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寫下您的留言

 
 
 
 
 
798 則留言。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02.13 發佈時間: 下午 8:16
星雲之死 (2)

陳真
2023. 02. 13.


因為八字不合,我個人對證嚴這個人很感冒,但這並不是說她是壞人,而僅僅只是說我們彼此氣味有異,相去甚遠。她若是那光,我便是那黑暗。

只要是讓我想立正站好的,都是我的天敵。這一類人通常有個特徵就是自以為是,自我滿意度破表,進而產生許多教條,強調某種行為規範,以之做出評價。在這樣的人面前,我會僵住,不敢動彈,就像兔子看到獵人那樣。

雖然不喜歡證嚴,但我對星雲卻無惡感。我對他們兩位佛教 "大師" 的負評,只是評其角色,而與其個人無關。簡單這麼說,我看不出來這兩位佛教 "大師",到底傳揚了什麼佛法?似乎都只是在宣揚個人一些無甚意義的心靈雞湯。

證嚴比較離譜,例如她說,裙子不可穿太短,講話要輕聲細語不可太大聲,抗議者大聲吶喊是不對的,勞工想多休假是不可取的、因為吃苦就是吃補等等等。

星雲也是,例如他說什麼 "一個人一輩子應該至少要考取三張(或五張?)證照",一個人一輩子應該把所財產全部送人至少兩次,以便體會 "一無所有" 的感覺等等。我覺得,吃飽太閒生活過得太爽的人,才會去需要體會什麼 "一無所有" 的感覺。

反對我之批評的人也許會說,他們是出於善意。但是,這跟善意惡意無關。善意並不會使某種言行與角色因此變得適切合理。一種宗教,如果不傳揚其教義,卻傳揚某個個人好惡,那麼,宗教意義何在?

而且,既然是宗教,重要的應該是宗教本身,而非獨尊一人,凸顯一己之優越不凡。即便現實制度上需要一個領導人或代表人,也不該以其個人思維取代經典,取代教義。

你看,有些旅館的房間裏,除了擺放一本聖經之外,還會放一本證嚴的什麼 "靜思語",實在很離譜不是嗎?這些宗教 "大師" 們卻不以為忤,反倒很開心。這是一種宗教態度嗎?
陈董 發佈日期: 2023.02.13 發佈時間: 下午 1:45
欧美所有媒体铺天盖地连续不断的疯狂炒作所谓的中国“间谍气球”的新闻,却对普利策奖得主、美国著名的调查报道记者与编辑西莫·赫什揭露的美国海军和挪威对北溪2号实施爆炸这样骇人听闻的实事闭口不谈,集体失声。什么是新闻自由?这就是新闻自由?只有控制了全世界的主流媒体,才有他妈的自由。
王修亮 發佈日期: 2023.02.10 發佈時間: 下午 8:41
元宵燈謎的解答,年後收假了,明年見啦!

射一字(拆合字兼會意格)
言可售,書有聲
謎底:讀

射成語(拆合字)
(一)
返期不知月
秋雨倚刀迎
斤斬絲難繼
一鍾本可輕
謎底:其利斷金

(二)
夫人已歸寧
春分三日清
月中一口盡
必定得中行
謎底:二人同心

(三)
凡間一蟲虎隨之
雨下多言龍現時
憑河之勇誰能見
千里惟得力可持
謎底:風雲湧動

(四)
禾下側根除
裡外少衣服
水染紅絲盡
重疊乃得出
謎底:千里江山

射二十四節氣各一(拆合字)
(一) 謎底:立春
粒粒皆食盡
二人一日遊

(二) 謎底:雨水
霜打眼前樹
池畔也可行

(三) 謎底:白露
一日斜戴冠
天雨落道途

(四) 謎底:小雪
雀尾無處覓
雨狂令山橫

射一自然物(會意格)

(一) 謎底:竹
中空外直身如修
隨風起伏并剛柔
君子有節難折曲
一歲平安何所求

(二) 謎底:水
補天之遺故向東
上善盈科進沖沖
逝者如斯夫子嘆
四海無邊共包容

(三) 謎底:蓮、荷
亭亭直立浴新妝
尖角蜻蜓來去忙
遠香若有不可玩
碧葉田田染衣裳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02.09 發佈時間: 下午 10:55
講個笑話,網路上看來的。

如果有人不懂什麼叫"話語權",你這樣跟他解釋:
事實1:美國討厭北溪二號。
事實2:川普制裁了北溪二號的承包商。
事實3:拜登說過要是俄羅斯侵略烏克蘭,他將毀掉北溪二號。

問:誰破壞了北溪二號?
答:俄羅斯

今天讀了這一兩天網路上轉傳的著名調查記者 Seymour Hersh的最新文章
How America Took Out The Nord Stream Pipeline
美國是如何毀掉北溪管線

https://seymourhersh.substack.com/p/how-america-took-out-the-nord-stream

Seymour Hersh是何許人,熟知美國惡行的人應該對他不陌生,陳真有篇舊文章提過他。
https://palinfo.habago.org/hegemony/化武人權與西方宣傳戰/

