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寫下您的留言

 
 
 
 
 
798 則留言。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1.08 發佈時間: 上午 3:47
鱷魚餌與狗肉炸彈,特別歡迎轉載流傳。請見首頁。

因為有圖,不太會貼留言板,科技白癡張貼很耗神,故只貼首頁。
黄清扬 發佈日期: 2023.11.04 發佈時間: 上午 11:27
我也稍外补充一下,大陆的电动车出厂的时候国家规定是限速25公里每小时,也就是跟自行车的正常骑行速度差不多。但是购买的时候,多数人会要求店家解锁,解锁后电动车的限速最高可以到时速45公里。但是跟自行车不同的是,电动车的刹车系统是类似摩托车和汽车系统,制动性能非常好,所以时速45以内基本可以非常好的控制。上海要求电动车在自行车道行驶,不能上机动车道和人行道,否则罚款。那种在人行道上行驶的应该是比较短距离暂时的行驶,车速应该也会更慢,即使每次只是罚款30-50,对于快递员来说一天来几次也就白干了。我自己也是骑电动车上下班,哪怕外出,只要10公里以内也都是骑车出行,实在是方便。回国这6年来一直如此,倒是没有和别人出过意外,倒是自己因为避让横行马路的行人紧急刹车自己摔倒过2次,有些擦伤。一般来说,电动车出事故极少是因为电动车和行人之间,而是电动车和机动车之间,主要是那些快递员为了赶时间经常闯红灯,而判罚时,骑电动车有点类似于行人,哪怕是电动车闯红灯,最后判罚可能也是对半分,最多3:7。所以开车的倒是要时刻小心骑电动车的。
張萬康 發佈日期: 2023.11.03 發佈時間: 上午 5:06
我10月下旬至今在大陸旅遊,廈門待了三天,深圳待了五天,目前廣州兩天,預計還待六天。好幾天沒上留言板,剛剛看了10.25以來的板友們發言。是這樣,我在廈門深圳廣州,問路時大家都會對我解說。或幫忙一起看手機導航告訴我。深圳的居民對路名不是很熟悉,主要靠導航。大陸的導航十分精細,開車走路都會做細膩提醒,包括上樓梯,或某一條很狹窄的小路,種種種種。

深圳的路標做得很少,有次我問一位騎士這裡是xxx路嗎?他說你可以看路標(或路牌),但附近看不到這個。前面提到他們依賴導航,故此他們壓根有可能不知道路名。能到就好!這位騎士是唯一一次幫不了我的。廣州的路標就相對多了,居民也會告訴我這是什麼路。他們都是老店家,老居民。

有個河南駐馬店來深圳海岸城一個摩天大樓工地報到的大哥,出錯地鐵口,他背著行囊推著行李箱。他剛到深圳頭一天,他找我問路,我說我也剛來深圳。我建議他可能要再下地鐵找原先的出口,因大陸的大馬路人行道隔很遠。我問了他的家鄉,聊了一小段話。我告辭離開進步,不放心,回頭看到大哥問起一對男女。他俩正用手機導航跟大哥研究。我走回過講,大哥剛來深圳麻煩你們幫他之意,他俩說我們也剛來啊。我看他們仨研究一陣,終於搞定,原來人行道不算遠,大哥可以走到對面工地了。原本這幢大樓看得見但過不去。

大陸人很能走。同樣的步行或行車距離,他們不覺遠,台灣人覺得遠。大哥要走的人行道在大陸算近的了。

整體來說,廣州,深圳,廈門,舉凡文化,生活機能,人民的大氣,都領先台灣,碾壓台灣。這無法用領先多少年來說。涉及底蘊,以及台灣喜歡談偽文明,上海人也是愛自居文明。我不是跟陳真醫師唱反調啊,大陸,或世界各地各有各的問題和進步空間,陳真講的文明,和自由派愛扯大陸不文明是兩回事。但大陸在我來看沒有不文明的問題,好比外賣員騎車穿行,或不是外賣員也穿行的問題和人口稠密有關。該怎麼改良,需要辦法。我算蠻適應電動車穿行的,當然我十分小心就是了。

我家鄰居有個當外賣員的大叔,出過一次大車禍,一次中車禍,一次小車禍。大車禍那次叫對方賠了,另兩次他懶得索賠了。中車禍那次其實算大算中都可,他認為對方比他還窮就當場算了。我感覺大陸電動車的車禍興許比台灣少?為何?可能台灣人更不尊重別的車輛和行人。我看大陸騎士“亂”騎但他們很仔細,就是大概率撞不到人。且台灣機車馬力太大。

