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寫下您的留言

 
 
 
 
 
879 則留言。
怡靜 發佈日期: 2022.12.28 發佈時間: 下午 9:38
烏克蘭的戰爭公式美國正在台灣複製中……~高金素梅2022.12.28

https://youtu.be/7sCTpodNE30

我不想多說什麼了,懂都懂的。如果你跟我一樣關注俄烏衝突,而且不是從西方主流媒體獲得資訊,那你一定知道高金素梅影片中講的只是一個非常基本的事實。
發佈日期: 2022.12.26 發佈時間: 上午 12:08
https://www.guancha.cn/PeiDeSi/2022_12_22_672336.shtml
裴德思:在西方的中国研究圈子,“亲中”就是敌人

===
【导读】 此文由德国学者裴德思(Thorsten J. Pattberg )撰写。裴德思既是作家,也是语言学专家,他在爱丁堡大学东亚研究院拿到硕士学位,随后在北京大学获得文学博士学位。

裴德思专攻中西方比较文化与语言文学,主张中国文化解释中文词汇,而不是用英语简单地翻译。同时,他也反对西方文化霸权,在中国日报、上海日报、德国时报等各大报纸上均发表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他揭露西方在学术上反华的真面目。
===

数千名“亲中”人士被监视,他们中的一些处在危机的边缘,还有一些甚至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每个“中国学生(研究中国的西方学生)”在接受学术培训期间,或者不久之后,都会被西方某个反华的国家间谍机构盯上。这些机构并不友好,它们会全面调查你的背景,还让你做出粗暴的选择:要么为西方制作反华内容,要么被标记为民主、自由的叛徒。如果你被标记了,你就别想在西方找到工作。如果你对此大惊小怪,说什么胁迫、勒索,它们还有更残酷的手段对付你。

年轻的时候,我也和大多数学生一样,对上面这些西方霸权的内部运作模式,一无所知。那时候,我就是个小白,在英国的一所大学,确切地说是爱丁堡大学,投入到“中国研究”中。不出所料,学校里那些自负的教授和讲师们,教给我们的都是:大汉民族主义是如何恐怖、清朝的中国是如何恐怖、毛派如何恐怖、西藏、香港、台湾的穷人如何恐怖。可当我查证这些的时候,我发现这些地方都曾经有过英国殖民的印记。英国人向我们撒了谎,他们的士兵曾在中国烧杀抢掠,如今这些人感到愤怒,因为中国居然以某种方式坚持了自己的立场,而且还幸存了下来。

我并不期待你立马相信我所说的。很多所谓的“中国研究”,都是西方谎言编造的,我在深入了解查证这些“研究”之前,我也不会立马相信上面我所说的。本来研究中国的专业,应该是和中国紧密相关的,可在这里却变成了对中国的“战争”,是为了压制、破坏中国,控制那里的人民和历史。

在这场所谓“战争”中,不是中国灭亡,就是西方灭亡,投敌中国就是死罪。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西方的书籍、报纸、电视很少出现“亲中”人士?因为站在“中国研究”角度,“亲中”的人就是敌人,这种人毕不了业、找不到工作。

实际上,社会学家的“幸存者偏见”理论,已经揭露了我们所谓的常识:当我们相信我们听到的、读到的中国负面消息,就肯定就更加确信中国是个非常肮脏的地方。但是我们没有注意到,这些负面信息完全是有一小撮人捏造的。在西方,平均100万人中才有1个“中国研究”毕业生。而如果这个人“亲中”,是不可能被选出来的,也不可能走近权力中心。比如说在英国,一旦当局发现你没有抨击中国的潜质,你就很难担任政府要职。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当我决定将自己的研究,从“梵文”拓展到中国(大陆)佛教时,我立马就被英国的反华机构盯上了。这个过程我就不详细说了,但可以肯定地说,是不愉快的。这群人为了说服我不要大陆研究佛教,开出了其他丰厚的条件,比如说美台交换生、去香港的奖学金,但是我都拒绝了,我下定决心去大陆。当时我并不知道,我已经登上了英国军情六处、德国联邦情报局、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名单,这些机构都是反华的。这可一点也不好玩,他们会散布你的谣言、打电话给你的雇主。就这样,爱丁堡大学将我列入监视名单,给我寄来巨额的账单,还把我的学位搁置了两年。

我的同学开始疏远我,我之前的导师们对我的态度,也急剧变化。其实可以理解,他们这样做也是为了保全他们自己。我想他们内心深处并不一定快乐,原本他们因为喜欢中国而去研究中国,现在却被逼着去恨它,恨它的一切。一些人虽然表面上还能平和的看待中国,但他们被灌输的反华思想,却无法完全消除。

在英国,学生们常自认为拥有某种自由的灵魂。他们用二十多年的时间,完成了义务教育,这是强制性的。后来“研究中国”的学生,获得大学学位。但他们的教育告诉他们:中国不好。这算哪门子自由精神?英国的高等义务教育搞得跟BBC广播、强制性收税一样,说什么就是什么。所谓的“中国研究”,只是西方发明的众多“研究”之一,是帝国主义时代的工具,但到了今天不应该继续下去。我认为,必须坚决反对英国人对中国、中国通的仇视态度。对西方学生来说,遵循英国版的中国历史,是有害的、痛苦的。

为了给所谓的“中国研究”提供虚假的合法性、巩固大英国有关中国的主张,英国当局正在和成千上万的台湾人、香港人勾搭。如果和当年英国占领詹姆斯敦、悉尼的模式一样,英国政府将成千上万的英国人送到上海、四川这些地方,这是不是更好呢?但事实并不是这样。英国人包括好多西方国家,还保留着对中国人奴性的记忆,因为他们在500年的殖民时代,已经见识过了好多次。散居在美国、欧洲的华人也是遵循着这样的规律,他们为人低调,不会对西方霸权构成威胁。

所以,真正给西方构成威胁的是,是西方的知识分子:一个喜欢抱怨的英国人、一个胆大的德国人、一个狡猾的犹太人,比数千万中国人更危险。简单来说,西方霸权们担心的是内部叛乱,而不是外部威胁。这也就是为什么西方反华机构一直对内施加暴力。像英国一些政府机构,把数十亿的战争预算用于培养极少数所谓西方的“中国专家”,这些人折磨他们的同行、残害他们的批评者,谁也拿他们没办法。

全世界大概有50到100个这样的西方的“中国专家”,他们生活在中国之外,却貌似组成了“真正”的中国政府。你没看错,真正的中国政府在西方眼里,是不合法的。西方理想中的“中国政府”是一个西方政府,它应该由所谓的西方的“中国专家”管理、由西方代理人和官僚下辖,它应该有大量亲西方的中国奴才。

这就是为什么西方不能容忍中国对“中国研究”的影响,甚至没有征求中国意见。中国自己的学位(面向西方学生)甚至不被英国、美国、欧洲其他国家承认。我们从所谓的“中国研究”中学到的只是:中国人受到压迫、中国的种族灭绝、中国人是邪恶的共产主义者,这些人残暴,他们吃狗、杀小孩。

我们(西方)的“中国研究”教授是政府官员,他们是反华政府机构的一部分。这些人希望自己被认可成全球知名的“中国专家”之一,但很少有人被赋予这么大的权力。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一直生活在内部调查、情报监视、与中国人会面的恐惧中。因此,他们必须禁止他们“中国研究”专业的学生在大陆学习,除非接受华盛顿、柏林、布鲁塞尔、伦敦的监视,他们的研究所也不允许出现中文报纸。

根本不能(详细)讨论中国领导人,一切必须(简单地)归结为一个邪恶的独裁者。中国的影响力是一个禁忌。英国人在亚洲的罪行令人发指,但他们却只会宣扬我们中国政府在新疆建造所谓的“劳改营”。所以,西方学生被洗脑后,变得很讨厌中国。在西方,所谓的“中国研究”教授很少有流利说出一口中文的,这些人甚至不相信能流利说中文的人。他们还不停的告诉我们“懂中文并不能获得英国的中国研究学位”。在英国前殖民地香港,这种“反华语言外交”有效执行了99年。没有一个有爵位的英国人甘愿去学广东话。美国人也一样,不去学习被征服民族的语言。

中国名字被认为是不正确的,必须按照西方的顺序排列。中国术语是令人讨厌的,必须避免使用。在美国和欧洲,政府正在掀起大规模宣传活动,他们警示民众,中文会污染我们小孩的大脑。在英国的皇家大学里,有很多聪明讲师和研究人员,但他们中没有一个能(真正)成为中国的朋友或帮手。整个西方几乎都是这样,这太危险了,毫无信任可言。不仅是大学职员,在中国的西方记者和商人,都是这样。西方反华机构的线人,无处不在。甚至有同事告发同事。

不管你是住在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法国,中国现在都被认为是西方公开的敌人。这些西方政府为了维系霸权,将会在大学、互联网、各行各业,加强对亲华人士的大清洗。在这些反华机构把你的名字列入“中国通”监视名单前,你觉得你还剩多长时间。假如当时我在英国非常有远见,妄想改变这一切,那我估计我后面连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但我可以把这些东西揭露出来。如果你也遇到这样的事,而且有远见的话,你也可以站出发声,但需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
中世紀的歐洲也是如此呢,貫徹神權的絕對統治,任何理論學說只要違反基督教教義,就會被視為異端邪說。沒想到哥白尼、伽利略因堅持真理而被當局迫害的場面,在西方正重複上演著。

然而今日的日心說,非一人或一家之言,非一紙的理論公式,而是那個東方民族行天下之大道的意志。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2.25 發佈時間: 上午 1:51
人渣黨與蟑螂的距離到底有多遠?