可想而知,美國官方一概否認到底,然後一些掌握麥克風的人開始在各社交平台抹黑污衊赫許,不過老先生都已經85歲了,也不是第一次被這樣對待,可能也不在乎了。

原本不打算閱讀的,地球人都知道是美國毀了北溪,不過赫許的文章寫得很好,不是那種廉價小說的胡謅情節,會讓你忍不住一口氣讀完,讀完我只有一個感覺,這世界有幾個國家能稱得上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如果不懂英文,我關注的微信公眾號 林一五議時
,林一五先生對赫許這篇文章做了比較詳盡的翻譯轉述。
https://mp.weixin.qq.com/s/_BppOHFA4TIHm5oTGafe7g

最近讀到一些新聞,
---------
2月6日,烏克蘭最高拉達(國會)人道主義和信息政策委員會副主席葉夫根尼婭·克拉夫丘克宣布,在實施“去俄羅斯化”運動期間,烏克蘭全國的圖書館共銷毀了約1100萬本俄語書籍,其中包括蘇聯時代出版的一些烏克蘭語印刷的關於俄羅斯的書籍和支持俄羅斯特別軍事行動的一些作家的作品。

葉夫根尼·克拉夫丘克說:“烏克蘭圖書館的去俄羅斯化運動仍在繼續。截至去年11月,公共圖書館共註銷和銷毀了約1900萬冊圖書,其中1100萬冊是俄語書籍。”
---------------
去年鬧出叢林花園比喻種族歧視風波的歐洲聯盟委員會副主席波瑞爾(Josep Borrell),
https://ctinews.com/news/items/zMW5bgBjaN

又發神經了,他在這個公開演講上說,
我們禁止所有俄羅斯媒體是在保護言論自由。
https://twitter.com/timand2037/status/1623069669568442377?s=20&t=K6BA49r1A3SPQ5Wb9mg5_A

如同一位時事評論員說的,集體西方(the collective west,俄羅斯的用語,泛指西方對俄羅斯不友善的國家,也就是美國很喜歡掛在嘴上的國際社會,其實就是美國及其附庸國的統稱)越來越烏克蘭化,烏克蘭越來越集體西方化。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02.08 發佈時間: 下午 7:58
我不是查理

陳真
2023. 02. 08.

我不知道我是什麼,但我知道我不是什麼,例如我不是查理 (人渣才是查理)。

西方媒體搞過一個 "我是查理" 運動,鼓吹一種羞辱他人祖宗八代的自由權利。當然,只能由他來自由羞辱你的祖宗,你可不允許羞辱他的,否則把你抄家滅族。西方人的民主自由與人權就是這麼回事。

對於西方這些所謂自由民主與人權,要說我有多反感就有多反感,全是鬼話。真正的民主自由與人權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大陸。當然,西方社會也有某種形式的民主自由與人權,但它之授予有個前提就是你必須是西方人,否則,別說什麼民主自由與人權,你連人都不是,你只是一種次人類,未完整進化,高於貓狗動物,低於人類,無權被當人看待,頂多可以享有動物權。

因此,不管你舉證西方人如何到處姦殺擄掠,屠殺幾千萬人,西方人及其走狗們絲毫不在意,因為在他們看來,那就像你舉證他的阿爸殺死多少蚊子蒼蠅一樣,他不但不會在意,說不定還會覺得這是一種維護世界和平的義舉。

但我相信遲早有一天,西方人被迫得認知並接受一個基本事實就是:大家都是人。我不相信這可以透過道德勸說來達成,我相信只能透過力量,當然更包括武力,洋人也許才會願意接受這麼一個基本事實而不再唯我獨尊,不再為所欲為。

這個改變認知的過程必然會帶來衝突與痛苦,所謂不見棺材不掉淚,不到黃河心不死,你要西方人承認自己與他人無異,恐怕唯有把他們打趴在地才有可能。

西方人跌落神壇勢不可免,差別只是在於在西方摔落虛假神壇的過程中,他們打算以什麼樣的方式跌落?和平或武力?劇痛或無痛?他們打算帶給世人何種傷害,然後才願意真正面對一個帝國時代的終結?
孫從輔 發佈日期: 2023.02.08 發佈時間: 上午 4:33
法國《查理周刊》用漫畫嘲諷土耳其和敘利亞的震災,說不需要派坦克過去也能摧毀他們。我看了十分憤怒,不是氣在八掛雜誌為了私利譁眾取寵,而在於整個西方主流對這種醜陋行為不計代價的維護,毫不遮掩,說白了就是不把非西方人當人。我認識的大部分西方個人都很在乎自己的言行是否體面,沒想到上升到社會群體的言行竟是如此赤裸裸醜陋,西方文明的進步性根本是徹底謊言。

報導: https://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23_02_07_678959.shtml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02.07 發佈時間: 下午 7:54
星雲之死

陳真
2023. 02. 07.

星雲過世,一片馬屁聲。錦上添花之事總是讓我感到厭惡。我對所有以大師或上人、偉人、聖人自居的人都沒有好感,我更不相信一個真的有宗教精神的人會喜歡被世人這樣瞎捧,我也不相信一個真的有宗教精神的人會把自己抬舉在眾人之上,成為什麼上人或大師,或出版什麼 "靜思語",把個人庸俗的心靈雞湯當成佛法經典那般推銷於世,不會太離譜嗎?

