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寫下您的留言

 
 
 
 
 
 
363 則留言。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1.01 發佈時間: 上午 5:55
它媽的這鳥事原本只貼在留言板,但是留言板貼照片時好像沒法放大尺寸,所以就貼首頁如下:

https://peacetalks.habago.org/others/請邱世卿先生公開道歉與澄清/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1.01 發佈時間: 上午 3:37
沒有台獨這種生物

陳真
2022. 11. 01.


我至今不知道什麼是萬聖節,也不清楚為何要變裝、搞怪,究竟意義何在?

我只知道這是西方的無聊玩意,因此也讓我很不想去了解它。畢竟西方人事物,如雷貫耳,無孔不入,我就算努力不想知道,也多少會被迫知道一些。

西方一切亂七八糟的東西,就像病毒一樣擴散,就連幼兒園也難逃污染。從幼兒園小班、中班到大班,然後一路到小學,每年就是搞這個莫名其妙、跟華人氣味非常不搭的不知道什麼碗糕節日。不但毫無意義,而且浪費錢,家長被迫得去買些什麼鬼面具給小孩,應付學校要求。

真正該紀念的節日卻完全一筆抹煞,彷彿根本沒這回事,例如七七事變,例如前幾天的台灣光復節,整個島內你看不到任何相關紀念字樣,年輕一代完全不知道喪心病狂泯滅人性的日本鬼子是如何屠殺台灣人。

如今,在漢奸台奸的殖民統治下,整個島內到處是日本風,緬懷日本恩澤,緬懷日據時代的美好,讓下一代認賊作父,完全就是睜眼說瞎話。

北京老說要反台獨,問題是台灣根本沒有臺獨。那不是台獨,而是台奸,在美國主子的掩護下,拼命貪污,做為充當漢奸台奸的酬勞。

如果有人說台灣有台獨,那請他站出來讓大家表揚一下。根本沒有。以前有,現已絕跡,根本沒有台獨這種生物,有的只是台奸漢奸美日走狗。

你看有個叫做鄭什麼鵬的,出來選立委還是市長(?) 我也不是很確定。他的黨,整天抓共匪同路人,誰只要稍微不那麼仇視大陸,或是去大陸玩,去大陸讀書,或是說幾句大陸風景美妙都不行,都會被打為台灣人的公敵。

可是,這位鄭啥小鵬卻自己在大陸開公司,跟大陸國營事業往來,填寫資料還把國籍填成中國,填寫地址也不會忘記在台北市前面加個中國台灣省。

依照人渣黨的標準,這就是通匪,應該要槍斃,財產要充公的。可是,我請問各位,人渣黨哪個人不是這樣?

別再他媽的說什麼台獨了,根本就沒有台獨這種生物,有的只是為了私利與權力充當美日走狗出賣台灣傷害兩岸同胞的漢奸台奸。

我能理解祖國的無奈,總是得把反台獨掛在嘴上,事實上,共產黨比誰都清楚根本就沒有什麼台獨這種生物,因為這些人渣長年以來其實也是共產黨養的,任其游走兩岸,給予好處,藉以拉攏。不就是這樣嗎?

他們不是台獨,而是販賣 "台獨" 這項商品、左右逢源的人渣。大陸養他們,養得肥肥,好讓他們在美日面前表演一下台獨,儘可能拖延時間,以做解放台灣的準備。

北京不得不喊反台獨,畢竟力不如人,只好縮小打擊範圍,故意不說反美帝殖民台灣,而是說反台獨。

最可憐的是像哈巴狗電台這樣一種無權無勢的統派,有別於權貴統派。權貴統派雖然在島內不吃香,但在大陸卻是座上賓。

一般平民百姓之統派最無奈,在島內被打成過街老鼠,在大陸也不會有人鳥你。因為他不用鳥你,不用給你好處,不用收買你,你就主動願意當箭靶了,他哪需要鳥你。

我不是說大陸應該也來討好一下一般人,而是說現實就是如此。一個人如果想吃香喝辣,那麼,台獨就是一門好生意,不用成本,保證賺翻;越獨越好賺。現實不就是這樣嗎?

你看那個鄭什麼鵬的,大陸難道會不知道他是人渣黨的民代候選人,正因為這樣一個身份,所以保證兩岸吃香喝辣。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1.01 發佈時間: 上午 1:59
踩踏是一種誤導,人不是被踩死,而是被擠壓無法呼吸,窒息致死,或是擠壓導致內臟出血致死。

至於救人,當然可行。問題是在那當下,四周全是受害者,你要救誰?怎麼救?

就好像遇到恐攻或是歹徒對著教室一陣機槍掃射,你當下所能做的大概也只能是自己先閃先躲,而不是腦袋裏想著要趕緊去救四周的人。每個人跟你一樣,自己會閃會躲,其實並不需要你救。除非在某種情境下,某個人眼看就要完蛋,你當然應該去拉他一把。要是你自顧不暇,當然也不需要去救,應該先救你自己才對。

同理,在一片混亂擠壓中,如果情況允許,如果你塊頭夠大,能幫弱小或矮小者一把,何樂不為?今天,如果是我們自己的家人、小孩、親友,你絕不會只想到自己,你一定會不顧己身安危,用盡力氣去保護他們。不過,所謂不顧安危的前提是:必須存在救得到的可能性。比方說,如果你根本不會游泳,你跳下去大海救人,只是多死一條人命而已。

