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寫下您的留言

 
 
 
 
 
 
408 則留言。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7.13 發佈時間: 上午 2:50
安倍之死 (5)

陳真

2022. 07. 13.


我講的這些人之常情,並不包括人渣黨之所為。他們所做的,全是冷血無恥的政治動作。

安倍,一如之前所有日本首相,對台灣所做的一切幾乎全是傷害,包括入侵釣魚台,抓捕、驅趕合法捕漁的台灣漁民,搶奪其漁船漁貨,拒絕承認慰安婦的存在,竄改教科書,一筆勾銷日本侵華史實,把輻射水倒入海洋,趾高氣揚地命令、強迫台灣人吃連日本人自己都不敢吃的核食,醜化華人,鼓動仇中反華等等等,罄竹難書。

至於所謂捐贈疫苗給台灣,則是捐贈品質大有問題、連日本人自己都不敢打的問題疫苗,造成台灣千百人死亡。

至於侵華罪行,更是令人髮指,以各種極其泯滅人性的手段,虐殺三、四千萬我國人民,以大陸同胞做活體實驗,發動細菌戰,屠殺嬰幼兒取樂,系統性強奸婦女,搶奪我國數兆財物與黃金及古董寶物,至今不但不肯為侵略屠殺認錯,甚且否認史實,囂張跋扈。這樣一個與我國有著血海深仇的國家,其領導人被暗殺 (我懷疑是美方主導),台灣竟然要為他降半旗。

人渣黨不用說了,這群人渣本來就是一群為了私利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的賣台漢奸。現在,居然連所謂領導抗日的國民黨也要為安倍降半旗,實在荒唐。

我不認識洪秀柱張亞中這些國民黨的孤臣孽子,但我很納悶,他們對這個跟人渣黨幾乎沒兩樣的爛黨,為何如此死心塌地?難道真以為國民黨還有什麼改革空間?它的黨主席朱立倫是維基解密認證的 CIA 特務,所作所為當然完全聽命於美國。但是,今天就算不是朱立倫當主席,國民黨的體質事實上也早已跟人渣黨沒兩樣,大多是美國走狗,而且是爭先恐後撲上去舔的那一種。它的從政黨員幾乎全是這一類。我不知道洪秀柱和張亞中等人為何還不死心?早就應該退黨。

找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例如高金素梅,一起創個黨有什麼難?紮紮實實明明白白地提出兩岸統一的具體主張,我相信會獲得很多人的支持,很快就會贏過國民黨,何必窩在一個由CIA特務所主導、充滿投機份子的爛黨?一點意義都沒有不是嗎?

再說,距離兩岸攤牌還能有多少時間?已經沒有時間讓你慢慢改革不可能改革的國民黨了。過去那個國民黨,裏頭品性最差最貪婪的一群李氏王朝所引進的黑金集團與走狗文人及地方山頭政二代,事實上就構成了現在當權的人渣黨。

國民黨歷經多次的分裂與重組,目前剩下的這批從政黨員,屬性方面,其實與人渣黨並沒有什麼兩樣。你要投票給這群小癟三,不如投給正宗的人渣黨。留在爛黨裏頭改革,是要改個鬼啊?換柱事件以及國、民兩黨聯手對付韓國瑜之殷鑑不遠,難道還不夠讓你們清醒?現在這個國民黨,事實上就是人渣黨的附庸,搶著當美日走狗,自欺欺人,毫無理念與理想;有點像寄生蟲,寄生在人渣黨這塊爛肉上,搶一點肉屑吃。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7.12 發佈時間: 上午 10:43
安倍之死 (4)

陳真

2022. 07. 12.


证壹,

小孩子理解能力很有限,因此,不管聽故事也好,看電影也罷,掌握複雜情節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先搞清楚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現實世界其實也差不多,區分好壞並不困難,藉以理解現實的一個基礎。在這個基礎上,做出更多評價。但這其實就像是一種命題式的 (propositional) 理解,簡化了理當像圖畫或音樂一般難以言喻的內涵。

我們聽一首旋律,看一幅畫,或是仰望天空浮雲、園中花草,事實上並不是採取一種命題態度 (propositional attitude),我們不過就只是感受而已。因為一己經驗與所得訊息的不同,每個人的感受往往也不一樣,這裏頭也許並沒有正確與否的問題,因此,不同感受之間,競爭的並不是對錯,而是美醜;競爭手段並不是透過舉證,不是透過 "I argue that...."(哲學論文老是會有這樣的句型),而是透過 "說服" (persuasion)。這時候,如果有人一直跟我糾纏於某種命題,我會很無奈,因為這意味著他的某種理解人事物方式也許還停留在幼兒階段。

我常舉阿莫多瓦的電影 "Talk to Her" 為例,片中主角是個男護士,強姦了他所照顧的一個植物人病患,結果還懷孕了。若在現實中,你可以想像隔天媒體會怎麼報導,"色魔"、"變態" 這幾個關鍵字肯定跑不掉,然後台灣盛產的八卦精神科醫師會一個個跳出來分析說這位變態色魔有著什麼變態個性與症狀,講得煞有介事,講得好像他是變態色魔肚子裏的蛔蟲似的。人們對於這位變態色魔的各種八卦指控與推測,肯定也會傾巢而出,大家會罵得很開心很興奮。

現實生活中,人們的理解方式大概就是這樣。這時候,如果有人對這位變態色魔的處境與心境說上幾句心裡話,肯定會遭到攻擊,搞不好還會受到其它各種懲罰,或是移送性別平等委員會。攻擊或懲罰內容我不說,大家應該也都能想得到。

可是,當我們觀看"Talk to Her" 這部電影時,卻反而都很同情這位男護士,為之垂淚。為什麼會這樣呢?在現實中,我們的理解如此粗糙,生命不像生命,圖畫不像圖畫,而是像一道道僅僅關乎對或錯的是非題。那就好像硬要說 "蒙娜麗莎的微笑" 這幅畫作就是在講述某個道理一樣荒唐。

維根斯坦很喜歡一位與他同期的奧地利作家叫做Karl Kraus。Kraus曾批評心理分析師說:"上帝好不容易把我們從泥土變成人,這群謀殺靈魂的工兵,卻把我們從人又變回泥土。"