我想幫一位我生平所見所聞無數人之中最具有宗教精神的朋友做一件事。這事已耽擱三、四年,一來因為公私繁忙,遭遇坎坷,二來是因為我知道,以我現在的所謂影響力,基本上辦不成這件事。再加上我這麼 "政治不正確" 的對待佛教態度,幾十年來把不慈也不濟的慈濟和星雲全罵遍了,很可能我只會給我那位朋友幫倒忙。

之所以耽擱數年不作為的更根本原因是:以我的表達能力,我沒法讓人們相信這事情之根本重要性,我更沒法表達這位朋友之善良與聖潔於萬一,畢竟它不是一種行為,而是一種肉眼不可見的素質與人格。

這事其實並不難,它純粹就是關乎一筆錢,這筆錢金額並不大,也許五、六百萬,也許更少,說不定三、四百萬就行,最多也不至於上千萬。這麼一點錢,其實還不夠佛教界辦一次無謂的社交或宣傳活動的零頭,更是許多有錢人之九牛一毛。

這件事雖然不難辦到,但我敢說,我一生所做的事之總和,再乘以一百萬倍,都還比不上它的重要與深遠。你我所做的一切,事實上都很微不足道,完全可以毫不猶豫地一筆勾銷,但是,這事必將長存。

生活把我折磨得不成人樣,心力交瘁,跡近絕望。就先寫到這,但我一定會找時間把這事情說清楚一些,希望能夠成功幫這位朋友完成這件事。

至於星雲之死,在我心裏激起不了一絲波瀾,對於市面上馬屁隆隆,更是厭惡透了頂。今天,星雲如果不是勢力龐大,他的死活誰會鳥啊?反之,當你人多勢大,人們就會把你吹捧上天。可是,在神的眼光中,會是這樣看待人事物嗎?那些默然於生、悄然消逝的生命,尤其是那些承受巨大痛苦的無辜弱小,難道不是更讓人感到悲痛且意義重大?

宗教之所以值得存在,不就是因為那孤弱幽微之處?光鮮亮麗者,得意得還不夠張揚嗎?
王修亮 發佈日期: 2023.02.05 發佈時間: 下午 3:53
泰山與鴻毛,是生命沉重與輕靈的兩端。
我今朝只取一瓢輕靈的水:元宵猜燈謎。

燈謎原是多元角度的說文解字,擴張文字的深思與活用,我歷年來均與學生們在元宵節猜謎,基本上以拆字、合字為主,間有典故會意,以此鼓勵孩子們多讀些典籍。
今年的謎題相當簡單,但求與眾人休憩一會兒!

射一字
言可售,書有聲

射成語各一(拆合字)
(一)
返期不知月
秋雨倚刀迎
斤斬絲難繼
一鍾本可輕
(二)
夫人已歸寧
春分三日清
月中一口盡
必定得中行
(三)
凡間一蟲虎隨之
雨下多言龍現時
憑河之勇誰能見
千里惟得力可持
(四)
禾下側根除
裡外少衣服
水染紅絲盡
重疊乃得出

射二十四節氣名各一
(一)
粒粒皆食盡
二人一日遊
(二)
霜打眼前樹
池畔也可行
(三)
一日斜戴冠
天雨落道途
(四)
雀尾無處覓
雨狂令山橫

射一自然物(會意)
補天之遺故向東
上善盈科進沖沖
逝者如斯夫子嘆
四海無邊共包容

射植物各一(會意)
(一)
中空外直身如修
隨風起伏并剛柔
君子有節難折曲
一歲平安何所求
(二)
亭亭直立浴新妝
尖角蜻蜓來去忙
遠香若有不可玩(ㄨㄢˋ)
碧葉田田染衣裳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02.03 發佈時間: 上午 4:40
范光棣與我(2)

陳真
2023.02.03.

謝謝Yi-Ting。

講個八卦。二十幾年前,我寫了一些關於維根斯坦在數學哲學和人工智慧與認知科學方面的論文,讀了不少書。國際上,研究維根斯坦的著作與文章汗牛充棟,但是寫得好的卻似乎寥寥無幾。其中有個哲學家叫Stuart Shanker,我覺得寫得挺好的。

大多數學術著作,我僅是瀏覽,Shanker 的書我倒是從頭讀到尾,從他的書中得到許多啟發,比方說他寫的Wittgenstein and the Turning Point in the Philosophy of Mathematics(維根斯坦及數學哲學的轉捩點),以及另一本Wittgenstein's Remarks on the Foundations of AI(維根斯坦談人工智慧的哲學基礎)。

劍橋十年寒窗,我一年大概可以讀五百本書,十年讀個五千本不是難事。可是,絕大多數作者大名過眼即忘,Shanker的名字卻始終記得。

二十幾年前,他並不是什麼有名的哲學家。在我心目中,他卻是第一流,但我倒也不曾特別提起過他,直到幾年前再度與范光棣碰面,我們在拇指園的一個樹上小屋談起偉大的中國共產黨,當然也談到哲學。他提到說,他在加拿大約克大學哲學系當系主任時(1971-1995),有個很不錯的年輕人來求職,叫做Stuart Shanker,言下頗有賞識之意。