當然,這些都是情境之外的理性思維。當你身陷情境之中,將會怎麼做,恐怕很難說。
张证壹 發佈日期: 2022.10.31 發佈時間: 下午 10:33
我不太同意这种说法。
这一类踩踏事件,不是人力可以去逞强的。如果你深陷其中,只能祈祷是不是有好运能够获救。当然如果你有极高的自信(不是那种没有根据的谜之自信)可以在自保的同时去救到人,那么当然也可以,但是对于99.9%的一般人来说,真的没有那种体格体魄可以身在这种大型踩踏事件中全身而退,遑论救人。

我这样子讲可能会得罪人,那换一个场景就能够懂了。水上救生员(泳池、海边等场景)是需要严格考试的,有极高的门槛,一般人去救溺水者反而被拖累淹死的新闻从来不会少;而救护车、急诊室的急救医生,也有一定的专业门槛;即使是最简单的心肺复苏术,也需要一定次数的培训才能够有效。而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踩踏事件的救人培训,相比上述场景,踩踏是极小概率事件,而几乎所有对于踩踏事件的相关建议都是:“不要慌乱,不要奔跑”这些都是偏向事前防范而不是事后救援,可见踩踏事件是极高风险的,至今没有更好的现场指导建议,可见匹夫之勇在这种场景中是完全不适用的。

除非你有超能力或者置自己的生死于度外,才适合去救人。如果不是的话,万一碰上踩踏事件,能够自保,不添乱,就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最好的表现了。
張萬康 發佈日期: 2022.10.31 發佈時間: 上午 6:50
抱歉,幾天都沒人發文,那我上吧。因為首爾梨泰院的事情太大了。
發我寫的兩篇。

《哀悼首爾的萬聖節》
https://wczhang.blogspot.com/2022/10/blog-post_31.html
這篇前面寫心情,後面寫想法。談到近幾年來美國對萬聖節的行銷與推動。

首爾梨泰院的歷史文化種種,板友們可爬文,我那篇沒寫。是說這一帶過萬聖節的歷史可能更早就有?但近年美國熱烈推動這些名堂,可能讓韓國青年更想參與?

昨天看電視節目,T台一個來賓,講黎泰院這種狀況,若你人在現場看到倒地者,絕對不要去救,因為你會被對方抓下去。我看了光火,優秀的介文汲先生坐在旁邊,應該要反對這種說法。假若我有把握,我能自保,然後我順手拉起身邊跌倒的人當然應該啊。拉起他我也安全啊,不然他亂抓一通把我也抓倒。這來賓名字我忘了,頭銜是雄風飛彈的總工程師,莫名其妙,廢到不行,還說得津津有味,這什麼道德啊台灣。也不是說要把自保做得多好才去救人的意思,差不多可以救就行動了,這是一種反射。

問:中共到底會不會打台灣?(兼談美國的球賽性格、好賭性格)
https://wczhang.blogspot.com/2022/10/blog-post_30.html
李念淨 發佈日期: 2022.10.26 發佈時間: 下午 12:18
澳洲反戰人士Caitlin Johnstone的網站
https://caitlinjohnstone.substack.com/archive
https://twitter.com/caitoz

有不少值得看的東西
推薦給大家
張華 發佈日期: 2022.10.26 發佈時間: 上午 10:23
雖然以美國利益為首的媒體確實掌握話語權席捲全世界。不過我感覺還是緩慢的有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不對勁 (只是變成地下化,彼此也不容易知道彼此)。
我的感覺是我開始收到一些朋友傳給我講述關於美國劣跡的影片。這些朋友在群體裏不受歡迎甚至為了群組和諧被踢出圈子,於是每個群組也很有默契地不談敏感話題了,只剩下政治正確的人眉飛色舞。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0.25 發佈時間: 下午 8:46
良善乏力,上帝默然

陳真
2022. 10. 25.

這一兩年,因為網站搬家,出於個人在電腦方面的全然外行,常有一種很悲觀的感覺,一種很深的無力感。過去爬格子的年代,文字寫在紙上,隨著顛沛流離與異常家世,一切寫作幾乎全毀。

來到電腦時代並沒有更好,每隔幾年就是一次慧星撞地球般的文字災難,家中擺放了好幾台故障電腦,過去某段時間的一切心血全在裏頭,永無止境的毀損,常有一種很想要放棄的感覺,乾脆把所有書籍全部賣一賣,電腦砸爛,這輩子就別再動筆動腦。

科學才是真知識,文史哲全是娛樂性的雕蟲小技,至於社會科學,我看九成九九九也是假知識,偽科學,自愚愚人。

至於政治,則是另一種挫折感與無力感。過去這大約七、八年來,旨在仇中反華的無恥謊言,已經徹底佔領人類世界的所有話語圈,每天數以億萬計的謊言與抹黑,泯滅人性,喪心病狂,我真不知道除了比拳頭,把美國這群撒旦徹底消滅之外,還能說些什麼?

我對於以美國人為首的西方社會真是很絕望,他們展現了人性最邪惡黑暗的一面,難以置信。一樣都是人,中國社會之於世界是如此忍辱受謗,誠信善良,承受億萬分的傷害與痛苦及冤屈,回報給世界的卻是無盡的造福與光明。而西方社會卻剛好相反,享受億萬分的榮華富貴與不勞而獲的物質,所作所為卻邪惡入骨,泯滅人性,怎麼會有人壞到這種地步,實在很難想像?

