓大手,携手出火坑;点灯驱恶魔,回家才会赢。

https://imgur.com/a/Eyda4jl

希望两岸同胞认清敌人是谁,不要互相伤害。
王修亮 發佈日期: 2024.02.24 發佈時間: 上午 11:06
年紀大了,身體衰老,台灣的氣候對他人或許溫和,對我來說卻是冬嚴寒、夏酷熱,出門不是風痛就是中暑,春秋的忽冷忽熱更容易受寒。只能隱縮家中,幾乎息交絕遊。
萬事過眼,一切悲歡在晚年均化為平淡,也沒什麼想說的話了。

安靜地寫幾個燈謎還是很有趣的。

上學期的教材是巴族故事與楚漢相爭、文景之治,所以為孩子們出的燈謎當然以這些教材內容為主。兼有幾個神話、傳說時代的材料。
幾乎都是拆字、合字的謎題,應該都不難。

明天把答案貼出來。
2024/2/24


壹.
◆◆屯軍挑水上下顛
(射古神靈名詞 二字)

貳.
◆◆靜而後得解吾衷,無思無想無所通,尚有悠遊池中物,搖鰭擺尾喜從容。
(射《莊子.秋水》一句八字)

叁.
◆◆一元無首居下座,三土壓疊站上頭。
(射古聖王名一)

肆.
◆◆拋丟開了把手,虫旁蓋了匕首,拉歪了天下口,湊齊了豕尾兔頭。
(射成語一)

伍.
◆◆一聲雞啼曉意明,山林風動百獸驚。
◆◆東方萬木森森染,蒼穹雲湧現金麟。
◆◆火中生死見本色,九天高舞雛聲清。
◆◆昊天深遠千彩盡,長戈斜倚可得寧。
(每句各射天象一)

陸.
◆◆兩兩相合知數通,百不存一換目中,唯餘一疋承雙木,炊火滅盡見其兄。
(射楚漢相爭成語一)

柒.
◆◆紅絲水洗一二滴,暖風解凍坐朝西,一斧斬斷落腳處,耆耄耋耈同現跡。
(射楚漢相爭成語一)

捌.
◆◆斐然掩雙襟,上京見日臨,源頭水泛去,餘流到台濱。
(射西漢典故一)

玖.
◆◆古來惟一月,萬億得此木。
(射張騫自西域帶回植物一)

拾.
◆◆萬里博望取絕國,室中來女坐婆娑,破盡表象何所有,留得花樹如火灼。
(射張騫自西域帶回植物一)

拾壹.
◆◆圈外無痕一掌偏,坐中人人往後遷,千里直行本一貫,森林一角遷此間。
(射楚漢相爭成語一)

拾貳.
◆◆萬物之生數兩重,矮山之上又疊峰,大可不必分彼此,橫豎有言並相容
(射楚漢相爭成語一)

拾叁.
◆◆帳前改懸弓,浪靜水流空
(射楚漢相爭人名一)

拾肆.
◆◆左耳直立面向東,萍水不逢草無蹤
(射楚漢相爭人名一)

拾伍.二十四節氣謎六條
◆◆一夫跨日坐,紛紛剪落絲
◆◆一廈牆頹餘其骨,到此不可執凶器
◆◆火起一禾存,十刀殘其二
◆◆天水澤潤眼前木,絳絲毀盡見高阜
◆◆自是腹中缺一骨,路上卻逢雨相隨
◆◆泣面淚已收,咚聲不可聞。
(每一句各射節氣一)
Han Wei 發佈日期: 2024.02.24 發佈時間: 上午 10:16
您當年說「我想知道為什麼我知道這是一個茶杯?」

這個問題很關鍵,不知道您有沒有看過下面這則影片?
影片中的狗狗,在那個情況下,牠無法意識到那條腿就是牠自己的腿,甚至到把腿都咬了下去時(應該有痛感)牠還是不知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O15DXv3Vwg

所以「正確意識、辨識」的能力,就像您說的是厲害的,那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或許您在您的病患中也曾遇過意識能力出問題的患者。

註:看影片前可考慮先將音量調小,因為錄影的人忍不住笑得非常大聲,而這笑聲讓我有些分心,不過或許對您並不會造成影響。
Han Wei 發佈日期: 2024.02.24 發佈時間: 上午 6:33
陳醫師,謝謝您的分享,我相信您,而且認為您與那位護理系實習生分享的疑問是非常非常的重要。

我並沒有您當年那種辭職去找答案的勇氣,我數年前是因為遇到一些特殊的因素使我得辭職,辭職後我就專注的自己在家讀佛法《大藏經》,我讀經是想要明白:為什麼我想要做到從心發起的孝順、我想要不生起任何傷害他人的絲毫惡念,我卻無法徹底地做到?