我光聽范光棣說話,當場倒是沒跟他說我也認識Shanker,系上曾請他來演講,早在二十年前我就喜歡其人其文。

很好奇Shanker現在在幹嘛,剛剛去google了一下,他竟然 "轉行" 從事有關兒童與青少年的教育與福利工作,而且還成立了一個叫做MEHRIT 的相關機構,網頁上寫著 “See a child differently, see a different child ”(用不同眼光看小孩,你會看見一個不一樣的孩子),“No Such Thing as a Bad Kid”(世上並沒有所謂壞小孩):

https://self-reg.ca/self-reg-101/

我的感覺是這樣:人事物總是如其所是而難以隱藏,只是看你有沒有那個慧眼看出本相而已。一個人會喜歡這個人那個人,喜歡這樣那樣,並非偶然,而是某種氣味使之相投。一個人,不論貧富榮枯,不論他做些什麼,其實都不會改變本性,他永遠還是原來那個他。我今天就算改行去賣臭豆腐,或是時光倒流,人生走上截然不同的另一條路,我還是我,陳真依然是陳真,骨子裡頭的氣味不會改變。ㄧ頭大象,不會因為掉進水溝裡就變成一隻老鼠,一隻麻雀也不會因為飛到一隻獅子的頭上就變成了萬獸之王。我們理當看重本質,而不是看重他所處的位置。

你看政壇上那些掌大權的人渣小癟三,蔡啥小賴什麼神的,左看右看依然是那副沒出息的熊樣。套句吾友柏楊的話,"道是劉三,說什麼漢高祖",小癟三就是小癟三,穿起黃袍也還是那副窩囊樣。

反之亦然。一個正直的人在路邊賣香腸,仍然還是有著巍峨的身影。

我知道人們並不是這樣看待人事物。人們總是看社會地位看權力位置看身份看所謂學經歷,以之做出評價,以之決定他對你的態度。

沈從文臨終遺言:“我對這世界無話可說",我心亦如是。

但是,不管人們怎麼看,其實都扭曲不了本質,改變不了人事物之如其所是。

達摩渡海東來,為了尋找一個不受人惑的人,我不知道他後來找到了沒?千金易得,知音難尋。
Yi-Ting Lin 發佈日期: 2023.02.01 發佈時間: 下午 8:48
巴勒網、哈巴狗電台的各位好

默默關注這裡多年,這次會忍不住想跳出來發文,第一個是范光棣過世的消息,第二個就是前面其他版友提到的新冠病毒疫苗「陰謀論」。

先簡單自我介紹,我剛滿30歲,家中主要為客家+外省背景,爸媽是公務員

18到20歲間曾經短暫是腦殘綠色生物的一員,隨著閱歷增長逐漸發現了世界的真相

22歲時發生大腸花事件,從那時開始閱讀陳真醫師的文章至今

目前是北部某大型醫學中心血液腫瘤科的總醫師


一、范光棣

慕名想去拇指園民宿好多年了,看有沒有機會見到老哲學家本人,但工作實在太忙,這一耽擱竟是再也沒有機會了。

追蹤范光棣的臉書許久,主要對於他神奇的人生,以及異國哲學家經歷感到有趣。

范光棣目前在維基百科沒有頁面,只有「關西十子登科傳說」的其他兄弟姊妹,

如同陳真所說,「就像一盞熄滅的路燈,沒有引起世人的絲毫關注,島嶼更不知道自己喪失了什麼。」

也好吧,依范先生的老頑童個性,或許也不喜歡其他人擅自代替他著書立說。

身為素未謀面、也已永遠不可能碰面的後輩,我僅能在此用蒼白的隻字片語作為悼詞,表達對這位老哲學家離世的感慨。


二、新冠病毒疫苗的「陰謀論」

這其實就不是陰謀論,所謂新冠病毒完全是美國人自己製造又外洩的病毒,源頭根本不在武漢。

它是不是生物武器,不證自明,我想你我心中都有答案,

不需要聽信輝瑞研發部主管一家之言,影子政府沒那麼簡單能讓你套話,

就算真給你套到了也沒意義,這件事演化到現在已經如同信仰一般,不信者恆不信,用不著這種所謂一刀斃命的證據才能說服人

總之思緒很多想分享,只能簡單整理如下:

1. 醫界與製藥界的黑暗程度遠超外行人想像,什麼白色巨塔之類的都只是小學生等級。在世界級的金錢、權勢面前,醫療從業人員如螻蟻般渺小,不過就是各種藥物的業務員

2. 新冠病毒疫苗,跟癌症各種新藥的研發相比較,也像是扮家家酒一樣。為了能成功開發一項新藥成為搖錢樹,背後所牽扯的利益、各種操縱受試者與實驗數據的行為不知凡幾

3. 醫療領域的話語權仍牢牢掌握在歐美等西方霸權手上,透過你我都耳熟能詳的大藥廠殖民全世界,就像農業領域的孟山都等公司一樣

4. 在新藥研究領域,其他第三世界國家仍難以置喙,大型國家如中國、印度有能力研究新藥但總是不被西方人接受。說實話,中國大陸近幾年在癌症方面貢獻很多,也研發了不少新藥,當然有的實驗數據好到令人懷疑,但研究方法嚴謹、樣本數多且證據等級也不差,不過仍然進不到世界主流醫學界之中