就醫方面,基本上大陸沒有陳真講的那麼值得憂慮。且大陸喜歡瞎噴的人也是不少的。小區都有街道辦的小型醫院,台灣叫衛生所。但這種小型醫院的功能性很強。如果是生疑難雜症,兩岸當事人,包括患者,病家,都各有各的一本牢騷經。

我住大陸的台灣朋友還不少,他們對大陸醫療都還算放心。但陳醫師可能小孩的病況不穩,確實也須費思量。護理師(以前叫護士)方面,大陸人的作風只是明快,普遍應該沒有到差(台灣人認為大陸人的凶,他們彼此之間不一定認為那叫凶),且這幾年各方面都提升了。慢慢會更好。或很快都在往好的方向去。大陸對居住環境時常消毒,灑水,深圳廣州廈門的窗戶很多都是外推的且不裝紗窗,蚊蟲很少。外推使室內空氣對流,十分通風。台灣護理師或醫生爛的或敷衍的不是偶然個案,也是存在的現象,跟過勞也有關聯。台灣護士和做服務業的人很客氣但不夠自然,謝謝不好意思一直反覆唸咒,並不是每個人有人味。大陸的人味普遍比台灣好,人味勝過使用的字眼。兩岸這方面真正服務周到的是藥局的人,真是非常好,兩岸都滿分。

大陸適合長居,定居。台灣老人家過去住比年輕人或中年人不適應,因為老年人怕變動,生活圈的老友,老鄰居,牌搭子,鄰里關係,日常作息,常去哪兒活動,都定型了。城市方面確實二三縣城市很棒,甚至從德國人阿福有次在四線城市宿州所拍的視頻系列來看,可見四線也很不賴。大陸的規劃能力太強,十分細膩,不光是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動員力量。但也誠如陳真說的,且每個人有其特定尋求。這不好說。可能陳真您選擇大城市郊區或衛星城市也可?還有就是大學生統一必須住校,所以孩子長大了是不是一定住一級城市也很難說。再補充一點,大陸醫療素質不輸台灣或西方,西醫的訓練在大陸也是西醫,養成是一樣的。小地方的醫生則有且絕活或方便的心法,可超越所謂文明體制的局限。銀行,郵局,醫院,每天都開,週六週日也早上開到晚上。銀行可能休一天,不同銀行的週末或週日有一天關門。大陸的基礎衛生做得非常周密,地上有紙屑菸蒂倒不重要,這是小事而且一直有人清掃。以前我在巴黎看到也是紙屑菸蒂很多(現在的巴黎我不知道)。

西方很多規矩,大陸在搬過來時也要瞭解到有些規矩在西方也做不到。好比我學妹住荷蘭快二十年,她說當局規定遛狗一定要繫繩,大家都做到了,但規定要撿狗屎,很多人不撿,只能笑說反正有專人清掃街道。文化上也很好笑,台灣把路上很多垃圾桶拆了,因為怕百姓把家庭垃圾包括廚餘丟入,有點因噎廢食。而荷蘭也拆過垃圾桶,主因是怕不良少年把垃圾桶的垃圾拿出來丟外頭嬉鬧。但後來又裝回去了。

船到橋頭自然直。建議陳醫師趕緊移居大陸吧!我以後也要。
回覆的留言板管理員: 鄭豐遠
已依萬康兄要求訂正兩段文字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1.03 發佈時間: 上午 2:22
靜站進度報告:不投降就是成功

陳真
2023.11.03.

有些人可能有點誤解,我再說明一下。我們並不是只挑特定幾天靜站,而是任何時間你想站就去站,如果你願意跟我們說明時間和稱呼,我們就會登記下來,公告在巴勒網與議和團首頁。目前只有五個人登記,分佈在三天。

在許多國家,包括英美歐洲等西方國家,支持巴勒斯坦的運動人數往往成千上萬,甚至十幾萬。以巴問題在台灣卻很難引起關注。別說挺身而出,就連文字上的聲援都微乎其微。事實上,也正因為如此荒蕪,所以才有了巴勒網。

巴勒網靜站了十幾年,最常被人嘲弄的說法之一就是吃飽太閒。我記得有個人渣等級的綠營紅牌學者,還曾經在一段視頻中嘲笑巴勒網,哈哈哈,怎麼關注到巴勒斯坦去了。我不明白,這傻逼的腦袋到底進了多少肥皂水?