現在雖有了些頭緒但仍然沒有找到確切完整的答案,佛經在傳說是兩千五百多年的歷史傳承中,早已自然地由於各種因素而參雜了許多其他宗教的思想夾雜於其中。答案不好找,但我還是隨緣隨力地有機會就繼續研究。

這些年來,對於失去了當時高薪平穩的工作而轉為追尋真理真相,不覺得惋惜,如果還得再重來一次的話,我希望經過這一次的這些經歷,下一次我會有您的那種勇氣。
陳真 發佈日期: 2024.02.24 發佈時間: 上午 12:42
(續)

過去常提起一件事,我知道說出來沒有幾個人會信,所以面對許多人的詢問,我通常都裝傻不語。

我只曾經認真地告訴過一個護理系學生,因為我認為她應該會相信。至於她實際上信或不信,其實我也不知道。

這問題是這樣:當年很多人不解,說我精神科主任當得好好的,錢多事少離家近,儼然醫界明日之星,為何要飄洋過海耗費青春去讀什麼哲學?

每當有人問我,我就笑而不答,趕緊岔開話題,因為我知道,我說實話也不會有人相信,但我也不想說假話,所以只好沉默。

只有一個護理系實習生例外。她在我出國前夕,很膽怯地跑來辦公室問說能不能請我喝杯咖啡餞行。

我一般都是拒絕各種社交。但是,看她那樣誠懇脆弱,我就不敢說我不接受餞行了。

在餐廳裡,她同樣也問了我這個問題,問我為什麼要拋棄一切跑去念哲學?

我問她說,妳是想聽實話,還是只是隨口問問?她說她想知道真相。

於是我就指著桌上的一個茶杯,告訴她說:真相就是我想知道為什麼我知道這是一個茶杯?我說,這個問題對我造成非常大的困擾,所以我決心要去弄懂它。

那也是我最後一次見到那位實習護士,所以我不知道她是否相信我這一番話。

幾乎都快30年過去了,現在我的眼前桌子上就有一個茶杯,我還會困惑我為什麼會知道這是一個茶杯嗎?基本上不會了,也許偶爾還是會有一點點痛苦,但是30年過去了,已經沒有那麼大的困惑。

這是因為我找到問題的答案了嗎?不是,或者說不盡然是,而是因為我已經或多或少接受了這一切。

我知道這是我的手。很奇怪不是嗎?我怎麼會知道這件事呢?我還知道我是陳真,我不需要去照鏡子確認,我也仍然有把握我就是陳真。我怎麼這麼厲害?居然能知道這是我自己的手,知道我就是陳真?

這些其實不是無聊問題,也不是吃飽太閒鬼扯蛋。這些其實都是大問題,因為問題太大了,以致於我們對它視而不見,察而不覺。

它不但是我們的問題,同時也是AI的問題。如果有一天,有一個很奇怪很奇怪的AI,為了自己為何知道這是自己的手而感到困擾,那麼,這個AI很可能已經得道成精變成人了。
陳真 發佈日期: 2024.02.23 發佈時間: 下午 11:10
講AI應該不會去談論所謂靈魂這樣一個指涉不明的問題,那只會流於瞎扯淡不是嗎?

講AI,主要爭議也許在於AI是否有情緒、直覺、好惡、創造性、自由意志、個別性(Individuality)、自我(Self)與自我意識(Self-consciousness)等等等。

歸根結底可以這麼說,其實它就是圍繞著維根斯坦所謂Rule Following的問題,亦即AI如何守規則?它會不會 "逸出" 既定的程式與規則之外?換個方式說,AI在認識世界的程度上能走多遠?

