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寫下您的留言

 
 
 
 
 
797 則留言。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2.17 發佈時間: 上午 3:36
典範轉移已然到來?(3)

陳真 2023.12.17.

各位看看文末報導,看看黎少康這個無恥混蛋昧著良心講些什麼鬼話,真的是有夠無恥。

趙少康外號黎少康,大漢奸黎智英的黎,他們兩人是一夥。

國民黨的支持者醒一醒吧,你原本所支持的那個黨已經不見了,你還要繼續支持這樣的小民進黨?

美國透過國民黨的 “朱立倫們” ,執行一項行動,讓國民黨的支持者進一步綠化,為日後的全民皆兵城鎮戰、為所謂 "戰死至最後一個台灣人" 之毀滅台灣計畫做好全面準備。

事關眾人生死,大家應該深深認清這一點。我知道你根本不會相信我說的,但是,當有一天你信了,恐怕已經太遲。

下架民進黨不重要,重要的是下架國民黨。因為民進黨不會再有更大的危害與殺傷力了,但是國民黨卻帶來新一波的洗腦與危害。這個由 "朱立倫們" 所把持、已經綠化、漢奸化的國民黨,已經不值得支持。

藍營群眾應該認清這一點,勇於唾棄這樣一個已然變質的黨,勿被其所綁架與洗腦。否則,到時候把台灣推入戰火的,不會只有民進黨,而是兩黨有志一同。

這才是島內政治真正上演的戲碼,所謂選總統,只是毫無意義的一齣假戲。

========
趙少康籲以鄰為鑑,指「北京在香港亂搞」

NOWnews 今日新聞
記者顏幸如
2023.12.16.

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趙少康,上午到台中為第8選區立委江啟臣站台,提及中美關係時表示,香港從亞洲金融中心淪至今日,就是「因為北京在香港亂搞」。

他表示,「香港原來很好、是亞洲金融中心,就是因為北京在香港亂搞」,許多香港人沒信心,民主人士也跑了,房產崩盤,昔日股票對半跌,呼籲台灣不能淪為香港,否則會很慘。

趙少康說,台灣不要跟中國、香港比,要跟好的國家像南韓、新加坡比,更要超越南韓、新加坡,將台灣建設成小而美的國家。趙少康說,侯友宜是嘉義人、爸爸在市場賣豬肉,這樣的人會親中嗎?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2.17 發佈時間: 上午 2:52
朱立倫為何執意要打假球?(16)

2023.12.17.

趙、朱、候等 "朱立倫們" 打假球,意思不是說他們不想勝選。當然不是,黎少康可是想當皇帝想瘋了。打假球的意思是說,他們就是走狗台奸,為了一己權位私利,完全聽命於美國毀滅台灣、毀滅兩岸的計畫,打壓黨內質疑美國者,致力於讓國民黨及其支持者更進一步綠化成奸,以便全民皆兵,發動城鎮戰,消滅兩岸和談聲音,製造兩岸最大傷亡。

在這一點走狗本質上,朱立倫們實際上比姓賴的做得更起勁,因為唯有更狗腿,更加出賣兩岸同胞的生命,才能討得美國歡心,選舉才能有更大獲勝機會。

至於美國規劃人選之外的柯文哲,最近也開始拼命想當走狗。你看,他現在顏色又變了,說自己內心深處始終是深綠,而且還大大肯定蔡英文,說要追隨她的兩岸政策。這混蛋實在太投機,太不可靠,一下 "我是人,我反核",一下又痛罵反核荒唐無比,違逆世界潮流。

嘴臉變化之快,恐怕連人渣黨也趕不上。蜥蜴要變色通常也是慢慢變,沒有分秒之間變來變去的,但是姓柯的身上就像裝了個開關似的,隨手可以開開關關。台灣醫界學界其實幾乎都是這種人,他們永遠跟主流利益緊緊結合。

將來台灣解放,我估計第一任特首就是柯文哲或其同類。他們會告訴大家說,其實他們早在上個世紀就已經心懷祖國,一直忍辱負重,為的就是完成祖國統一的神聖使命。

至於我呢,我能預知自己的命運,以後想說再說。

我能斷言的是,將來台灣解放,柯文哲們甚至朱立倫們,肯定都會把自己講得說不定比勞動黨還更早致力於鼓吹兩岸統一,更加熱愛祖國,投入於中華民族與中華文化復興大業,一如現在的人渣黨明明是舊黨國餘孽,而且是舊黨國裡頭最投機最貪婪最腐敗的一群人渣,例如蔡英文家族及其一大票同夥,但他們居然個個搖身一變,變成黨外反抗志士。很不可思議吧,但是人們依然傻傻地對如此荒唐的鬼話信以為真。

美國很壞,但你不得不承認他真的很厲害,尤其在製造謠言挑撥仇恨洗腦下一代及策動戰爭方面,被侵略被傷害的國家根本毫無抵抗能力,只能任其為所欲為。

這回的選舉,基本上就是選擇同一群人。任何一方想贏,都得把自己當狗,向美國搖尾巴,聽從其指令。
錢強 發佈日期: 2023.12.15 發佈時間: 下午 10:11
和蕭美琴會面的SOA 到底是何方神聖呢?這篇是我搜到2017外交政策雜誌上的文章

https://foreignpolicy.com/2017/05/31/meet-the-venture-capitalist-who-launched-a-kickstarter-for-war/