陳真
2022. 12. 24.

我常提起兩件事做為一種偽善的例子。第一件發生在將近四十年前,那時我才剛上大學,注意到原住民的生存困境,注意到貧病兒童與失去家庭之流浪兒童的問題,於是寫了許多關於台灣數萬雛妓的文章。

在那個偶語棄市、文字成獄的年代,很快便遭遇到來自國民黨的強烈報復與鋪天蓋地的造謠抹黑,甚至對我的父母與親友的人身安全不斷進行恐嚇威脅。我對兒童福利與人權的關注與發聲,迅速擴散到國際,引起諸多國際人權組織以及聯合國和聯合國兒童福利基金會 (UNICEF) 的聲援與資料引用,後來這些事蹟卻成為我煽動群眾企圖顛覆政府的叛亂罪證。

今天是耶誕夜,三十幾年前的某個耶誕夜晚,我接到法院的第三張傳票,罪名是煽惑內亂,上頭載明 "再不出庭便要逕行拘提"。我始終拒絕出庭,因為我不想配合國民黨演一齣司法假戲。但是,為了避免連累父母,我決定脫離家庭,不再與家人連絡,希望國民黨當局針對我就行,放過我父母。

沒想到,兩年後,當我再度回到家,迎接我的卻是母親冰冷的遺體。父親說,"你媽媽為你煩惱得每天都沒法安心睡覺"。我沒想到,兩年後重逢,我為我媽媽所做的最後一件事卻是抹去她眼角一道很長很長的淚痕。

在當年,雛妓是一個由黑白兩道共同把持的龐大暴利 "產業",誰敢有意見,誰就會遭到來自黑白兩道的懲罰、傷害、威脅與政治報復,包括肢體傷害,或甚至威脅要你或你家人的命。

記得有一天,報紙上報導一名因為全身染病已失去接客價值、被丟棄在醫院大門口、被逼從娼的少女,報上說有某位民代涉及主導背後的人口販賣集團。我看了很生氣,他媽的什麼叫做 "某位民代",為什麼不把他的名字寫出來?司法檢調單位為何不去偵辦?於是我打電話、寫信去報社,想問出到底是哪位民代?你們不敢講,只要告訴我名字,給我資料,我來舉發他。

但是,報社就是不理我。有個記者還跑來對我說:"你是活得不耐煩嗎?你嫌命長,我還要活呢。"

不過,這些不是我現在要講的。我要說的例子是,大約是八零年代中期,政治慢慢變得開放,人們比較敢講話了,一些反對國民黨的報紙也開始登我的文章。但是,他們經常拜託我刪掉其中一些關於雛妓如何被黑白兩道控制與虐待、懲罰逃跑與禁止求救的描述,包括餵毒、電擊下體、逼吃嘔吐物、灑大量蟑螂於身上床上、木棍捅陰道、施打賀爾蒙強迫發育使乳房變大,或是在小女孩身上刺青,刻一些下流文字等等等。

我講的一切都有根據,其中許多是當事人的親身經歷。但是,媒體及許多讀者卻說看了這些描述很不舒服。這是不是很偽善?你要我把這些描述刪掉,問題就解決了嗎?你看了不舒服,難道被虐待的少女們被這樣傷害會舒服?

第二個例子是大約在上個世紀九零年代末,我開始寫反美文章,並且特别研究美軍很喜歡使用的貧鈾彈。記得我在一篇紀念第一次波灣侵略伊拉克戰爭(1990年)的紀念文章中,我提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整天對外侵略,姦殺擄掠,泯滅人性,無所不用其極,於是在我結尾最後一句話寫道:"一個想要安靜過自己日子的人,活在這樣一個的年代,可真是它媽的生不逢時。"

我那篇文章被幾十個平面與網路媒體轉載,但你知道嗎?這幾十個媒體,居然有志一同,幾乎全部把 "他媽的" 三個字給偷偷刪掉,有些媒體沒刪掉,讀者看了之後,竟然寫信來教訓我說我這樣講髒話(指 "他媽的" 三個字),是我的人格的一種缺陷,會帶給人不好的形象。

它媽的我真服了這些人。伊拉克五十萬兒童慘死於美軍的刻意污染水源及施放致癌物與輻射線的傷害,高達以往十幾倍的嚴重畸形兒發生率,人們不以為忤,不會覺得不舒服,看到我寫 "他媽的" 三個字,心臟居然受不了,要求非刪掉不可。彷彿不刪掉就貶低了媒體的水平與讀者素質似的。

類似的偽善例子,千千萬萬數不盡,說不完。再舉個例,比方說大家知道我給民進黨正名改叫人渣黨。很多正人君子看了受不了,說人渣二字太粗暴。它媽的我已經儘可能講得委婉了。其實它應該叫做蟑螂黨,而不是人渣黨,因為這就是一群骯髒透頂貪婪無度的蟑螂。

不過,憑良心說,雖然我一生只怕蟑螂,但我其實也不想用蟑螂二字,因為那是醜化了蟑螂,而不是醜化了民進黨。你有見過貪得無饜的蟑螂嗎?肯定不會有。蟑螂是很謙虛很客氣的,牠們只是撿你掉落的一點食物屑屑吃,或是幫你把未洗的碗筷邊緣給舔乾淨。蟑螂絕不會掏空你的整個家,也不會掠奪你的財產,更不會把你賣給美國人,強迫你上戰場為美國人當砲灰。

人渣黨與蟑螂的距離到底有多遠?答案是非常非常遠。我們不該醜化蟑螂,也不該罵人禽獸或禽獸不如。當然不如啊,人怎麼可能跟禽獸比?請問有哪一種飛禽走獸會像人一樣,如此貪婪邪惡?

於是,思來想去,我決定還是客氣地稱呼該黨為人渣黨。他們依舊是人,不過卻是人類裏頭品性最差最猥瑣貪婪的一些渣滓。

我出生於台南市,在高雄市念大學,父母的老家則是在屏東縣鹽埔鄉,我一生始終念念不忘的美好童年就是在屏東的農田山水間度過。十年前,我父親過世後,我決定離開根本不像人住的台南,一直想回屏東定居。但是,勘察了幾年之後,決定放棄。儘管屏東山水依舊,但人事已非。這些年綠油油的民主聖地屏東,不但綠油油,而且還綠到發黑。

至於更綠的民主聖地台南,更是黑到根本伸手不見五指,完全就是無法無天。我很想要指控得更具體一點,但我知道,就算我不怕死,我的證人們卻怕得要死,他們絕對不可能站出來作證。如果有一天,我能夠如實全盤抖出,你就會知道電影或電視上演的那些什麼黑道,未免太小兒科。

即便是我自己就是當事人的案子,我也不敢明講,因為會傷害到那些在暗中保護我的朋友。我並不是幹了什麼勇敢或激烈之事,我只是十年前寫文章說醫師公會不應該以集體名義為賴清德或任何政治人物的選舉背書,結果馬上遭到公開威脅,很多人隨即跑來跟我說我死定了,說我會被砍,診所會被砸,出門走路要小心,家人要藏好,要我趕緊想辦法保命等等。

幾十年來,我對南部的政治生態與所謂市政非常熟悉,結論是這樣,我跟你說:黑道不算黑,最黑的是白道,是那些整天喊著民主自由與人權、整天喊著抗中保台的政治人物,他們才是這個社會的毒瘤癌細胞。

黑金體制原本是南部民主聖地幾十年來的專利與特有現象,這十幾年來連台北也淪陷了。但是各位千萬不要被人渣給騙了,例如媒體炒作的什麼趙介佑,一個販毒的小弟弟,就算曾經因為持有黨證,有幾個黨的親戚頭人當靠山,也許曾經囂張了點,但是那個哪是什麼問題呢?跟人渣黨的貪婪程度與危害規模相比,相差何止億萬倍。而且,那些對小毛頭、對所謂黑道大哥落井下石的白道們,他們的白天比黑道的夜晚更黑上不知道幾萬億光年。

人渣們哪是在從政?他們每天幹的事就是分贓、竊取、掠奪、卡位,任用私人,雞犬昇天,貪污舞弊,無所不貪,炒地皮,包工程,拼命撈,用力撈,無所不撈,每天無時無刻就是把所有一切所謂政策變成一種撈錢工具,包括發展什麼碗糕生技或上兆元的什麼前瞻計畫、南向計畫、數以兆計的軍購等等等等等等等。你看,就連擋疫苗、擋口罩這種謀財害命的事都敢公然硬幹,還會有什麼事做不出來?