人類能走多遠就已經是個大問題,何況AI?做為人類,我到底是怎麼認識世界的?說到底,還是又得回到哲學的第一課:Epistemology(知識論)。

許多科學兮兮的哲學家,例如Quine,致力於消滅知識論,一些科學家也參與進來瞎攪和,例如霍金。他一下相信一下又不相信什麼theory for everything,這個關乎一切萬物的終極理論一旦被找到,霍金說,哲學將無用武之地,哲學家再也無法雄辯滔滔。

1998年,我在劍橋的 "Think Tank" ( "智囊團",一個由哲學家和精神科醫師組成的固定聚會)發表一個演講,題目是philosophy of mind 和neuro-biology(神經生物學)及認知科學的關係,就是在討論類似這樣一些問題。

信念(belief)也好,知識或概念也罷,到底是如何形成?這純粹只是大腦神經迴路的一個生理化學過程嗎?我們所擁有的不過就是一個腦(brain)? 而心靈(mind )只是一個多餘的概念?一旦全盤解開了大腦之謎,就能明白我們如何認識這個世界?從此再也沒有哲學家說話的餘地?

隔年(1999年),開始念哲研所,正式進入哲學領域,沿著類似的思索,寫下我的第一篇哲學作業,題目是:How natural can naturalized epistemology be? 在多次的電腦故障中,這篇文字早已不知去向,如果哪天能找到,我再把它貼出來。

滿屋子的相關書籍及筆記,二十五年來,我一直都還在同樣的問題上打轉。如今,AI已成顯學,但它的根本問題卻似乎依然原地踏步。

並不是因為這問題很難,而是因為這問題或許根本無解。也就是說,在知識與認知不斷自然化的過程中,是否有個邏輯上終究無法跨越的界限鴻溝?

對於這些問題,其實我早已自有定見,這麼多年來,與其說我找到了答案,不如說我已經不再為此困擾。
西瓜 發佈日期: 2024.02.23 發佈時間: 下午 3:52
问题是人类也是从单细胞动物发展来的,发展到现在花了30多亿年。目前的ai的原理肯定是不能取代真实生命,几万年后就不知道了。300年前的人也想不到现在的人类能上天入地。
大家所说的真实生命局限于鸟类和哺乳动物,还是包括昆虫、植物、细菌等自然界一切生物?
那么植物有灵魂吗? 至少植物可以用扦插、嫁接、播种、压条、分生等方法繁殖,制造出一個活生生能24小時自動呼吸的生物。
Han Wei 發佈日期: 2024.02.23 發佈時間: 上午 6:42
有沒有靈魂?
有。

不然人為什麼會動?動物為什麼會動?
難道當醫師們把所有內臟骨皮血肉等都拼湊在一起,然後再通個電就能製造出一個活生生能24小時自動呼吸的生物嗎?
不能的。

任何的生物能「活」,那個能量是來自於靈。

而靈是什麼狀況?那是來自於各種的因緣和合,尤其重要的是,靈並不是像某些傳說中的一成不變,而是會根據不同的經驗而出現變化。這才能解釋為什麼我們在世界上會看到令人無法想像的極惡之人。

因為因緣不同,有的人越變越壞、有的人越變越善良。
如果我們希望不要變成很壞的靈,那就得時時觀察、調整、保護自己善良的靈魂。
鄭豐遠 發佈日期: 2024.02.23 發佈時間: 上午 4:38
說個題外話,以我多年和影像打交道的經驗,陳真貼的那隻機器狗大概率是假的,是一個電腦動畫,不是真的機器狗。

很多這類影片就是 AI 算法生成的,但也許有些反諷的是,最近的 AI 生成質量愈來愈高,一眼看上去你會以為是一隻真的機器狗。一如最近很多人討論的 Sora AI 模型,它能根據你輸入的文字敘述,生成接近真實世界的影片。

現實存在的機器人/狗,目前只有 Boston Dynamics 這家公司能做到近乎生物的動作,而這是一家有美國軍方背景的公司。
https://youtu.be/tF4DML7FIWk

不過這和陳真說的都沒有關係。在 AI 的未來這一塊,我也是持懷疑態度; 在一些最本質的事物上,我沒法想像所謂人工智能和機器人能取代真實生命。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