事實上,何止心理分析師,大多數人恐怕都很樂於當一名謀殺靈魂的工兵,簡化生命,抽離色彩,把多次元變成一次元、二次元,把詩讀成公告,讀成文宣。
吳聲志 發佈日期: 2022.07.12 發佈時間: 上午 10:24
最近在看亮哥郭正亮的新節目-亮點交鋒,這一集講烏克蘭被出賣對台灣的啟示,建議大家一看https://m.youtube.com/watch?fbclid=IwAR231YMZl54jlEY1Fwh6p_AOkHw3qRzkUqtdUGUXmG8qspXH64KLcIr08B8&v=apvAs3qzIfM&feature=youtu.be
张证壹 發佈日期: 2022.07.11 發佈時間: 下午 10:59
陈医师,读了您的文章,对于安倍之死,我与您有丁点同感。但是很遗憾的是,99%的中国内地人,大都不是以这样子的角度看事情。
中国人现在非常两极化,被各种极端的言论撕裂了,以至于相对理性客观的声音都会被攻击。对于安倍之死,互联网上大部分的人就是庆祝;少部分对安倍之死抱有同情心的,很多都被打为所谓的“恨国党”或者“精日分子”,并被大肆攻击为汉奸,而这些人里面,真的有多少比例是属于先以身而为人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我也完全没有把握。因为中国的“恨国党”确实也很多。
立场先行,以民族、政治争端优先而来抬高或者贬低安倍,是中国人的常态,这一点就跟台湾人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您一直以来批评的,台湾人支持人渣党,就跟帮派一样,只有敌我之分而没有基本是非观及内在的一致性。真的非常遗憾,大多数中国人也是这样子。这是中华文化的糟粕,而恐怕更是人类物种的本质。人类在这一点上并没有比黑猩猩更好多少。
总而言之,只要对方是被划分为敌人,无论此人是否真的为大奸大恶,那都不重要。同样地,如果一个人属于我方阵营,即使此人是个王八蛋人渣,中国人也是会依据立场而决定大力支持。至少民间就是这样子,尤其在企业里面的办公室政治更是如此。
我在上海,有约1/4的朋友是西方人(非英美),这些朋友虽然是白左,但是他们能够给与我个人比较大的尊重;反而是台湾人朋友或者中国籍朋友,会以那种“我是为你好”的态度试图来同化我跟他们不同的视角及价值观,让我痛苦不堪。我觉得跟普通华人根本没有什么好深交的,无论是在台湾或者在中国大陆。所以在华人里面,我只跟异类交朋友。
幸运的是,中国内地的异类还是非常多的,我们即使立场不同,还都能互相理解、互相尊重。精神上不至于窒息,这一点比我在台湾生活的时候舒服许多。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7.11 發佈時間: 下午 8:41
安倍之死 (3)

陳真

2022. 07. 11.

很奇怪,有些人居然說我不應該對安倍之死感到難過,因為他是個壞人。這樣講真的很幼稚,我們難道是先看誰是好人壞人,然後再來 "決定" 我們應該持有何種情感狀態才是政治正確的嗎?有誰的心靈是長這樣的嗎?

情感非關理性,先於理性。即便安倍是個人渣,我也不會因此改變對他之死的感受。更何況他不是人渣,他是個愛國者。

反之,假設有某個聖人死了,我也不一定會因其聖潔而對他之死有什麼感覺。"感受" 這東西,自然會受到各種外來資訊或一己經驗的型塑,但它終究還是有著某種微妙,某種主觀。

我倒是比較不能理解任何人之死為何會讓你喜孜孜,笑開懷?甚至還高興到必須飲酒慶祝?我們只是人,擁有這麼高的道德權柄嗎?就算是至善的天上神明,理當也會對一個哪怕是惡人之死感到某種沉重與可悲吧?

有一天,我乃至我們所有人的家人都有可能成為槍下亡魂,成為戰火餘孤,成為某種病痛或個人不幸遭遇的犧牲者,難道你希望人們也一樣對我們之死與悲劇喜孜孜、樂開懷、開香檳慶祝?

大約三十六、七年前,在我奮不顧身對抗萬惡國民黨的蔣家年代,有一天,我在高醫見習,看到鄰床有個病人因為肝硬化,吐了一臉盆鮮血,整個床單染成一片紅,非常可悲。他不是我負責照顧、見習的病人,但我剛好人在病房現場,所以就上前幫忙。

不久之後,護士來了,說要輸血,但是醫院血不夠,必須跟捐血中心調血袋。護士問家屬有沒有捐血卡,如果家屬曾經捐過血,可以優先立即取得血源。家屬說不曾捐過血。我趕緊說我常捐血,我的捐血卡可以給你使用,於是趕緊跑回家拿。

幾天後,那個病人過世了,過世前交給護士一張名片,轉交給我,上頭寫著對我的感謝之詞。從名片我才知道,他是 "萬惡的" 國民黨立委。可是,如果我事先知道他是誰,知道他替 "萬惡的" 國民黨服務,難道我就不幫他了嗎?難道我就對他吐了一臉盆鮮血無動於衷甚至喜孜孜樂開懷嗎?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一直都還清晰記得那一幕,一臉盆的鮮血以及病人痛苦的表情。我不知道那個 "萬惡的" 國民黨立委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我不曾去調查過他。即便你現在告訴我他是個人渣,我對他的死,對他臨終前所遭受的痛苦,依然感同身受,不會改變。我沒法改變我政治不正確的心。

除了上課之外,醫學系學生在大四、大五時就必須去醫院見習。剛接觸臨床時,不太能適應醫護人員的 "鐵石心腸"。記得我有個病人過世了,家屬痛哭哀嚎,護士卻冷冷地拿著單子叫他們下樓去結帳辦出院。負責指導我的主治醫師,是一個很善良的人,但是那天下班時我在醫院門口遇到他,他穿著運動服,笑咪咪地說他要去打網球。

我對他燦爛的笑容頓時感到有點驚訝,跟你如此熟悉的病人一小時前才剛過世,一小時後你就能笑得如此燦爛。我當時心裏想,醫療這行業可真是傷害人性,不管病人如何痛苦悲傷,醫護人員照樣私下嘻嘻哈哈,醫護調情,打情罵俏。

在醫院病房工作,醫護人員每天都會在護理站辦公室一起用餐,聊八卦,但是三十幾年來我從來沒有一天加入過她們,我一直都是躲起來一個人吃便當,或是跑去餐廳吃,因為我不太想社交,更沒法跟醫護同事們用一種輕鬆愉快的八卦心情談論病人與家屬的種種。

但我能理解同事們並不是真的鐵石心腸,而是人之常情,畢竟你不可能天天無時無刻為萬物悲傷。問題是,你總不能為某人之死喜孜孜吧?真的有那麼開心?真的能那麼政治正確地感受?

難道我沒有 "政治不正確" 地感受萬物的一點卑微權利?我不能為敵人之死、為敵人的悲劇感到難過?難道我當醫生看病應該先問問病患是什麼顏色?然後再來決定我該對他的病痛生死採取何種 "正確的" 態度?

深綠的病人倘若翹辮子或罹患絕症或吐血身亡,我就笑呵呵喜孜孜?對於深紅的同志之死,我就哀悼悲傷?還是我應該先跟警察局打聽一下病人有沒有什麼不良前科?有沒有偷看過人家洗澡,有沒有幹過什麼壞事,然後再來決定我心之悲歡,我心之歸屬?

