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寫下您的留言

 
 
 
 
 
 
361 則留言。
孫從輔 發佈日期: 2022.10.13 發佈時間: 上午 1:57
歐洲媒體最近揭露了一篇美國蘭德公司的機密報告,內容詳細討論了美國藉引發烏克蘭危機搜括歐洲的劇本,其中的冷血計算讓人不寒而慄。美帝國主義對自認為相近的歐洲白人民族都如此殘忍,何況是對和中國大陸同文同種的台灣人呢?我相信針對台灣的類似劇本早就寫好了,不光要利益,還要人命,殘忍度十倍百倍都不止。以下引用丁一凡先生最近一篇文章中對該蘭德報告的摘要,台灣人應該要仔細看看,好好思考一下。

==
原文:https://min.news/world/eaa31cb98e15e890d06a6783d7387c0e.html

  蘭德報告認為,美國經濟形勢惡化很可能導致民主黨在2022年11月舉行的中期選舉中失去國會,而共和黨掌握了國會多數後,會發起彈劾總統的議案。因此,民主黨政府必須不惜代價避免這一結果。報告認為,美國迫切需要外國資本流入美國,充實銀行系統。而能夠提供這些資本服務的,是受到北約約束的歐洲各國。然而,報告指出,德國成為美國獲得歐洲各國資本服務的最大阻礙。從統一後幾十年來,德國一直在努力解除美國對它的限制,爭取變成一個完全獨立的國家。現在,美國內部社會和經濟問題在升級,這對德國加快獨立有利。

  報告進一步分析,英國脫歐讓美國失去了影響歐盟跨政府決策談判的槓桿。而假如美國被迫退出歐洲,歐洲很可能在德法全面達成政治共識的框架下變成獨立的歐洲,屆時光靠英國根本無法抵抗德法的組合。獨立的歐洲,不僅會成為美國的經濟競爭對手,更是美國的政治競爭對手。報告的言外之意很明顯,美國就是不能讓歐洲完全獨立。

  蘭德報告隨即分析了“德國和歐盟經濟的脆弱性”。報告認為,德國在歐洲經濟發展中的地位無可替代,因此德國垮掉,歐洲的經濟將嚴重受挫。而德國經濟靠兩大支柱:一是德國可以獲得法國廉價的電力,二是德國幾乎可以無限制地獲得俄羅斯的廉價天然氣。後者似乎更重要。停止俄羅斯的天然氣供應,可以對德國經濟,乃至於整個歐洲經濟造成毀滅性打擊。在小標題為“可控的危機”的那部分,報告指出,確保德國拒絕俄羅斯能源的唯一可行方法,就是讓雙方都參與到烏克蘭的軍事沖突之中。報告預言,美國在烏克蘭的進一步行動將不可避免地引起俄羅斯的軍事反應,“俄羅斯人顯然無法對烏克蘭軍隊對未被承認的頓巴斯共和國施加巨大壓力而置之不理,這將有可能讓美國宣布俄羅斯為侵略者,並對俄羅斯實施事先准備好的一攬子制裁措施”。

  由此可見,俄烏沖突是美國將歐洲拖入泥潭的手段,目標是歐洲的經濟火車頭德國。美國利用烏克蘭刺激俄羅斯,逼迫俄羅斯采取軍事行動;待沖突爆發,美國再聯合歐洲對俄發起制裁,與德國和歐洲玩了一把“請君入甕”的游戲。

  蘭德報告預計,“俄羅斯能源供應的減少——理想情況下,是完全停止這種供應——將給德國工業帶來災難性的後果”。“它可能導致連續循環的企業關閉,這可能意味著這些企業的毀滅”。這將給德國帶去200-3000億歐元的損失,這不僅會對德國經濟造成毀滅性打擊,而且整個歐盟經濟將不可避免地崩潰。報告還特意強調,不是經濟衰退而是經濟崩潰。因此,歐元的匯率將大跌,導致全球拋售歐元。若歐元成為一種有毒貨幣,世界各國將迅速減少歐元在外儲中的份額。這個份額的缺口將由美元填補。歐洲經濟的崩潰將導致生活水平急劇下降和失業率飆升,受過良好教育的年輕人和具備熟練技能的勞動力將外流,而美國一定是他們最好的移民目的地。

  歐洲移民會給美國帶去足夠的勞動力和資產,短期內它將扭轉美國迫在眉睫的經濟衰退。此外,俄烏沖突和歐洲的危機可以分散美國社會對當前經濟問題的注意力,可以鞏固美國社會,這反過來將降低民主黨選舉失利的風險。中期內,也就是在4~5年內,外來資本流入、物流重新定向和主要行業競爭的減少,將會讓美國的累計收益達到7~9萬億美元。

  無獨有偶,在“蘭德報告”被透露後,10月9日,歐洲網站又透露,歐委會主席馮德萊恩早在烏克蘭戰爭爆發前4個月訪問美國時,就在白宮與拜登及其國安團隊認真探討了制裁俄羅斯的各種措施,而且之後他們一直保持密切接觸,由拜登國安團隊的經濟專家與馮德萊恩的辦公廳主任塞伯特之間傳遞信息,保持溝通。重要的是,整個過程都是由歐委會與美國白宮在策劃,歐盟的重要成員法、德等都被蒙在鼓裡。該新聞把馮德萊恩稱為“美國的歐委會主席”。這個重磅的“新聞炸彈”爆炸後,一定會在歐洲輿論界引起重重波瀾,歐洲領導人再要保持鎮靜似乎已不可能了。
张证壹 發佈日期: 2022.10.13 發佈時間: 上午 12:31
在台湾接受快三十年的各种洗脑,到了中国后,有段时间我还是不理解我在中国的见闻。即使在上海生活了快十三年,到了现在,我还是很不能忍受中国公部门基层很多粗糙的执法及群众的低素质,但是我已经能够谅解中国共产党的难处及尊重其付出。
中国共产党的成就无疑是世界奇迹,即使它并不完美。但是话说回来,谁又曾见过完美的执政者(洗脑的假象不算)呢?或者换一种说法,给定一样的条件及困境,有哪个政权能够做得比中国共产党更好呢?
不过要彻底推倒自己以前被洗脑的内容,确实是非常困难的。大部分人都懒得思考,而希望有人能够提供自己一个简单粗暴的标准答案。所以洗脑是必要之恶,不论是哪个国家哪个政权。
毕竟自己的人民不洗脑,就等着被敌人洗脑成为内奸。绝大多数人是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
鄭豐遠 發佈日期: 2022.10.12 發佈時間: 下午 9:26
最近鈺錠在找工作,經常面試,我不時會想起很久以前聽過的一個限制級笑話,請未成年先離場。


一間科技公司徵資深女性網頁工程師,應試者數十人,董事長親自面試。

第一人說,我是某某大學計算機科學碩士,專精 XXX 和 YYY 等網頁後端技術。

第二人說,我在 Google 工作過三年,網頁前後端都有豐富工作經驗,特別熟悉 AAA、BBB 與 CCC 等程式語言。

第三人說,我是阿里巴巴網站運維團隊出身的,特別熟悉 KKK 伺服器管理。

…略

就這樣一整天下來,幾十人面試結束後,董事長的祕書問道,這麼多優秀的工程師,您決定要錄取誰呢?


董事長沉思良久,答道: 就選那個奶子最大的!