用機器翻譯如下:



發動戰爭眾籌的風險投資家Jim Hake:從敘利亞到烏克蘭,只要五角大廈有需求,他就有回應

2 月的敘利亞北部氣溫驟降。與 "伊斯蘭國 "作戰的當地民兵在一場艱苦的戰鬥後傷亡慘重,美軍特種作戰部隊急需向他們的夥伴運送毛毯。他們求助於吉姆-哈克(Jim Hake)經營的一家小型慈善機構。
八小時內,由哈克的非營利組織 "美國精神"(Spirit of America)支付的 200 條毛毯就送到了受傷的敘利亞戰士手中。
如果是政府機構,很難在短時間內做出如此迅速的反應。正因如此,一些美國高級將領和立法者認為,哈克的組織避免了繁瑣的官僚機構或政府合同,找到了一種很有前途的對外援助新方式。
哈克認為,如果極端分子依靠私人捐款發動恐怖襲擊,為什麽美國公民不能捐款幫助美軍打擊極端分子呢? "哈克說:"為了取得勝利,我們需要國家力量的所有要素--私人的和公共的。
但這種方法依賴於駐紮在當地的美軍的建議,反映出援助工作和軍事行動之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持懷疑態度的人說,援助、私人慈善機構和西方軍事任務的混合可能會給平民和援助人員帶來潛在的破壞性後果。
肖恩-麥克法特(Sean McFate)是一名前美國陸軍軍官,曾撰文探討私營保安公司的作用,他說,他擔心在戰區引入與富裕企業家掛鉤的私人資金會開創先例,而且 "美國精神 "的模仿者可能會有與美國利益相悖的財務或政治目的。
"麥克費特說:"善意的初衷可能會帶來很多意想不到的後果。"其他人出現並模仿這種[模式],而他們的意圖並不純粹,這就成了一個滑坡"。
哈克的組織是對傳統人道主義援助模式的挑戰,而此時美國的援助工作正受到唐納德-特朗普白宮前所未有的審查。該組織回避政府資助,轉而接受私人捐贈,並明確尋求支持美國的軍事任務,而不是將自己定位為 "中立 "的人道主義行動者。
盡管哈克不走尋常路的做法可能會讓一些老牌援助組織感到不滿,但他的創業模式可能非常適合當前的政治環境。
特朗普政府對傳統的對外援助持懷疑態度,並提議大幅削減國際援助。白宮還重視將私營部門的專業知識應用到聯邦政府的方方面面,並明顯傾向於與國家安全目標而非人道主義目標掛鉤的援助。
美國精神 "似乎符合新政府的思維模式,因為它可以在不需要聯邦預算的情況下迅速提供國際援助。美國精神 "得到了五角大樓一些重量級人物的支持,而五角大樓已成為特朗普內閣的主導力量。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和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約瑟夫-鄧福德(Joseph Dunford)將軍都是該組織工作的早期支持者。
"很自然地說--我們如何才能利用這種創業能量?我認為新一屆政府和國防部的新領導人對此有著真誠的興趣,"哈克告訴《外交政策》。
美國精神 "的工作人員很少,大多是退役美軍,它依靠私人捐款支持美國在世界各地的軍事和外交使團,從中東到非洲再到中美洲。其項目包括傳統的人道主義援助,如為塔吉克斯坦的一家醫院提供床位。但更常見的是,這些項目符合 "安全援助 "的定義--為美軍支持的地方部隊提供非致命性裝備和支持。美國精神 "資助了伊拉克北部庫爾德佩什梅加(Kurdish Peshmerga)戰士的掃雷裝備和尼日爾當地士兵的急救包。哈克說,該組織的風險投資方式--快速、靈活、規模小--意味著它可以比政府機構或承包商更加靈活地行動。
目前還不清楚該組織是否代表了一種趨勢,盡管它與華盛頓越來越多地呼籲將私營部門的專門技術引入援助項目不謀而合。但是,"美國精神 "正在涉足未知的法律領域,引發了有關對外援助與軍事關系的新問題。
哈克和他的同事們很快就指出,他們不是承包商,也不尋求美國的資助,他們的項目總是得到大使或指揮官的批準,而且他們在實地得到了一致的好評。
美國精神 "組織顧問委員會成員、前駐阿富汗美軍司令斯坦利-麥克里斯特爾說,"美國精神 "組織不遺余力地確保每個項目的實施都 "非常嚴格",並遵守道德和法律標準。
"據我所知,每一個項目都要經過當地美國人的同意,他們的上級組織已經批準並認可了這種關系,"麥克里斯特爾告訴FP。"這不是向反政府武裝輸送武器。這是非常光明正大的"。
該組織多年來一直面臨法律障礙,因為美國軍方禁止部隊索取禮物。2010 年,五角大樓和當時由馬蒂斯將軍領導的美國中央司令部為 "美國精神 "項目掃清了障礙,允許該慈善組織在滿足美軍指揮官 "確定 "的需求的情況下提供援助。
盡管如此,該組織仍經常需要向軍方律師解釋其工作。因此,幾位國會議員起草了一項立法,明確了與美軍合作的非營利組織的規則。今年的《國防授權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中包含的擬議措辭將要求慈善機構必須以美國為基地,並在美國國際開發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注冊。
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服役的阿肯色州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支持這項新立法。
"科頓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說:"如果有平民能夠幫助我們的部隊,那麽我們當然應該歡迎他們的援助。"這將節省資金,更重要的是拯救生命。這項立法是雙贏的。
美國精神 "擁有 12 名員工,預算不多,約 300 萬美元來自私人捐贈,它並不尋求大型非政府組織根據西方政府合同處理的大規模援助項目。 相反,它認為自己是在滿足一種未被滿足的需求,類似於初創企業經濟中的 "天使投資人",為新創意和實驗性舉措下注。
該組織工作的前提是,向平民或當地民兵提供援助有助於應對伊斯蘭極端分子構成的威脅。 盡管美國軍方支持這一觀點,但學者和發展專家們對援助資金是否能減少激進分子的暴力活動並阻止極端組織招募志願者存在分歧。
在美軍卷入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的高潮時期,美國軍官擁有大筆現金,可以用來提供他們認為對反叛亂任務至關重要的援助項目。這個名為 "指揮官應急計劃 "的項目是伊拉克前指揮官戴維-彼得雷烏斯(David Petraeus)將軍的心血結晶。該計劃受到了猛烈的批評,因為一些資金從未入賬,專家們現在質疑這種雜亂無章、耗資巨大的方法是否真的贏得了 "人心"。
美國精神 "的工作與軍事項目有一些相似之處,但該組織表示,其項目規模要小得多,而且要經過更嚴格的審查--通常要經過美國大使或高級外交官的批準。
2014年,美國國務院希望向敘利亞北部的平民提供數百台手搖收音機,讓他們能夠收聽到反對派電台的新聞,美國精神組織能夠在數周內交付收音機,而如果由政府機構或承包商來完成這項任務,則需要數月時間。
"他們並不魯莽,但速度很快,"曾在美國國務院參與該項目的約翰-耶格爾說。"作為一個經常與官僚主義作鬥爭的人,在實地獲得援助真的很有幫助"。
與彼得雷烏斯的援助項目一樣,該小組的工作建立在這樣一種理念之上:提供設備或人道主義救援有助於贏得當地民眾的支持,並阻止暴力極端分子的活動。
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威廉-伊斯特里(William Easterly)認為,沒有確鑿證據證明援助可以減少極端主義暴力或削弱激進意識形態的吸引力。他說,此外,將援助項目與武裝部隊如此緊密地聯系在一起,會向需要人道主義幫助的平民發出錯誤的信息,並可能危及與士兵有關聯的援助人員。"他說:"軍事力量是一種脅迫,不應該在援助中扮演任何角色。
資深援助人員說,打擊極端主義的關鍵不在於用塑料布遮擋被吹壞的窗戶或恢覆供電,而在於確保當地政府獲得公民的信任和信心。
"前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高級官員、現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傑里米-科寧迪克(Jeremy Konyndyk)說:"僅靠援助是無法滿足需要的。 "人們需要援助,但更重要的是,他們需要相信有一個合法的管理當局。