西方世界以及島內人渣黨,利用安倍之死大加炒作,許多民眾如喪考妣,很可笑也很愚昧,但是可笑的並非情感,而是被錯誤資訊所洗腦的認知。

如喪考妣固然矯情,但是,為死亡歡欣鼓舞難道不也一樣變態?人畢竟不是僅僅一種角色,任何人都一樣,你有各種社會角色,但你同時也是某人的爸爸或丈夫或兒女或妻子或朋友或家人或師生或情人,你的死讓某人心碎,難道我應該無視於此,甚至笑呵呵?李登輝那麼邪門歪道禍台殃民的一個人渣,他的死,倒也從來不曾給我帶來一絲喜悅。

我們每個人都會有著一份屬於自己的命運,各種悲劇遲早會找上我們每個人,在這些宿命面前,我們終究都是平等的,都是需要憐憫的。我可以嘲笑任何人事物,但我絕不嘲笑死亡,不嘲笑感情,不嘲笑一己悲歡。

安倍毫無疑問是個愛國者,愛的方式到底對不對,那是一種行為主義,一種後果論,但我不懷疑其初衷,不懷疑他的愛國心,一如我不懷疑蔣經國乃至蔣介石,不管他們曾經如何法西斯,如何殘酷血腥。

日本跟韓國、澳洲都一樣,都是半個國家,缺乏主權,尤其是軍事主權;甚至一如普丁所指出,幾乎整個歐洲也都不是正常國家,他們被美國所奴役與使喚。普丁說,俄國不願屈從這等命運。

事實上,安倍的正常國家化之修憲主張,跟韓國的文在寅之爭取軍事自主權有何不同?不就是同一回事嗎?都是想移除美國狗鍊,擺脫外來控制。

日本之所以令人憂心軍國主義再起是因為,打從二戰之後,日本鬼子不但從未反省懺悔其泯滅人性的浩瀚侵略血腥罪行,而且還系統性地扭曲竄改歷史,洗腦下一代,鼓吹仇中反華,把自己塑造成戰爭的受害者而非加害者。

這一切卑劣惡行,昭昭在目,但是,安倍之死,依然是個悲劇。你可以無感,但是面對死亡,你真的有那麼開心嗎?你的心,你做為一個人的情感,是如此政治正確的一個東西嗎?

我能想像,今天如果是中共某個高官或領導人死於非命,島內這些人渣與綠蛆,肯定會開香檳慶祝,文人走狗們肯定會爭先恐後表示歡喜。問題是,你真的會喜歡這樣一種人嗎?敵我鬥爭無可避免,但是我們真的希望活在一種人性因此扭曲的世界嗎?

=====================
普丁讚安倍「真正愛國者」

新頭殼newtalk | 張柏源 綜合報導

2022.07.08

根據《時事通信社》報導,安倍被槍殺身亡後,普丁公開向死者家屬致哀並表示,「對這位偉大人物的記憶」將永遠留存在所有認識他的人心中,安倍長期領導日本政府,為日俄兩國睦鄰關係發展做出貢獻的政治家,卻不幸被犯罪份子所殺害,安倍離世是重大的損失。蒲亭致安倍母親和妻子的信中寫道:「請接受我對於您兒子和丈夫安倍晉三逝世的最深切哀悼。」

安倍在首相任內曾訪問俄羅斯與普丁洽談日俄和平條約,與普丁舉行過27次高峰會議,安倍曾在富士電視台「日曜報道 THE PRIME」節目上透露,普丁先前就曾多次向他抱怨,是北約沒有遵守約定。他還幫普丁緩頰稱,普丁攻打烏克蘭只是站在確保安全的立場,保護俄羅斯而已。

另外,《產經新聞》報導指稱,俄羅斯總統發言人聲明提到,安倍一直為國家利益著想,他試圖透過外交談判,與普丁建立良好、務實和建設性的關係,這是許多國家所沒有的政治家典範。

===================
普丁哀悼安倍:他是真正務實的愛國者

ETtoday記者林彥臣/綜合報導

俄羅斯總統普丁透過發言人,對於遭到槍擊身亡的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達哀悼,認為安倍是一位真正的愛國者,一直為國家的利益著想。

普丁稱讚安倍晉三是真正務實的愛國者。(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普丁的心腹、俄羅斯前總統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也表示,安倍是一位有堅定信念的政治家,雖然彼此的立場不同,但與安倍先生的談判總是富有建設性的,也向死者家屬和日本人民表示哀悼。

===============
安倍遇刺亡/普丁寫信向家屬致哀 怒斥兇手扼殺傑出政治家

三立新聞網
2022年7月9日

記者張雅筑/綜合報導

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除了在私人臉書上表示已向安倍遺孀、母親致哀,強調這位偉大的人物將永遠留存在認識他的人心中,也直言安倍的離世是重大損失。

在外交上,安倍與普丁的關係不算差,其中最讓人深刻的,莫過於安倍獨有的「狗狗外交」,曾讓普丁多次難得地公開露出柔軟的一面,甚至在2014年安倍出訪俄羅斯時,普丁也特別帶2012年日本贈送的母秋田犬「夢(Yume)」去迎接。

安倍晉三遇刺身亡噩耗傳出後,全球領袖齊聲哀悼,包括普丁也在私人臉書上表示,自己已向安倍妻子、母親表達最深的哀悼之意,同時曝光一封給安倍家屬的信件,內容表示:

「這位政治大家長替日本政壇寫下了歷史,為兩國睦鄰關係發展做出許多貢獻。我與安倍先生時常保持聯絡,他優秀、偉大又專業,他美好的記憶將永遠留存人們心中。」同時也慰問家屬,面對這沉痛的遭遇、苦難,希望安倍的家人能有足夠的力量與勇氣度過,「請接受我對於您兒子和丈夫安倍晉三逝世的最深切哀悼。」

對於安倍的死亡,普丁也痛斥兇手扼殺了一位傑出政治家,直指安倍的過世真的是重大的損失。

普丁除了對安倍妻子、母親表達致哀之意,更寫了一封信。(圖/翻攝自普丁臉書)
fanye 發佈日期: 2022.07.11 發佈時間: 下午 12:39
推荐一篇文章 《环球财经:走向质变的中美关系》 发表于2010年10月,基本预估了这十年的中美关系变化。大家可以看看
http://finance.sina.com.cn/review/20101013/17398774055.shtml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7.10 發佈時間: 上午 3:07
島嶼紀事(二):輕薄

陳真

2022. 07. 10.


最近有一位叫什麼堅的,好像沒幾歲,現任新竹市長,當了好幾年的市長之後,變成政治明星,人渣黨派他參選下一任桃園縣長。

我常覺得很可悲,很窩囊,我們這些真正經歷過蔣家王朝的政治肅殺、真正付出個人前途與家破人亡代價、真正走過地獄、經歷與創造過慘烈歷史的人,過去這二十幾年來,卻居然淪落到必須去理會與聽聞這麼一些無足掛齒,根本不值得議論的小人物、小癟三,例如什麼蔡英文什麼賴清德或是什麼堅范什麼雲的。

這樣一種窩囊感,對別人也許不重要,甚至難以理解,但是對我卻極端重要。不了解這一點,事實上就不可能理解我所寫的一切以及所懷抱的精神。

我相信林義雄至少曾經也有過同樣的感受。比方說,1989年至1997年這段我還在台灣的期間,我跟他幾次私下或公開場合見面,當他被人問到當時叱吒風雲坐擁大權的李登輝以及頂著諾貝爾獎光環投靠國民黨的李遠哲時,原本溫文儒雅待人友善的林義雄,馬上就會顯得很不耐煩,每次都回答說:"他 (們) 不值得議論",或 "學者不都是這樣(趨炎附勢)嗎?"。