我能理解一個腐敗的殖民地自然會有像人渣黨這樣一種漢奸台奸集團的存在,以出賣台灣人的血肉與身家性命財產來換取權力與暴利。這不難理解,你看歷史上許多殖民地或偽政權,各自在不同時期都會有類似的腐敗與末世現象。我惟一始終感到不解的是:

一個人到底是要蠢到何種地步,才會去支持這樣一個貪婪骯髒邪惡透頂的人渣犯罪集團?然後很得意很光榮地炫耀說台灣享受著民主自由與人權,讓全世界都很羨慕。

你周遭有這種腦殘嗎?我周遭幾乎全部都是,罕有例外。我常不自主地看著對方的腦袋,很納悶裏頭到底是裝著什麼東西?腦漿?大腦皮質?白開水?還是裝著一泡尿?

真的很難想像人類的智商怎麼會普遍低落到這種程度。

那些認同我這些話的藍營支持者也別得意,你們事實上也大多是腦殘,只是病情稍微輕一點,但是同樣也是什麼反中,說什麼中共不民主不自由,或是什麼抗中保台不是嗎?

老實說,綠色腦殘我反而比較有把握治療,因為他們只是頭腦單純。誤信了一些很容易揭穿、關於 "事實" 方面的謊言。但是,藍色腦殘的病情卻比較複雜,屬於概念上、價值上與綜合判斷能力方面的結構性缺陷與病態。尤其是在根深蒂固的西方毒素洗腦方面,病得更嚴重。

你要他們相信自己也是腦殘,要他們相信中國共產黨是全世界最好最民主的政府和政黨,恐怕難如登天,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因為當一個人自以為擁有某種他所根本不存在的綜合判斷力時,你如何可能讓他們願意從根本上去檢視自己的認知能力?

結構性的缺陷終究很難改變,因為改變的依據恰恰就是一種結構性的認知能力,簡單說就是從根爛起。這也許就是羅素所經常感嘆的那句話:"我們原本只是無知,接受教育後,我們卻變成愚蠢"。綠色腦殘很無知,但是藍色腦殘卻是一種難以救治的愚蠢。

無知是幾乎什麼都不懂,而愚蠢卻是接受了很多完全是毒素、關乎價值錯亂的東西之徹底洗腦。前者易醫,後者難治。

=================
工程師看政治 臉書

2022. 12. 24.
·
前幾天,台南國民黨議員被騙上車恐嚇,對方說「議長選舉,你只有兩種選擇,一種不出席,一種投自己」,「中午給答覆,否則就給你好看」,議員報案,警方追查發現,台南區漁會理事長林士傑當時也在車上。

林士傑有何來歷?他是黃偉哲前發言人林依婷的父親(林依婷也剛當選議員),過去因走私槍砲坐牢七年,曾代表民進黨選議員,也擔任過蔡英文台南競選總部的總幹事,2019年,當上南瀛農產行銷公司的董監事,後來又成為台南農產運銷公司的總經理,極受黃偉哲重用。

跟林士傑同時在南瀛擔任董事的,還有大名鼎鼎的爐渣王郭再欽,2015年,台南學甲區農地被「明祥馨」公司非法掩埋爐渣,4.2萬公斤污染米險些流入市面,郭就是明祥馨的經營者,但當時台南巿府只輕罰了6仟元,就讓郭安全下莊。

郭地位似乎更甚於林,他是台南市黨部財務長,蔡英文競選連任時,郭是台南競總財務長,今年黃偉哲巿長選舉,郭也擔任競選總幹事,他還是黨的中執委,權力範圍從地方到中央,連蔡英文也有關聯。

今年選前,郭的公司被連開88槍,疑跟光電利益有關,選後,台南地檢署歷時3年調查,認定學甲爐碴案獲利逾21億,依違反廢棄物清理法、公司法、侵占等罪嫌起訴郭再欽,時隔7年,學甲居民里長終於看到這一天,但正義仍然沒有實現。

2021年11月,林依婷競總成立大會,舞台背板是光鮮亮麗的「四個不同意,台灣更美麗」十個大字,台上一字排開的人有黃偉哲、郭再欽、徐國勇、黃承國,那位在高雄撐香港賺選票,後來加入民進黨團運作,終於”不演了”的黃捷也到場相挺。

其中,徐國勇選前被白狼掀出過去的黑歷史,原來徐當年是靠竹聯幫東堂起家,找捍衛隊湊人頭黨員以獲得初選,再一路往上爬,人稱「東堂勇哥」,對此,徐國勇悶不吭聲,低調以對,形同默認。

至於黃承國,以前是天道盟文山會長,後來擔任黨的中常委、中華民國國策顧問,經常伴隨在蔡英文身邊,穿梭各大選舉場合,同屬天道盟且涉嫌洗錢的林兼文,交保後第一件事就是去見黃,跟林有關連的地下匯兌集團主嫌郭哲敏,也在檢警出動搜索前收到風聲,早一步出境。

還有,剛爆出論文抄襲的鄭文燦,也曾去郭哲敏經營的88會館「致意」,表面都說不認識、沒有關係,實際背後跑來跑去的,都是數以億計的土地買賣利益。

以上綜整,黃偉哲、林士傑、郭再欽、蔡英文、徐國勇、黃承國、黃捷、林兼文、郭哲敏、鄭文燦,通通可以串在一起,再追下去,連賴清德都可以牽扯進去,黨國黑金政治在李登輝之後曾經稍稍收斂,這六年,終於又在蔡英文手上達到另一個新境界。

蔡不愧是李培育出來的人,青出於藍而更有甚之,政治手法完全一致。

我不感到意外,這世界本來就很多壞人壞事,我只是悲哀,台式民主之下,黑道黑,白道遠比黑道更黑,這批人站在「四個不同意」的舞台上,牽手捍衛他們的台灣價值,而台下的民眾吃瓜喝茶,渾然無所覺,他們真的以為餵給黨的選票,是在支持抗中保台,是在抵抗中共的侵略。

最可憐最可悲的,就是無知的民眾,被黨資訊豢養,一騙就是幾十年,所謂台灣美好都是想像出來的,掏空與掠奪才是真實的,不是只有台埔寨或柬埔寨,黨本身就是最大的詐騙集團,全台老、窮、衰退一天一天在發生,但深綠的選票還是一直給一直給。

這樣的人佔比有3到4成,只要他們家裡還有電視,還在追蹤側翼粉專,信仰就不會改變,我們能做的是控制災難範圍,務必先守住其它6成,再一步步把人從詐騙中救出來,這很需要時間,但堅持做下去,總會慢慢改變。

不要放棄,我們就做能做的事,不管政治,只會繼續被這群黑色集團統治

===============
不演了新聞台 (朱凱翔)臉書

2022. 12. 24.
·
藍營台南市議員方一峰昨(22日)被人叫進一輛廂型車,對方警告他在議長選舉中,只 能在「不出席」、「投自己」選一個,否則會讓他好看,意圖阻止方一峰支持無黨籍議長郭信良。檢警追查發現,有綠營背景的台南區漁會理事長林士傑當時也在車上。

林士傑是台南角頭,今年剛當選的新科台南市議員林依婷父親,林依婷人生第一份正式工作,就是擔任台南市長黃偉哲的發言人。

排黑咧,我呸!
==============
徐巧芯 臉書

2022. 12. 24.