5. 所謂現代醫學,或者實證醫學,不過就是各種統計結果的集合。面對癌症,人類許多知識也只是比瞎猜更接近真相一小步而已,並不是宇宙的真理,但總是比完全瞎猜喝符水強一些

6. COVID-19疫情以來,醫療相關領域產業蓬勃發展,世界各地醫學專家因此而生產的論文更是不知凡幾,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三、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

現實生活中我朋友其實還不少,但也只能隱藏內心想法,像陳真醫師常說的知識分子那樣窩囊,對許多事情啞口無言

每天面對許多自信心爆棚的胡言亂語,只能無言以對

醫界混久了,早已學會保護自己,成為所謂「精緻的利己主義者」...

過年連假讀了中國大陸作家劉慈欣所著科幻小說「三體」,書中所描述的地球三體組織,成員因為對人類感到絕望而期待外星人的降臨,我自己還滿有共鳴的

總之,我也只能在工作所及範圍內,從健保制度下盡可能為癌症患者選擇最適當的治療,減輕他們的痛楚,無論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的

好了,洋洋灑灑靠邀了很多,也改變不了什麼,只能準備吃晚餐,接著寫我的論文,明天繼續在白色巨塔中當一顆稱職的螺絲釘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01.31 發佈時間: 上午 12:40
新冠病毒剛出現時,我便斷定是美國所釋放的人造病毒,亦即生物武器。我有一大堆證據與專家證詞可以支持我的說法。

在當時,自以為理性的人們都說這是一種陰謀論。可是,一兩年後,我的看法恐怕不會再有人說它是一種無稽之談了,因為許多重量級學界人士也認同生物武器的看法,幾乎快要變成一種主流看法了,箭頭更是直接指向美國。

至於底下所提輝瑞主管之所言,我沒打開看內容,但我相信那是鬼扯蛋,輝瑞研發部主管是哪根蔥?這種絕對機密之事,哪有可能層級這麼低?哪有可能什麼被人套話套出來?甚至還被偷錄影。

我沒看內容,不知道這傻逼講了什麼,但是,一個研發相關疫苗的國際大藥廠,他每天不就是做這樣那樣一些實驗嗎?要不然要怎麼研發或研究?這跟新冠病毒的溯源與製造,理應是完全不同層次的兩回事。

生物武器之製造,是各國領導人和情治單位與軍方研究單位之間的最高機密,不會委託一個傻逼或一個大嘴巴去進行。
A hsin 發佈日期: 2023.01.30 發佈時間: 下午 2:32
最近推特上有個關於新冠病毒視頻,從發佈短短幾天就有2600萬多次觀看,但在主流媒體和Youtube幾乎找不到相關資訊,如下視頻:
https://twitter.com/Project_Veritas/status/1618705729111851010

美國有個組織叫Project Veritas,約了輝瑞研發部主管套話,這主管說到新冠病毒就是搖錢樹,有將病毒放入猴子體內,然後讓它們不斷相互感染,再從它們身上收集系列樣本,能迫使病毒按照你想要的方式變異,懷疑這就是病毒在武漢開始的方式,這種病毒不會憑空冒出來。

最後,這位主管知道自己被偷錄,非常氣急敗壞,如下視頻:
https://twitter.com/Project_Veritas/status/1619117168393846784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01.24 發佈時間: 下午 4:23
有位先生或女士,貼了三篇很長的文字,我還沒放行,因為不知道作者是誰,請問是你寫的嗎?還是轉貼?若是轉貼,請問作者與出處是?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01.23 發佈時間: 上午 3:58
范光棣與我(1)

陳真

2023.01.23.

1月23日是個悲傷的日子。20年前的今天,我接到越洋電話,說我父親病倒,我從此又走入另一段坎坷人生。但我並不是刻意挑在這一天來寫這文章,純粹是巧合。

范光棣幾天前過世了,就像一盞熄滅的路燈,沒有引起世人的絲毫關注,島嶼更不知道自己喪失了什麼。

我也許不是一個好的哲學家,但我識人也識貨,我知道人之所以為人,知道作品好壞是怎麼一回事,套一句范光棣關於維根斯坦的論文標題,我能理解 "范光棣的其人其文"。

四、五年來,他經常要我帶著小孩去拇指園看他,但因為某些緣故,始終未能成行。小孩知道范爺爺幾次簽名寄來一些童書給她們,卻從未謀面,如今天人永隔。

幾年前,范光棣中風,聽他說,中風之後只能使用"一指功" 打字,很吃力,但仍然寫作不斷。他還告訴我說他事先網購了一種安樂死的藥物,打算有朝一日自我了斷。我回信請他告訴我藥物名稱以及何處可購得,我說也許有一天我也會需要這款藥物,用在自己或家人身上。