良善乏力,上帝默然。
柳春春阿忠 發佈日期: 2022.10.22 發佈時間: 上午 6:56
溫鐵軍講中國的十次危機視頻:

https://www.dropbox.com/sh/aqujr29nazl0c4b/AADSmEa9FEXYfKXENHvvWZ--a?dl=0
張萬康 發佈日期: 2022.10.20 發佈時間: 下午 1:06
大家可參考溫鐵軍談自述生平。大約40分鐘。第一段就談到文革。裡面講到文革的正面、負面情狀,都有。而現階段的民進黨幾乎全是負面的事兒。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aF411e7sA/?spm_id_from=333.337.search-card.all.click&fbclid=IwAR3se9Tzf5rZI-c1hQ0hoY2981BJDF45AVmec9W7B4pr11oYkmNOsQYGL74

拿兩岸、中美、不同社會的各政黨相比,對兩方或各方不見得公允,在結論上貶低共產黨則更不公允。動輒將文革全面否定,這是國民黨和美西方長年幹的活兒,也是改開後鄧小平掌權後希望看到的。文革當時大概鬧了三年,但改開後創造「十年浩劫」、「十年動亂」的說法帶風向,目的是鞏固鄧的領導。溫鐵軍在視頻中有稍微點到。

在此我不是批鄧的意思,只是有一說一。鄧連「左」這個字都希望在社會輿論中消失。最近20大,習近平在報告時提了多次馬克思,這點頗值得嘉許。

溫鐵軍講自己「出身不好」,意思是他不是工人家庭的背景。

這段2018年的一場講話,節選自溫鐵軍和印度學者薩提斯-庫瑪的講座。內容生動幽默,雋永有情。他對每個年代都吸收當下年代的養分,但也不滿當下年代。他總為下一個年代做思索和規劃,在每個新年代也實現自己一部分理想。文化革命滋養了他,改造了他,讓貴族出身的他從底層人民身上大量學習。但文革也限制了他,遇到不合理、不公平的待遇。改開後他發現中國全面移植美西方一套是不恰當的,他堅信他的看法,類似遭到冷落。後來中央發現溫鐵軍是對的。這段視頻十分精彩,可說他孤獨地走出了溫鐵軍式的傳奇。很有啟發性。

板友王卓偉前陣子私下推薦給我這段,我分享給大家。謝謝。今年溫鐵軍評論分析過多次俄烏戰爭中美國的不良居心,B站也很多,值得參考。
KESHU 發佈日期: 2022.10.20 發佈時間: 上午 11:09
日經:白宮擬與台灣聯手生產武器 已展開洽談(https://udn.com/news/story/6813/6699406)

看到這則新聞,我是難過又憤怒。李敖當年說看門狗掏錢買骨頭,難道現在要升級成看門狗自己蓋罐頭工廠?不過我身邊多數的親友可能是無感,或許還有人很歡喜……
目前的選舉制度不可能改變什麼大局走勢,不過選舉的過程讓我知道一件事,不管任何事(幹實事也好,幹蠢事也罷)想爭取別人的支持靠得宣傳,而且只有靠宣傳,講直白點就是洗別人的腦。
我常去吃的小麵店,老闆非常勤奮,每天早上5點半就開始營業,很少休假。我雖未與老闆深交,也知道他有「勤勞」的美德。但這樣一位「有德之士」,店內只放自由時報,電視新聞永遠只播三立頻道。他一邊煮著麵,一邊聽著新聞播報員講,日積月累,曾參能變成殺人犯,中國也就成了「沒有太陽的地方」,可以想像他可能對中美牌狗罐頭工廠很滿意。
一個普通人很難影響大局,但是很多個普通人也許有點機會。我想傳達「兩岸議和」的理念,讓更多人支持,也想讓周遭厭惡中國的親友改變想法。但真難,尤其對高社經地位的朋友,要說服他們更是難上加難。我有一位好友已退伍多年,精明幹練家庭美滿有高學歷,他說開戰的話自願上戰場殺解放軍,我不知道他對大陸同胞的恨怎能這麼深?最近我發現,新聞洗腦這招已經侵入各公共場域,醫院、車站等處公開播放的新聞影音幾乎被某些頻道占領,一群病患被迫看著電視上的胡說八道候診等車。
怎樣才能反洗腦呢?若沒有組織的力量,我覺得個人只能靠擴大視聽源,多交流討論。我自己使用以下這些免費APP,它們增進了我對大陸的理解,和大陸網民也有很好的交流:觀察者、知乎、人民日報、澎湃新聞、WeChat、百度、央視影音、鳳凰秀、bilibili、微信讀書、雲聽。當然還有更多平台和軟體,國際新聞的話英語網站就更多,大陸也有CGTN,不過從宣傳和反洗腦的效益來看,中文平台更直接有效。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0.20 發佈時間: 上午 3:29
選舉如此廉價嗎?

陳真
2022. 10. 20.