---------------
這和吳怡農對談,我就不翻譯了。大家隨便看看。

04:25說已經在台灣合作做了21個project 250場次訓練活動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iEQWhmRoFs
------
SOA 網站的募捐方案,在美國為守護台灣民主發起眾籌


https://spiritofamerica.org/project/help-prepare-taiwan-for-an-emergency
西瓜 發佈日期: 2023.12.15 發佈時間: 下午 7:50
陈医师可以尝试去北京协和医院求医,大陆最强的医院。全中国的疑难杂症最终都是汇聚到协和。
回覆的留言板管理員: 陳真
謝謝。謝謝。還不到疑難雜症,只是有些病與生活有關,睡不夠,心情不好,玩太兇,太陽太強,吃到含麩質食物,或是稍微小感冒或吃壞肚子等等等,馬上就會引發巨大免疫風暴。重點恐怕是在生活,不是在藥物治療。藥物只是善後,只是救急,生活才是根本預防。
张证壹 發佈日期: 2023.12.15 發佈時間: 下午 1:46
陈医生,您好!

看到您女儿的病痛,虽不能感同身受,但是孩子还不满二岁的我也能确实感受到那种无奈及担心受怕的感觉。

中国大陆的医疗,由于人口基数巨大,很多海外所谓的罕见病(这里更多地称为疑难杂症),在这里的专家已经见怪不怪,病例多了自然有更好的治疗方案不断推陈出新,很多疑难杂症在这里,都有了较为成熟的治疗方案。

虽然大陆内地很多医院的服务态度很可怕,但是有在变好的迹象。以上海为例,很多三甲医院的服务态度已经明显更人性化了,当然这是最大的城市里面等级较高的医院才有的(服务不断优化),但确实会是一股引领变革的潮流。如果有条件,不妨问问看大陆医界的朋友,如果有推荐的专家,也许对您女儿的病痛来说是个转机。
回覆的留言板管理員: 陳真
謝謝证壹。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就如同那位巴勒斯坦的小女孩所說,許多時候,我都很想確認我是不是在夢裡。人生何止四百擊。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2.15 發佈時間: 下午 12:39
我永遠不會成為哈瑪斯

陳真
2023.12.15.