在他健康持續惡化之際,有一天,他卻寫信來說要幫我出書,我說我不要。幾次推辭之後,他仍執意想要說服我,強調只要我把檔案全寄給他,授權他處理,他就能親自幫我把書一本一本出版,完全不需要我花一點時間。我告訴他說,重點並不是在於我有沒有時間,而是在於我不覺得自己的思想與文字有什麼值得出書的客觀價值;它們具有某種個人意義,但我不喜歡看到它們變成一種廉價商品供人品頭論足。

2012年--我之所以清楚記得是因為我父親就是在這一年過世--大陸有個雜誌社編輯寫信來,說想邀我寫一些關於我和范光棣的文字。這個雜誌社叫做“讀者”,據說是大陸發行量最大的雜誌之一。他們之所以找上我是因為,他們看我曾寫文章提到說我這輩子除了對不起父母與家人之外,最對不起的一個人就是范光棣,雜誌社因此想請我把相關故事寫出來。

我並沒有拒絕,但我回信說,很多事情很微妙很個人很唯心,因此也很難表達,也不知道要從何說起。

在幾次通信中,我約略提到為何我最對不起的一個人就是范光棣的原因。雜誌編輯說,如果我同意,光是我寫的這些信件就值得直接刊登出版。

收到雜誌社這樣一封信之後,我卻從此直到今天都一直沒有回信,因為就在那時候,我多次中風臥床十年的父親過世了,我消沉了很長一段時間,完全不想與人連絡,同時也寫信告知各方學界與醫界友人,辭掉各種職務與課程及演講,表明我從今起不再上台講課或演講,也不願受訪。

整整十幾年的時間,我根本不知道范光棣人在哪,更沒有任何連絡。但是,大約是2016年之後的某一天,突然來了ㄧ通陌生電話,我沒接,對方持續來電,我還是沒接,後來他在電話中留了言,竟然是范光棣。他在留言中說:“我是范光棣,你跑去哪裡流浪了?我很想念你。”

於是,我們就聯絡上了,而且還去拇指園讓他招待了兩天,說不完的話題,全圍繞著美國與法西斯民進黨之惡行昭彰以及祖國的偉大復興,還提到他當年和中共幾位領導人的往事歷歷。我對什麼量子力學的興趣,就是從那時候開始。

這幾年來,我們一直保持聯絡,我知道他也很想知道為什麼我一生最對不起的人是他。他後來約略知道一些來龍去脈,但強調自己是老子思維,並不介意,也要我別把這些小事放在心上。他常說,他覺得我的個性很像維根斯坦,難怪我這麼喜歡維根斯坦。

表面上,我對不起他的那些事確實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不過就是他在離開哲學界二、三十年之後,卻因為我而破例接受劍橋的邀請,從台灣特地來到劍橋發表一場閉門演講,我是惟一受邀者,但我卻因故而沒有出席。

他在演講前一天,送給我一份演講前一天才寫的手稿,裡頭開宗明義提到說,做為哲學界早已銷聲匿跡幾十年的 "恐龍",他之所以願意接受邀請前來演講,就是因為我。

我是在演講結束幾天後才去讀這份演講手稿,方才知道他做出接受邀請的決定竟是如此意義重大,而我卻辜負了這樣一個信任。我原本以為,不過就是一場演講,完全不知道他之所以願意應邀復出是因為我的緣故。

據說現場的與談者還問他說你演講中所提起的那個對哲學想不開的劍橋學生怎麼沒有來聽你演講?還開玩笑說他們可不會因為研究維根斯坦而真的放棄哲學。

范光棣後來知道原由之後說他並不介意我沒有出席,同時也叫我別把這小事放在心上。

表面上也許是小事,但是,我活這麼大半輩子,從未承受如此的信任。我不知道他到底在我身上或文字中看見什麼。其實,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純粹就是兩個陌生人,他只讀過我用中文寫的一篇五、六百字短文,叫做“維根斯坦與我”。

托爾斯泰曾經說:"如果有個女人,心甘情願為你煮一頓飯,你該死而無憾"。二十幾年前,范光棣對我這樣一個陌生晚輩所做的,卻不僅僅是"煮一頓飯",但我卻渾然不覺而輕忽以對。

所謂"士為知己者死",做為一個一生飽受誤解與屈辱及極端貶低的人,沒有比理解與信任更罕見的事了。

謝謝范光棣,希望我配得上你的信任。
李念淨 發佈日期: 2023.01.15 發佈時間: 下午 3:08
感謝陳醫師。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01.14 發佈時間: 上午 3:43
底下那文章作者是楊渡才對吧?

我查過了,是楊渡,不是高金所寫。已代為更正。若有錯誤引用或轉貼,也請更正。
發佈日期: 2023.01.13 發佈時間: 下午 3:19
既然西方國家和日韓不歡迎中國人,拼命在入境措施刁難,那何必要熱臉貼冷屁股,花錢給自己找罪受?去熱烈款待中國人的印尼、泰國不香嗎?

特別是日韓兩國針對中國旅採取歧視性措施,韓國當局還給中國旅客掛牌子,用軍警把人帶到同一個房間隔離,這行為和納粹有什麼不同?