有一次,三十幾年前,在高雄新興教會有個演講,講者是林義雄。聽眾問他對於李登輝有什麼看法,他照樣回答說:"這個人不值得評論"。那位聽眾很不高興,反駁說李登輝是現任總統,怎麼會不值得評論?林義雄看那位聽眾生氣了,趕緊從台上走下,來到那位聽眾面前,面帶笑容致歉,結結巴巴地評論起一個他一直說 "不值得評論" 的人--李登輝。

還有一次,大約是1990 年,他從美國短期回台,打電話來林口長庚醫院找我,說從美國買了幾本書要送我,請我去他家。閒談中,我並沒有提到任何政治人物,但他卻主動提起說,台灣人從來只看重那些有權勢的人,把他們看得太重要了,卻從不看重那些真正做出貢獻付出犧牲代價的人。

1990年那時候,鄭南榕和詹益樺剛自焚,入獄多次、坐過二十幾年牢的黃華當時正在逃亡,不久就被抓了。黃華一生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坐牢。八零年代末期,才剛出獄沒幾年,便發起 "新國家運動",並倡導 "台獨時間表",再度遭到檢調以叛亂罪判刑。

我記得,1989年的秋天,劉峰松和翁金珠老師來找我 (那時候我在彰化基督教醫院實習),邀我去兜風。途中,劉老師一度跑去打電話,原來是有關黃華的事。打完電話後,笑笑地對我說,"黃華這回應該是有點怕了,不想再關了"。幾天後,便傳來黃華被捕入獄的消息。

我想,全台灣人應該都知道什麼館長或雞排妹,但是應該沒有幾個人知道誰是黃華。黃華本名叫黃明宗。1990 年,林義雄從海外遊學四年短暫返台之際,發表一篇文章,叫做 "理想家的宮殿",批評民進黨與反對運動越來越功名取向,整天只想著選舉。他說,這些民意代表或政客,就像陸樑小丑,一心只想著進廟堂,享受功名權位。他說,理想家的宮殿,卻不是在廟堂之上,而是在監獄。林義雄文章所稱讚的 "理想家",就是黃華。

我想說的是,就如張藝謀所說,"交戰的雙方都各有英雄"。我從不以立場或意識形態來決定我對一個人的評價。如果從18歲加入黨外算起,四十年之中,前15年我反蔣家反國民黨,後25年我反美反日反人渣黨。不管我曾遭受蔣家及早期國民黨多少的折磨與傷害,不管那個年代多恐怖,不管我有多麼反對或甚至痛恨他們,但我從來不曾輕視蔣家,因為我知其為惡之中,裏頭始終存在著某種嚴肅性與基本正直。

再怎麼說,蔣經國蔣介石都是愛國者,只是我和他們愛國的方式不一樣。一如我反對希特勒,但我不會輕視他。

但是,我對人渣黨及其一票走狗文人的感受卻只覺得窩囊,因為這些根本就只是一些歹徒騙子,貪圖名利權位,窩囊猥瑣,想盡方法撈錢奪權,所謂沐猴而冠,便是如此。而我們卻居然淪落到必須去批評這樣一些根本不值得議論、貪婪猥瑣的人渣小癟三。

所謂反人渣黨,那種感覺就好像說我反蟑螂一樣。蟑螂也需要反嗎?蟑螂是我們應有的議論對象嗎?

我沒法表達得更好,有相同感受的人自然就會懂,否則,也許再怎麼說也說不清。平常,我實在很害怕人們找我談政治,總覺得真是窩囊透頂,因為人們總是問我什麼蔡英文怎樣?蘇貞昌怎樣?什麼賴清德又怎樣?這些沒有絲毫重量的小癟三也值得議論嗎?

另一方面,我倒也常聽到藍營的支持者對比方說林義雄百般輕蔑,對其人格百般羞辱,甚至說他貪生怕死什麼的,實在荒唐透頂。

不管你是否支持林義雄的各種想法,都不能否認他的人格崇高,別說政壇之中無出其右,我事實上從來不曾見過比他更正直更加淡薄名利視死如歸的人。他毫無疑問是一個人格者。

我以前的書桌正前方牆上,始終貼著一張他的書法,上頭寫著:"無私無我,死生如一"。我不是傻瓜,我知道誰是好人,誰是人渣。好人即便屬於敵對陣營,依然是好人。人渣即便與我立場一致,依然是人渣。

可是,台灣人卻不是這樣看。首先,台灣人看重權勢地位,以此決定一個人的重量。隨便一個大官小官,在人們心中,肯定會比我更有份量。即便這些官根本什麼事也沒做過,依然被人們所看重。

反之,哪怕你像黃華那樣,付出那麼大的代價,做過多少事,只要你沒有權位,只要鎂光燈沒照在你身上,你就會被視為無物,彷彿你只是一個毫無意義的路人甲。

比方說,市面上,藍綠主流媒體捧出一堆所謂社運人士,這些人有做過什麼社運嗎?零!但他們卻儼然什麼社運明星,頭頂上永遠掛著某種社運光環,就只因為他曾經參加了主流媒體所吹捧的某個所謂 "社運" 活動。

而我呢?台灣的各種社運,我幾乎都是創立者,尤其兒童權利與環保和人權等等,四十年如一日。但我卻彷彿是個毫無意義的路人甲。

另一方面,人們往往會因為你的政治思想與立場跟他不同,就會連你的人格也都一併抹煞,就好像把林義雄說成貪生怕死貪圖名利的小人那樣荒唐。我跟你說,林義雄如果怕死,全台灣就沒有一個不怕死的人了。林義雄如果貪圖權位,全台灣就不可能有人淡薄名利了。

安倍被殺,我看一些統派高聲歡呼,或把他說成小人,完全就是以立場來看待一個人。可是,我方可以有英雄,敵方難道就只能全是小癟三?

而且,別說意義沉重的愛國主義者安倍,今天就算是一個輕薄短小根本不值得議論的綠營人渣死於非命,難道你真的會樂得笑咪咪而無絲毫憐憫憂傷?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7.09 發佈時間: 下午 11:02
安倍之死 (2)

陳真

2022. 07. 09.


您說,"美国是全世界最不能接受日本重建军队的",依我看並非如此,而且恰恰相反,全世界最希望日本發展強大軍力的就是美國。

美國若有顧慮,無非就是擔心日本不聽話,忘記自己是條狗而失去控制。但是,只要禁止日本發展核武,美國其實也就沒什麼好擔心的。如果美國都不擔心擁有核武的印度失去控制,怎麼會擔心在金融、經濟、貨幣、軍事、媒體與教育等等各方面都被美國所牢牢控制的日本廢除和平憲法重新武裝?