媽的,沒想到有一天我居然必須為陳其邁辯解。

我看報上說,藍營指控他考上中山醫學系公費,畢業後卻沒有去什麼偏鄉服務,藉此做出一大堆道德指控,說得好像他幹了什麼天理不容見不得人的無恥勾當。

這樣的指控,一來完全外行,二來無限上綱,說白了其實就是一種根本莫須有的抹黑。

抹黑是一種很有力的武器,人渣黨向來藉以奪權謀私利。但是,使用這種沒品的武器,其實只是在傷害自己的品格,傷害自己的信用,就算因此贏了選舉,贏了勝負,其實毫不光采。

一個人就算蒙受天大冤屈,也不應該有一絲報復的念頭。卑鄙的手段就是卑鄙的手段,不會因為目的的達成而美化。聖經教我們要靈巧如蛇,打壞蛋尤其需要動點靈活腦筋,但是靈活畢竟不是卑鄙。不該屬於對方的污名,即便是敵人,也不該抹在對方身上。

"醫學系公費生" 只是企圖緩和城鄉醫療資源差距的一種制度設計,純屬中性議題,不具道德意涵,而是一種買賣契約。它的錄取分數比較低,但學費全免,條件是畢業後必須接受指派到公立醫院或衛生所工作若干年,屆時你可不履約,但須返還所有學費,換得自由身。

當你打算當醫生,當你填寫志願順序表時 (那個年代是考前填志願),難道會因此跳過醫學系的公費選項不填?不太可能嘛,對不對?你一定會想,先進入醫學系就讀再說,等念完七年後再來考慮要不要接受指派至公家機構服務 (不一定是派去什麼偏鄉)。事實上,大多數公費生後來都是返還學費,以換取自由就業的權利。

這類制度設計很常見。比方說,在那年代,外科很吃香,醫學生畢業後大家搶著走外科,至於精神科、皮膚科等等卻乏人問津,往往找不到醫生。為了平衡一下這種偏頗取向,官方就會設立一些優惠條件來獎勵那些大家不想走的科別或機構。

我念醫學系只有兩個目的,一是從事基礎醫學研究,一是當精神科醫生。為什麼呢?原因有二:

一,在我念高中時,讀了高醫學長陳永興醫師寫的一本書,叫做 "飛入杜鵑窩",很感動,於是立志想幫這些被人們視為洪水猛獸、視為痲瘋病人一般可怕、散落各地陰暗角落無人聞問自生自滅的精神病人。

那個年代沒有健保,至於勞保公保也根本不給付精神疾病的醫療費用,因此,精神病人的家屬,到最後幾乎都是傾家蕩產,再也無錢就醫,只好任其流落街頭,或是用鐵鍊捆綁於家中或關在鐵籠子裏,任其滿身屎尿,甚至吃屎喝尿,比牲畜的處境還不如。

二,念國中時,我家附近就有一個罹患精神病的小男孩,年齡與我相彷,滿身屎尿,被他的父母用鐵鍊鎖住,常在門口對著路人狂吼,喜怒無常,常成為街坊鄰里小孩們捉弄攻擊的對象。每次走過他前面,或遠遠聽到他語無倫次的吼叫,心裏就特別難過。我當時想,既然沒有人要走精神科,那我就來走這一科吧。

因此,我一上大學就已決定將來要走精神科。記得有一天,大約是大二或大三,我在高醫布告欄上看到一個官方公告,徵求自願走精神科醫師的醫學生,條件是這樣:月薪保證二十萬起跳,而且減免在學學費,畢業後必須依照契約到台北市立療養院當醫生。

我看了布告,想了一想就跑去報名。一位老師知道我幹這傻事之後,叫我去談話,跟我說萬萬不可。他說,你想走精神科沒關係,但你何必為了這麼一點點薪水和學費優惠而把自己賣掉,跑去什麼台北市立療養院工作?我聽了也覺得有道理,幾年後的事誰料得準?再說我也許走研究路線,根本不會去當醫生,何必現在就把自己綁住?於是我馬上就撤回了申請表。

我這樣的心思很齷齪嗎?當然不會。這裏頭哪有什麼道德意涵?這只是一種冷門科別的獎勵規定。

而且,沒想到,幾年後,精神科一下就變得很熱門,反倒是外科總是招不到住院醫生,就連台大也一樣,外科住院醫師常有缺額。

所謂偏鄉或衛生所或公立醫院也一樣,當年要靠獎勵大家才肯去。後來薪水內容變了,變得很熱門。套句流行的玩笑話,原本乏人問津的偏鄉或衛生所或公立醫院,後來卻變成 "錢多事少離家近,免經驗可" 的肥缺,大家搶著去。

總之,這些相關獎勵規定,只是為了因應當下的某種不足或偏頗所產生的一種制度設計,就好像一些特定產業或企業創新,官方經常會根據某種需要而設立一些獎勵制度一樣。醫學系公費生也一樣,我看所有人在考前填志願時一定會填,我也不例外。但是,萬一考上,將來畢業後,到底是要接受幾年的工作指派,還是返還學費,換得自由就業的機會,那就到時候再看狀況而定,看一己生涯規畫而定,把它扯到什麼史懷哲去偏鄉濟世救人,真的是鬼扯蛋,扯太遠了。

至於藍營還指控陳其邁說他還沒畢業,怎麼可能在高雄長庚當醫生?這樣的指控也很無聊,存心混淆視聽潑髒水。我比他早一年或兩年,我還沒畢業時也在彰化基督教醫院當醫生啊,那個叫做實習醫生。這有什麼好批評的?