日本最近和英國沆瀣一氣搞軍事聯盟,妄圖介入台海。美國眾議院組了一個中國委員會之類的碗糕,宣稱要應對「來自中國的威脅」。

最近西方陣營和其亞洲傀儡日韓一連串針對中國的動作,只差沒對中國宣戰了。對這群畏威不畏德的豺狼,中國還要容忍他們到什麼程度?老堅持什麼「不干涉他國內政」、「相互尊重共同發展」,對方根本不領情,因為豺狼們只看得懂獵槍。

就像陳醫師說過的,當西方對你的敵視已經從政治外溢到其他層面,你也不會想要欣賞什麼對方的文化和山川河流了,彷彿連對方的文字符號都散發著厭惡感。那些在美國街頭遭受暴力的華裔、亞裔,以及被美國政府迫害的華人科學家,對他們而言哪有什麼「政治歸政治」?

西方的領導人和議員們開口閉口「中國是威脅」、「中國搶了我們的飯碗」、「中國OOXX...」,仿佛不提中國就不會說話。當今西方對中國的態度,就和公元前一百多年羅馬人的「迦太基必須毀滅」如出一轍。
怡靜 發佈日期: 2023.01.12 發佈時間: 下午 11:16
謝謝念淨轉貼楊渡的文章,她在油管的頻道已經被限流,原本影片下方的留言板是開放的,我猜可能有網軍來亂,也關閉了。

我讀楊渡的這篇文章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因為她描述的這些情形正在烏克蘭土地上發生,不只是文字描述,而是有真實視頻和平民老百姓的訪談為證。事實上已經多到我不想點開看了,因為實在讓人很難受。
即便是交戰雙方的士兵,難道不也是某人的兒子、父親、兄弟?

https://t.me/putingers_cat/3428
這段影片是昨晚看到的,估計在社交媒體上已經被大量轉貼。很遺憾,人們離戰區越遠,離沙發和電視機/手機越近,他們身上的嗜血性就越強。

這是俄軍在烏克蘭近距離射殺兩名烏克蘭士兵,很殘酷,因為這就是戰爭的真實情景。

這名俄軍帶著第一視角的攝像機拍下這段視頻。
我看了視頻底下西方網友的評論,其中不少是有實際參戰經驗的,大家異口同聲表示,這是戰爭殘酷而真實的一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一開始這名俄軍先丟了一顆手榴彈,接下來他發現了在掩護體裡的敵軍(烏克蘭士兵),俄兵嘴裡喊的是投降 投降 放下武器(通常情景都是直接射殺敵軍,因為很有可能你不這樣做,瞬間你可能會被對方殺害),但這兩名烏克蘭軍人似乎搞不清狀況,嘴裡喊的是,自己人 自己人,(可能誤認對方為烏克蘭軍人)
俄兵在此狀況下只能直接開槍(因為對方在第一時間沒有做出反應,放下武器)

從影片看來這兩名士兵的反應一點都不專業,一個看來有點年紀,一個很年輕,我猜測幾個月前他們就是個普通老百姓,從事著一份勉強餬口的工作。而現在他們成了人們口中的炮灰。

這是上面影片後續,這就是戰爭的真面目。
https://t.me/putingers_cat/3444

前陣子我看到一段影片,烏克蘭的國防部長大言不慚的公開表示,我們是在執行北約的任務,北約不用流一滴血,我們烏克蘭人替他們流血,所以他們得給我們送武器。烏克蘭進行了至少九輪的戰爭總動員,烏克蘭人自己在抖音和Telegram上傳了一堆視頻,都是軍方上街看到男子就硬塞動員令的畫面。

https://twitter.com/MyLordBebo/status/1608157132255281153
這是烏克境內戰死士兵的墳墓,類似這樣的畫面不斷被烏克蘭人上傳到網路。沒有人知道為何和平還沒到來?

2019年澤倫斯基以七成的得票率當選總統,當時很多投票給他的民眾希望他可以結束在烏克蘭東部的內戰,而他也承諾要促使雙方停火。

底下這段視頻當初是貼在澤倫斯基的臉書,2019年他帶著自己的攝影團隊(所以影片畫質看起來很好),到烏東前線要求烏克蘭納粹極端民族主義份子停火,這影片有二十多分鐘,這是擷取其中一段他被納粹羞辱的畫面,另外我還看過一段是被納粹威脅如果他膽敢下令停火便要取他性命.....
我就不翻譯了,後來事情的發展大家都知道...........
https://t.me/UkraineHumanRightsAbuses/18291


備註:限流是網路用語,是指該視頻的觀看人數受限,
不被官方引流推送,導致視頻的播放量降低,閱讀和推送數據都會受到影響,熱度也隨之降低。
李念淨 發佈日期: 2023.01.12 發佈時間: 上午 11:22
又,最近哈利王子出書攻擊英國皇室,我對那些什麼八卦不感興趣,但有一個地方挺有趣