打從歐巴馬提出重返亞太戰略以來,便不斷肯定日本重返軍國主義道路,比方說支持日本國防軍費暴增,解除長達數十年的武器出口禁令,重新 "解讀" 和平憲法,解禁集體自衛權,允許自衛隊參加海外作戰,使之進一步空洞化和平憲法的基本內涵。

打從歐巴馬開始,美方幾任總統均多次確認美日安保條約適用於釣魚台,而且幾乎連台灣也快要被納入了。在美國主導下,今年三月下旬,安倍提出 "台灣有事等同日本有事" 的戰爭宣示,便是毀壞日本非戰憲法的系列政治操作之一環,招招入骨,步步進逼。目標無它,無非就是美日聯手,遏阻中國。

日本的短期目標也許只是想尋求自身軍事主權,而非打擊中國,但是,惟有搭上美國操作反中戰爭的東方列車,才有可能朝著所謂 "正常國家" 的全面武裝目標邁進。

2016年,在安倍陪同下,歐巴馬造訪廣島,為原爆死難者致哀,但不致歉。歐巴馬的廣島行,是極具軍事戰略企圖的一個精細政治動作,前後籌畫多年,由日方主動提出要求。為什麼呢?因為安倍認為歐巴馬造訪廣島,將有助於日本重新武裝,進一步透過修憲,恢復所謂 "正常國家"。

根據 "維基解密" 揭露的國務院電報,日本外交部門明白告訴美國駐日大使John Roos,反對歐巴馬為原爆致歉,希望只致哀,別致歉。因為,致歉是和平主義一方的反戰心態。而且,倘若美國致歉,勢必也會讓日本承受為當年四處侵略屠殺的罪行致歉的壓力。

致哀則不然,致哀卻能夠讓安倍政府持續操弄原爆悲情,持續扭曲二戰歷史,洗腦日本年輕一代,把日本描繪成二戰的受害者而非加害者。

二戰當年,有好幾萬個韓國人被迫滯留廣島工作,這些人大多死於廣島原爆。韓國原爆受難者團體自然能夠看出日本的政治意圖,於是致函歐巴馬,請他不要成為日本重返軍國主義的幫凶。

美方當然充份了解日本的政治意圖,但是,歐巴馬卻全力配合演出這齣扭曲二戰歷史的造訪廣島大戲。不但全力配合演出,而且趁機加碼提倡日本之重新武裝的必要性與正當性,舉世矚目。

對於歐巴馬此舉是否將改變日本的國防屬性,走向修憲,各方議論紛紛,並掀起政治風暴,北京更發出對於日本軍國主義復甦的強烈警告。

歐巴馬造訪廣島之際,利用溫情主義,塑造日本之受害形象,藉以加強美日同盟的安全訴求,不僅首次公開承認日美安保條約適用於釣魚台,一舉推翻過去對於釣魚台問題不選邊站的立場,徹底倒向日本,而且還大力誇讚安倍政府解禁集體自衛權,進一步掏空日本非戰憲法的基本內涵。

日本修憲須獲得議會兩院三分之二以上的席次贊成,交由國會提案,訴諸公投。這在過去似乎很難達成。但是,隨著過去這十幾年來美國仇中戰略的無數政治操作,跨越立案門檻早已不是問題。

現在,重返軍國主義道路的代表人安倍突然又被暗殺,西方主流媒體一片吹捧,美國甚至還下令全國降半旗三天致哀,安倍儼然成為美國反華戰略的頭號英雄。你想,日本的極右勢力將會獲得何等巨大能量?

政治如果曾經教導了我什麼,那就是:政治上不會有偶然,不會有湊巧。可是,安倍就偏偏這麼湊巧地、莫名其妙地被殺,難道又是天佑美國,天佑日本軍國主義?這一切未免太巧合了。我甚至都有點懷疑這是不是美國自導自演的911事件的翻版。
fanye 發佈日期: 2022.07.09 發佈時間: 上午 2:00
陈医师,极端右翼军国主义最仇恨的是现行的和平宪法吧?日本如果借这个机会修宪重建军队后,日美关系会怎么变化?按我一个大陆人的理解,美国是全世界最不能接受日本重建军队的。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7.08 發佈時間: 下午 11:42
安倍之死 (1)

陳真

2022. 07. 08.


安倍遇刺讓我很驚訝,我認為這是一個舉世不祥之兆。

殺他的人動機為何?背後是否有更深一層的政治因素?目前仍是未知數,但依我對日本的了解,我猜想,安倍之死,也許就像虔誠的印度教徒甘地卻死於印度教徒之手一樣,原因就是背叛。在印回衝突中,印度教徒認為甘地對回教徒太好了,背叛了印度教,因此取他性命。安倍恐怕也一樣。

各位知道我對日本的強烈反感,但我對安倍之死卻為他個人感到難過。今天中午在外用餐時,得知行刺消息。小孩問我安倍是誰,是好人還是壞人?我說,對我們來講是壞人,但是對日本而言,卻是好人,是個愛國者。如果單純就做為一個 "人" 的本質來講,依我對人的強烈直覺,我覺得這是一個好人,待人友善,沒有區別心。

安倍雖然可以說是屬於右翼軍國主義,但他並不極端。日本就跟台灣一樣,都是美國養的狗,但他在某種程度上讓日本至少擁有某種自主尊嚴,不會出賣日本國民的利益,而不是像台灣那樣,不但主動撲上去舔,以當狗為榮,拼命狂咬對岸同胞,瘋狂煽動仇恨,藉此從中大撈特撈,謀取個人私利與權力。

安倍偶而也會講些反中的場面話,但實際上他和中、俄都儘可能保持友好。反中是虛,交流是實,以便有利於日本經濟與國民福祉。

我對於他當年和習近平見面時那副卑微尷尬的神情特別感到動容;習近平不太情願與之握手,安倍顯得很尷尬,但仍卑微以對。若不是為了他自己的國家,大可擺個高姿態,沒必要讓自己受窩囊氣。從許多方面可以看得出來,這是一個愛國者。儘管我不可能認同他的諸多反華言論,但我不會否認這是一個愛國政治家。張藝謀說得對,英雄並不是某一陣營的專利,即便是交戰的雙方,都還是各自有著英雄。

安倍之死,誰會獲利?獲利一方往往就是行凶的一方。當然,這只是一種政治慣例,而非必然如此。不管凶手是誰,隸屬何方,我認為日本的右翼勢力將會從中受到強烈鼓舞,蓬勃再起,而急於在亞太搞事的美國,當然就是最大的獲利者。

去年一月,印度 Gwalior 市有一座圖書館啟用,舉行盛大啟用儀式,廣受矚目。為什麼呢?因為它叫做高德西 (Godse) 圖書館,高德西是誰呢?就是是刺殺甘地的凶手,叫做Nathuram Godse,是個極端印度民族主義者。這些年,在同樣是極端印度民族主義者莫迪的主政下,再加上美國的強烈鼓吹,印度越來越法西斯,越來越極端化,仇中反華,排斥外來者。

關於印度,我過去在巴勒網寫了不少,比方說可參考這篇:

https://bit.ly/3uWuXuv

在這樣一種氛圍底下,昔日被人唾棄、暗殺印度國父甘地的凶手,如今卻被抬舉成民族英雄。這就好像烏克蘭過去極右血腥鼓吹種族滅絕的納粹法西斯頭子班傑拉,在美國所扶植的烏克蘭傀儡政權主政下,竟然變成了烏克蘭的 "國父",烏克蘭的民族英雄,連首都要道都要以他命名。日本是不是也要開始走上同樣的道路?二戰歷史將再重演?我對此感到很悲觀。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7.07 發佈時間: 上午 2:07
島嶼紀事(一):島嶼沉淪

陳真

2022. 07. 07.