我在彰基實習時,曾經幫民進黨候選人助選。我不但上台助講,還寫了一篇文章。投票前夕,競選總部印了一萬多份文宣散發。後來媒體登出那份文宣,報導說我這文章感動許多人,影響了選舉結果。我後來終於看到那份傳單,上面寫說我是彰基的外科醫師。這樣講會讓人誤會,但是其實也沒什麼錯,我當時確實是在外科實習。

同理,陳其邁的舊資料如果寫說他1990年在長庚當醫生,那也根本不是問題啊,非得要寫 "實習醫生" 才行嗎?三十幾年前的雞毛蒜皮事,應該成為一場選舉所應關切的重點嗎?不會太無聊太沒出息太荒唐嗎?藍營應該關切的是台灣長年以來做為美國的軍事殖民地,即將被美國拿來做為攻擊大陸的焦土戰場。這才是大家應該關心的事,而不是去抹黑一些根本一點問題也沒有的三十年前往事。
Boxuan 發佈日期: 2022.10.19 發佈時間: 下午 9:43
#习近平主席视察新疆的内部讲话

New York Times在其报道中(https://www.nytimes.com/zh/2019/11/16/world/asia/xinjiang-documents-chinese.html)引述了习近平在新疆视察的内部讲话,以作为中国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的“证据”。然而,仔细阅读习近平主席在新疆视察的内部讲话全文后(https://uyghurtribunal.com/wp-content/uploads/2021/11/The-Xinjiang-Papers-An-Introduction-1.pdf),不难发现习主席通篇都在谈如何帮扶新疆少数民族困难群众,告诫干部剔除大汉族主义思想,以及坚持民族平等团结,甚至还在具体操作上要求军队定期去帮少数民族困难群众打扫庭院和收割庄稼。造谣者用以佐证其谣言的“证据”居然是对其谣言的直接反驳,更讽刺地是,这文件居然是造谣者自己发布的!涉疆谎言之拙劣、盎撒洗脑体系之严密、欧美知识阶层之堕落(可能也适用于台湾?),以及中国宣传系统应对之笨拙,无一不令人扼腕叹息。盎撒民族颠倒黑白的邪恶性真是令人发指
追雲燕 發佈日期: 2022.10.19 發佈時間: 下午 8:34
陳真先生

你所寫的各種爛人爛事,
就像人有各種罪行一樣, 永遠不能根除.
人這是這麼一回事,
這是人的本性決定的.

以前就是這樣, 現在也是這樣, 以後還會是這樣.

現在情況還沒到最壞, 最壞情況就是文革.
或許這是該值得慶幸的一點罷

還是感謝並且希望你繼續寫下去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0.19 發佈時間: 上午 10:37
說點社運的風涼話 (3)

陳真
2022. 10. 19.


今天,你去跟任何一個人說:"走!我帶你去參加鄭成功收復台灣360周年紀念大會。" 你想,會有人想參加嗎?就算參加,我不太相信有人會真的熱血澎湃,為鄭成功的偉大灑下熱淚。

事實上,我根本不認為那有什麼偉大而需要特別去紀念緬懷。我們的痛苦是當下的,真實的,血淋淋的,乃至跡近絕望的。是這樣一份痛苦與渴望應該得到關注,而不是什麼鄭成功,更不是馬列思想。那些東西就交給對它有興趣的人去研究去闡釋就行,它不是民眾之仰望與行為依據。

一切主義或理論的根本基礎是廣大人民的真實血肉生活,而不是一種獨自存在不證自明的神聖概念。今天,我們並不是為了影響他人而故意想一些方法來親近他人,那是民進黨的幹法,表面上是對的,是貼近人民生活的,但它並非出於真心。我要講的是,我們應該由衷地把人們的真實痛苦擺在第一位,而不是把某種教條或歷史正確、政治正確擺在第一位。

考慮真實的利害不但不可恥,而且它恐怕才是惟一應該考慮的東西。所謂主義、理論難道不就是為了改善人們乃至人類的生活與生存尊嚴?今天,我們面對一整個島嶼被洗腦的無數藍綠腦殘,你跟他講鄭成功的偉大,不會很可笑嗎?我們當然是要跟他講利害講是非,而利害其實就是意味著善惡是非;有利於人民或人類的,就是善,反之則是惡。

一般人難道不就是應該這樣想事情?我要支持統或獨,難道不是應該考慮統獨對我或我們的好處與壞處?難道不是應該考慮它的基本是非善惡?難道它不是一種結論而是一種前提?你個人可以把它當前提,我沒意見,但是你要知道別人並不需要這樣。今天,大陸人民九成以上滿意共產黨的表現,難道不就是因為生活改善了,生存尊嚴提高了?難道會是因為人們先崇拜仰慕了什麼馬列思想的神聖性,然後再來支持共產黨?中共的偉大是因為它改善了絕大多數人的生活與生存尊嚴,而不是因為它堅持了哪一種理論或主義。前者才是目的,後者只是手段與方法。人們的評價對象是前者而非後者。

今天的中共如果非常腐敗,像人渣黨那樣,那麼,不管它口頭上抬舉何種主義其實都毫無意義。島內統派之所以無法壯大,主要當然是因為媒體與教育被漢奸台奸殖民政權徹底掌控,造謠抹黑,扭曲基本事實,但是你要突破封鎖、改變人心,就應該貼近人民,而非遠離人民,整天關起門來自慰,講理論,談主義,講什麼大歷史大結構,而且還講得玄虛高妙,不知所云。人們難道會因為聽了那些空洞概念玄妙囈語而心向祖國?

大陸對台也一樣,光是一味講民族情懷與歷史正確性是沒有用的,你應該講清楚台灣解放之後將會帶給台灣人民哪些好處或壞處,用大白話把它講清楚了,實踐了,人心自然就會找到它應有的歸屬。
劉育維 發佈日期: 2022.10.19 發佈時間: 上午 9:30
陳真醫師說的一針見血。左統派花了很多時間在談大歷史,或是使用許多馬克思主義的術語討論政治理論。雖然我自己深受啟發,令我從天然獨的台獨史觀擺脫出來,但我也發現這些東西是真的沒什麼人看,沒什麼人按讚。太學術了,太教科書了,都是寫給知識分子看的。除非有相當的熱情,一般人看了簡直要睡覺。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0.19 發佈時間: 上午 2:19
說點社運的風涼話 (2)

陳真
2022. 10. 19.