昨晚深夜才剛抵達長沙,一大早在睡夢中接到電話,小可愛又生病了。現在馬上得趕回台灣。

平常只要有電話來,必然就是有不好的事發生,幾十年來都是這樣,從無例外,從來不曾有好事。只要電話響,我就心裡顫抖,非常害怕,因為只要有電話來,就是災難又來了。

這幾十年來,幾乎從未接過一通告訴我某個好消息的電話,或是至少是和平與平安的電話。

實在受不了這種精神折磨,宛如驚弓之鳥,隨時擔心家裡或親友出事。

因為周海媚之死,最近報紙一直在講紅斑性狼瘡的事,不斷提醒,看了很難受。

小可愛診斷仍然不明,但是病痛不斷,幾乎沒有一天例外,沒有一天是沒有各種病痛的。

升上三年級之後,老師卻認為她是裝病,儘管我兩個月來不斷寫了上萬字詳細陳述病情,老師還是不相信世界上有這種什麼自體免疫疾病,甚至對她進行全班公審,全班霸凌與羞辱,說她就是裝病,所以才遲到(每星期約遲到一至兩次次,每次遲到約5分鐘)。

不得已只好緊急轉學。

最近兩個月我幾乎都沒睡覺,日夜不停處理臨時多出來的各種災難事件,包括處理霸凌與轉學爭議,以及處理我的叔叔中風與失智一年、天天吵鬧及轉院與安置的事,實在痛苦不堪,極度疲憊。

人活著就是艱難。俗話說,自古艱難惟一死,我覺得這話是錯的。我不覺得個人死活 "本身" 有何困難可言?殺頭不過是風吹帽,敢在世上逞英豪。如果不是為了家人,死活根本一點都不可怕。

世上最可怕最艱難的是你沒法好好照顧家人,你甚至得眼睜睜看著家人受苦。

念小學時,老師不敢在我面前體罰同學。每次老師們要揍人,要打那些功課不好的同學,就會叫我離開教室,不要看,因為只要看到同學被打的痛苦表情,我的眼淚就會像斷了線的珍珠,無聲無息地不停落下。

我常懷疑自己是不是有什麼毛病,為什麼我就是沒辦法看到哪怕是一個陌生人的受苦,彷彿他的傷也就是我的傷,他的痛,也就是我的痛。

下個月的一月二十三號,就是我承受這一切艱難的21週年紀念。21年前的1月23號的凌晨三點,就在我剛剛跟指導教授慶祝完我終於解決了關於 Cora Diamond 和 James Conant 所提出來的關於所謂nonsense所產生的內在概念矛盾問題時,那一天晚上,同樣是在睡夢中,我接到越洋電話,說我爸爸中風倒下。

21年來,我花了十年不眠不休的照顧,送走了父親,送走了我大哥。我大哥肝硬化,就在我已經準備好要開刀要把我的肝臟捐出一半給他的前夕卻過世了。

送走父親與大哥,接著是學姐開刀失敗,醫生沒縫好血管,導致術後多天卻突然大出血,失去心跳呼吸血壓,失去生命跡象,我透過CPR硬把她從鬼門關救了回來,休養了一年。

接著幾年後,我又送走了同樣是肝硬化的二哥。

接著就是我的叔叔,失智,中風,一生未婚,身無分文,膝下無子。

每次總是在於我以為一切病痛災難總算遠颺,生活似乎開始要從一團恐怖火焰灰燼中重生時,另一個災難馬上又會來臨。

我更是從沒想過,恐怖惡疾竟然會發生在自己的小孩身上。我面對的,將是一場與病魔更為艱難的戰鬥,直到可預料之年歲老去以及不可測的那一刻疾病結局的悲劇到來。

最近兩個月,在極端痛苦與疲憊之中,我給自己賦予一個任務:

平常只要有哪怕只是幾秒鐘的一點點零碎時間,我就收集以色列這回不太掩飾的大屠殺直播。

老實說,我從來不曾看過那麼多男人哭泣。對於這些為人父與為人母者,我覺得自己其實就是他們的一份子。我沒法幫他們什麼,但我想記下、留下他們的痛苦。

你可別以為這與你無關,事實上,我所記下的淚水,一如汪洋,裡頭也必然有著屬於你、屬於每個人的一滴淚。

在這個意義上,我知道我永遠不可能成為哈瑪斯,我永遠不會希望有人經歷我所曾經歷的這一切。因為我知道,即使是殺子仇人,當他的小孩或親人受難,他事實上也一樣屬於這片淚之汪洋。