2000年阿扁當選的前兩天,我在一個英國留學生的網站上說,我昨晚做了個夢,夢見阿扁當選了,夢境裏台灣變成一個像浴缸那樣大小的小島,島外是一片汪洋,島上只有一個人,不是我,也不知道是誰,年約五十幾歲,手裏拿了個勺子,無助地望著一角已沉入海平面的島嶼。

開票那天,我有事去倫敦,從倫敦返回劍橋之際,我在倫敦火車站打了通電話給我父親,他說阿扁當選了,台灣到處在放鞭炮。我聽了,心裏一沉,非常憂愁。

整個九零年代,一直到二十一世紀初,我每隔一段時間就寫文章罵阿扁,我給他取了個綽號叫 "天下第一大壞蛋"。但我講什麼都沒人信,阿扁的聲望如日中天,支持度高達八成多,呼風喚雨,與神無異。

最離譜的是理當信神的長老教會,每天忙著把阿扁給神化,甚至還組團參觀阿扁官田故居,說要讓大家探索偉人是如何誕生。

我相信圈內人應該多多少少能理解我為什麼會給阿扁如此的惡評。但是,政治圈外人,也就是一般民眾,卻根本無法想像。人們看到我不斷寫文章罵阿扁,大概都以為我腦子不正常,因為在當時幾乎所有民眾的心目中,阿扁就是個憨厚樸素有勇氣有理想有正義感清廉正直最閃亮的政治明星與台灣救星。

幾年後,阿扁因為不太聽話,得罪布希,於是很快就出事了,貪污洗錢案一樁樁曝光,但我卻不再罵他。不但不罵他,在阿扁最慘的時候,我還在報紙上及時寫了篇文章聲援他,標題叫做"獵扁如獵巫"。

為什麼我要聲援他呢?因為在某個道德意義上,阿扁就是無辜的,他只是代罪羔羊。怎麼說呢?簡單說,民進黨就是在裝蒜!當時,幾乎所有民進黨的檯面人物也都跟著民意起鬨,罵他罵得特別大聲,罵他貪污,罵他濫權,罵他傷害反對運動的民主成果,罵得義憤填膺。

這群小嘍囉真的很無恥。其中罵扁貪污罵最大聲的人之一,就是蔡英文。當時那種氣氛就好像阿扁不是人,而只是個眾人皆曰可殺的巫婆。

我當時看了覺得很驚訝,這群人渣真的有夠無恥,每個都在裝蒜。阿扁的壞,阿扁的貪,你們哪個人沒有分贓呢?你們只是阿扁豢養的一堆小弟小妹,一堆文人走狗,當你們的大哥有難,你怎麼好意思用那樣一種道德高姿態去痛罵他呢?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一個黨。

我現在更不可能罵阿扁了。因為,跟時下這個人渣黨這群人渣比起來,阿扁簡直就是個聖徒。阿扁一家人只是貪污個幾億或幾十億,這點 "小錢",跟時下的人渣黨這群貪官污吏的龐大貪污規模比起來,根本只是個零頭、小數點,完全可以忽略不計的。

而且,你要知道,阿扁是藉著鑽法律漏洞撈錢,例如藉著權力收取金錢,蓄意混淆政治獻金和賄賂的界線,或是假公濟私,以公款報私帳,所以扁嫂才會每天忙著收集發票。

但是,現在這個人渣黨有誰會需要辛苦去收集發票來撈個幾百萬幾千萬的嗎?有誰會需要去跟百貨公司老闆討禮券來花的嗎?這麼小家子氣,撈這麼一點錢,豈不是讓同志們給笑死?

扁家只是撈點油水碎屑,但是,現在這群人渣卻是爭先恐後個個開著怪手來,掏空台灣整座金山銀山,藉著所謂政策撈取鉅款,動輒千億百億甚至以兆計算,所謂能源政策,國防政策、前瞻政策,或是什麼新南向政策,以及動輒以天價跟美國購買了上兆的武器等等等,統統是假政策,真撈錢。

你看,連事關人命的疫苗,人渣黨居然都敢百般阻撓疫苗進口,以便大撈黑心錢,並且不斷圖利特定廠商與企業,雨露均霑,就地分贓。廠商獲取暴利,難道不會回報人渣政客嗎?

你能說出世界上有哪個政府,居然會惡劣無恥到為了貪污撈錢圖利而阻擋疫苗進口的嗎?拼命阻礙各種基本防疫措施,拼命圖利特定廠商,配合美國主子的意思辦事,包括阻擋快篩,恐嚇普篩,控制口罩,派網軍出征、抹黑批評者,大量以司法恐嚇或整肅批評者或揭露事實者。

幾乎每個環節都要撈一筆,各種圖利手段之荒唐無恥難以想像,例如所謂高端疫苗,居然連二期都沒做完就能事先採購,荒唐無恥程度到了一種完全匪夷所思無法無天的地步。

難道你真的看不出來,台灣在短短二十幾年之中,也就是人渣黨開始壯大之後,迅速沉淪?

我常想起22 年前總統大選開票前夕的那個夢。我不是要炫耀我的遠見,我沒那麼沒出息,如此顯而易見的事沒什麼好炫耀。這根本不需要什麼遠見,我也沒有遠見,我只是誠實,我只是把我清楚看見的說出來而已。

這些事不是發生在今天,也不是發生在去年或上個月,而是發生了至少二十幾年,你真的看不見?

我相信很多圈內人也都看得見,但他們卻始終在裝蒜,自欺欺人,不願或不敢說出基本事實。為什麼呢?其實我也不知道。

也許是因為他們已經成為貪腐集團的一份子,也許是因為他們捨不得放棄享受權力與名利,尤其捨不得放棄雞犬昇天的私利,也許是因為他們覺得還有比貪贓枉法更重要的敵我二分;亦即相信大陸是我們的敵人,因此,我們怎麼腐爛怎麼骯髒都沒關係,只要反中就支持。

在美國的剝削殖民與仇中洗腦的操弄下,我對島嶼在將來解放之前的前途是很悲觀的。你很難在根本上去撼動整個既有的殖民體制與洗腦機制。你能做的,也許就是像阿桑吉所說的,一點一滴透過真相的揭露與傳遞,讓整座建築在謊言之上的統治大廈,逐漸崩塌瓦解。
李念淨 發佈日期: 2022.07.06 發佈時間: 上午 6:17
剛剛還以為巴勒網怎麼不更新了,原來是搬到新網站活動了……

https://twitter.com/GonzaloLira1968/status/1544238104869048320?t=tOy-FRCF5ES0dbf5y1_0Bg&s=19

最近華府的這些政客官僚學者又在大聲密謀對世界霸權的分贓跟目標了,其中已經明確點名了三個目標:烏克蘭、以色列、台灣。

在我看來,這代表美國這些精英既失能又殘忍,失能的地方在於錯誤的外交手段,將中俄深刻地綁定只會造成一個下場就是歐美的世界經濟科技領導地位的衰落,殘忍的地方就是把外國的平民當螞蟻,為了美國這些精英衝鋒。

如果台灣人還沒有足夠的意識去反美的話,意識到真正的敵人不是大陸而是美國的話,我們的下場會比烏克蘭還悲慘。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7.05 發佈時間: 上午 4:21
往後,我有些留言,倘若有圖片,可能就不貼到留言板來了。例如剛貼的:

https://bit.ly/3ONGCn5

原本累斃倒頭要睡了,看到這新聞這圖片,馬上睡意全消,立即開電腦學習怎麼貼圖。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7.04 發佈時間: 上午 12:54
戰爭會來嗎?