還有另一種關注方式則是力挺巴勒斯坦。為什麼呢?因為這些人一聽到獨立二字就會高潮。這些綠油油的人士,還曾經來參與巴勒網的靜站,原來他們以為,只要是 "獨立建國" 就是同志。

最近大家在製作幾面以巴問題的新牌子。後來找出十幾年前的一些舊牌子。原本想構思一些適合當下時局的新標語,後來發現,十幾年前的舊標語完完全全都還挺貼切。

這些舊標語包括:“美、以聯手,製造人道災難”,"血腥暴行 摧毀人性" ",殺戮不斷,生靈塗炭‘’,"以國安之名,行侵略之實","停止血腥殺戮","以軍暴行,千夫所指","以色列勿學納粹"...等等等。

想不到我們還挺有遠見,十幾年前的訴求至今依舊完全吻合。這也說明了巴人處境的的孤立與可悲,說明了整個世界主流媒體的極度偏頗扭曲與壟斷,把一種集體屠殺與種族滅絕的重大事件,長期消音於無形。

哈瑪斯的行動,方才引起世人的關注。停火之聲,不絕於耳。可是。可是,一如怡靜所指出,水源的污染以及公衛體系的摧毀,事實上才是殘害人命、尤其是大規模毀滅兒童最大的殺手;從你的兒童下手,從根摧毀你的族群的整個下一代,讓你永難翻身。

這些事,二十幾年來我不知道講過千百次了,引經據典,實在很不想一再重覆。

這套 "以公衛做為一種軍事手段" 的做法,始作俑者就是美國。1990年美國對伊拉克實施慘無人道的非法禁運,連基本藥品如麻醉藥止痛藥消炎藥以及根本毫無軍事意義的各種化學物品統統都禁。

這不但讓原本公衛體系在中東首屈一指、甚至公衛某些評比指標不輸給美國的伊拉克,公衛體系迅速崩盤瓦解。這使得伊拉克人長達十幾年無藥可用,開刀剖腹生產經常沒有止痛藥及麻醉藥,或是必須付出昂貴黑市價格取得藥品。一些原本可以輕易治癒的肺炎腸胃炎卻因缺乏抗生素而成為致命疾病。

在美國長達十三年非法禁運底下,淨水設施及相關化學物品無法進入伊拉克,導致伊拉克的淨水系統全面崩盤,於是絕大部分伊拉克人只能喝骯髒未處理過的水。大人比較能夠撐住,但是五歲以下的孩童卻往往因此死於腸胃炎,死於腹瀉,而根本無藥可用。

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在伊拉克禁運期間能夠殺死五十萬名伊拉克兒童的原因。

轟炸足以殺害成千上萬的老幼婦孺,但是,美國以伊拉克做為實驗對象,所研發的這麼一套 "以公衛做為一種軍事武器" 的殘忍手段,卻能以一種無煙硝方式迅速大規模毀滅一整個族群,尤其是摧毀一整個族群的下一代,使之世世代代難以翻身。

這些事,我從上個世紀九零年代一直講到現在,從阿富汗到伊拉克,從伊拉克到巴勒斯坦,講了不知道幾百遍,非常挫折。

我逐漸明白,講道理只能累積認同,形成共識,但它終究無法直接制止惡行。惟有拳頭比歹徒粗,才有可能讓歹徒停止為惡。

那些老是把什麼言論自由、媒體自由掛在嘴上、老是推崇什麼西方價值的腦殘們,請你告訴我,所有這一切的一切的血腥暴力與邪惡行徑,半個多世紀來殺害數千萬人,你可曾在主流媒體上見過一絲一毫的報導?

我常覺得,自己這一生,所有的一切都失敗了,所從事的一切,儘管以命相許,儘管生死以之,儘管皓首窮經,儘管不離不棄,終究一無所成。不可能沒挫折,不可能不惆悵。但是,就像周星馳在 “新喜劇之王” 裡所說,"不投降,就是成功"。

直到我生命的終了,直到世界末日,我都不會投降的,彷彿我從事的就像一首曲子,而我做為其中一個音符,我手寫我心,也許總有一天,一代接一代,我們終將譜出一首嶄新樂章,翻過歷史新的一頁。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1.02 發佈時間: 上午 3:44
陳懷民與王璐璐 (2):如果你真的愛玫瑰,你就會愛世上所有的玫瑰

陳真
2023.11. 02.

今天 "擊斃" 了十幾個以色列軍人是 "好消息"?讓以軍 "屍積如山、血流成河",讓你這麼開心?這樣不是也很病態嗎?有人死掉讓你很爽?

軍人有多少反抗軍令的空間?服從體制是人性之常,反抗不義則是聖徒。聖徒之死很動人,正常人之死同樣也是悲劇不是嗎?

許多時候,出於義憤,我們會忍不住希望西方人同樣也能嚐嚐他們長久以來殘害他人的痛苦。可是,這樣一種憤恨,不可能是、也不應該是真實的願望。為什麼呢?因為,如果你真的愛玫瑰,你就會愛世上所有的玫瑰。

今天,我之所以愛我家的小可愛和小月亮,難道不就是因為我愛世界上所有的小孩?我有可能僅僅只愛我自家的孩子,卻對世上的小孩棄若敝屣嗎?如果有一天,別人的玫瑰遭受了風雨摧折,我們難道不也一樣悲從中來?