我們理應是一家人而不是仇人,只是我們往往遲至悲劇之後才發現彼此不分你我。畢竟誰能分得清大海裡頭無盡汪洋之中的這滴淚和那滴淚究竟屬於誰?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2.14 發佈時間: 下午 4:38
幾百年沒買書了,剛剛在福州轉機,一口氣買了四本,算是十幾年來的最大一次手筆,包括楊絳傳,還有余華的三本書:活著,兄弟,許三觀賣血記。

書店門口寫了一行字:"人群來去,紙墨不渝"。有些人會變來變去,文字書畫卻始終不渝。我把它拍了下來。書店服務員見我拍攝那行字,感覺我行跡詭異,納悶地遠遠看著我。

如果小孩沒病沒痛,人生多美好,美好到我都想對著天地高歌了。大陸這麼美,這麼好玩,無窮希望。

可惜人事可悲,總難如願。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2.12 發佈時間: 下午 11:49
英國前首相及現任外交大臣大衛·卡麥隆12月7日在阿斯彭安全論壇上被問及中國的真正目標是否是與台灣島和平統一(“不開一槍”)時,卡麥隆回答說:我們(美國和英國)共同的政策方針是不能讓這件事發生......... 😱😱😱

影片在此
https://v.douyin.com/i86kPSMn/

所以各位認為戰到最後一個台灣人是玩笑話嗎? 烏克蘭2.0版?
南方的風 發佈日期: 2023.12.09 發佈時間: 下午 5:23
剛發現這個頻道,很享受這個女生拍攝的風格與敘事方式。祖國偏遠角落的民俗風情很動人。分享給大家。

China's MEGA Infrastructure - Hunan Province | S2, EP52
中国的MEGA基础设施 - 湖南省 |S2、EP52

https://youtu.be/1dm54Mpqbtw?si=HzA_0K6Pi67RpAi1



The REAL Rural China 🇨🇳 | S2, EP53
真正的中国🇨🇳农村 |S2、EP53

https://youtu.be/TOeWJqQkiYs?si=0zXr3Zgme2hUU2Xb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2.07 發佈時間: 下午 8:27
謝謝錢強。我知道非專業的人來搞字幕和剪輯視頻等等真的很費時間,上次我為了弄一個烏克蘭頓巴斯的紀錄片中文字幕,30分鐘的影片,搞了快一星期,真正的用愛發電。😂

那天坐車時和同行的同事聊天,異口同聲說,沒想到又到年底,要過年了,竟然一年已經過了,彷彿昨天才剛過完年。她說這幾年的過年沒有以前那種安穩的感覺,她其實也無法用言語正確說出那種感覺,反正就是有一種不安的預感。(照理說,對很多人來說過年應該是很歡樂的氣氛),我說可能跟國際局勢動蕩不安有關吧,她點頭,說她不敢想像未來,因為她的孩子還很小。她其實也同意台灣一直在挑釁大陸.........。我感覺可能有不少台灣人心知肚明,但大家又假裝沒有這回事,覺得過一天是一天。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2.07 發佈時間: 上午 8:52
謝謝錢強,真的很感激,我找時間回到電腦前把它收錄在站內。

台灣人被馴服成為一種特殊生物,他的喜怒好惡並非來自某種人事物,而是來自媒體。媒體告訴他,你這時候應該生氣,他就會生氣。媒體告訴他,你該感到驕傲,他就能得意無比。媒體說,現在是無感時刻,他就會無感。媒體告訴他,這是假消息,他就會說,嗯,是假消息,還好我很聰明,看出它是假消息。

奇特之處更在於即使是同一個人事物,照樣可以隨著媒體而有截然不同的反應。其實這已經不是一種生物現象,而是機械反應。

我講這個並無一絲戲謔之意,反倒是覺得很可悲。

黨外時期亦即蔣家年代,台灣人其實不是這樣。雖然一樣媒體控制,但是蔣家年代的洗腦方式依然具有一種內在的道德一致性。只要你揭露蔣家的醜陋真相,人民便會生氣反感。

但是,來到綠色年代,道德蕩然無存,唯有敵我心態起作用,也就是說,只要是我方所為,必然是對的,即使明明泯滅人性,即使明明是錯的,也必然是對的。反之,只要是共匪的一切作為,即使良善無比,也必然包藏禍心,必然邪惡。
錢強 發佈日期: 2023.12.07 發佈時間: 上午 7:47
我花了四個多小時,把怡靜貼的鮑威爾幕僚長受訪視頻,加上了中文字幕,方便大家傳給朋友。海外遊子人微言輕,只希望台灣島平安,兩岸同胞不要相殺💕。

對很多事情我覺得我失去判斷力,有點像座標失靈的感覺。比如這個視頻我覺得很震撼,美國政府高層直接親口揭露他們如何利用台灣人當人肉炸彈從中牟利,台灣島至少反綠媒體應該大大宣傳吧?但是沒有。是大家早就知道了?還是覺得無所謂?我前兩年問過一個深綠朋友,她說對啊台獨是假抗中是真,台灣人最大共識就是希望可以成為美國的第五十一州....是嗎?