以上只是一個"比喻",但我不知道有沒有人能聽懂。我是要說,人們判斷事物良莠的標準,難道不就是這樣一種水平嗎? 以為人是憑藉理性做出價值判斷,這事從理性上聽著似乎就不太靠譜。
鄭豐遠 發佈日期: 2022.10.12 發佈時間: 下午 8:49
我感覺,你從一個人如何描述如今的中國或中共,就可以看出他理解現實、理解世界、理解過去與未來 (所謂歷史觀) 的水平。

我心裡經常湧現一種巨大的渴望,渴望自己就是中共治下的中國的土生土長的中國人,而不是一個在美日殖民地長大的整天喝著洋奶水、從小仰望著洋人的可悲的傻B。

人沒法決定自己的身份,但這幾年倒覺得挺慶幸,慶幸自己在這事上還沒有傻到無藥可救。

我不相信有多少台灣同胞和我一樣,對祖國和中共有這麼高的評價和仰望,但這倒並非出於智能和理性上的自信,我知道我的"慧眼獨具"是基於一種獨特的評價人事物的面向,類似"情人眼裡出西施"那樣的東西; 你唯有"真的"愛上一個人,你才會看出他的善良,看出他的勇敢,看出他的一切美好。

你有沒有辦法教會別人愛上一個人? 人們口頭上說你只要"拋下成見",就能看見那些過去看不到的東西。但成見是這樣一種像隱形眼鏡一樣說拋就拋的東西嗎? 也許換個方式說,人改變對一個事物的評價的前提就是你得先有"能力"改變你看世界的方式。但真的存在這樣一種能力嗎?

現實裡,所有人看待世界的方式其實都差不多,都是像我說的這種盲目的,從眾的,聽從荷爾蒙的; 只要愛上了,你就算殺人放火,也是我的真愛。除極極極少數人以外,你不可能讓人們改變想法,除非洗腦機器是你家開的。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0.12 發佈時間: 下午 8:29
你是腦子進水了嗎?

陳真
2022. 10. 12.


哲學是一種思想,它自然也是一種思想的過程。簡單說,在我思考出某種想法之前,總有個或許難以名狀的思考過程。這個過程無法定於一尊,你沒法像套公式或遵守交通規則那樣去進行思考。

不過,如果你今天教一個小朋友思考,你會怎麼做呢?你一定會不斷問他許多個 "為什麼?",為什麼妳會這樣想?理由呢?在這個理由底下,妳為什麼會得出這樣的看法而不是那樣的結論?

我們是大人,不是幼稚園小朋友,因此,理論上我們實在不需要由旁人來對我們進行這樣的發問。我們自己就該對自己的想法進行這樣的自我審視。這會很難嗎?思考的最低形式不就是這樣嗎?

比方說,當你把中共講成惡魔,講得一文不值時,你難道沒想過自己到底是在講什麼?它哪一點是惡魔?如果某一點是你所謂惡魔,那麼,你倒應該說說,還有誰比他做得更好呢?就好像如果你要說牛頓很笨,像牛那樣駑鈍,那你是不是該說說他到底是如何個駑鈍法?到底有誰是比他更聰明的呢?

中共如果那麼爛,那麼腐敗殘暴,那麼低能邪惡,那他到底是如何讓一個被西方列強蹂躪踐踏一百年,被東西洋鬼子姦殺擄掠數千萬條人命、地獄般的悲慘國家,迅速成為一個在科技、知識與文化等方面舉世數一數二的富強國度?

比方說上個世紀九零年代,中日之間的人均GDP相差近百倍,也就是說,日本人四天的收入,中國人得賣命辛苦賺上一整年。可是,三十年後的今天,根據聯合國的統計與預測,中國的經濟總量足足增加了50倍,來到20萬億美元,而日本卻維持和三十幾年前一模一樣的經濟水平,目前僅僅是中國的16%。

至於原本僅佔日本百分之一的中國人均GDP,三十年後的今天,已來到45%。預估至遲2030年,中國的人均GDP就會超越日本,而經濟總量更是會進展到日本的十幾二十倍。

也許你會說,賺錢沒什麼了不起。可是,讓十幾億人脫離赤貧,難道不就是政治與人權最該做到的核心任務?

好吧,不談富強,談知識。不管你根據哪一種學術指標,中國都毫無疑問從三十年前的一片空白,一躍成為世界排名第二的知識大國,預計很快就會超越美國,尤其是在各種尖端知識的研究上,更是飛躍迅速。許多知識領域,大陸的大學都已紛紛名列前矛。

不管是經濟與財富分配、知識文化與科技、環保與基礎建設以及更重要的公衛與各種人類發展指標,例如新生兒死亡率等等等來看,中國都是創造了不可思議的奇蹟。

而且,更重要的是己立立人,己達達人,中國的富強從來都不是用來侵略他國,而是不斷透過各種基礎建設,扶助各個弱小貧窮國家發展民生;從來不發一槍一炮,不派一兵一卒,不取他人一分一文,從不侵略他國。

但是英美等國呢?尤其美國,兩百年竟然打了兩百多場戰爭,光是二大戰之後就陸續軍事侵略、毀滅了十幾個國家,殺害至少五千萬人,製造數億難民,策動無數國家的內亂與內戰以謀利,完全不把別人的命當命看,四處姦殺擄掠,強取豪奪,毫無人性可言。

它媽的你說這樣的中國是惡魔,而那樣的美國卻是天使,你這不是腦子有病嗎?

至於台灣人最引以為榮的什麼投票選舉的什麼民主自由,更是低能到我真的很想去撞牆。神啊!怎麼會有人這麼蠢啊?如果那樣一種全民投票很偉大很重要,是什麼人類的普世價值,它媽的怎麼從來沒見過任何一家公司是開放給股東一人一票選舉董事長?怎麼沒有一所大學的校長是由全體學生一人一票選出?

信不信,如果大學或中研院開放一人一票選出校長或院長,我敢說,那位什麼 "館長" 或什麼3Q哥肯定會當選,胡適絕不是他們的對手。它媽的你說這樣一種選舉制度是人類文明至高無上的普世價值?你是腦子進水了嗎?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0.12 發佈時間: 下午 7:24
被中共統治好過被洋人踩在腳下,甚至是種族滅絕。

這樣講是錯的。這就好像說:

我寧可念劍橋大學,也不願讀民進黨的凱達格蘭學校。

我寧可每天吃漢來海港餐廳,也不願吃大便。

我寧可每天睡到自然醒,也不願每天熬夜到天亮。

我寧可頂天立地當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也不願跪舔洋人。

我寧可銀行存款多三個零,成為有錢人,也不願當乞丐。

台灣人如果有腦子,三十年前就該主動拜託跟對岸統一。

把解放台灣、兩岸統一當成一種無奈之下的勉強選項,是荒唐可笑的。這其實也就是所有對於中共的誤解之中最根本、最荒唐的一個。

比方說,期待有一天祖國能夠民主自由重視人權。這樣講是極端愚蠢的。那就好像說,期待有一天愛因斯坦能夠對人類科學做出貢獻。

好壞評價是相對的。當你說某個人很爛時,那你該說說看到底還有誰比他做得更好。
陳湯 發佈日期: 2022.10.12 發佈時間: 下午 7:00
我今天跟我那位朋友講電話
爭論了起來
他說:你難道真的想被中共統治嗎?
我回答:被中共統治也好過被洋鬼子踩在腳下
甚至是種族滅絕

我朋友說:那是要併吞我們的惡霸

我心裡想卻沒說的是:那是祖國中央 你以為你忠於一個獨立國家 實際上不過是一個妄圖割據的偽政權 早晚被埋進歷史的亂葬崗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0.12 發佈時間: 下午 5:46
時間零碎,想到什麼寫什麼, 沒頭沒腦,片語隻字,只好如此。

俄羅斯多名重要科學家遭到美、烏特務暗殺,一名哲學家的女兒也被汽車炸彈炸死。克里米亞大橋亦遭炸彈襲擊。俄羅斯決定報復,發射了七十幾枚飛彈,死掉8人,十多人受傷。西方國家如喪考妣,島內外主流媒體更是哭天搶地,把普丁描繪成殺人魔,說普丁針對平民發動瘋狂報復,進行地毯式無差別攻擊。

可是,七十多枚導彈造成八人死亡,這意味著什麼?這像是 "瘋狂報復" 嗎?這意味著普丁盡一切可能避免誤傷平民。

美國向來是怎麼發動戰爭的呢?數十萬甚至數百萬顆炸彈飛彈,狂轟濫炸,動輒上百萬人死亡。

講這些很無奈,因為媒體控制在這些喪心病狂的殺人魔手上,一般人的腦子只會人云亦云,你要如何讓腦子不靈光的人們認清是非善惡?