陳真

2022. 07. 04.

Emir Kusturica 說,戰爭像地震,說來就來。這當然只是一種文學性說法,畢竟地震難以預測,戰爭卻往往有跡可循。比方說大資本的移動,糧食與石油的囤積與短缺,通膨,外匯與貨幣政策的大幅調整,富豪出走與政客之海外置產及家人移民,軍事演習的巨大規模,軍事結盟與外交衝突之加劇,各種特別法令與相關聲明的出爐等等,可觀察項目太多了。還有一項當然就是輿論動員與瘋狂密集洗腦。

當然,這不僅僅是預測戰爭的爆發與否,同時也預測了戰爭的規模與持續時間長短。你隨便抓幾個項目來判斷,大概就能清楚看出世界目前恰恰就是處在大戰的邊緣。

兩年前,季辛吉以 "半山腰" 來形容以中美衝突為核心之世界大戰的進程。兩年後,記者以同樣的隱喻問他說目前還在半山腰嗎?季辛吉說不是,已來到懸崖邊緣,再往前一步,便是粉身碎骨的萬丈深淵。

季辛吉同時也指出,台灣恰恰就是世界火藥庫的爆炸中心點。他站在美國利益的立場上,呼籲美國政府應避免以大陸無從討價還價的核心價值 (亦即一中原則) 做為一種政治詐術操弄的手段,因為這將無可避免地導向中美軍事衝突。他說,這衝突一旦爆發,將是人類 "去文明" 的後果。

回到之前所述,我舉一些顯而易見的例子,也許你就會知道目前的世界局勢大概是處於何種進程,同時也能看出所謂俄烏衝突,其實雙方早已準備多時,而且彼此心知肚明。我所謂 "雙方",指的是俄國與西方這兩造政治主體,至於烏克蘭,其實就跟台灣一樣,只是供主子使用的狗肉炸彈,台人與烏人的生命只是西方戰爭機器的一種消耗品。

戰爭跡象有哪些呢?比方說,今年一月三日突如其來震驚世界的五常核聲明。如果世界沒大事要發生,聯合國五大強國怎麼會突然新年伊始便來一個不打核戰的具體協議?

還有,俄國在四、五年前,短短兩個月內大量拋售美債,幾乎歸零。中國大陸這兩年則是積極囤糧,倘若沒大事要發生,何必囤什麼糧?至於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軍事結盟動作頻頻,規模空前龐大且不尋常。

俄烏衝突爆發後,媒體開始炒作什麼幾大世界中立國紛紛轉向北約,放棄中立,講得一副道德凜然。事實上,俄國才是被動挨打的一方。早在幾年前,這些所謂中立國早已轉成美國戰爭機器的一環,例如瑞典、挪威、瑞士與芬蘭等等,紛紛與美國簽訂軍事協議或發展各項軍事合作。

例如挪威,去年六月與美國簽署所謂 SDCA (The Supplementary Defense Cooperation Agreement,《補充國防合作協定》),允許美國在其本土各地建造軍事基地,供美軍、挪威與北約使用,並允許美軍部署戰鬥機,而且還共同出資研發新一代巡航導彈。

美國與其盟國的多項軍演,近幾年更是到達半個多世紀來史無前例的龐大規模,橫跨十七個時區,幾乎是西方整個軍事結盟國的總動員,難道你以為這些都只是在演習演好玩的?

所有這一切,都早在俄烏衝突之前便已如火如荼地進行。這些所謂中立國,早在俄烏戰爭之前,便已放棄半個多世紀來的中立政策,張牙舞爪,毫不遮掩。這當然不會僅僅只是因為一場實力懸殊的俄烏衝突,而是在為往後更大的戰爭做準備。

至於向來以賺錢為第一要務的西方跨國大企業,例如星巴克、麥當勞、IKEA等等,全數撤離俄國,而且是連打包都來不及的倉皇而逃,倘若不是背後有更大的戰爭風險,這些向來盤根錯結於全世界、拼命擴大營利版圖都來不及的跨國大企業,怎麼可能只會因為一場區區的地域衝突而連根拔起,倉皇出走?

更加匪夷所思的是金融信用與私人財產制的穩定性之一夕崩盤。美國不但公然掠奪阿富汗七十億美元,而且還沒收俄國海外數千億美元的資產,包括個人財產,跟強盜完全沒兩樣。這就好像我故意嗾使一堆打手去找你麻煩,逼你打架,然後我再到處指控說你怎麼可以跟人打架呢?太沒內涵了!為了懲罰你打架,你家的財產從此全部歸我。

請問天底下有人這樣幹的嗎?這樣一種國與國、社會與社會、乃至於人與人之間的一切關係之賴以建立的最基本信用與理性基礎,竟然也能一夕之間整個摧毀。

毀掉的房子可以重蓋,毀壞的城市可以重建,但是,毀掉了基本信用與基礎理性,事實上也就等於摧毀了往後一切合作與交往的基礎。在過去,我們以為具有絕對政治中立性的全球金融通訊合作組織 SWIFT,竟然也由美國一聲令下,便把俄國驅逐。如果不是往後很可能會有毀滅性或顛覆性的零和衝突發生,美國與西方不可能僅僅因為一場事實上規模甚小的俄烏戰爭而斷絕這個信任基礎。

講這些,各位聽聽便罷,純屬一家之言,畢竟我也不是什麼戰略專家,我只是略知戰爭一二。二十幾年來,美國透過屠殺五千多萬人,在全世界製造了數億難民,硬是給我上了一系列的戰爭課。我沒法不理會它,我相信你也必然跟我一樣;你不理戰爭,戰爭一樣會找上你。

阿桑吉曾經說,他並不反戰,他只是反對謊言。他相信,重返和平的最好方法之一就是揭露謊言,指出真相,讓藉以發動戰爭的謊言體系因為失去人們的信任而從根瓦解。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7.03 發佈時間: 下午 5:17
阿桑吉與我

陳真

2022. 07. 03.


"人們都不喜歡戰爭,惟有透過謊言,才能把人們推入戰火。這意味著,透過真相的洗禮,我們將重獲和平。這將是追求未來希望的一個偉大運動。" --阿桑吉

我每天不斷陷入一種天人交戰,一個兩難:到底我應該抓緊時間睡覺或休息,哪怕只是閉目養神個兩分鐘,抑或是我應該抓緊時間寫些東西,哪怕只是趁著難得的空檔寫上幾個字?