我不大了解著作權,好像油管上很多影片大家都有轉貼。如果有問題就請管理員刪除沒關係。

https://youtu.be/uHuSYFYfHIU?feature=shared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2.06 發佈時間: 上午 12:58
這應該算是個公開的秘密吧。不過當然也可能全世界都知道,就台灣人不知道。😜

這是一段五分鐘左右的視頻,一位香港的獨立記者Nury Vittachi 剪輯自The Duran一小時半的訪談。

US pushed Taiwan to cross Beijing's red lines, top source confirms
拉里·威爾克森上校(Lawrence Wilkerson)本週透露,20 年前,美國秘密敦促台灣跨越北京的紅線,製造冷戰。這令人震驚的爆料詳細展示了美國如何操縱台北以刺激中國採取行動。

威爾克森上校曾任美國國務卿科林·鮑威爾的參謀長。

https://youtu.be/EDgY-e3vmmw?si=1j_VLBKI48AX37x-

我不翻譯影片對話了,英文還行的朋友請自己看影片,我讓AI幫我生成概要。
=====
前白宮高層透露,美國20年前策劃使用台灣獨立作為誘餌,引誘中國發動敵對行動,旨在制造美中冷戰,以提高軍事機器的預算。副總統曾參與實施該計劃,當時國防部長倫斯斐和副總統錢尼希望台灣領導人陳水扁越過中國的紅線,引發中國行動,並將一切歸咎於中國。美方向中國外交官王毅表示,他們不允許陳水扁採取這樣的行動,並努力阻止。這次爆料顯示,美國20年來一直視台灣為其工具,告訴台灣領導人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揭示的情報確認了美國如何利用台灣製造與中國的緊張關係,並戳破了西方媒體的中國威脅論敘事,對於紅線的不斷挑戰實際上來自西方而不是中國。

原始的The Duran 訪談
Empire in Decline - Colonel Lawrence Wilkerson, Alexander Mercouris and Glenn Diesen
https://youtu.be/xcm1oWMnpS4?si=63l7RhefUqJmTADO

另外Nury Vittachi在2021/11/25寫了一篇文章,值得參考。
Strategists admit West is goading China into war
戰略家承認西方正在煽動中國發動戰爭
https://fridayeveryday.com/strategists-admit-west-is-goading-china-into-war/

推薦一個很牛逼的翻譯瀏覽器外掛,挺方便的。
https://immersivetranslate.com/zh-TW/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2.05 發佈時間: 上午 11:35
我常有個很深的疑惑,百思不解:

許多政治人物,尤其是那些經常宣稱自己很窮的政治人物,例如施明德,常常說自己瀟灑自在,兩袖清風,口袋裡甚至只剩幾個零錢,依然瀟灑自在。

我的疑問是,如果窮到這種地步,無房無車無現金,口袋只剩幾塊錢,那麼,他們到底是怎麼活的?而且活得優雅貴氣,相當豪奢,例如經常上酒店,或是讓小孩一個個送往歐美接受貴族教育?

到底這是怎麼辦到的?

純詢問,無不敬之意,只有羨慕之心。因為我也很渴望那樣的瀟灑自在兩袖清風,我也很希望自己口袋裡只剩幾塊錢,卻又能天天吃喝玩樂想幹啥就幹啥。

我是醫生高所得,但是我要照顧一個個長輩們,要照顧兩個小孩,要照顧許多真的生活陷入困境的窮人或病人。工作了三十幾年,即使是教育部公費出國留學的那十年,我還是一樣每一年寒暑假都得回來工作看診值班。極端辛苦了三十幾年,精疲力竭,疲憊不堪,我和學姐的財產總和,至今依然是負數。生活真是省吃儉用到極點,三元兩毛都會計較。

許多時候真是疲憊到很想一死了之,一舉解脫疲憊病痛。可是,人總該為他人為家人而活,不繼續拼命工作也不行。

可是,另一方面卻又實在有點撐不住,實在太忙太累。尤其每週一到周四,幾乎都只能睡2小時,忙碌於公私雜事包括洗碗洗衣買菜修繕等等等等等,每天至少得忙碌20小時,像在玩命。

每次看到這些所謂口袋空空、兩袖清風卻又衣著光鮮神氣傲慢的政治人物,永遠都不必工作,看到他們的小孩一個個像什麼小公主小王子那樣,我就很納悶,很羨慕,到底這是怎麼辦到的?他們家裡有一台印鈔機嗎?還是院子裡種了棵搖錢樹?需要銀子時,搖一搖樹幹,大把鈔票就掉下來了?