媒體的掌控是一切權力的根源。

俗話說 "公道自在人心",還說什麼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這其實只是自欺欺人。公道是不是在人心,得看你是否掌握麥克風。人民的眼睛非但不雪亮,而且跡近全盲。媒體怎麼說,人們就怎麼信。絕大部份人其實是這樣一種生物。你教他數學,教他開飛機,教他醫學,教他歷史,教他化學,教他各種技術,這一切工具理性他都會,但你可別期待他會思考。

存在主義者喜歡說,"活著是世上最罕見的現象"。也許思考也一樣。活出血肉很難,活得像個人更難,因為人應當要有個腦子,會思索,有義憤,有感情,有態度。人畢竟不是電子雞,但有幾人敢說自己有腦子?敢說自己不是僅僅一種按照指令設定而行動的電子產品?幾個人的腦袋比機器高明?
許世勤 發佈日期: 2022.10.12 發佈時間: 上午 9:18
美國沒有併吞其他國家,是因為要做到這件事,必然超越其力量邊界。這麼做只會促進美國的不穩定,甚至走向瓦解,現實層面的考量上做不到。

美國沒有併吞其他國家,是因為美國把全球當作自己的後花園,隨意進出,想搶就搶,想拿就拿。任何規範國際秩序的原則對美國無效,因為「美國例外」,這是白人至上主義在心理上投射的結果。

中國從沒有說要併吞「台灣」,無論兩岸憲法,都是「一個中國」,這叫內政,是治權的問題而不是主權的問題,所以共產黨說兩岸可以坐下來談。

如果認為「中國」要「併吞台灣」,那「台灣」必得從憲法上成為一個獨立於中國的「國家」,並得到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認可。以中國的立場而言,台灣獨立意味著從中國的主權領土中分裂出去,那樣兩岸之間就不是「內政」問題,那樣就沒有了坐下來談的空間。

西方政客是相當虛偽的。當加泰隆尼亞要獨立的時候,西方世界認為這會對統一的西方不利,所以西方集體圍剿「加獨」份子。科索沃是塞爾維亞的主權領土,阿爾巴尼亞人當年只是借住在這塊土地上,最後卻在西方的引導下「獨立」,至今塞爾維亞當局不承認這種行為。事實上認可科索沃「獨立」也就那些以美國馬首是瞻的西方國家,還占不到世界的一半。

美國沒有「併吞」其他國家?美國的建國歷史,就是一部屠殺印地安人的歷史。美國人過「感恩節」,將印地安原住民屠殺殆盡後「感恩」?十足偽善!歷史上美國的德州是從墨西哥併吞來的,夏威夷是攻滅夏威夷王朝得來的。美國實際上透過文化霸權、美元霸權,以及輻射到全球的軍事力量控制、侵略了全球。站在全人類的角度而言,美國就是最大的侵略者。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0.12 發佈時間: 上午 2:06
在我的解讀裏,維根斯坦以一種秘而不宣的含蓄方式,推崇隱喻 (metaphor) 在語言上的根本價值。但他倒是曾經很直白地說,一個人如果不懂得隱喻,他將無法學習許多學科,例如歷史。

歷史不是求真求實嗎?為何隱喻反倒在某個重要意義上成為所謂歷史的核心?血肉模糊的現實中,我不太想再去談這樣一些問題了。一如陳凱歌所說,過往種種,如夢一般,往後才是真實血肉。

2003年,美國侵略伊拉克,灑下數十萬顆炸彈,其中一顆炸死了某個農莊一家22口人,只有阿嬤因為剛好到院子餵雞而僥倖存活。一位戰地記者遠遠拍下阿嬤的身影。記者敘述道,阿嬤拿著一個大垃圾袋,徒手撿拾四處噴灑在牆上、地上、泥土上一家人成百上千的殘肢肉塊與腦漿。在這一大團血肉碎骨裏頭,有她的一群年幼孫女孫子與幾對兒女。

我一直記得這件事。

我始終想學會對一切悲劇冷眼,但時間在血肉面前敗下陣來,我非但沒有忘卻這件事,它似乎還是給了我重重一擊。我每天在清冷高妙的思想世界裏頭飄忽來去,難道我只是在追尋享受一種艱澀抽象的概念遊戲而無關血肉真實?

我是因為前一位留言者的那句話 (柏楊缺乏史學素養)而有此一嘆。可是,柏楊如果沒有史學素養,那我倒想問問誰又有哪門子史學素養?

個性使然,我不太喜歡地面上的東西,我希望像個隱喻那樣飛起來,離地面有個距離,好讓我看清楚世界。但是另一方面,我卻始終忘不了地面上發生的一切。

我想,哲學也好,文學或歷史也罷,只要有人能夠透過講A,卻讓我們聯想到B,想到C,聯想到DEFG...那他也許就是個好的哲學家、文學家或歷史學家。反之,如果有人總是要告訴我們某個正確答案,那意味著他無法學習很多學科,例如歷史,例如哲學。

就如Emir Kusturica所說,一個藝術家的偉大程度,也許可以從他飛離地面的距離來判斷。
陳湯 發佈日期: 2022.10.11 發佈時間: 下午 10:42
這篇文章 我讀了很感動 分享給大家:

這篇文章道出了我們這一代華人對當今時勢的觀感與心路歷程
这篇文章道出了我們這一代華人對當今時勢的觀感與心路歷程。文章有點長但值得過目並轉貼。
我必須坦誠,作為一名大叔輩份的南洋華人,我的大半輩子都是反共(中共)的。丨
我們反共(中共)都幾乎反了一輩子了。
我相信這是和我同輩份的人的一個集體經驗。
我們出生於毛澤東掌權中國的時代,也是一個當時世界上所有的共產黨都惡名昭彰的時代,共產黨猶如惡魔的代名詞,是那個時代威脅着人類自由文明世界的一個災難,所有人都在唾棄共產主義。
作為一個南洋華人,我們自小就活在反共,防共,恐共,甚至仇共的氛圍。
我們是在這樣的時代環境成長。
我們一直以來都對中共沒有好感。
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說,六四發生的時候我剛好在台灣,地理位置更靠近中國,有更深刻的體驗,對當時在電視上播出的視頻畫面有更大的衝擊和震撼。
六四使我們這一代人悲憤,對中共憤恨難平,使我們這些從來沒有接觸過中共甚至當時沒有到過中國的海外華人由於這樣的歷史事件而得到具體體驗並因此成為反共(中共)的「先鋒」(相對於時下的這些年輕人)。
六四是我們那一代人的集體經驗和集體記憶。
中共作為一種「壞人」的印象對我們來說已經是根深蒂固。
我們這一代人對中共幾乎這一輩子都不曾有過好感而只有反感,甚至到了 80 和 90 年代我們也對大陸人沒有好感(在我們印象中大陸人素質低下),因此那時候我們不管是對中共還是大部份中國人都保持一種負面的看法。
我年輕的時候,甚至曾經對當年國民黨因為日本的侵略而被中共反敗為勝的一舉統治中國使到中國成為共產中國而無法成為國際上民主國家的一員的歷史事實而一直耿耿於懷,惋惜不已。
當時我多麼希望國民黨當年可以打敗中共而在中國立國。
(現在我明白如果當年國民黨贏了,中國就完蛋了。)
因為當時的國際社會,尤其是西方社會,對中國的唯一印象就是共產黨,共產主義,紅色中國,獨栽,封閉,極權國家,鐵幕國家,都是負面印象,而我身為中華民族一份子,也只有因為中共而蒙羞的份,西方人就是看不起 chinese,不管你是中國人還是海外華人。
也由於中國的多年積弱,成為「東亞病夫」,所以不管是中國人還是海外華人,一直以來都有一種我們永遠比不上西方人的民族自卑感。所以當時的中國人有很多都是崇洋媚外的(包括現在的中國人仍然是非常崇洋的),至於我們海外華人,我們即使不媚外至少也崇洋。
我有一個「腦死理論」,就是大部份的人其實到了三十歲就「腦死」,這是因為大部份人到了那個年紀基本上對所有事情的認知已經定型,也就是在思想和理念上的僵化,基本上你很難去改變他的思想和偏見,那已經成為一種意識形態。
而我們大叔輩的南洋華人都有這種在不知不覺中形成的反共(中共)的意識形態。
我們的頭腦僵化,但是時代在變,中共也在變,中國變得更厲害,但是這世界變得太快了,很多我們這些大叔輩就往往跟不上了。
在我們大叔輩的成長經驗中,我們當年一律崇洋,聽西方流行歌曲,看美國好萊塢電影,唱英文歌,喝可樂,穿T 恤牛仔褲(到現在這仍然是我最喜歡的服飾),追求西方時尚,我們見證了美國成為「世界警察」,也見證了美國最輝煌的年代,我們崇拜美國,為銀幕上的Rocky 和 Rambo 這些打不死的英雄喝釆,我們是吸西方流行文化的乳汁長大的。
美國的自由民主風氣成為我們的響往,因為畢竟在亞洲國家即使有大選和投票的所謂民主制度,在自由民主這方面仍然跟西方國家有很大的差距,我們傾慕西方,在普世價值方面以西方為標準。
事實是,在現代史中,西方的科學和文明及文化確實主宰了全世界,我們今天所過的文明社會生活,幾乎在各個方面都受到西方的影響,甚至直接繼承自西方,我們在心理上和精神上早就接受了西方優越論和西方中心論,也全面接受了西方的文化殖民,我們不僅在國土上被殖民,甚至連靈魂都被殖民了。
而當時的中國還在從一窮二白到苦苦掙扎。
南洋華人在國家的反共背景下迎來了臺灣流行文化和香港流行文化的輸入,而紅色中國在這方面缺席。大馬是在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邦交之後才逐步和中國走向友誼之邦的良好國家邦交關係。
臺灣的流行歌曲和愛情片在這裡大行其道,再加上國民黨政府在國際劣勢下一方面創造了「經濟奇跡」另一方面又以自由中國的姿態向星馬華人爭取認同並進行統戰,所以大馬的統考文憑被臺灣承認,使到大馬華人有很多的留臺生,因此大馬華人和臺灣之間一路來都保持了非常親密的關係,也為臺灣的南向政策大開方便之門,甚至延續到現在的民進黨臺灣政府時代,當時的臺灣可說是文化殖民了大馬華人,也使到大馬華人對臺灣比對中國更有認同感,當時的臺灣文化界跟大馬華人文化界可說是互動交流頻繁,以臺馬華人一家親來形容也不為過。
而在當時,除了中國的羽球運動員來馬大放異彩受到大馬華人的歡呼之外其他的交流便幾乎乏善可陳。
同一時間,香港的電影,電視劇和流行歌曲(還有漫畫)也在大馬華人圈風靡一時。如同台灣當時的流行文化,香港當時的流行文化也成為了當代大馬華人的集體回憶,我們對香港人和台灣人都倍感親切,也培養了我們那一代人的香港情懷和臺灣情懷,這都是當下的新生代年輕人所未必能體會的。
可以說,我們也曾經被臺灣和香港文化殖民。
同樣的,當時中國的流行文化仍然是缺席,我們對中國還是很陌生。我們對香港人和臺灣人的認同還是遠超於中國人。
一直到中國的搖滾樂橫空出世並經過臺灣唱片公司的引介和推廣而引進了大馬,我們才開始初次接觸到中國的流行文化。
這就是我們大馬華人大叔輩文化背景的一個路線圖。
雖然大馬華人的祖先主要都是來自中國,但對土生土長的大馬華人來說,這樣的一個文化背景顯然不利於跟中國人的連接和交流,彼此之間的文化隔閡也比較大。
再加上我們多年來也累積了對中共的不認同和不信任,這種種因素使到我們對中國和中國人都比較有距離感。
當然後來中國隨著經濟的發展在各方面都有突飛猛進的發展也逐漸開始在文化上引起國際上的注意也開始輸出了流行文化,也使海外華人開始對中國和中國文化有了更多的了解。
即便如此,我們對中國還是沒有很深入很透徹的了解。
以我個人為例,即便我去了美國長期居留而接觸了各種各樣的中國人也對中國有了更多的了解,而在回到大馬之後,在 2014 年香港發生了所謂「雨傘革命」的示威運動時,在一開始時我也參與了大馬聲援香港的活動,後來則在這場民運開始荒腔走板時不再認同他們。
現在回顧起來,我當時對中國對香港(包括對台灣)當地的政治狀況和社會生態還是非常缺乏了解的,以至於多年來先入為主的「中共是壞人」的刻板概念令我一廂情願的支持香港那一邊。
而我當時並沒有實際掌握到一些不為人知的事實。
一直到特朗普上臺成為美國總統跟中國展開貿易戰和科技戰時我自然站在中國這一邊,也在這個時候香港發生了以「反送中」示威開頭的叛亂暴動事件,就是這一次,美國終於露出了很大的破綻,也終於使我徹底看清了一些事情。
這是美國繼上次在六四事件企圖搞垮中國不果之後,最傾盡全力試圖為中國製造分裂危機的一次顛覆行動,事實證明,美國一直在試圖禍害和分裂中國,從西藏,新疆到臺灣和香港,都只是美國在利用這些課題企圖去搞垮中國而已,中國是一個獨栽國家還是民主國家對美國來說一點都不重要,美國搞他的歐洲盟國都從不手軟,搞他的傀儡日本也從不手軟,面對足以威脅美國全球霸主地位的中國,更是無所不用其極。(例子有俄罗斯及委内瑞拉)
從美國策動的香港叛亂暴動事件中,我終於徹底的清醒了。
即使中國立刻成為一個民主制度國家,美國也是要摧毀中國以保持自己世界霸主的地位。
我搜集了更多的資訊,對香港的狀況有了更多的了解,也更清楚我對香港警方和中國當局的支持是完全正確的。
從我一開始所描述的,我們這一代大叔輩的南洋華人所身處的時代背景和生活環境以及被美國西方和香港台灣文化殖民所潛移默化的這樣一種文化背景之下,會成為一個反中共甚且反中國的人是一點也不奇怪的,這就說明了為什麼會有那麼多食古不化,頭腦僵化,思想落後的大叔大娘到現在還在對中國抱有盲目的傲慢與偏見。
即便是我,身為一名資深的反共人士,也是到了2019 年,香港黃絲以「反送中」為藉口和起點配合美國當局在香港所發動的叛亂暴動顏色革命事件中,才真正驚醒過來,才真正看清楚什麼是事實和謊言。所以我才會從資深反共人士成為真正的中國隊支持者(team China supporter)。
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頭腦很清晣的去思考問題的。
我以前也是那種「我是反中共,不是反中國」的人,不同的是,我是反共親中,但是後來我也開始發現了問題。
首先,不管我們多麼不喜歡共產黨(中共),但是到了今時今日,中共確實用它的能力和成就狠狠的刮了我們這些資深反共人士一巴掌,這是我們必須承認的,沒有中共就沒有今天的中國,所以到現在我們必須反問自己一句,我們是在反什麼?
這就是當年六四時站出來反中共的一班香港藝人為什麼會在時移勢遷之後重新支持中共去領導和建設中國,因為這是任何頭腦正常的人都會領悟都會做的事,而不是因為他們「變節」,可悲的是一些海外華人不知道為什麼到了今時今日還在死腦筋,可能他們的頭腦一直還停留在80年代。或者是我所說的「腦死」。
作為一個民主主義者,我們已經看穿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弊病,以及美國假民主之名去摧毀其他國家的陰謀手段,我仍然相信民主自由人權這些普世價值,仍然相信這些普世價值終有一天會以某種方式更全面的實現於中國,而目前中國仍然需要繼續且穩定的讓中共領導中國走向康莊大道,這是毋庸置疑的。
因此我們無需拘泥於中共跟我們在某些方面理念上的不合,因為這個問題在現階段是無法解決的。
以上這些道理,是那些認為我們在為中共的獨栽背書的人所不能了解或者根本不願意去了解的,而我們顯然無法對別人的智商有所要求。
當我能夠對中國的發展推演到一百年後,你是跟不上我的。夏蟲不可語冰。
鄧小平救了中共,最後又終結了中共的優勢。就是這麼吊詭,箇中奧妙我暫時無法向你解釋。
很多人不明白,不管是中國人或海外華人,華人永遠是華人(chinese),在西方人眼中你永遠是華人,不是你不承認就可以,除非你重新投胎沒有別的辦法,而西方人永遠會用對待華人的方式來對待華人。
挾洋自重是沒有用的。身為華人不懂得自重也是沒有用的。因為西方人會唾棄你們,輾壓你們 ! 使你們永無超生之地 !
你以為你身為一個華人,可以助紂為虐的去幫助西方人打壓中國而獲得西方人的贊賞?
就讓血淋淋的現實去回答你。
來到21世紀的今天,多虧了美國總統特朗普(川普),才使我們終於真正認清了歐美西方國家是怎麼一回事,Anglo saxon 白人是怎麼一回事,也看清了他們在普世價值下一直在掩蓋的虛偽的真面目,白人集團以近兩百年的優勢發展了現代科學文明和文化,使到全世界都在他們的統領之下,在精神上殖民了所有其他的民族,同時也在掠奪,剝削,操縱了整個世界。
西方人把東方人殖民到了使東方人永遠只能仰望西方人,使東方人永遠認為所有西方的東西包括價值觀都是最偉大最正確的,使到東方人甘心永遠被西方人操控和形成一種主(西方)僕(東方)關係的程度。
人類來到了一個臨界點。
這是一個東方和西方的對決。
只有中國能夠與西方霸權抗衡,一決雌雄,一比高下,只有中國可以。
只有中國能夠扭轉局勢,只有中國能夠改變這個世界,只有中國才能夠改變東方人的命運,只有中國才能夠扭轉百年來東方人被西方人壓着來打的劣勢而使到這個世界朝一個更正確的方向發展,走向人類共存共榮的榮景。
只有中國可以做到。
只有中國可以做到。
連上帝都阻止不了中國。
中國只是王者歸來,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意,因為中國人不吃這一套。
西方不再可以為所欲為,奴役整個世界,只有中國可以告訴西方 : not anymore。
這就是今天我們所面對的國際形勢。
而你其實沒有不選邊站的權力。
當然你也可以忽視。
畢竟中國才剛開始。
先知先覺的人知道該選那一邊。後知後覺的人選另一邊而且不出二十年已經開始後悔。
不知不覺的人就繼續不知不覺好了。