這篇文字其實是一封信,改寫成公眾文章。原始信件裏頭提到團體或個人,原本一概指名道姓,不過公開版本我就給打了馬賽克,目的是希望這文章讀起來不要太具敵意與針對性,畢竟那非我本意。而且,我所指陳者,其實並非任何特定團體或個人,而似乎是一種普遍的華人民族性。

雖然打了馬賽克,但很歡迎各界自行對號入座。

我加入黨外,其實一開始是在偏左統這一邊,主要是跟陳秀賢在一起,前後大約兩年,後來慢慢就疏遠了,原因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左統的人似乎不太講人話,滿口馬列理論唯物史觀階級改造與鬥爭什麼的,打高空沒關係,讓人難以忍受的是:一個超級簡單的意思,偏偏總是要用毫無作用、而且只是讓一般人連看都不想看的理論術語來包裝。

理論或概念化理當是這樣一種東西:現象世界太複雜了,於是只好透過概念化來萃取、釐清主要內涵,使之易於理解,易於溝通。簡單說就是化繁為簡。但是,市面上許多所謂論述卻剛好相反,明明只是一個極其淺顯的道理,也許出於無能,也許出於缺乏自信,偏要講得艱澀拗口文謅謅,甚至語無倫次,不知所云。(難怪Alan Sokal 當年的惡搞一度大快人心。)

比這更難忍受的是沒有人味。人不見了,人的痛苦不見了,抽離了,去血肉了,概念化了,變成一種抽象的存在物,黨啊,國啊,主義啊,理論啊,歷史進程啊什麼的。

我並不反學術,但它畢竟只是一小撮人的某種形而上關注及特定用語。一般人使用的卻是普通話,大白話。大白話其實照樣可以陳述深刻的思想與理論,而且許多時候可以描述得更好更傳神更貼近真實。而且,既然我們所關切的對象是人,是所有人,為啥不講人話呢?

我並不反對討論主義啊理論啊概念等等這些,但是,一般人關注的卻是一己生活中生命中的悲歡與希望。我們應當搞清楚,社運就是社運,社運的主體及主要關切是一個個的個人活生生的痛苦;社運並不是一種概念遊戲。或者說,概念遊戲根本就不應該變成社運的主要語言甚至惟一語言,仿佛唯有操弄這套固定如儀式咒語般的抽象話語,其言行才值得關注,才有資格取得發言權。

在這樣的思維心態下,一堆自封的人民代言人於焉誕生,自己給自己戴上了桂冠,跟一般人的生活和語言之間硬是畫上一道道高低有別的人為鴻溝。

陳秀賢不會這樣,他不是那種個性。但是,整體的左統勢力似乎就是這種調調。你如何可能用那樣一種全是打高空的抽象話語及概念遊戲去取得人們的認同?遑論感動。

社運就是大白話,心裏話,讓人聽了感動,聽了熱血,而不是讓人聽了缺氧想睡覺。

為了舉出實例,我得冒犯一下,你看,底下這個統一聯盟黨,就是陳映真在上個世紀八零年代所創立的中國統一聯盟轉化而來。

https://www.facebook.com/REUNIFICATION.ALLIANCE.PARTY/

你看,他們最近在忙著紀念與討論些什麼?紀念鄭成功!討論鄭成功360多年前趕走荷蘭人、收復台灣的偉大日子。我的天啊!一般人每天生活如此忙碌,如此艱辛,當下無所依恃,未來根本看不到希望,艱難挺住,熬過一天又一天,而這些號稱既左又統的大老們卻在玩概念遊戲,玩政治口號,要大家緬懷鄭成功!要大家探討鄭成功對於兩岸統一的偉大歷史價值!真的是有夠閒,吃飽太閒也不要這樣啊。我很懷疑,有人能真的出於真心、熱血澎湃地去緬懷鄭成功?

別誤會,我不是說這議題不重要,更不是說它不能討論,而是說這些東西怎麼會是社運的重點呢?老是搞那些冷豬肉做什麼呢?

我沒有臉書,但我知道什麼是按讚。你看,一個成立三十多年的政治團體,居然只有一兩個人按讚。搞不好是版主和他家人自己給自己按的讚。老實說,根本沒有人在看不是嗎?問題是,我看這些統派大老們大概也根本不在乎有沒有人看吧,只要跟對岸共產黨搞好關係就好了。

可是,這叫做社運或政治運動嗎?這樣一個宛如僵屍般的黨,有可能打動人心嗎?恐怕只會讓人看了反感或望之卻步吧?畢竟離生活太遠,離生命太遠,離一般人的痛苦悲歡太遠。說白了,這其實就是一個空殼子,樣板戲,死標本,非常封閉,就像是什麼特殊階級的私人俱樂部似的。

再舉個例,不好意思,因為很難打馬賽克,只好明講。你看,釣魚台教育協會似乎也差不多,"盛大" 活動很多,但是不太講人話,經常 "論述" 個不停,打高空,講修辭,談理論。再強調一遍,我當然不會反對偶爾講講這些,但它畢竟不應該是運動的主體,更不應該是藉以獲得話語權或內部地位的憑藉,彷彿必須是什麼教授或官員或名人,然後才能對這些是非曲直其實極其簡單明白的釣魚台問題取得發言權。

我聽說他們曾經找高雄市衛生局長黃志中當委員 (我不確定是擔任釣魚台教育協會或某個公衛團體的委員,但這無礙於我的批評),結果被拒絕。我跟黃志中很熟,找他當釣魚台教育協會的委員不會太離譜嗎?那就好像哈巴狗電台如果成立一個委員會,設立理監事,我若去找比方說學姐的大學同學、民進黨的何欣純來當委員,你不會覺得離譜嗎?何欣純憑什麼呢?