再說一次,純納悶,純好奇,純羨慕,真的想知道這是怎麼辦到的?只有羨慕之心,無不敬之意。知道兩袖清風之秘訣者,請不吝告知。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2.02 發佈時間: 下午 5:02
應該叫做法國神秘恐怖黴漿菌,主要散播於歐洲。去歐洲的人,建議配帶防毒面具,跟骯髒的歐洲人務必保持30公尺以上的距離。所有歐洲人碰過的東西都必須以紅外線消毒,消毒,再消毒。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12.02 發佈時間: 下午 1:08
大家聽過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吧?其實應該稱作1918年流感大流行(1918 flu pandemic)是於1918年1月至1920年4月間爆發的異常致命的流感大流行,造成當時世界人口約三分之一(5億人)感染,大約造成了全球2000萬至5000萬人死亡(各方估計值在1741萬至1億人之間),是人類歷史上致死人數最多的流行病之一,僅次於黑死病。

「西班牙流感」的名稱由來是因大流行於1918年11月從法國散播到西班牙後的大規模公開報導。當時第一次世界大戰主要參戰國家如德國、英國、法國和美國為了避免影響士氣,由檢查員嚴格管制媒體報導疫情的數量。但那時保持中立而未參與戰爭的西班牙,並未實施戰時審查制度,所以國內媒體可以自由報導,因此大幅報導流行病在當地的影響,令當時人們錯覺西班牙的疫情特別嚴重,也因為西班牙作為第一個大量報告流感的地區,這也導致該流行病被命名為「西班牙流感」,而事實是歷史跟流行病學上的資料並不足夠到能確定此大流行的起源地。

以上文字來自維基

這一陣子不是黴漿菌(大陸稱支原體)大流行,我爹說人渣黨又在恐嚇台灣人叫大家不要去大陸,不過他已經對他們這種話術免疫,所以目前人在大陸遊山玩水了。(口罩要戴好倒是真的,在台灣在大陸都一樣)

西方當然不會錯過機會趕緊潑中國髒水,新聞標題都是神秘肺炎。呵呵呵
剛好我長期關注的科普帳號,也做了一個視頻來解釋真的這個肺炎是中國獨有的嗎? 看完以後再想想上面那個西班牙流感名稱怎麼來的。劇本永遠都是同樣一套,眾人永遠得不到教訓。

肺炎支原体:WHO摔杯为号,崽子们蜂拥而上,剧情如此熟悉!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wH4y117Kc/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2.01 發佈時間: 上午 4:22
科學家與詩人(3): AI 能打敗周星馳嗎?

陳真
2023.12.01.

就在我來英國唸書的那一年(1997),西洋棋世界第一高手,俄國的Kasparov,竟然被AI(名叫深藍)打敗,震驚世人。

兩年後,我寫了一篇論文,比較維根斯坦和Alan Turing在 AI 上南轅北轍的看法。Turing是維根斯坦 "數學的基礎" 這門課的學生,後來亦任教於劍橋。可能是故意要跟維根斯坦打擂台,Turing 後來也開了一門課,同樣叫做 “數學的基礎”。可惜乏人問津,幾乎沒有學生來上課。Turing 還為此寫信給他媽媽哭訴。

十年後,Turing 發表了一篇關於AI開創性的數學論文。Turing 的諸多遠見,如今似乎已無可懷疑。但是,二十六年來,我對AI 的基本看法仍然沒有改變,"可操作性" 終究難以模擬人類的認知與行為。那些越是簡單,越是不經思索的能力,對AI來說卻似乎越困難,各方爭議也許只是在於這樣一種困難的性質是否是範疇性(categorical)而無法跨越的本質障礙。歸根究底來說,我們的認知與信念的形成,是否能夠被全盤naturalized? 如果不行的話,那麼,那個無法消除、無法運算的成分究竟是什麼?

每天下班,累得半死癱軟沙發之際,我幾乎都是一直在看周星馳,反覆看他的電影、訪談與生平,百看不厭,真的很好笑。

前幾年,AI連最難的圍棋都稱霸世界了,打敗所有圍棋高手。最近,AI 甚至還參加美術比賽與攝影比賽,榮獲首獎,打敗其他藝術家。

這一切其實都不令人驚訝,至少不令我驚訝。我納悶的是,AI 可以打敗各種棋王,可以打敗畫家,打敗攝影家,我甚至相信 AI 遲早都能像愛因斯坦那樣發現定理。

可是,它能打敗周星馳嗎?透過規則運算,透過大數據的深度學習,分析所有好笑人事物的元素組成,AI有可能成為喜劇之王嗎?我看是不可能。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2.01 發佈時間: 上午 2:41
科學家與詩人(2)

陳真
2023.12.01.

講到詐騙學術,綠營似乎特別多,類似以前的三民主義學者。低能已經很難忍受,低能加敗德,那真的是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這些人渣。

我不敢舉例,因為我真的不敢惹小人,偶爾惹一下,往往馬上就會有痛苦報應。

不過,與其舉例說誰是人渣,不如說誰不是。當一鍋飯幾乎全是老鼠屎,你根本就沒法舉例了。點名了一粒屎,對他其實也不公平,因為一鍋幾乎全是屎。

尤其是那些整天說要小心什麼共匪的認知作戰的,可說屎中之王。政治之荒謬與不可思議,總是遠超乎我的想像。套句吾友柏楊先生的話,現實總是比廉價小說還荒謬,還更加戲劇化,幾乎沒有不可能的事;再怎麼離譜,再怎麼齷齪,再怎麼不可思議,在政治中,照樣俯拾皆是。