----------------------

我分享給我朋友時
我朋友罵我被洗腦
我說我們民族必須團結強大
我曾經碰過狗仗人勢的ABC
深感如果我們兩岸中華民族不統一團結強大
會被洋鬼子踩在腳下
甚至種族滅絕(白人右翼聖經透納日記可是說要用生化武器滅絕黃種人 讓亞洲大陸變成無人區)
他竟說我敵我不分
說美國現在沒有要併吞其他國家
中國卻想併吞台灣
我很想嗆他:
兩岸統一後 你的子孫將以超級強國的國民之姿態
受到國際間的尊敬
繼續受制於美國
你子孫只會被洋鬼子踩在腳下
甚至被當成蟑螂而被滅絕
和光同塵 發佈日期: 2022.10.11 發佈時間: 下午 3:04
孔子誅少正卯一事的真實性在史學界一直存有疑義,少正卯是否真實存在、殺他的動機以及事件發生的時空背景的合理性都有爭議。我傾向認為荀子(或尹文子,事件最早的記述)為了強化他關於國家控制思想的主張,杜撰發明相關的動機理由,然後東漢王充進一步在細節上加油添醋。

柏老對於歷史有他獨特的人類關懷,但是他個人偏見太多以及欠缺足夠的史學素養,使他對許多歷史人物評價都過於片面武斷有失公允。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0.10 發佈時間: 下午 5:52
鬼子計劃 (1)

陳真

2022. 10.10.

我從不注意什麼國慶新聞,但我聽說今年的慶典主秀竟然是找來一些日本高中女生進行主場表演,另外還有擔任議員的日本鬼子集體來台盛大慶祝什麼 "台日友情五十年"。台日之間的血海深仇,竟然炒作成人間佳話,美不勝收。

這當然不是一種偶然,更非無心之過,而是一種極其惡毒、意圖日後在台灣製造最大傷亡的政治算計。過去二十幾年來,這樣一種算計層出不窮,行徑與宣傳內容之荒誕齷齪,匪夷所思。

重點是:這一切作為並非各自獨立存在的事件,而是一種系統性的政治陰謀操作,是一整個惡毒計劃的一部份。

簡單這麼說,在美國操盤下,人渣黨透過無數所謂文化活動,以及島嶼各地大量公共建築與城市規劃之相關歷史陳述與文物保存及教科書的瘋狂竄改,不斷洗腦台灣人的下一代,教導下一代把日本鬼子當成恩人、當成血統母國、當成祖先那樣膜拜叩首感恩懷念,教導下一代應勉懷日本母國治台時期的美好榮耀,甚至很多台灣人還真以為自己身上流著日本鬼子的血液,完全泯滅良知地捏造歷史,徹底隱瞞日本鬼子殖民台灣殺害至少四十萬人的恐怖屠殺惡行。

更為惡毒的是,美國CIA與人渣黨不斷以各種精緻手法,在島內外不斷散播一種完全不是事實的惡毒謠言說:台灣人之中有數百萬人其實是日本人的後代。

美國和人渣黨這群喪心病狂泯滅良心的漢奸台奸,長年以來不斷散播炒作這樣一些惡毒謠言與洗腦,為的就是希望讓不明就裏的大陸同胞真的相信台灣人尤其是南部人之中有幾百萬個日本後裔。有位解放軍將領,居然就真的相信這套美國精心炮製的鬼話。