我剛加入黨外時都還沒成年,氣血方剛,雖然讀過很多甘地,但一點用也沒有,滿腦子暴力革命與報復思想。

真正讓我暴力火焰稍微平息的原因,不是甘地,不是托爾斯泰,也不是梭羅,不是這些 "愛與非暴力" 的先行者、提倡者,而是一位朋友在520事件中背上整片瘀血的傷痕。

我那個朋友叫做黃坤能,我已經三十幾年與他失聯,我想他大概也都忘了我吧。

黃坤能好像大我十幾歲,但是看起來很年輕,非常溫文儒雅的一個人。我認識他時,他才剛出獄,看起來大概只有20幾歲,實際年齡應該已經超過35歲。

當他才十六歲時,就找了幾個同志,私藏幾把槍械 (記得他說是埋在土裏),很天真地企圖武裝革命推翻蔣家王朝,結果事跡敗露,被判處無期徒刑,坐了十幾年牢才出獄。

520農民運動那天,他被警察打得整個背部全是血痕,真正是體無完膚。他掀開衣服讓我察看傷勢。在那當下,我突然有個很強烈的感覺,暴力原來是如此醜陋的東西。我當時心裡想,今天,就算是敵人,我真的會想要在對方身上如此摧殘嗎?

我不敢確定我的這麼一點惻隱之心,能夠有多少的實踐性,也許哪天當我遭受親人受難的椎心之痛時,我也會想傷害敵人也說不定。依我對自己的了解,這個機率很高,我很可能也會訴諸暴力。但是,即便我成為一個武裝反抗者,即便我去殺人無數,我相信我心裡依然不會有一絲喜悅或慶幸對方之死。

還記得我在 "兩岸議和團" 才剛寫過的 "陳懷民和王璐璐" 嗎?請見:

https://peacetalks.habago.org/uncategorized/4500-2/

其實故事還有下文。

陳懷民在武漢上空的一場空戰中,被日軍擊中,他並沒有選擇跳機逃生,而是衝向日軍機群,與其中一架日機同歸於盡,兩團火球由高空迅速墜落長江。後來,那位日軍的遺體也被尋獲,在口袋裏找到一封他的愛人寫給他的信。陳懷民的妹妹陳難看到這封信,很感動,於是寫了一封信給那位日軍的遺孀,

可是,那封信並無法如願來到對方手上。足足經過半個世紀的時間,透過許多人的協助尋找,雙方才連絡上。兩人都已成為老人。相關過程,我直接剪一篇文章如下。我不知道作者是誰。

陳難說得對。她說:"我盼望有一天,讓我們的手互相友愛地握著,心和心相印著,沉浸在新鮮的年輕人的熱情裏。我們有理由為著這個信念而努力"。

============================
陳難寫的《一封致美惠子女士的信》為何讓我落淚 (節錄)

2023年11月02日

作者:不詳

全文見:
https://inf.news/zh-hant/history/26155102fee79dfbd43397bfbef7dc49.html

20世紀30年代,中華大地正遭受日軍鐵蹄的踐踏,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簡直是人間煉獄。可這其中也不乏現在讀來讓人潸然淚下的故事。陳難寫的《一封致美惠子女士的信》就感動的我哭。

01.為何給一個日本女人寫信?

陳難原名叫陳天樂,是空軍飛行員陳懷民的妹妹。

1938年4月29日下午,在武漢空戰中,陳懷民駕駛着伊-16戰鬥機倒扣轉向180度後,撞向日本人美惠子的丈夫、日軍飛行員高橋憲一駕駛的飛機,兩架飛機在空中爆炸後墜落。

消息傳來,陳懷民的母親哭瞎了雙眼,女友跳河殉情,妹妹陳天樂從此改名陳難。

而日本空軍高橋憲一在死前,收到妻子的一封信,在其屍體中發現。後來陳難看到這封信,有感而發,給高橋憲一的妻子美惠子寫了一封信。那麼,是什麼觸動了陳難呢?我們先來看一下美惠子寫給丈夫的信吧。

憲一君:

不知怎的我老是放心不下,很想接到你的來信……我甚至有時想到不做飛行員的妻子才好,做了飛行員的妻子,總是過著孤淒的日子。所以我時而快樂,時而悲痛,內心深處儘是在哀泣著!有時一想到已經有許多人無辜犧牲,不再回到這個世界上來,而你還健在的事,固然能自己安慰自己,不過,過了三、四天之後,依然心灰意冷了!

家裡人無限掛念你,希望你好好保重身體。光是死並不是榮譽的事,我祈求你要十分小心地去履行你的職責!