"根據哈利王子的回憶錄,他在第二次服役期間殺害了 25 名塔利班戰士。「我的數字是 25」,執行過6次殺人任務的哈利王子表示,每次任務結束回到基地後,他會觀看裝載在直升機上的攝影機影像,所以才能得到這個精準的數字。

「我對這個數字並不滿意」,哈利王子說道,「但這個數字也不會令我感到尷尬就是。」

哈利王子將自己作為射擊士的效率歸功於對電玩的熱愛。「我做這件事還蠻開心的,因為我是一個喜歡玩 PlayStation 跟 Xbox 的人,所以我想我的拇指還蠻靈活的。」"

恐怕歐美上到菁英下到平民基本就沒有把非白人當人看,這只是一個縮影。
李念淨 發佈日期: 2023.01.12 發佈時間: 上午 11:19
美國兵推中沒看到的三個字…台灣人
~中時社論

楊渡

美國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布兵推,設定在2026年,如果中共解放軍侵台,將全數遭殲滅,損失138艘艦艇、155架軍機、戰死人數達1萬人,並有數萬人遭俘虜,中國海軍和兩棲部隊幾近全滅。當然也有美軍損失慘重的報告,更有台灣陸海空軍死傷數萬人的預估。但最讓人感到恐怖的是,沒有看到3個字,對所有人都是重要的3個字:台灣人。

是的,在軍事戰略家眼中,只有武器,無論是飛彈、戰機、艦艇、航母、坦克,一切都只是戰爭機器。連軍人也一樣,被視同作戰機器人,無論是陸海空軍種。他們已經不是父母的兒子,不是人子的父母,而是一個個拿著槍的機器。於是你會看到那樣的數字:台灣陸軍估計死亡3萬人,海軍全滅,空軍全滅,但死亡數不計。

然後,你還要看到台灣電力、水力設備全毀,沿海的攻防戰爭,以西部最為激烈,解放軍轉而從東部上岸攻打台北,沿海戰況慘烈…。這中間,唯獨沒有3個字:台灣人。是的,就是尋常的人民,完全沒有人在意。

要知道,這些戰場都是在台灣人的土地上,在我們現在生活著的家園發生,是我們去買菜、逛街的街道,是我們成長讀書的小鎮。那些美國打算10分鐘埋1萬3400顆地雷的海邊,還有許多文化人,在那裡開書店、咖啡館,夜間演唱台灣民謠。

這都是我們的家園。然而,在美國戰略家的眼中,這些只是坦克要通過的土地,是飛彈要落下的戰地,是軍隊要攻防的陣地。台灣人民的生存,一個字也沒有在美國軍方戰略家的眼中出現。

從一個台灣人的眼裡看出去,戰爭會是這樣的:原本漁民生存的海濱,會布滿地雷,以後漁民如果不小心,會被美國地雷炸死。青少年帶女生去海邊談戀愛,請小心防風林中有地雷。台灣海岸變成比戒嚴時代還恐怖的地獄。

原本我們生活的小小家園,會變成廢墟。多少青年現在正在繳貸款的房子,戰爭一起,全部歸零,繳了30年房貸的房子,變得一文不值。誰會來買隨時要變廢墟的房子?逃難都來不及了,你手上的股票也全部歸零。那些你平時停車的地下室,會變成躲避飛彈的大型防空洞。而學校與醫院有可能是避難所,但飛彈會分別嗎?

生活機能也會喪失,沒有電力,沒有網路,沒有供水供瓦斯。更麻煩的是台灣的糧食自給率只有30%,沿海被包圍,就算美國來救,也不可能空投食物,缺糧斷電,人民要如何生存?就算你想跑出國避難,台灣可不是烏克蘭,可以越過邊境逃難;台灣是一個小島,你能往哪裡跑?

這就是美國智庫兵推裡,未曾說出的真實。是的,對台灣人來說,最重要的不是誰打了勝仗,而是能不能生存?如果不能生存,最後就算是美國打贏了,家園變成廢墟,老百姓死傷幾十萬,請問,這種戰爭有什麼意義?

更直白地說,在美國兵推之前,台灣人最該問的是:到底為誰而戰?為何而戰?難道沒有和平的機會?難道台灣只能當美國棋子,用2300萬人的生命,毀滅台灣人的家園,去成就美國的帝國霸業,這是一個正常的政府會做的事嗎?為什麼台灣要聽美國指揮,在美麗的海濱布滿地雷,這樣才叫「美麗島」嗎?

看美國兵推,最讓人寒心,最難以忍受的,就是中間未曾看到3個字:台灣人。台灣人的生命與家園,完全被漠視。那不被看見的「人」啊,是我們的親人,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家園!

請張開眼睛,好好看清楚!好好珍惜自己的親人,珍惜自己的家園!在戰爭來臨之前,台灣人民還有機會拒絕戰爭,拒絕美國把我們的家園變廢墟,拒絕美國把我們的孩子變成戰場的死屍。人民要盡一切努力,尋求和平,不管是向政府施壓,或者在選票上,選擇和平,教訓那些帶來戰爭的政客,乃至於盡一切民間力量,推動和平運動。這是我們能為孩子做的事。這也正是美國兵推給台灣最重要的啟示。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fbid=738250640994288&set=a.540281574124530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