同理,今天如果黃志中不是當官的,不是擁有某種權位與人脈,你們還會找他當什麼委員嗎?一個團體,難道不是應該由那些真正投入的人來當家運作?而是根據什麼學經歷或所謂社會地位來選出領導?

我在英國十年,參加西方社運總是很愉快,因為我知道不會有人來評價我的什麼社會地位,更不會據此決定我該擁有多少發言權,或是決定我有沒有資格站到鏡頭前,或是決定我有沒有資格坐在顯眼的領導位置空間,接受鎂光燈的照耀與眾人的歡呼。

洋人不太會搞這一套封建遊戲。在西方社會,在一個運動裡,你就算是個諾貝爾獎得主,你的位階與發言權跟其他人還是一樣的,我不需要特別把麥克風讓給你,也不需要在鏡頭前為你退位躲到一旁當背景。遊行時,也絕不會根據權力位階來安排位置,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毫不猶豫地站到隊伍的最前面,不需要站在什麼大老的背後當布景,當陪襯。

我不確定有多少人能聽明白我在講什麼。

西方人從事社運不講空話,也不搞什麼理論主義歷史脈絡有的沒的論述,全是紥紥實實血肉分明的大白話。

相對於統派,黨外本土派這邊的人卻剛好是另一種極端,非常靈活狡猾,看到人說人話,看到鬼說鬼話,上教堂就喊耶穌,進了廟裏就說和尚的話。而且,非常懂得一般人的痛苦,非常懂得要跟群眾 "博感情",穿拖鞋嚼檳榔,偶爾罵罵幹你娘,選票滾滾來;講的全是大白話,全是你我一般人實實在在的痛苦;並且懂得刻意降低身份,強調自己出身貧苦,懂得像一般人那樣在名字前面加個 "阿" 字,或在名字後面加個 "仔" 字,阿德,阿真,阿慧,阿遠,阿強,扁仔 (陳水扁),長仔 (謝長廷),或是取些綽號加強接地氣,例如椪柑(江鵬堅),電火球(蘇貞昌)等等等。

這些表面作法是對的,問題出在於他們只是在表演,而非真心。

除了比較不談空話,事實上,本土派這邊一樣還是搞位階,看你的社會地位,看你的權力身份,看你的派系歸屬,來決定你有沒有資格拿麥克風,決定你在鏡頭前的位置以及在媒體上的所謂份量。

總之,在台灣不管做什麼運動,都很窩囊很痛苦,很屈辱。

二十幾年前寫過一篇膾炙人口的文字叫做 "說點社運的風涼話",二十幾年後,狗尾續狗,老調重彈,但我其實連批評都不想批評了。
陳湯 發佈日期: 2022.10.16 發佈時間: 下午 5:55
放心啦 林毅夫先生過五到十年就可以回台灣了 那時候的台灣 可能會真的非常需要他的長才

二十年前我罵他賣國賊 今天我只能說他是真正的愛國者 願意為了整個民族的未來 忍受不諒解與罵名
王卓伟 發佈日期: 2022.10.15 發佈時間: 上午 12:27
我的心路历程大概是这样的,我以前当文青时很痛苦,从小就喜欢读历史闲书,初高中看文革被整的知识分子故事眼泪都要掉下来,恨党基因埋下,于是转而熟读美国历史(笑,也没多少认同美国,但当补充材料。同时期嘛我又上大陆所谓的‘外国语学校’,跟一群富二代官二代做同学。这也让我极其痛苦,因为他们都在沉溺于各类玩乐,且可通过作弊,买答案,自己家长办‘国际’比赛给自己颁奖等手段来上名校,我是乡下小孩哪见过这种阵仗,瞬间傻眼,我在普通高中为高考奋斗的同学有的都得领助学金欸。后来在美国上通识教育的课,她妈都是白左或是反共的叙事,洗脑洗的比我们这还狠,气煞我也。一堂讲美国移民史的课,居然有一篇章专门讲一下中国西藏问题,他妈的真有够扯,聊移民的话,它咋不拎英国挑唆印巴分治的苦难历史或者以色列蚕食巴勒斯坦,把人家老百姓往绝路上逼的历史写进课本呢?课上印度留学生想是狗闻到屎一样兴奋,拿此专题做演讲大讲特讲,我实在气不过,在Q&A环节憋了一句说have you ever check if this material and sources are biased? 你们有想过这材料是选择性呈现给你们的吗? 嚯,不得了,我成众矢之的了,无论白人黑人印度人都像看疯子一样看我,仿佛达赖是耶稣,我又亵渎了耶稣。这对我来讲是震撼教育,我对此的感悟是纸上得来终觉浅,还有就是明哲保身,不再与美国同学争辩。我课后还写了一篇驳斥西藏内容的作业,毫不意外得了这门课作业里的最低分XD