看護孩子的保姆,每天替孩子洗過澡之後,就會很細心地把他們放進溫暖的被窩裡,孩子總是睡得很熟。這兩個孩子,每天都是在大笑中過日子…

美惠子 四月十九日

在當時,日本鬼子在中國已經犯下了滔天罪行,南京大屠殺我30萬同胞,濟南慘案、旅順大屠殺等等,都是日軍犯下的滔天罪行。在我們眼裡,日軍禽獸不如,毫無人性。中國人對日本人犯下的錯應該銘記於心,永不能忘記。

可是,陳難看到這封信後,除了仇恨,她也切身體會到了一個士兵的家人對於上戰場士兵的牽掛,從中讀到了一個普通日本人同樣遭受戰爭的摧殘。日軍侵華,錯的不是日本普通百姓,而是那些當權的日本帝國主義的統治者。

這話可能有些偏頗。可當時的陳難有感而發,打算給這個同病相憐的美惠子寫封信。

02.陳難信裏寫了啥?

陳難信裏到底寫了啥呢?《大公報》女記者子岡在看了這封信之後,建議公開發表。我們才得以看到信的內容如下:

高橋夫人美惠子女士:

我失去胞兄的心境,使我設身處地地想到你失去高橋先生的心境,想到中日人民竟如此悽慘地犧牲於貴國軍閥的錯誤政策之下,因此我不能不告訴你這個真實!我的母親,她只有傷感地凝望著漫不經心的江水和慘淡的月色,讓慘痛回憶敲打著她年老將斷的心弦。然而,青春多情的你,片片櫻花也會引動相思。你也許能夠從悲慘的遭遇中,想到人類的命運吧?!

懷民哥堅毅地猛撞高橋的飛機,和高橋君同歸於盡,這不是發洩他對高橋君的私仇。他和高橋君並沒有私人仇恨,他們只是代表著兩種不同的力量各自粉碎了自己。他雖久抱為國犧牲、為正義奮鬥的決心,而這事變的迅速到臨,卻仍給予我的刺激太大了。

由於我強烈的哀傷,我常常思念到你。想到你的整天在笑中生活著的兩個孩子和你此後殘缺淒涼的生涯,我恨不能立刻到貴國去親自見到你,和你共度友愛的生活。我決不會因為你們國內的軍閥對我們的侵略而仇恨你。我深深了解你們被那瘋狂的軍閥壓迫的痛苦。

既然這樣,你應該以愛護全人類、救自己救人類的熱忱,來防止自己國內軍閥的跋扈。我們要使這兩個國家以及全世界所有的國家,從侵略戰爭的悲慘命運裏解放出來。

我還得告訴你,我是厭惡戰爭的,但我們中國為了抵抗暴力而戰,這種戰爭是維護正義和人道的戰爭。這意義和貴國不同。如果貴國軍閥對於中國的殘暴行為和強佔中國領土的野心一天不停止,我們每一個中國人,不分男女老少,都將參加到更猛烈、更強化的鬥爭中去,即使粉身碎骨,也絕沒有一個人會屈服!

末了,我告訴你,我家裡的父母都非常深切地關懷你,像關懷他們的兒女一般,不帶一點怨恨。我盼望有一天,讓我們的手互相友愛地握著,心和心相印著,沉浸在新鮮的年輕人的熱情裏。我們有理由為著這個信念而努力。

祝你為全世界的和平而奮鬥!

陳難
書於1938年5月31日

1987年4月29日,陳懷民犧牲的第49年紀念日,陳難在長沙給美惠子寫了第二封信。

03.美惠子信收到了嗎?

雖然陳難寫了兩封情真意切的信,可美惠子卻沒有收到。

後來,陳難通過日本翻譯大原由利子幫忙,她非常熱情,她又請日本《朝日新聞》社的記者清水勝彥幫忙查找高橋憲一的原籍,並委託自己的堂兄按照地址去尋訪。

後來美惠子找到了。聽說陳難為了自己而苦苦找尋,很是感動。老人泣不成聲,懇請來人轉達她對陳難的感激之情。

後來,陳難又給美惠子寫了第三封信,大多是問候和關心的話語。就這樣本來是仇家,卻成了異國他鄉的好友。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31 發佈時間: 下午 11:53
你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

陳真
2023.10.31.