今天最震撼的就是台南已經黑到發紫 的相關新聞,甚至傳出因正副議長投票而被當街擄走的誇張事件。

媒體報導,「民進黨台南市議員林依婷父親當時也在車上(暗示可能涉案)」,引起我的好奇,這個林依婷是誰啊?不查還好,一看到這張照片嚇一跳!

原來台南的政壇不只是在地跟郭再欽的關係,連我最熟悉的「英系台北幫」跟他們都麻吉麻吉?!

林依婷投入黨內初選時,幫她站台的人包括:「黃偉哲、邱莉莉、徐國勇、黃承國、洪耀福、郭再欽、洪耀南」

南北大咖一起串連,能不贏嗎!就是那麼簡單!

=========================
台南議會驚爆恐嚇案 謝龍介曝藍議員慘況:都躲到這地方

2022/12/23

中時新聞網 于川

台南發生恐嚇議員案,謝龍介稱藍營議員都躲到議會裡面睡覺。(曹婷婷攝)

國民黨籍台南市議員方一峰22日疑遭人騙上車恐嚇,經檢警調查,當地民進黨要角林士傑事發時也在車上,整起事件疑似與台南市正、副議長選舉有關。藍營台南市議員謝龍介23日在節目《大新聞大爆卦》中透露,不少藍營的議員現在都不敢待在家裡,只能躲到議會睡覺。

謝龍介指出,昨天好多國民黨議員都睡在議會了,也不敢待在家裡面。他強調,對方就是要藍營「不出席或投自己」,不容許國民黨跟郭信良合作。因為台南的光電事業看起來餅很大,但如果沒有掌握議會,就只能吃到四分之一,有四分之三吃不到,拿下議長才能拿到光電產業最後一塊拼圖。
發佈日期: 2022.12.24 發佈時間: 下午 6:01
在微博看到的對話:

網友A:看看人家美國媒體和宣傳部門牢牢掌握在政府手中,反觀咱們中國媒體......

網友B回覆:沒錯啊,美國媒體為美國政府所用,中國媒體也為美國政府所用啊。

===
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但這應該是對我國輿論場最寫實的描述了。輿論戰方面,我國依然像一百多年前一樣被西方按三餐虐。堂堂中國共產黨近一億黨員,難道就找不到幾個懂傳媒、懂輿論的人才?

在微博等社群平台,一直有許多水軍帳號,這些帳號平時就如公關帳號,只發表娛樂圈、電影、美妝等內容(亦或者沒有任何發文紀錄)。可一旦中國爆出重大社會新聞,這些帳號就會突然異常活躍起來,針對議題密集發文、轉發、留言,甚至造謠擾亂視聽,煽動大眾情緒,藉此消耗政府的公信力(當然中國各地政府面對輿情的危機處理能力也是一言難盡就是了)。

又或者使用大量機器人帳號,只要某些貼文觸發到特定關鍵字,這些帳號就會在評論區留言洗風向。

CIA及各種NGO針對中國輿論場布局已久,每一個議題都是這種套路,屢試不爽,不知我國相關部門對此是不在乎還是無能為力,就這樣一直放任敵對勢力在我方輿論場上攻城掠地?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2.23 發佈時間: 下午 3:02
我看過達頓兄弟的 "Tori and Lokita",台譯 "有你就是家",本來學姐也打算去看,我叫她不用看了,只是浪費時間。

看之前,本來就不抱期望,結果比我預期的還爛,實在不知道導演到底是要訴說什麼樣的故事?就好像在聽社會局社工人員在會議上報告一個個案那樣乏味,看到一半我就缺氧想睡覺了。

我想,導演應該很好命,沒吃過什麼苦吧,而且對人缺乏理解,淡漠冷感,所以才會這麼天真無邪,彷彿人世悲劇只是因為某種外在不良遭遇所致。如果讓我來重新編導,我想,應該至少會把故事講得比達頓兄弟動人。

至於洪常秀的 "小說家電影",20分鐘後(今天下午三點)就會在內惟的什麼碗糕藝術中心上映,離我家很近,走路五分鐘就到,但我考慮了一番,決定不去看,寧可睡覺補個眠。

洪常秀常常秀,秀自然,秀平實,故作深刻淡然狀,但我就是覺得很做作,一點也不自然,遑論深刻。

我知道他常得獎,我看過他的兩部片,好像叫做什麼"逃亡的女人",另一部連片名都忘了。我很納悶,柏林影展是怎麼了,這樣的導演作品也能得獎?

"自然" 是一種誘惑,彷彿我們得假裝表現得很自然才能顯出某種內在深刻似的,其實何必呢?硬要自然就不可能自然。

"自然",想必是一種天生的能力,就像沈從文那樣,要不就是一種後天慘烈的造化所致,例如我。我被生活錘打成千瘡百孔,就算想要不自然也不自然不起來。

自然,就像一種八字,無法勉強。腦袋裡老想著自然,怎麼可能會自然呢?就如同一個人如果老想著要表現得很純真,怎麼可能純真呢?內在是矛盾的。越想自然就越不可能自然。反之,當你打心底忘掉自然這回事,甚至對生活對自然感到畏懼感到痛苦不堪時,說不定你就很自然了。

最近還看了獲得今年坎城影展金棕櫚大獎的 “瘋狂富作用”(Triangle of Sadness),也是庸俗之作。導演與其拍這電影,不如直接發表一篇文宣,恐怕還更深刻一些;實在拍得太像文宣影片了,而且對於權力與階級等等等,在理解上十分不深刻。

高達是神人等級,無可企及,但是至少也該拍得像"寄生上流" 那樣,才稱得上是一部好電影吧!光是指控,誰不會呢?我也會啊,大家都會,那是你我一般人的粗淺文字,不是詩。
Facidol 發佈日期: 2022.12.23 發佈時間: 上午 9:47
想跟陳真醫師分享二部電影

http://www.atmovies.com.tw/movie/ftfr18317064/

http://www.atmovies.com.tw/movie/fnko17146978/

就電影的可及性來說,現在的台南高雄跟十年前好不一樣了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2.22 發佈時間: 上午 3:24
架構

陳真
2022. 12. 22.

Karl Popper 有一回上課,要求學生們觀察黑板。同學們都很聽話,大家努力觀察黑板。全班鴉雀無聲,直到有個學生打破沉默,舉手發問道:"老師,請問您到底是要我們觀察什麼?"

別說大如黑板,即便是一粒沙,浩瀚無涯,根本無從觀察起,除非你 "先" 派給它一個屬性,一種理論,一道假設,然後你才有可能對這粒沙進行觀察,據此做出評價。

"某種" 文字當然也一樣,你不可能對它產生理解,除非你 "先" 預設了某種適當架構,藉以做出評價。

文字如此,複雜如人,當然就更不用說了。架構不對,理解也不可能對。

隱喻,也許就藏在這樣一個彷彿 "先驗" 般的架構之中。它不是意義本身,而是意義之所以存在的基礎。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許就在於這個無言隱喻的棲身之處。我們在這處所之中尋找同類,發現知音。

至於立場之為物,你很可能不是在立場中找到同類,而是找到一堆敗類。

我並不喜歡自己的文字被轉寄或流傳在外,一部份原因就在此。架構不對,只是憑添誤解。

最近,出於一位老師、一位學界與黨外前輩之所囑託,我努力想回答一些問題,但總是難以下筆,也許原因亦如是。他派給我的 "架構" 與我相去甚遠,乃至背道而馳,任憑我努力想迎合之,似乎依然格格不入而難以陳述。

我從來不看、不聽也不去想網路世界對於我或我寫的東西之任何呈現或評價,因為我用肚臍想也知道人們如何看待人事物,我對於那樣一種在我看來毫無意義的思考架構始終感到很無言,很反感,畢竟那不是 "我",我從來都不是那樣一個人。

我不求他人理解,但是,對於永無止境的荒唐誤解,我總不能假裝說它理解得很正確。

我並不想把話講得很庸俗,甚至很低俗。因為一旦俗了,意義之微妙也就不見了。但是,許多時候你只好犧牲微妙,犧牲深刻,來求得某種最基本的理解。

比方說,人們動不動就用政治來定義我,比方說我是什麼人渣黨的建黨黨員。可是,這不會太低級嗎?我是那麼低級低能的一個人嗎?你若介紹說我是台南市永福國小的畢業生,或是永福國小某年級某班的班長,我會覺得你介紹得還不錯。