許多時候,我屈從於個人極度的忙碌與疲憊,倒頭便睡。但也有些時候,我憑著過人的意志力,強打起精神,希望能夠為人們多多少少做些事,即便如此微不足道,甚至也許百無一用。

幾年來,我每天半夜都會起來給小孩蓋被子,她們大腦發育尚未完全成熟,睡覺時會三百六十度旋轉,棉被常被踢到一旁。雖然只是舉手之勞,但是每天大半夜做這麼一件事也挺累人,但我還是數年如一日為她們蓋被子。

我記得小時候我爸也都是這樣照顧我。直到高中,我都還會尿床,所以我爸只好每天半夜叫我起床上廁所。我知道他很累,因為我們家經營電影院,電影散場收帳回到家,往往已深夜,大半夜還得叫我起床上廁所,然後一大早還得送弟弟上學,有可能不累嗎?

也許很多事情的意義都是相通的,我寫東西基本上也是懷著同樣的心情。寫得好寫得差並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文字背後有個疲憊滄桑的人,懷著一點赤忱,做點卑微的事,就像給小孩蓋被子一樣。我知道蓋了也是白蓋,因為我三點蓋好,也許幾分鐘後她們又會把棉被給踢開了。有時候,我四、五點還會起來再幫她們蓋一次棉被,幫她們調整一下睡覺的位置,以免經常滾下床。從我的書房到小孩的房間僅有幾步之遙,但要撐起疲憊至極的身子起床做這事,倒也不是那麼容易,需要一番天人交戰與心理掙扎。

阿桑吉的文字經常讓我深深感動,觸動我心。或者說,我覺得他的文字表達與思維方式,似乎跟我有著某種彷彿深入骨髓的相似性,也許那是因為我們持有一種類似的眼光,某種類似的看待世界的方式,甚至是一種類似的生活造化;我們畢竟都不是在某種固定軌道上環繞運轉的星球。

除了這些表面上的相似性,也許我們同樣都懷著一種與許多人共有的心情;希望透過一己的努力與犧牲,世界能夠向著一個比較好的方向走去。

(寫於阿桑吉的51歲生日)
怡靜 發佈日期: 2022.07.03 發佈時間: 下午 12:05
今天7月3日是阿桑吉(Julian Assange)生日。



底下這一連串的推文,是阿桑吉曾經揭露的美國侵伊的罪證。我不翻譯了,看這些東西很痛苦,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得這些,我總覺得這些像是昨天剛發生的事。
https://threadreaderapp.com/thread/1538893819889868800.html

下面這個連結是前陣子讀的一篇文章,講西方昂撒如何封鎖新聞自由。以前常在報紙或電視上聽聞伊拉克「又」發生爆炸案,一直都不知道為什麼有那麼多爆炸案,也不怎麼在意,畢竟已經是一個被美國毀了的國家,禍亂頻仍是常規。後來讀了這篇文章,我大概可以知道為什麼了。

Information Blockades – How and Why?
https://www.unz.com/lromanoff/information-blockades-how-and-why/
A hsin 發佈日期: 2022.07.02 發佈時間: 下午 7:33
今年以來外資狂賣台股,累計賣超上市股票將近1兆元,創下歷史紀錄。

外資狂賣台股近1兆元!猛砍台積電提款4229億元
https://finance.ettoday.net/news/2285434

另外附上網友整理的圖

橘色框框是川普任內間,從2019年11月高點後用非常陡降方式減少累計部分,甚至吃掉了2008年程度。

外資匯出情況非常嚴重,覺得很可能是美國把台灣當狗肉炸彈前在榨乾台灣。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7.01 發佈時間: 下午 5:26
論腦殘

陳真

2022. 07. 02.


一個人得蠢到何種難以想像的地步,才會去支持人渣黨?

一直有這樣一種困惑。

我能想像一個人支持美國或西方,畢竟要看清其本質多少還是需要一點智商,需要一些知識與見識。但是,怎麼會有人蠢到去支持那樣一個醜陋骯髒貪婪無度滿口謊言而且根本毫不遮掩的人渣黨?

很多人說這個垃圾黨是個詐騙集團,其實這並非全然事實。大多時候,這個骯髒黨並沒有欺騙,他根本就是擺明鬼扯,擺明信口雌黃,擺明橫柴入灶。他早已毫不遮掩,事實上也不可能遮掩。或者說,他根本不怕你知道。他不但不怕你知道,而且,除非腦子進水,否則你怎麼可能不知道?你怎麼可能不知道這群人渣就是擺明扯爛污,擺明鬼扯,擺明撒謊造謠。

問題是,人渣黨怎麼鬼扯,他的支持者就怎麼信。更不可思議的是,對其支持者來講,根本無所謂信或不信。各位懂得這個 "知識論" 上的(epistemological)意思吧?

當我說我信或不信某種陳述時,意味著我對於該陳述進行過某種理性上的評價,從而做出認知判斷。問題是,綠色生物的腦子並沒有發展出這套認知能力;隨便他的主子他的黨怎麼鬼扯,他一概相信。即便人渣黨一下說這是黑的,一下又說這是白的,一下說這是罪大惡極,一下又說這乃是功德無量,兩套明明完全相反的陳述,明明不可能共存,但綠色生物卻永遠能夠一概採信,而且毫無一絲違和感。

人類的智能表現,始終讓我感到很驚訝。不是驚訝於其聰慧,而是驚訝於其似乎毫無底線的愚昧,完全就是死心塌地的一種信仰狀態。綠色生物泡了水的腦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一種心智狀態,我真的很納悶,真的很難想像怎麼會有人低能到這種地步,但他卻又同時可以持有某種工具理性地生活和工作。

如果哪一天,人渣黨叫他的信徒們吃屎,說屎很營養,說吃屎才是愛台灣,綠色生物們會吃嗎?我覺得不會,但是老實說,我並沒有十足的把握他們真的不會吃,因為我根本看不到他們愚蠢的底限。也許,對綠色生物來說,吃屎哪算一回事?哪天黨要他們自己掐LP自殺,我看他們很可能也會照辦。

我講這些,並無絲毫嘲笑之意,反倒充滿憐憫憂傷,要不然我不會半夜不趕緊抓緊時間睡覺,卻硬撐著幾已耗盡的體力寫這東西。

世道若此,何事憂傷?因為我知道,愚蠢至此,將招來厄運。古希臘哲學家 Democritus 如此說道:"The foolish are taught not by reason but by misfortune." (能使腦殘學會教訓者,並非言辭,而是厄運。) 當腦殘無所不在,島嶼將迎來何種命運?
鄭豐遠 發佈日期: 2022.06.29 發佈時間: 上午 9:36
改好了。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6.29 發佈時間: 上午 9:19
懷軒,

及時是in time,比方說趕火車,及時趕得上某個時間。即時是real time,反映當下的狀況,例如即時新聞,即時報導,即時運算等等等。

我寫完上面這些話時,才發現網站寫錯字,是即時,不是及時,再麻煩阿遠修改。

網站新舊交接,疏漏難免,若有發現錯誤,請大家即時告知。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