我朋友柏宪也有同样的经历,他曾在一个会议上和其他学者讨论有关少数族裔演员在戏剧界的发展和影响,继而泛泛谈论起近期的少数族裔运动和过去的历史。正当聊的正酣时,他像是指穿皇帝新衣的小孩那般,随口说了一句,大意是我们聊了很多种族问题,这是对的,但为什么大家或政府对种族问题背后的阶级问题避而不谈(这是更主要的,我们可以谈谈这个嘛)。结果在那个当下鸦雀无声,再过一会,大家当他没有提起过这事,继续围绕种族问题侃侃而谈。他直言那个集体沉默的当下是对他的当头棒喝,很难忘。

说实话我的人文素养,三观都是通过朱柏宪(台湾留美博士,论文是批判文学界Sinophone的荒唐,今年于美国匹兹堡大学执教时英年早逝),王孟源,好奇大叔,巴勒网这一类的培养出来的。现在我很自信,因为左翼史,关于历史的真相我都有所涉略了,而真相有能量来挫败谎言和洗脑叙事。我也无惧于世无愧于心。当我们知道林毅夫的生平故事的时候,还有啥怕的呢。而埋藏历史的角落都是金子,好奇大叔谈关于马来西亚华人抗日的历史 ,王孟源写的美国关于欧洲和亚洲的战略史,陈真写的反党国往事,朱柏宪跟我梳理的岛内的历史脉络,张万康写的红军长征史(链接在22/9/9本板),这些都是可以塑造我个人信条的文字。读这些或面对面的交流(亦师亦友的柏宪在马里兰当过我班上老师),比读书高效多了,且不易走弯路。倘若闷头读一百本莫言写的小说,或者看一百部管虎的电影,顶多是个思想歪曲的臭文青,且还在痛苦着XD。 所以现在我碰到我朋友犯贱我就会直截了当的指出,人生太匆匆,能救一个是一个,我不会再浪费时间纠结于情面之类的无聊事物。

昨天看到鸠山由纪夫说:”中国正在引领世界经济,世界人民应该感恩中国。“ 此人是个有良知的日本人,但媒体会把他妖魔化成疯子,他也是短命首相,至于是不是美国人搞下台我没有研究。 我曾看过他的访谈,他提到说在70年代在斯坦福见证了中国留学生搞的保钓运动,受左翼运动影响。后来他因为涉钓鱼岛的言论而被开除党籍,付出了自己政治生命的代价。我想说,他是和我们一样有着正确史观的人,且愿意为自己的理念发声且牺牲。他也是在苦口婆心唤醒日本民众,让他们别犯浑,这比日本鬼子安倍晋三,岩里正男师徒二人强到不知道哪里去了。鸠山的史观来自于他曾经历的那个年代。

另外,真相的门槛太高。而当文青的门槛太低,后者只需扫盲识字即可。前者却要求极高的悟性跟求知欲,还要愿意在这无法产出任何实际个人收益的方向上下苦功。譬如我原来对军事装备发展和军事史一窍不通。我硬着头皮读完王孟源早期写的军事科技文章,我才有个大概概念,我至今不是军迷,但我至少知道现在中国强在哪方面了。而军事发展和军事力量的对比却对世界格局产生深远的影响。这文青和吃瓜群众会有概念吗?

再拿这个看原来的共和国史,一切都了然了。共和国面临了多少年严峻的生存环境,而政府和人民又得为此付出多少代价,文青只会说,哇靠,乡下好恐怖,条件又差又脏,还有人口贩卖捏。他妈的,他们估计连三线建设和早期水利建设是什么都不知道。现在的人很喜欢讲人民公社的失败,却没有看到共产党动员农民大兴水利设施建设 。拿我生活的苏南来讲,周边的人工运河都是无数生产大队老百姓一锤一凿挖出来的,没有人没有参与。

要我说,这世界上坏人就是会无所不用其极来占领资源。

你看民进党吃了多少大陆红利就知。

我们好人要战胜他们,不被他们折磨SM,用星爷话讲,贪官奸,清官(要治他们)要比贪官更奸(才能赢)。当然这不是真的要比赛恶质的意思,而只是讲方法、灵巧、意志力、真诚的重要吧。

这里的主要来源是何,只有在政府部门或者有生意往来的企业,才研究和了解大陆产业政策方向,和各项福利政策的细节。而绿的坏蛋掌控政府,他们自然就能上下其手。这明明是开放给台湾所有老百姓的,但有一个信息差,我们老百姓不可能对此这么了解,另外就算绿的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不了解,他们打个电话求证一下对接的政府部门就可以悉知,或者x x办里有人往来,也可拜托帮忙,而我们民众没有这个渠道。这很吃亏。所以我也要拜托版里的同胞,共产党给你们的福利就得拿,我们一起建设祖国,不然都留给周玉蔻之流来白白靠政策红利拿祖国名校文凭了(笑。

==============================

我的表弟─40年回不了家的林毅夫:https://www.storm.mg/article/887604?page=1

揭露无数西方罪行的美国记者,在两年前的今天离奇死亡【范神论】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uD4y117Fm/?spm_id_from=333.337.search-card.all.click&vd_source=51e267f9addacede205bb36b3b72f5d9&t=0.7

長征——客家人的大氣之旅
https://wczhang.blogspot.com/2022/05/blog-post.html
風往南吹 發佈日期: 2022.10.14 發佈時間: 上午 8:03
兩位左翼的非洲兄弟聊中國。

为了不再做奴隶,我们也必须要捍卫中国!
https://youtu.be/pzMGUlHqJ_M

我担心中国年轻人已经不知道, 当年的坦赞铁路有多伟大!
https://youtu.be/Mm3L9JK4tww

這就是我愛的祖國。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