退一萬步來說,如果非政治不可,那你為什麼不介紹說我是國際兒童人權運動的先驅,為兒童人權付出家破人亡的慘烈代價,或是介紹我是台灣環保運動的先驅,國際人權運動的元老也行,或者說我是台灣醫學倫理的開創者、華人世界反種族歧視運動的先驅等等等都可以。

這些其實都是政治。政治怎麼會永遠都只是什麼島內藍綠或統獨呢?藍綠之分,蠢不可耐。即便是統獨也從來都不是一種價值,它沒有任何內在價值可言,它只是一種決策,一種手段。

今天,倘若黨(中國共產黨) 做出判斷,認為台獨比較有利於祖國大局的發展,我會馬上熱烈支持台獨,因為在極大範圍上我相信黨的判斷,我相信在這些非關價值的利害取捨之問題上,黨會比我做出更成熟更有利的判斷。

即便是政治,也不該只是一種立場。政治應當就是生活、就是價值的本身不是嗎?今天,比方說,不管如何改朝換代,弱勢貧病兒童的痛苦,永遠是我們每個人都該感同身受的一種對象。今天,不管當權旗幟如何更替,乾淨的水源和空氣永遠是我們每個人應當關切的事物不是嗎?政治應當是這樣一種 "必然價值",怎麼會是一種立場呢?

今天,我們之所以支持統一,支持解放台灣,並不是因為這個立場本身蘊涵某種必然價值,而是因為它是達成某種價值的最佳手段,甚至是惟一手段。手段本身並不帶有任何必然價值。今天,我們之所以支持中國共產黨,擁護黨,向黨致敬,難道不就是因為它把人民的利益擺在第一位,並致力於改善世人的生活?而不是因為只要掛上共產黨三個字就是一個蘊涵內在必然價值的偉大政黨。

這些想法,幾十年來不知道講了幾百萬次了,但我知道人們聽不見,你講再大聲人們還是聽不見。並不是因為這些想法很難,事實上三歲小孩也該聽得懂;人們之所以聽不見是因為他總是選擇他想聽見的聲音去聽。即便你明明不是那個意思,人們還是會在他的既定思維架構下去扭曲你的想法。這說明了我在這篇文字一開頭所講的,人們預設了一種錯誤的思維參考架構,從而對一切人事物做出錯誤的評價與誤解。

我如果那麼熱衷於人們所熱衷的那種 "政治",我老早在三十幾年前就是立委了,二十幾年前就該當上部會首長了不是嗎?今天,你卻用那樣一把空洞的政治尺來衡量我、定義我,怎麼可能對我產生任何真實的理解呢?今天,如果你真的想了解我,與其問我什麼藍綠統獨,不如問我三十幾年前那些貧苦無依無錢接受醫療的小孩的故事,不如問我關於某一本小說或某部電影,乃至某個夜晚的星空或某隻待宰豬牛羊的哀嚎?我的心掛在哪,那個地方才是生命隱喻的棲身處所,一切意義的來源。
吳宜修 發佈日期: 2022.12.18 發佈時間: 上午 9:06
偶然在觀察者網看見一篇論日本受美國統治的文章,作者是矢部宏志。(https://www.guancha.cn/KoujiYabe/2022_11_26_668580.shtml)
其中明確指明1952年成立以來的美日聯合委員會正是維持「占領時期產生的不正常關係」的政治機構。「日本法治權力的頂層,幾乎被美日聯合委員會把持。」

依照矢部宏志的說法,美國在政治和經濟上的從屬是一種「法律關係正常化以後才有的上下關係」,對美從屬的根本在於軍事層面上有法律依據的從屬關係。也就是美軍和日本官僚直接接觸的平台- 美日聯合委員會。文摘中提到了「在過去美軍占領日本的時候,美國大使館還不存在,因此美軍和日本官僚之間產生了不正常的直接聯繫,這種關係始終沒有結束。」

這讓我想到美國對台灣的統治,臺灣關係法作為美國的國內法卻實際上扮演國際法(不知道這麼說恰不恰當)的角色,也是一種「不正常關係」,只是在臺灣土地上並不像日本駐有美軍基地,沒有在軍事方面有法律關係的從屬關係,不存在檯面上的美軍和官僚協商的組織。可這樣可以說美國對台灣的控制弱於日本嗎?

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美國可以讓台灣每年都掏出一大筆錢購買軍火,在正式的政治組織中完全沒有阻力,並且在媒體的事實和文化傳播上有絕對的控制力。因為就我個人接觸的很有限的訊息,很難和周圍的朋友說明美國對台灣之毒害,因為對許多人來說似乎美國對台沒有像日本那種檯面上的軍事占領,直觀上不容易領教對美從屬的門路,而光從媒體的各種宣傳和合作關係來看都挺「正常的」,就算真有不利,也只被理解為一種非人為的客觀導致的天災。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2.18 發佈時間: 上午 2:51
世界像脫韁野馬,像一壺迅速加溫奔向沸騰的熱水,滾動不安,你幾乎已經沒法跟得上層出不窮的變化。

上個世紀九零年代,美國摧毀了南斯拉夫,讓我總算認清了西方的真面目,造謠、侵略與屠殺,一國接一國,系統性的燒殺掠奪。如今,科索沃又再度面臨戰爭。

在美國的主導下,日本鬼子竟然選在南京大屠殺85周年紀念的那一天,修改安保文件,重啟戰爭機器,再度走向軍國主義,並正式宣告與我國為敵,列為最大的敵人。

你怎麼可能去原諒日本鬼子?所謂原諒的前提是為惡者必須認錯,但是日本鬼子不但不認錯,而且長年以來透過教科書的竄改,洗腦日本下一代,把八九成的日本人洗腦成仇視華人,卻把自己描繪成中國的受害者與世界和平的維護者。

那些整天喊著西式民主那一套鬼話的人,難道看不見這一切荒謬邪惡透頂的血腥醜陋與鋪天蓋地的造謠與洗腦?哪來一絲民主的基本內涵可言?

至於烏克蘭,這顆美製人肉炸彈,看來真的打算朝向美國所設定的 "戰死至最後一人" 的目標前進。這兩天,美國更是給烏軍攻擊俄羅斯本土開了綠燈,並提供愛國者導彈系統,存心拖垮俄羅斯。俄方軍事高層及俄國智庫指出,俄烏戰爭之結局,只會有兩種可能:俄國獲勝或世界毀於核戰。

這兩天還出現了一個大新聞,美國在人造太陽,亦即核聚變可控能源的研發上,首次取得了淨能量增益的突破。美國並同時毫不避諱地表明,此一進展,將有助於核武能力的提升。

至於台灣走狗,比起日本鬼子,那就更猥瑣了。美國殖民軍政府即將派遣官員來台,直接掌控台灣政府機器。請問天底下有這種國家或政府嗎?

我常說,反台獨是錯的,因為根本就沒有台獨這種生物的存在,存在的是貪婪無度的漢奸台奸所成立的傀儡殖民政權,聽命於主子,讓台灣被美日所奴役、剝削與吸血,最終的利用價值就如同烏克蘭一般,驅使台灣人戰死至最後一人,充當打擊大陸的人肉炸彈。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2.16 發佈時間: 上午 1:20
大家知道我對高虹安做為郭台銘的代理人並無好評。但是,如果她的作為及其規模是所謂貪污或任何罪名,那麼,骯髒透頂的人渣黨幾乎全體政客必須集體槍斃至少一萬次、所有財產全部充公才合乎正義。

人渣黨在這次地方選舉中吃了敗仗,經過內部一番檢討。得出敗選原因的結論就是不夠狠,對異己太客氣。

也許你會覺得,怎麼可能得出這樣的檢討結論?但是,人渣就是這麼想的。因此,他們將會加強打壓力道,加強法西斯,製造寒蟬效應,以贏得2024島內領導人大選。能否如願目前無法判斷,因為美國屬意人選意向不明 (原先是陳建仁)。美國想讓誰上,誰就會上。

在台灣被進一步掏空之前,在台積電進一步變成美積電之前,在台灣進一步豪豬化及法西斯化之前的往後這兩年,台海應該不會有事,因為這不符合美方利益,戰火時機未到。

至於全民皆兵及街頭游擊巷戰與槍口對內搞內亂的美方欽定代理人吳怡農,就算補選落敗,也絕不可能就此銷聲匿跡,停止危害台灣。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2.16 發佈時間: 上午 12:31
一封信