我已經不眠不休工作、演講、開會、照顧生病的長輩與小孩,以及忙碌於永遠做不完的柴米油鹽洗碗洗衣買菜購物修繕等等家事,足足忙了大約三星期,把一天24小時幾乎全部塞滿塞爆,每天睡覺總時數不到三小時,甚至不到一小時,許多時候感覺自己似乎已經累到死亡邊緣,離鬼門關只差一步之遙,感覺幾乎連多寫一個字似乎都能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不是形容詞,不是比喻,而是基本事實的描述。

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命,每個人有他自己的造化。過爽日子的人,永遠不可能理解另一種世界的艱難。

我不得不怠慢很多人,累積成千上萬的信件或電話或各種邀約等等等,實在沒法及時回覆。平常只能盡可能利用零零碎碎的時間隨手做些事,而哈巴狗電台這三個網站(親系譜,巴勒網,兩岸議和團),就是我對外的唯一窗口。

每隔一段時間,就得做這樣一種聲明,希望各方諒解。

很多人看我寫了幾千萬字這麼多東西很不爽,認為我根本不忙,明明還有時間寫文章。但是,我一分鐘能寫上一百個字,所有貼在留言板上的這類通俗文字,全是利用生活中零零碎碎的時間完成。

之所以在極端忙碌中還寫這些東西,純粹只是希望它或多或少能有益於人。

更重要的是,做為一個人,你很難無感,很難無情,很難對生活周遭的一切人事物沒有感覺。

剛下班,剛剛在吃我今天的第一餐也是唯一一餐,其實累到只想趕緊躺下,但是當我剛剛打開電視,馬上氣炸,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我看到以色列宣布說從等一下亦即11月1日凌晨起,準備開始圍城屠殺,軍隊將堵住所有通道,禁止所有國家所有機構包括聯合國所有相關兒童與難民機構運送民生救援物資進入加薩,斷水斷電斷糧斷藥物...徹底阻斷巴勒斯坦人的一切生路。

以色列並揚言,所有沒離開加薩的人全視同敵人,不分男女老幼全部是攻擊對象。

聯合國昨天發布幾則消息,提到加薩目前有數萬人輕重傷,八千多名死亡,其中將近七成是兒童和婦女。

其實聯合國還少說了一項,老人約佔死者的兩成,也就是說,扣除老人與婦女的部份重疊,你大約可以說八千多名死者與數萬名傷者之中,至少八成以上是老幼婦孺。這不是戰爭,這是毫無人性的屠殺,而且是半個多世紀來一種計畫性的圍城屠殺之加強版。

以色列駐聯合國大使日前在聯合國大會上拿出一塊磚頭,告訴全世界說,這就是為什麼必須消滅巴勒斯坦的理由,因為巴勒斯坦不分男女老幼經常就是會拿石頭砸以色列軍隊。

美國是偽君子,美國在世界各地的燒殺擄掠基本上也是完全一樣,只是不敢如此明目張膽口出狂言。以色列則是真小人,憑藉著強大的美國軍火供應,為所欲為。

我經常很想知道人們的心理狀態。如果你一無所知而且也不想知道,那我也無話可說。可是,如果你知道這樣一些泯滅人性的惡行,你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為何你還能無動於衷?還能照樣毫無掛念地過日子?甚至還繼續支持以美國為首的這樣一個血腥撒旦集團?難道你我的人性真的有這麼大的本質差異?

並不是說你非得出來幹些什麼不可,而是說,你難道沒有一點點做為一個人應有的熱情與義憤?

事實上,如果我們對旁人的痛苦如果一點感覺也沒有,我不知道活著究竟還能意味著什麼?

我也很想奉勸綠油油的人渣們,你不要以為自己仗著主流勢力吃香喝辣為所欲為,事實上,世上所有的惡,絕大部分人都得承受它的惡果,只有極極極少數人,才有可能一方面壞事做絕,一方面照樣享盡榮華。

比方說,哪天如果美國一旦挑起台海戰爭,並且用盡手段一如俄烏與以巴那樣,禁止雙方和談,並且不斷供應軍火,用盡恐怖主義手段及全民巷戰的毀台計謀,執行既定的毀滅台灣計畫,盡可能要讓台灣如美國人所願,戰死至最後一人,我想請問人渣黨這些狗官們,你覺得你和你的家人姓名會在美國人手上那份保護名單上面嗎?當然不可能。你一樣得承受你過去的惡行所帶來的一切惡果。

早日棄暗投明,回頭是岸吧。

台灣軍人更應認清是非善惡,美國日本及藍綠白三黨一些無惡不作的政客,才是台灣人的敵人,解放軍不是。解放軍並非以台灣人為敵,而是以漢奸為敵。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31 發佈時間: 上午 5:13
2023.10.31. 進度報告