一旦大陸人相信這個惡毒鬼話,兩岸之間日後必然會爆發恐怖族群仇恨屠殺或內亂。這就是美國人企圖搞死兩岸、讓兩岸同胞日後互相仇恨殘殺的惡毒陽謀。

我知道人們看我這文章心裏會怎麼想,一定會覺得我是在講什麼純屬空穴來風的陰謀論,但我不是,我所講的是一種明明白白的、行之多年的、施行於無數國家、旨在挑撥族群仇恨與自相殘殺的具體圖謀。我會找時間再談這件事。

美國人以及人渣漢奸用心之惡毒與邪惡,真的是罪該萬死。這不是第一次,而是美國人半個多世紀來在無數國家或地區所不斷操弄的一套挑撥內戰或內亂、挑撥族群仇恨與自相殘殺的慣用、必用手法。

台灣人醒一醒,認清敵人的惡毒圖謀!
發佈日期: 2022.10.08 發佈時間: 下午 5:55
文教是威力最大、效果最顯著的武器,勝過戰機航母核彈。軍事武器了不起對肉體造成殺傷,教育則能毀人於無形,還能讓被害者對加害者感激泣涕。

台灣的去中國化教改就不說了,看看美國在文教方面針對大陸本土的滲透就可以理解。香港回歸後,解殖的工作未能及時到位,香港中小學的教材一面灌輸戀殖情節,一面教學生上街頭搞暴動反政府;新疆地區政府的內鬼和疆獨勢力沆瀣一氣,在教材中加入宗教極端思想和恐怖主義內容,致使新疆曾經恐攻不斷。更離譜的是不久之前的人大教材插圖事件,沒想到黑手都深到內地教育了。

在香港國安法和新疆反恐之下,情況已有很好的解決,不知被美國和人渣們洗腦最徹底的台灣什麼時候能得到解放。看到之前某香港市民弔念英國女王時像五子哭墓一樣,還有近日高雄出現的安倍銅像,已經不是作嘔可以形容的,不得不感嘆教育的洗腦威力可以把一個人的腦扭曲成什麼模樣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0.08 發佈時間: 上午 1:36
腦殘不分藍綠 (2)

陳真
2022. 10. 08.


蔣公有一回開會開一半跑去尿尿,在廁所遇到一位也是出來尿尿的官員。看到皇帝駕臨,官員嚇壞了,馬上彎腰鞠躬說,"蔣委員長,您也親自來尿尿啦"。

尿尿當然得親自來,無法代勞,除非接一根塑膠管子,由旁人抬著管子接上小便斗。

我們可以替人代勞很多事,但有些事情只能自己來,尿尿是其一,思考是其二。我可以儘可能告訴你一切方法,儘可能替你核實一切資訊,但是,剩下的你還是得自己來,你仍然得自己動腦子,否則誰也幫不了你。

尤有甚者,有些東西根本就是一翻兩瞪眼,連思考都不用,等於是直接告訴你答案了,如果你連這樣都還會弄錯,我還能說什麼?綠色腦殘的問題就在於他根本就不需要大腦這種器官,因此,所謂講理或基本是非對錯等等無可爭議的事實,對他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他根本不依靠這些東西來做出判斷。

我 "反洗腦" 過無數綠色型腦殘 (綠色非關政治取向,而是指完全不講理的那一型),反洗腦得成功,效果好的話,一兩小時就見效。將近四十年前,我曾 "反洗腦" 過某位前來挑釁的採訪者,前後只花了不到一小時,就讓她由愛蔣愛黨 (國民黨) 瞬間變成反蔣反黨人士。並不是她改變了理性態度,而是她改變了信仰的對象。她相信了我,因此也就相信了我講的種種。

綠色型腦殘是屬於這一類,套句流行用語就是,他之改變,並非點點滴滴枝枝節節的理性累積所促成,而是某種 "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是整個認知或信仰架構頓時全面崩塌翻盤,徹底揚棄。

至於藍血人,其實可以說沒有藥可救,除非,除非你幫他先建立起病識感,就像治療精神分裂症病人那樣,想辦法讓他對自己不知從何而來的 "理性自信" 開始感到懷疑,開始意識到自己理性能力之嚴重不足,也許他才有可能慢慢願意去形成新的思索,慢慢對舊有的荒謬認知重新思索,產生新的理解。

不過,理性或知識往往是一種障礙,當事人讀過一點書,有個什麼高學歷,他就以為自己不得了了,以為自己什麼都懂了。很多台式醫生就是這樣,我不敢說全部都是,但是至少八、九成台灣醫生都有這個問題,他以為自己考試最高分就等於一切都是最棒。

除了憐憫或陪笑臉假裝認同,事實上你不可能跟這樣的人有什麼理性溝通。反而是那些並不訴諸於理性或知識這類東西的人,比較容易放棄執念妄想。當然,他之改變,倒也不是因為他的理性能力進步了,而是因為他決定相信另一套說法,有點像改變信仰那樣一種蛻變過程。他不是真的懂了,而是決定要相信他過去所不相信的。

嚴格來說,不管藍綠哪一種類型的腦殘,其實都無藥可救,除非他願意自己救自己,否則你實在很難教一個人思索。你可以教他數學,教他邏輯,教他天文地理物理化學,但是你就是沒法教他思索,就好像你沒法教一個人愛上另一個人一樣。

但我依然相信在某些個人特質與情境底下仍有啟蒙這回事,就比方說高達以及我初抵英國念哲學轉換課程時的第一位指導教授G. E. Berrios,對我有一種啟蒙效果。在大約三十年前,我讀過高達一本演講集的中文翻譯書,叫 "電影的七段航程",頗受啟發,腦子迅速開了竅。

因此,啟蒙或啟發或許還是有可能的,只是可遇不可求,你沒法刻意進行。就如同過去四十年來,很多陌生人 (數以千計) 常寫信來或當面告訴我說他被我所啟發。我其實根本不知道我是如何啟發了他們,其中大部分非關政治,我甚至不知道我到處底啟發了他們什麼,也許只能說是他們因為某種無法刻意操弄的因緣,讓他們自己改變了自己。

從我二十多歲起,一直有一種非典型強迫症,很困擾,我經常忍不住望著桌上的茶杯發呆。就某個意義上來說,事實上就是茶杯啟蒙了我。我在智性世界一切困惑的根源全都源於此。我想不通為何茶杯是茶杯?究竟意義從何而來?Marin Heidegger 有句名言:"為何總有些東西存在而非空無一物?" 我的困惑亦如是,但與Heidegger無關,他不曾啟發我什麼,我們只是剛好擁有類似的疑惑與困境。

這聽起來很玄,怎麼會有人會對於 "茶杯為何是茶杯" 的問題感到困惑?這不是發神經嗎?居然困惑到幾乎活不下去,因此必須耗費人生最寶貴的數十年去鑽研一道註定無解的問題?