==========
老師好。

我其實很樂意能夠對現實做出一些 "貢獻",但在您所提的這些現實問題上,我有某種寫作上的困難。有些困難純粹屬於我個人,有些則存在於我與外界之間。

前者也許可以這麼說,關於這些公眾事務乃至歷史,對我個人而言相當程度上只是一種 "私事",這意思是說,除非我這 "一整個人" 被他人所理解,然後也許才有可能在這樣一種 holistic 的理解下,進而理解其中的一小部份經驗與思維。

至於後者倒是很容易說明,簡單舉個例,例如您所提出的各種要我回答的問題本身,事實上已經蘊含某種觀點而非事實在裏頭,而我一來大多不認同您的這些觀點,因此也就沒法針對問題去作答。

其次,我也許並無所謂認同或不認同您的這些觀點,而是我根本從來就不以這樣的方式看待問題。這兩種態度其實都意味著我沒法針對您所提出的各種問題作答。

我平常偶而 (機會非常少,因為我刻意閃躲) 遇到人們跟我談政治,也常有同樣的困難,並不是我不想回答人們的詢問,而是我的回答大概就只能說 "我並不是以那樣的方式看問題",或是回答 "我並不認為那樣的理解問題方式是對的或合理有效的"。

我知道,即便是這樣,其實還是有作答的空間,只是這樣一個空間變得十分巨大甚至無限,因為那意味著我必須完整提出我的理解方式來取代別人的理解方式。

事實上我已經提了,過去幾十年來所寫的上千萬字就是我的理解方式。我的困難就在於我沒法更精簡了。這也許是因為我始終不是以一種命題式 (propositional) 的方式在理解所有事情。這就跟 "繪畫" 與 "論述" 之間的本質差別一樣。論述可以簡潔,繪畫卻難以窮盡,可以這樣畫,也能那樣畫;光是一朵花一片天就能畫上千萬次,沒完沒了無止境。

不過,為了謝謝老師給我這個發言機會,我還是會儘可能地在不扭曲太多應有意涵的前提下做些回答。至於合不合用,就由老師裁決了,我沒意見。

其中第四題比較好回答。我再找時間寫。其實關於我由獨轉統,二十幾年來我已經寫過好幾百遍了,我可以找時間用不同的方式再寫一遍。不過,更完整的回答當然還是只能從我過去無數的文字中去尋找,至於精簡式、命題式的回答終究還是掛一漏萬。這也是我總是猶豫於作答或受訪的原因,因為掛了一卻漏了個萬,只是憑添更多誤解。

最近有位大陸網友說我這一生不斷被政治人渣所騙。像這樣一種誤解,就是出於我上面所說的這一切理解方式上的差異。事實上,我從來沒有被任何人所騙。騙我是不可能的事。這不是因為我很世故或很機靈,而是因為在我的理解方式中,或是在我的 "世界觀" 裏(the way I see the world),我就是我的生活,我的文字,我的一切,根本不存在什麼騙不騙的。

我的世界就只有我,我就是我的世界的主體,我對了就對了,錯了便錯了,無所謂騙不騙。當我是一切的主體,哪來什麼騙不騙?

即便是在一種最通俗的意義上,除了曾經短暫錯看阿扁之外,我也不曾錯看其他任何人。

再說,我們生活在某個時空下,但是,人事物的意義卻在不斷變動中無限蔓延。一己生命是分子,但我的分母卻是千百年,甚至杳無邊際,無從設想,哪有什麼騙不騙的問題?

講個很通俗的例子,就比方說蘇格拉底,在他飲下毒酒的當下,雖然發下關於永恆時空的豪語,但他其實哪會知道意義如何演變?根本不可能知道不是嗎?但這並不是一種缺陷、遺憾或無知,而是意義本該如此,時空就是這麼一回事。身處浩瀚便浩瀚罷了,我並無一絲衝動想讓自己限縮在某個電光火石般的短暫時空底下,假裝我了解了人事物的意義。我並不是那樣活著。

這聽起來好像我很宏偉龐大,其實恰恰相反。一己生命渺如微塵,誰也不例外。微塵有它的短暫飄浮,但它並不需要以為世界就是如此短暫而侷限。我們並不需要如實走出洞穴之外才能想像外頭的天地。

最近被迫做了一場演講,講些關於知識論的基礎、腦和心靈、一元或二元等等之類的,那是14年前在台大精神科的一份講稿,不過短短十幾年,我已經為之感到丟臉了。再過幾年,這講稿恐怕得丟進垃圾桶。為什麼呢?因為我發現,連 "常識" 的範圍我都全盤動搖了。我甚至發現,有些知識已經遠遠超過我的理解能力,例如量子力學,例如我曾以為自己很懂的細胞學、分子生物學與神經生物學等等。

這跟我們現在談的什麼統獨或政治也許沒有什麼直接的關連,但它所造成的打擊效應其實是一樣的。我在最近的這場演講中,以米蘭昆德拉的一句話做結。他說:"人類一思考,上帝便發笑。" 這其實也是長年以來我在做出各種陳述時的一個基本心態。我對於思想的事已毫無把握,徹底喪失了信心,惟一還有把握的是自己的一顆心和一份情,我知道我的心之依戀與模樣。所有一切陳述都必須在一己之心這個基礎上出發。

謝謝老師。

陳真
2022. 12. 16.

p.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xbEe_ls5cU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2.13 發佈時間: 下午 8:00
南京大屠殺85周年

陳真
2022.12.13.


今天是南京大屠殺85周年。

我永遠都不會原諒毫無廉恥泯滅人性的日本鬼子,除非他們下跪認錯道歉賠償付出應有的代價。

我也不願結交任何日本人,除非他對此一滔天罪行感到憤怒與愧疚。

我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看到日本鬼子下跪認錯道歉賠償付出代價。

我希望我的子子孫孫永遠要記得日本鬼子泯滅人性的滔天罪行,包括佔領台灣期間屠殺四十萬名台灣人的恐怖罪行。

我更希望人們謹記教訓,認清基本是非善惡。

在這星球上,至今仍然不斷從事更大規模之姦殺擄掠罪行者,惟有以美國為首之西方列強。只有祖國之強大,發展出一套足以取代帝國主義之人類共同體路線,才有可能制止西方長年不斷之泯滅天良的大規模侵略屠殺血腥暴行。

一個人得蠢到何種地步,才會眛於這樣一個基本事實,卻整天說什麼 "投票等於民主" 之類的低能蠢話。

毫無疑問,全世界最好的民主國家就是我們的祖國。我不曾看過世界上還有哪個國家會把人民的利益擺放在一切施政的第一位,並且不去侵略他國,不去傷害異族,甚至還致力於濟弱扶傾,已立立人,協助他國人民改善生活,脫離貧窮。我以身為一個中國人感到榮耀。
怡靜 發佈日期: 2022.12.10 發佈時間: 下午 5:35
https://www.brighteon.com/a176a265-a7bc-49f4-bd6b-98e501d9f1a7
這段影片(有英文字幕)是一個頓涅茨克當地人一邊開車一邊說,這裡的人都瘋了,烏克蘭軍隊不斷炮擊我們,我們卻像沒事一樣過著正常生活。譬如我看到有人在生日派對找來一個北極熊人偶跳舞助興。這裡的人是太愛自己的家鄉嗎?一開始我們覺得災難很快會結束,然而現在已經沒有人談論了。附近的俄羅斯城市羅斯托夫(Rostov)房價比這裡低,也沒有炮擊,為什麼不搬去那裡,邊界已經重新開放了,…….。

(備註:烏克蘭納粹基輔政權從2014年一直到今天,持續炮彈攻擊頓巴斯平民地區,平民死傷無數。RT拍攝一系列的相關紀錄片,目前在大陸的bilibili網站的RT紀錄片官方頻道可以看到配有中文字幕的影片https://space.bilibili.com/1208659620/channel/collectiondetail?sid=657647


https://youtu.be/maU0ds-9HY4
這是12/6烏克蘭砲擊頓涅茨克青年中心的慘況,這裡死了三個平民,一個吉他手,一個樂團主唱,影片中可以看到一個婦人在一具屍體旁哀號,那是她的母親,死者是Maria Pirogova,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議員,她去年剛畢業於頓內次克音樂學院,主修人聲爵士,最近剛結婚。
https://t.me/pushilindenis/2968
她從2014年21歲時開始組織志願活動,從事人道救援,跑遍了頓內次克地區,一位當時和她一起從事人道救援的朋友說,她一定沒想過後來會從政。