謝謝指教。有些事說來話長,我就不說了。我們的能力就只是這樣。

目前登記最早的時段是11月4號下午一點到三點。參加者有智巽、懷軒和學姊。

標語牌成本不低,電腦輸出一個牌子要200元,我們的經費好像不太夠,盡量節省為宜,所以目前就先做五個,再加上舊有的牌子,先將就著用。

面對抗議,以色列駐台機構向來反應激烈,至少過去的經驗是這樣。以色列似乎有一種好像全世界都虧欠他的受害者情結,對於批評者往往視如寇讎。

上回被抓時,若沒記錯,現場好像只有我一人,而我一動也不動像銅像一樣站在路邊,什麼法也沒犯,一樣被抓,移送法辦。

這個週六是第一場,至少會有三人到場,屆時就看著辦,看要怎麼因應。

我常覺得很對不起受難者,尤其是受苦受難甚至死去的小孩。許多時候,在某個時刻裡,他們就像我的小孩,但我卻沒法為他們做更多。

我一直都能體會身為人子對於父母的感情,我事實上也一直都能體會身為父母對於小孩的感情。可是,直到有了小孩之後,我似乎才真正感受到身為父母的心情。

喪子之痛,換作是我,我想那就是生存的極限了,我沒法想像如何可能承受那樣的悲劇而還能活下去。小孩畢竟是那麼脆弱無辜無助的一種生命,不該承受戰亂,不該承受那樣的劇烈痛苦,而我們卻無法保護他們。

光憑這一點於心不忍卻無能為力的痛苦,世上沒有任何的榮耀與歡樂能夠抵消如此的絕望。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30 發佈時間: 上午 10:30
2023.10.30 靜站進度報告:

請見首頁有表格,載明參與者與靜站日期。有意參加者,請於留言板上表示,或寫信至 pal.letters@gmail.com

不想具名參與者亦可,但總得留個稱呼。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9 發佈時間: 下午 10:47
2023.10. 29.第二次進度報告:

現在有兩個技術問題。

ㄧ是打算參加者如何登記日期。

這部分,懷軒應該有辦法。

二是如何把標語牌送到參加者手上?

學姊提到,如果自己會製作的,不妨就自己製作。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9 發佈時間: 下午 9:43
2023.10.29. 進度報告:

懷軒說他可以帶頭,也可以幫忙統籌,另外也期待大家多協助。

所謂帶頭其實就是警方通常會需要一個可以對口的對象。

另外,萬一以色列又要找麻煩,帶頭的人可能就會被請去警察局喝茶或吃便當,甚至獄政考察幾日遊。不過,我們這活動無違法之虞,基本上不會有事。如果真的搞到需要去獄政考察,我還是可以擔下這個責任,不過這回我會同意交保。

標語方面,目前想到兩個:

“以色列勿學納粹”

“停止屠殺”

如果還有其他適合的標語,歡迎提供。

目前智巽認領週六(11月4號)下午。學姊(李鑑慧)周五北上開會,正在考慮是否留到隔天週六(11月4號),還在考慮中。如果有留下的話,應該是認領早上的時段。

我則認領11月9號(周四)早上11點到下午3點。從高雄北上一趟不容易,我可以站四小時,然後趕回家接小孩放學。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9 發佈時間: 上午 11:22
補充一下。統籌者大概就是做三件事:

1. 找人做標語牌,寫新標語。

2. 弄個班表排班,約定好靜站時間。

3. 隨時公告排班狀況與時間。

若採第三方案,這活動要能成功,一周至少需要七個人次。我可以先認列11月9號下午三點到五點。

同一時段如果人次夠,那就兩人一組。

至於帶頭者,就是如果以色列又要施壓警方,那就會有個人可能會被以首謀罪名抓去進行獄政考察。基本上不會有事,因為兩人以下的集會活動並不違反集遊法。

已經有一些人表示會來參與,但是目前還沒有擔任帶頭及統籌的志願者,歡迎自告奮勇。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9 發佈時間: 上午 12:57
以色列勿學納粹:徵靜站帶頭者與統籌者各一名 (1)

陳真
2023. 10.28.

以色列並不是在戰爭,就跟美國近二十幾年來所發動或直接參與的所有軍事攻擊一樣,他們並不是在戰爭,而是屠殺,屠殺手無寸鐵的老幼婦孺。

巴勒斯坦根本沒有軍隊,哪來戰爭?幾十年來,以色列根本不把巴勒斯坦人當人看,愛殺就殺,想關就關,不分男女老幼,想炸哪就炸哪,炸醫院,炸學校,炸社區,炸清真寺,炸幼兒園,炸救護車,炸婚禮,炸市場,無所不炸,而且任意殺害任何巴勒斯坦人,所有一切都是他們的攻擊目標。

許多以色列軍人根本也不否認這一點。以色列政府並且長期系統性地透過各種自欺欺人的修辭,例如 "自衛",例如 "國家安全",鼓動士兵為所欲為,而其屠殺對象卻是老幼婦孺的血肉之嶇。這也說明了為何會有數以千計的以色列軍人,寧願抗命而遭到軍法審判,也不願執行不義的軍事命令。