我知道這是一種病,不是一種榮耀,是一種診斷手冊上還沒記載的病。哲學基本上就是一種病,對一些理當毫無疑問之處產生困惑,比方說我老想著我在想我到底是在想我是在想什麼,困惑的根源無法窮盡,因為理性的盡頭不是一道命題,而是一個我字,而我又是什麼呢?所謂 "意識" (consciousness) 根本看不見也摸不著,而我卻又真的會心碎、會思考,會愛戀惆悵。

回到腦殘主題。大家可別把腦殘和人渣混為一談,腦殘是無辜的,人渣則是存心睜眼說瞎話。腦殘應該治療,應該受到同情,但是人渣則應繩之以法,因為他們只是在裝蒜、硬凹,不是真的腦殘。

你可以在市面上看到無數主流媒體所吹捧的人渣,塑造成一種意見領袖,除了政客之外,大多是一些不學無術或昧著良心的什麼碗糕學者專家或醫生之類,操弄是非,顛倒善惡,睜眼瞎話,滿口謊言。透過主流媒體無日無之的炒作與造謠,在島內製造出數以千萬計的腦殘,藍綠都有。

難道少數腦子正常的人,就只能束手無策,被迫得與腦殘一同走向困頓,走向毀滅?任由人渣與其美帝主子瘋狂蹂躪島嶼,以遂其私利?
發佈日期: 2022.10.08 發佈時間: 上午 1:10
這並不奇怪,畢竟新一代的網民,都是透過網紅、梗圖、粉專這些渠道來理解政治的。

我身旁的同學們便是如此,每天關注的焦點不外乎誰又嗆了誰、誰的論文又炸了、某人又說了什麼幹話之類的,不然就是傳一堆嘻笑怒罵的梗圖。

若一國政治的運作是基於這種低能弱智的群體意志之上,這個國家會走向什麼樣的道路也可想而知。
林凱西 發佈日期: 2022.10.06 發佈時間: 上午 8:21
可以理解陳真醫師「藍綠不分腦殘」那篇所要表達的,
近來看一些批評民進黨的文章,該撰文者最後總要加一句「綠共」,或是民進黨和中共差不多,
我心想,明明就差很多,他們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很無力
還記得多年前看陳真醫師的文章,
有的覺得好有道理,
有的覺得這是在說什麼呀,不看了,
又過了n年回頭看,
那時真是被洗腦的太嚴重,分不清是非黑白
只能希望腦殘者,可以快點清醒過來,別再被騙了
許世勤 發佈日期: 2022.10.05 發佈時間: 上午 9:19
我以前練跆拳道的時候,總有一些國術「大師」講起格鬥來頭頭是道,好像我是多麼不堪一擊一樣。因此我懷抱著敬畏的心情跟大師「討教」,結果發現「大師」原來不堪一擊...

像這樣的武術大師這幾年很紅,很多都是嘴巴上很厲害,但真的上了擂台就不行了,通過視頻播放到世界各地,成了笑話。大陸還有許多民間「自學成材」的「民科」,個個是「專家」...

台灣了解共產黨的人不多,多數人對共產黨的了解基本來自教育、宣傳,如大紀元或九評這一類的。這就像個智力測驗,如果共產黨這麼不堪,那麼今天美國為何害怕並因此阻撓中國的「崛起」?讓中國人吃不起「茶葉蛋」的共產黨,如何讓中國成為「基建狂魔」?如同核電站已經控制在俄羅斯手上,但俄羅斯卻要炸自己的核電站?Nord Stream的閥門控制在自己手上,俄羅斯卻要去周邊全是北約監控的地方去炸管線?這就是個智力測驗。基本形式邏輯的若P則Q還是很好的,至少它可以幫助我們較為正確的認識世界。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0.05 發佈時間: 上午 12:36
腦殘不分藍綠

陳真
2022. 10. 04.


腦殘不分藍綠,但是症狀內涵大不同。

綠色腦殘表面上症狀似乎比較嚴重一些,不講理,講忠誠,看到某種顏色會高潮。反之,誰敢對綠色不敬,誰就是敵人。很愚蠢,我是說思想很單純。對於這類型病患來說,沒有什麼需要思考的東西,一切都已經有了現成的標準答案,無是非,無善惡,顏色本身就是一切人事物的最高價值,世界單純得不得了。

從一種正面意義上來說,也許你可以說這是一種非理性主義 (irrationalism)。他不太需要什麼理性就能過活,邏輯也沒啥用,訴諸情感、信仰與直覺。

說起來我就是個非理性主義者,我所了解的維根斯坦也是。不過呢,我們都還不至於非理性到聞雞起舞、看到顏色就高潮的地步。理性固然不是終極價值,但它終究還是一種初級而普遍的思想工具,藉以評價基本的是非對錯。

非理性主義這東西比較難說明,容易誤解,我就不多說了。我想說的是藍色腦殘。

藍色腦殘通常比較推崇理性,注重是非。這很好。問題是,一個人推崇理性,並不意味著他很有理性。但是,藍色腦殘卻往往缺乏自知之明。他的問題就出在於他的理性能力嚴重不足,卻又理性兮兮,以此自滿。

許多時候,他事實上是先有了答案,先有了凶手,然後再來找證據,就像先射箭再畫靶一樣,但他卻以為自己乃是透過某種深刻的理性分析與基本事實而得出結論。

很多所謂讀書人或知識份子常給人這種 "腦袋像花崗岩" 的感覺,很僵硬,阿搭罵孔古力。但是,當事人卻毫無病識感,認為自己很深刻,很理性,明善惡,重是非,以此自豪。

在某種基礎認知的層面,藍肯定勝於綠,因為藍的願意講理,所得之結論自然也就比較合乎真實,合乎應有的理性評價。因此,你看,在大部份人事物的評價上,你真的會受不了綠色腦殘那種蠢到爆的顏色忠誠,簡直不像個生物,而比較像機械,你給他上個發條,設定一下某種參數,他就會依照指令做出特定反應,非常乖,乖得像電腦似的,很聽話;你要他開機,他就開機,你跟他說這是對的那是錯的,他就會說這是對的那是錯的,他根本不需要任何思索。

雖然在基礎認知層面勝出,但是,藍色腦殘其實病得更重、病得更加無藥可救我覺得。為什麼呢?因為綠色腦殘只是不願動腦,一旦他願意醒過來,願意開始思索,也許他將思索得還不錯呢。

可是,藍色腦殘卻不然。不用你鼓吹,他平常就已經很愛思考了,而且以思考為榮。但他的思考能力卻似乎遠遠跟不上他對思考的渴望與推崇。更可怕的是,他完全沒有病識感。

我知道腦殘們對我所說的將會有什麼挑釁與回應,他們一定會說:憑什麼你就能確信自己不是藍色腦殘的一份子?對此我不敢說絕對,但我能說,做為一個非理性主義者,做為一個綠色腦殘之不忠實盟友,我儘可能讓自己意識到理性的極限,從而儘可能侷限自己所能做出的理性宣稱之意義範圍。

這也就是我常說的 "知百說一"。當我知道一百之後,我不多說,僅說其一。這樣一種知識論上的保守主義,或許會讓我儘可能免於犯錯,因為我儘可能只講那些經過千錘百煉理當無誤宛如定理或常識般的東西。

倘若我決定做出更多宣稱時,我也會給它加個框框,加上一個意義範圍,防止它被過度宣稱,讓它僅僅在某個範圍內取得應有的意義。

藍色腦殘例子太多了。我可以舉出無數典型且極端的例子,但是,那些全都是軟柿子,沒啥好捏,要捏就應該捏一些比較硬的柿子,就好像如果有人想談知識的社會性或有限性時,那他第一個打擊目標應當是乍看不證自明、顛撲不破的數學與物理之類的硬科學才對,而不是只捏軟趴趴的社會科學,或只捏 "以實證為判準" 的自然科學的軟柿子。

我很少看別人寫的東西,所以我其實也捏不到什麼硬柿子,姑且舉一個我曾經舉過的例子如下。文末所附是一篇臉書文章,作者是誰我不知道。臉書名字叫做 "工程師看政治"。

我看這位作者文筆不錯,並且喜歡講理,問題是他的理性能力令人難以恭維。當然,他比絕大多數人要理性多了,可是,那樣一種理性能力依然十分淺薄,思維空洞,議事論理充滿修辭,而非充滿智性(intellectual)內涵。

比方說他提到 "動物農莊" 的什麼十點政治套路,如果你只是想損人,那就沒問題,可是,如果你真的想論理,這又是哪門子的理性呢?這就像孔子利用當官權勢趁機殺害他的講學補習班的競爭對手 "少正卯" 一樣,所給的罪名就是一堆無謂的修辭,包括「心逆而險」「行僻而堅」「言偽而辯」「記醜而博」「順非而澤」。

翻成大白話就是此人 "雖無不法,但居心險惡",該殺!此人 "行為乖僻,不接受勸告",該殺!此人 "明明沒道理卻還要強辯",該殺!此人 "懂很多東西,但都只是一些沒用的知識",該殺!此人 "明明做錯事,竟然也能瞎掰成沒事",該殺!據此五大罪名,判處死刑確定。

這就是孔子殺害事業對手少正卯的故事。就如吾友柏楊先生所說,這根本就是扣帽子,把這五大罪名扣在孔子自己的頭上,其實也蠻適用不是嗎?