這是她生前創作歌唱的最後一首歌曲。畫面是她歷年來從事的
人道救援活動。
https://ok.ru/video/3996282653439

這是她被殺害前的監視器畫面
https://t.me/rt_russian/139460


然後我看到了那位先生提到的這支北極熊跳舞的影片。

https://t.me/Marinaslovo/5150

俄羅斯人權理事會的成員,作家,記者
Marina Akhmedova 12/7 寫了一篇短文。我翻譯如下:

連續第二天,烏克蘭武裝部隊一直在砲擊頓涅茨克。整個城市就像地獄般燃燒,再糟糕也不過如此,人們設想這一切應該到此為止吧,然而現實並不如人所願。房屋和市場在燃燒,人們在死亡--頓涅茨克著火了。

然後在傍晚時分,一隻北極熊出來散步,在一間黑房子的柵欄前伴著輕快的流行樂,跳了起來,跺著腳,在黑暗中搖晃著牠的白色尾巴。你微笑著看著牠,突然間意識到自己的眼裡有淚。

我們不知道誰召喚了這隻熊,可能是某個母親邀請牠參加孩子的生日聚會。當這個孩子在被摧毀的城市中的黑暗房子的窗戶上觀看北極熊的舞蹈時,他一定知道,北極熊是從遙遠的北方來的。就是他媽媽唱的那隻泰迪熊:"用勺子攪動雪,夜色已深。傻孩子,你為什麼還不睡覺?" 而在那一刻,孩子(或泰迪熊來見的人)正經歷著他的快樂時刻。他有權得到這些,僅僅是因為他年紀小,今天是他的生日,他還活著。活著的人有權享受他們的歡樂時光。特別是這隨時都可能是他們最後一次過生日。

而媽媽,如果她是那個打電話給扮演北極熊的人,一定在想,在這個時候!在這個時候!要找到一個派對人扮玩偶是多麼的困難啊!在這個時候,這個人願意來找她的孩子。同意離開家,開車穿越一個危險城市的街道,又或許這個人克服了恐懼,他在黑暗中跺腳,搖晃著尾巴,在她孩子的生日聚會上表演,因為他知道孩子的生日總應該有一份禮物或一個驚喜,誰管正如火如荼的俄烏衝突呢。

扮演北極熊的人一定清楚地記得當他穿上厚重的熊裝,穿過危險城市的街道,看到他的人們一定認為,"這隻熊已經瘋了!他應該待在家裡! 現在是慶祝的時候嗎?“ 但是北極熊裡的人仍然隨著音樂跺著腳,搞笑地搖著尾巴,這樣,從窗口看到他的男孩(或女孩)就知道,既然北極熊仍然可以從遙遠的北方來到城裡,這就意味著這個城市並不那麼可怕。

總有一天,這隻北極熊的舞蹈將成為頓涅茨克復原的象徵。與此同時,所有看到這段影片的俄羅斯不同地區的人們會對所有的北極熊報以微笑和哭泣,他們會祝願頓涅茨克的孩子長命百歲,也許他們同時也想起他們的母親在童年時經常給他們唱的歌:"用勺子攪動雪,夜色已深,傻孩子,你在做什麼,不睡覺?你的鄰居們都睡著了--北極熊,你也去睡吧,小傢伙"。
怡靜 發佈日期: 2022.12.10 發佈時間: 上午 12:57
作者:奥列格-雅辛斯基 (Oleg Yasynsky) -烏克蘭籍記者

德國前總理默克爾日前在《時代》週報(Die Zeit)的專訪中說道:「 2014年的明斯克協議是試圖給烏克蘭時間準備與俄羅斯軍事對抗。就如同我們今天看到的,他們利用這段時間變得更加強大。因為2014-2015年的烏克蘭不是今天的烏克蘭。
我們在2015年傑巴利采沃周圍的戰鬥中看到,俄羅斯當時可以輕鬆獲勝。而且我懷疑北約國家當時是否能像現在這樣盡一切力量援助烏克蘭。我們所有人都清楚,這是一場凍結的衝突,問題沒有得到解決,但正是這個協議給了烏克蘭寶貴的時間。」

我不想討論可笑的犬儒主義,默克爾的這番表示讓我們清楚知道,討論誰發動這場戰爭已經沒有意義,而且她的這番談話還確認了德國政府作為明斯克協議擔保國的犯罪角色。還記得1964年的北部灣(東京灣)事件嗎?美國以此為藉口對北越進行大規模轟炸,還記得美國捏造伊拉克海珊擁有化學武器?還記得他們散播格達費下令殺害利比亞首都黎波里和平示威者的假新聞?這是推翻他的行動信號。而明斯克協議何嘗不是上述事件的延續?

俄羅斯領導階層的致命錯誤就是,他們一直到最後一刻還相信西方的謊言。

我們必須體認到,這些無關乎普京、拜登或澤倫斯基這個不斷在烏克蘭境內堆疊屍體的發條鋼琴家,即使是在我們看來如此正直無私的默克爾女士,也事先故意將她的人民拖入一場不必要的戰爭。她不僅對烏克蘭政權的納粹主義視而不見;她還參與了反對歐洲的陰謀。

撇開一切,我最希望的是結束戰爭,為我所有的烏克蘭朋友和敵人帶來和平。但是,當所有的新聞報導最終成為操控人心的工具,所有的政治和外交完全是欺騙夥伴的藝術時,我們能談什麼協議,與誰談,談什麼?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2.09 發佈時間: 上午 12:18
帶家人看病或我自己就醫時,我常會表明身份,這番表明不是為了要求任何就醫特權,而只是為了讓醫生知道我的相關知識程度,然後他才有可能和我討論相關醫學問題不是嗎?

如果對方根本不知道我是誰,他是要怎麼跟我討論?他怎麼可能跟一個外行人討論比方說U-PCR大於150 到底有何臨床意義?Anti-beta2-GPI IgG 大於7又意味著什麼?Creatinin太高或太低又代表了什麼?心電圖出現PVC又是如何解釋?

不同的身份當然就會有不同的討論內涵與表達方式。因此,雙方知道對方是誰,是很重要很根本的。一個完全沒有任何醫學程度的人,卻擺出醫學專家的高姿態進行批評指教,醫生有可能鳥你嗎?不可能不是嗎?除非你先意識到自己的無知,別人才有可能教你。是教導,不是討論。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2.08 發佈時間: 下午 11:56
各位如果一定要隱匿自己的身份,採用假名、假email,那沒問題,但請記得務必限縮自己的言論範圍與發言態度,不要對任何人批評指教,最好也不要有任何討論。這些話其實也都講過幾百萬遍了,但我知道,各位從來不會聽見。

誰能夠跟一個或一群根本不知道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完全不知任何身份資料與經驗背景的人討論?那要怎麼討論?那不是鬼扯蛋嗎?我怎麼可能知道你幾歲?搞不好只有三歲。我怎麼可能知道你有哪些知識與經驗背景?當你對我完全無知,當我對你更是完全徹底一無所知時,我是要跟你討論個小鳥蛋嗎?有可能嗎?

這裏畢竟不是聊天室。平常生活中的私人書信,我幾乎統統都根本沒有時間回了,我 (們) 不會閒到跑到網路上來跟一群完全不知道是什麼人的 "符號" 聊天。這種社群網站的蒼白流毒,耗費一整個世代的人的青春。但我知道我講這些,各位絕對聽不見。我就算把字體放大五千萬倍,各位也還是看不見。不是嗎?你們已經中毒中太深了,忘記了自己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個符號。

各位參加過研討會吧?研討會長什麼樣,討論就該長什麼樣。討論是需要某種公開身份與程度對等。你必須具有某種必然的公開身份,做為一種討論的前提,否則難道大家每次都得從ㄅㄆㄇㄈ開始討論起嗎?

這些道理連三歲小孩也該懂,但我知道各位不可能懂,因為你們不想聽見,不想看見,你們只是急著想打倒誰或急著散播某種關於立場的資訊。你們只是為了這類東西而來不是嗎?但我這裏畢竟不是社群網站,講究血肉真實,不流行後現代。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2.08 發佈時間: 下午 11:23
影片請看 (我看了一百多遍):
https://www.douyin.com/video/7174660898525564218

圖片:
https://news.tvbs.com.tw/fun/1985060?from=dable_like

陳真
2022. 12.08.