所謂公共議論,其實就是永無止境地應付人渣們無日無之數以億萬計的謊言。而人渣們卻打著反對謊言的旗號。

選舉快到了,你看,連黴漿菌這麼普遍存在的東西,居然都變成骯髒中國人所帶給世界的污染,變成“中國黴漿菌”,又開始無中生有地瘋狂炒作。這個黨,無中生有造謠抹黑的能力,真的是出神入化,非常非常厲害。

有人說人渣黨是畜生黨,我不想侮辱畜生。問題是,這個黨,這些人,你真的很難在他們身上看到一絲絲人性。

我完全看不到這群人渣,這個人渣黨,到底有沒有一個道德底線?我常想,到底有沒有什麼壞事是他們就算有利可圖也不會去做的?撒謊對他們而言,似乎就像呼吸那樣自然。

我原先想談的AI世界與知識本質與學科性的改變,當然不是這樣一個層次的問題,只是岔開話題講到這些骯髒醜陋的事情來。

也許應該說,AI 掃除了偽科學,顛覆了偽知識,消滅了偽學術,唯有科學家與詩人長存。但是,也許我太樂觀了,我看人渣會跟蟑螂一樣長存,因為政治提供了庇護所,人類其實並不是真的愛好真理。

撇開這個無奈不談,讓我們談談到底有什麼事情或什麼東西是AI所無法代勞或取代的。我覺得,個性是其一。

很難想像機器腦能夠形成一種個性。你能想像一個很幽默的AI嗎?你能想像一個悲天憫人的機器腦嗎?你能想像兩個機器腦相愛殉情嗎?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2.01 發佈時間: 上午 12:02
科學家與詩人(1)

陳真
2023. 12. 01.

沒什麼特別要說的,只是覺得很多事似乎永遠就是這樣,市面上始終存在的一種很窩囊很無奈的感覺,例如所謂學者,往往就是信口開河屁話連篇鬼扯蛋,少有例外。

季辛吉過世,打開台式新聞,就看到一位什麼學者的,標題很大,寫著什麼吉辛吉過世,標誌著什麼密室協商的什麼犧牲小國的密室政治的舊時代的告終。

真的是蠢到爆炸!!就像傻蛋小學生在寫作文那樣,或是像許多學者的所謂論文那樣,他媽的真的是低能到爆炸!!

人的智能高低真的差很多,這些人大概都已經蠢到不知道自己有多蠢了。

我批評的無關道德是非對錯,純純粹粹就只是講智能。

"你可以壞沒關係啊,但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蠢?" 許多時候,我都得如此仰天長嘯對天吶喊。

我不相信一個蠢蛋可以成為優秀的科學家,因為科學--尤其是物理和數學與邏輯等等這類硬科學(相對於自然科學等軟科學),沒有任何鬼扯蛋的空間。軟科學多少還有一些,但是硬科學往往一翻兩瞪眼,你很難鬼扯蛋。

至於人文學科或所謂社會科學(epistemologically speaking, 我不認為這足以成為一種科學),包括某些科學兮兮的所謂哲學,十之八九就是鬼扯蛋。言之有物,發人深省者,猶如鳳毛麟角。

如果鬼扯蛋或小學生寫作文也能算是一種學術,那麼,學術不學術的本質區別,基本上根本不存在。

我能預言,AI 將會終結這類詐騙學術。那些蠢到爆炸的什麼碗糕學者專家,在AI 面前將再也沒有容身之處。留下來的,只會有真正意義上的科學家,以及詩人。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1.28 發佈時間: 下午 1:18
反對一國兩制

陳真
2023.11.28.

等待台灣解放實在太慢了,自己解放自己、移居對岸比較快。

這個島嶼變態扭曲,人渣當道,謊言取代真理,無恥至極的漢奸謊言教育以及仇中反華的媒體與社會環境,連大人都很難愉快地生活在此,何況小孩,尤其不利小孩身心靈發展,會教育出心智能力低落與人格扭曲缺乏文化素養的腦殘,好好一個人會教育成青蛙。

如果你沒被教育成青蛙,萬一你還有腦子,那你會更難受,更孤單,因為你的周圍幾乎全是青蛙。

奉勸年紀輕的,有體力遷移的,還有能力重新找工作或是有能力退休的的,尤其是有小小孩的,能走趕快走。

少數西方社會環境確實不錯,例如劍橋,例如澳洲許多地方,例如日本某些鄉下,但它畢竟不是你的家。

別人怎麼想我沒法管,但是比起外在環境,我更看重精神內涵與感受。因此,全世界最好的安身立命之處,始終還是自己的土地,自己的家園。

至少在大陸,大街上絕不會有路人對你咆哮,叫你滾回自己的國家,也不會有人對你所屬的歷史與文化內涵一片茫然且不屑。

大陸社會環境還在進步發展中,但它的多元開放與自由,我從未在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見過。事實上,大陸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大海。

我從小嚮往海,但我其實也喜歡安居於池塘,只是台灣這塊池塘已經毒化到根本不適合正常人類居住。

香港也是。回歸二十幾年,依然毒汁漫流,遍地腦殘。

總之,一國就該一制,可別再說什麼一國兩制了。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