"動物農莊" 是一本小說,小說旨在帶來一種情緒,一種意念飛躍,一種洞見,一種啟發,但它畢竟不是直接帶來一種理性分析。我沒說 "非理性的陳述" 不好,我已再三表明,我自己就是個非理性主義者,我並不那麼看重理性的終極價值。但是,我不會把修辭當議論,也不會把廣告當證據。

這位作者對於人渣黨的分析,根本就是在為這群萬惡不赦的人渣罪犯開脫,藉著不痛不癢的修辭,取代了關乎人事物本質的基本理解。

人渣黨長年以來所犯下之無數罪行,幾百本書都寫不完,貪贓枉法,為所欲為,無法無天,骯髒齷齪至極,甚至連藉著阻擋疫苗大撈黑心錢這種理當槍斃的謀財害命之事都敢公然為之。天底下有哪個政權邪惡貪婪到這種地步?

尤有甚者,為了個人暴利與權力,不惜充當美帝走狗,出賣台灣,硬是要把台灣人推入戰火,硬是要綁架全體台灣人為美國人賣命,自己則隨時準備逃之夭夭。

你說,這樣一個掏空毀壞整個島嶼的邪惡骯髒走狗台奸政權,你卻列出那根本不痛不癢、而且透過闡釋可以套用在所有政府頭上的一堆無聊罪名,這究竟是在幫他開脫呢?還是真的在譴責?

就如我之前所曾批評,這位臉書的作者作文能力不錯,也許讓一些人看了熱血沸騰,但是,罵民進黨罵到最後,真的很讓人傻眼,因為他常會做出一番結論說:萬惡的民進黨,難道是要跟萬惡的共產黨、萬惡的納粹看齊嗎?

很可怕吧?!怎麼會有人無知到這種地步?那就好像罵一個人渣罵到最後竟然說:難道這人渣是想要跟耶穌看齊嗎?

這位作者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他知不知道自己被洗腦得有多嚴重多荒唐?

批評 "自己人" 很尷尬,畢竟很多時候實話就是傷人,你很難又要誠實又要婉轉。而且,"同志" 數量都已鳳毛麟角,再批評就一個也不剩了。不過,在某些基本事實上,難道我們要睜眼說瞎話、假裝沒看到那些事關基本是非善惡價值的大蠢話嗎?

====================
工程師看政治 (臉書)

2022. 10. 02.

動物農莊裡,拿破崙豬的統治,有固定的套路跟原則,以下列舉幾點:

1. 創造美好的前景
2. 盡量少出現
3. 找到好的筆桿子
4. 樹立假想敵人
5. 製造英雄
6. 抺去記憶,重建歷史
7. 歌功頌德
8. 做好面子工程
9. 創造口號
10. 善用時間耗損

在蔡英文身上,可以看到這十點的實作。

第一點「美好前景」,蔡會說很多漂亮話,例如「非核家園」、「深化民主」、「台美關係史上最好」、「台灣的好,不應該輕易被擊倒」、「警械條例修正案三讀通過」等等。

但如果去細想每一項,幾乎都有問題,「反核」這錯誤概念已經成了國際孤兒,「深化民主」就是全面染指媒體與NCC,「台美關係」就是好到美國議員可以逼華航買1400億的波音,至於警械條例,在它通過之前,已經在立法院躺兩年,而今年死了兩個警察。

不過這些都不要緊,她只要不斷的畫大餅,信徒就會一直活在夢裡,就算醒來,也是幾年後的事了。

第二點「少出現」,不知道民眾有沒有注意到,蔡英文已經600多天沒被記者督麥了,也就是說,在將近兩年的時間內,國內沒有任何記者能跟她直接提問,她像垂簾太后,深深的坐在總統府內,玩柄弄權,自蔣經國以來,她是離民眾最遙遠的總統。

不出現當然有它的道理,一是可以維持法相莊嚴,對維持信仰有幫助,二是比較不會說錯話,她即使有外出造勢或勘災,也是講稿備好,然後照著唸,就像花東震災那天一樣。

第三點「筆桿子」,看她臉書就知道,她有一群小編,貼文/作圖都有既定格式,每次出事,也有固定的檢討作文寫法,「今天事故的原因,是____的問題,這凸顯了___的重要性,也凸顯出___的重要性。___不只是___的問題,它還是____的問題,真正該檢討的是____。」

不妨回想一下過去發生什麼事,自行填空看看。

第四點「樹立假想敵人」,內政惡劣,要轉移矛盾與注意力,最好的方法是樹立一個敵人,將苦難都怪到敵人身上,鼓吹仇恨,民眾就會萬眾一心的接受領導,忘記所有貪污舞弊違法濫權,於是「走私」可以說成「超買」,論文可以指鹿為馬,怎麼鬼扯都沒有關係。

林智堅退選,但她不用下台,差就差在一個光環。

至於敵人是否真的存在,那並不重要,只要媒體說它存在,它就存在,人們的判斷是基於能接收到資訊,資訊是歪的,人們就會跟著錯。

第五點「製造英雄」,我們也看過很多,蔡的人設是抗中,陳時中的人設是抗疫,唐鳳的人設是IT天才,雖然都是假的,但有3~5成民眾深信不疑。

第六點「抹去記憶,重建歷史」,是1996年就開始做的事,二十多年來,改教科書、改歷史、改地理、改國文,學生眼界愈來愈窄,歷史起點漸漸縮回1950年,影視作品內容也一起跟著變,切斷根源,文化斷代,近似一場慢性文革,為的就是收割長遠政治利益。

至於「歌功頌德」、「面子工程」、「創造口號」這些不用多說,相信民眾都看過很多。

最後一點「時間耗損」,就是用時間去清洗,多數人不會長時間關注重要議題,熟知歷史的老人會死去,冬去春來,總有年輕人出現,他們不知道過去發生什麼事,教育怎麼教,媒體怎麼報,他們就怎麼信,時間會沖散很多事,再惡劣的行為也會被淡忘。

從農莊到國家,就是這樣統治的。

事實上,蔡英文的行為模式不只這些,還有很多其它的點,自己多觀察,常常拿來跟希特勒與中共作比較,就能看到很多相似之處,猜想蔡或她的幕僚應該有充份研究,才能這樣一點不漏的照做。

反之,若一點都看不出來,那表示你正活在夢裡,想要從matrix裡醒來,不妨從拒看電視新聞做起。
許世勤 發佈日期: 2022.10.03 發佈時間: 上午 10:18
林毅夫應該是「投共」最知名的人物吧?在此分享觀察者網發布的林毅夫的感言:

https://reurl.cc/YXa5al

在那樣的時代,能做出那樣的判斷,那樣的行動,讓人敬佩。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