==========================
等了4年!繼女無預警「喊爸」他感動掩面

TVBS 林保宏 報導
發佈時間:2022/12/08

大陸河北一名男子等了4年終於等到繼女叫他一聲爸。當下男子一度不敢置信地問 "妳說什麼?"(圖/翻攝自微博)

「我等這聲『爸』已經4年了!」大陸河北一名男子,4年前娶了現任老婆,當時女方還帶了一個女兒,他足足花了4年時間,才突破繼女心防,對方日前喊了他一聲「爸」,讓男子當下感動到落下眼淚!

根據陸媒《新聞晨報》報導,這名來自河北石家莊的男子,他提到自己妻子是二婚,對方在4年前嫁來時帶了和前夫生下的女兒,至於自己和妻子結婚後也生下一個孩子,從此組成幸福的四口之家。

為了不想讓繼女覺得有差別待遇,男子反而對她特別照顧,兩人的關係也從生疏到愈來愈好,不過讓他遺憾的是,繼女4年來從未叫過他一聲爸,所以自己很期待,希望有這一天的到來。

就在6日,男子的願望終於實現了!當時他和繼女在喝飲料時,對方無預警喊了他一聲爸,當下他先是漲紅臉微笑,之後似乎太感動,忍不住轉頭掩面哭泣。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2.08 發佈時間: 下午 11:19
再說下去,我真的會咬舌自盡。

除了少數知己,我這輩子不曾與 "外人" 有過任何溝通。除了反覆不斷否認,沒有任何話可說了。除了不斷說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樣的人","沒有沒有,我沒有那樣的想法,我沒有那樣的經驗","不是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幾乎不曾與 "外人" 有過第二種溝通。

比方說,我這輩子從沒被任何人騙過。我這輩子除了曾經錯看阿扁之外,不曾錯看任何一個人。

至於匿名,這也說過幾千萬遍了。我不相信你姓坐,名叫看雲起時。我是老派人物,沒法對一個空白符號講話。我只是儘可能忍耐你們的存在。你們匿著名,隱藏著真實身份,神不知鬼不覺,然後對著有名有姓者公開指指點點,不覺得荒唐嗎?

當然,這年頭流行它媽的什麼言論自由,我也只好忍著各位的所謂自由。
坐看云起时 發佈日期: 2022.12.08 發佈時間: 下午 5:05
我不是很理解陈医师为何有如此大的反应,我也只是对陈医师突然没头没尾的来一句王鴻薇正直,提出自己的疑问而已,进而想借音乐纪念的话题向陈医师了解一下绿营如此亲日的缘由罢了,我的逻辑非常明白,王因为自己的利益而反对国党改革,这一点非常存疑,陈医师如有不同意见可以指出,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也可以说明,为什么把关注点放在张亚中该不该骂,什么匿名留言之类的话题上,让人摸不着头脑,理想主义不是一个人拒绝理性的理由,阅历与年龄也不是一个人高傲的资本,陈医师您吃了一辈子苦,受了一辈子罪,被人骗了一辈子,到了突然说自己看人很准,王鴻薇正直,真是让人觉得很不忍心。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12.08 發佈時間: 上午 1:57
實在很不喜歡跟人討論些什麼,感覺很累很無奈,根本無法溝通,少有例外,程度差太多了,常讓我有一種很想撞牆、無語問蒼天的強烈痛苦。

我不是一個驕傲的人,我也不看重智能,不以之為炫,但是,溝通之絕望與困境常讓我感到很不可思議,究竟是要犧牲多少語意內涵,竟竟是要把話語降低到多低能粗略,然後才有可能讓對方聽進一絲絲絲絲?事實上根本不可能。人們的腦子不知道到底是接受過何種教育的荼毒,以致於此?

到底我是應該要怎麼講才溝得通?還是要我像幾十年前那樣,每次寫文章都得幫半票讀者預先畫重點,或是哪幾個字句放大五百倍,然後他們也許才有可能看得見?

比方說,我寫道,就我理解人的方式是這樣:看人就是看人,不是看言語內容,也不是看行為。作奸犯科的很多是好人,至於光鮮亮麗的主流進步界社運界,則幾乎百分之九十九是人渣。這還不夠白話嗎?我都說不看言語不看行為了,你卻還一直說什麼王鴻薇罵過誰、講過什麼話、做過什麼事,那不是很蠢嗎?

世界上我最不需要的東西就是讀者。通常只要有人跟我說他讀過我什麼文章,多麼認同云云,我馬上就會想要叫他閉嘴,別再說了。再說下去只會讓我發火,因為我根本不相信有多少人真的眼睛有在看字,更不用說什麼心領神會了。尤其政治更是如此,人們只是剪一些字句來迎合他自己心裏既定的蠢念頭而已,把我的話拿來做為一種他自以為是的政治攻擊工具。

我也從沒說過什麼指責 "陳其邁自稱是長庚醫師" 是一種卑鄙行為。我只說過這樣一種指責實在很無聊。各位去翻翻1989年的舊報紙,看看報上講到我是不是都說我是彰基醫師?媒體或一般人介紹我時,醫生就醫生,並不會特別加上 "實習" 兩個字。可是,這有什麼好指責?哪個醫師會低能到去在乎自己在哪個醫院當過醫師?

陳其邁有通過醫師國考,所以他就是個醫師。我認識很多很優秀的醫師,他們並沒有走上臨床工作,有些做研究,有些走行政,但他們並不需要因為沒有走臨床而感到羞愧,他們更不是什麼罪大惡極、需要被揭發的什麼冒牌密醫或什麼假醫生。

我有幾年的時間在某基督教醫院工作,上班第一天,一走進醫院大廳,我的天,牆上刻滿醫生的學經歷,個個都是留美留英,但是實際上那類頭銜絕大數是灌水,事實上是去國外某醫院或某大學,像個沒事人一樣,隨你到處晃四處玩,沒有任何約束力,就這樣玩個幾星期、幾個月或頂多一年半載,回來就宣稱自己是留美留英。

柯文哲就是這樣一種經歷與心態,而且更加荒唐離譜可笑。比方說前一陣子台北暴雨成災,他人不知道跑去哪裡搞選舉而遭到批評,他反而嗆聲說批評者沒水準,沒文明,笑他們沒有留美,所以缺乏文明觀念。

一個人到底是要多自卑,才會連留美居然也能扯到文明的素質來?沒留美就沒有文明?

而且,柯文哲那種短期出國所謂進修,哪叫留學,那基本上就是去玩不是嗎?

我的意思是說,除非像柯文哲吹噓得如此離譜所以才討人厭,否則,一般醫生在學經歷上幾乎都會有一條經歷是寫說他曾經到英美日或歐洲哪個國家 "研究"。明明大多只是出去玩個幾星期,也是照樣寫 "研究"。問題是,你會去揭發嗎?選舉一到,你也許可以去揭發,但是這樣的揭發實在太無聊。

圈外人也許不清楚醫界的狀況,也許會覺得這樣灌水很不應該。問題是,這樣針對一個人去揭發,實在毫無意義,因為它基本上就是台灣醫界之例行常態。

大約是八零年代中期,蔣經國還活著時的戒嚴時期,李敖寫過 "蔣介石研究"一書。當李敖剛出版這書時,我寫了封信給他,我跟他說你出版這書只是造成美化蔣介石的效果,因為你在書裏頭提到的蔣介石之所謂惡行,根本連冰山一角都談不上。這會讓讀者誤以為:原來所謂萬惡的殺人魔獨裁者蔣介石,只是幹過這麼一丁點雞毛蒜皮事,這哪像個壞蛋啊?

陳其邁當然不值得一提,但是道理是一樣的,他和他的黨的邪惡與骯髒,哪是什麼長庚醫師少寫 "實習" 二字而已?

好了,我不願意再討論了。

我不是會對人無禮之人,但我是老派人物,不習慣跟一個或一群存心要匿名的人講話。我能理解某些負有重要責任與身份或重要科研價值的人,往往必須保密,否則恐怕生活出入連小命都隨時不保。但是,這樣的人應該不多吧?

各位既然意見這麼多,能不能亮個身份再發言?讓大家知道你是誰,至少知道是男是女,知道確有其人,這樣的要求會很難做到嗎?有那麼危險嗎?

匿名雖是自由,但是匿名言論總是令人反感,至少令我很反感。一個人不能活得像樣點、有點骨氣嗎?人有多大,作品就有多大。匿名文字是毫無意義的。這版上一大半匿名文字,而且還寫得大言不慚,這像話嗎?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