一些識或不識的朋友寫信來,希望巴勒網可以發起抗議。但是,巴勒網就像一面旗子,一盞燈,旗下燈前長期以來也許聚集了一些人,吸引了某些人的目光,但我們並無動員能力。過去很多活動是我發起,長達十多年,不曾間斷,持續性很夠,但規模很小。

我還是很願意做些事,但是,大部份人也許知道,過去這七、八年來,我個人陷入一種外人不可能理解、關於照顧家人或家族中人尤其是小孩的諸多事務與健康困境,公私繁忙到一種幾乎不眠不休的非人狀態,每天抓緊哪怕僅僅只是一分鐘的休息時間,依然宛如至寶。

個人幾乎完全沒有時間之外,心思也是個問題。我對以色列及美國的惡行,只有一個恨字。沒有任何作為可以反映我心裏的恨。這意思是說,面對如此殘暴的血腥屠殺與種族滅絕惡行,難道我就這樣花個三千多元車費,遠從高雄去到台北的以色列駐台機構大門口前,舉牌罰站個幾小時,然後又不痛不癢地乖乖離去?

問題是,我能不離去嗎?我若不在家,學姐一個人怎麼照顧小孩?如何帶小孩持續無數的就醫與治療?我所工作的醫院,每天近百個病患幾乎全靠我一人撐住,我若不在職位上,醫院的精神科難道要關門停擺?

這些沒有任何邦交的外國駐台機構,表面上是民間組織,實際上仍是集會遊行的禁制區。因此,我們如果要採取行動,大約有三種作法。

第一種是人們經常採用,但我向來很不認同的,那就是聚集一群人去到以色列駐台機構前,舉牌喊口號,或是跟警方事先說好,雙方假裝推擠一下,警方也會配合演出,會舉牌警告,說你們違反集會遊行法 (幾十年來民進黨都說集遊法是摧殘民主自由與人權的惡法,卻從不打算廢除它),在警方第三次警告前,大家就會及時解散,於是賓主盡歡。警方維安任務順利完成,既不會真的逮人,抗議者也順利拍好各種抗議照片,明天報紙就會登出來。

第二種作法大致同上,但我們不跟警方協商,不跟警方配合演戲,我們不會馬上解散。這時候,警方就可能會抓人,會統統抓進警察局,問話,做筆錄。我們得事先推舉一個帶頭者,其他人通常不會有事,但是帶頭者就有可能被拘留,被移送法辦,被判刑,我記得集遊法的刑期好像是一年以下。當然,要不要移送法辦,警方必然都是根據 "上面" 的決定來辦事。

這個作法,巴勒網以前在 AIT 那邊做過幾次,參與者都被抓,但都是問完筆錄就釋放。

這個作法有個缺點就是曇花一現,一下子活動就結束了。

第三種作法是我比較認同的,也是巴勒網過去曾經採用過的作法。那就是禁制區內維持兩人,其他人則站到禁制區外。集遊法只規範三人或三人以上。兩人的抗議理論上是集遊法所無法干涉的。

不過,理論上無法干涉,但實際上要不要干涉,要不要把你拘留,要不要移送法辦,警方還是完全聽命於 "上面"。

差不多十年前吧,以色列有一回也是到處殺人。巴勒網發起長期接力靜站。那一次,我們一直接力靜站到以色列停止攻擊為止,前後好像站了一個多月。

還有一次,事件細節我不太記得了,好像是以色列在公海上屠殺運送救援物資的船上人員。我們那次好像是人力不足,採一人一組單獨接力靜站。理論上沒有違法,但是那一次輪到我靜站時,我卻還是被逮捕了,當晚被押送地檢署拘留,法官要我以一萬元交保候傳。我拒絕交保,法官很驚訝,於是臨時再次開庭,改為無保釋放。幾個月後,我接到不起訴公文。

幾十年來,無數案子,包括叛亂案,我其實從來都拒絕出庭。

舉這三種作法供各位參考。如果有人願意帶頭以身試法,我也許都能參加,但我比較認同第三種。第一種做做樣子,拍拍照,馬上解散,我覺得意義不大。第二種則是每個參與者都有可能會被繩之以法,雖然通常是易科罰金,但也是有可能打入黑牢,有工作有家庭的人不一定能付出這樣的代價。

至於第三種,雖不違法,但還是很難說。我上次被逮捕拘留,深夜有位警方高層自己一個人打開牢房來看我,提到說是以色列向警政署施壓絕不允許有任何人在它的辦公室大門口舉牌抗議,警方只好把我抓來移送法辦。

第三種作法的好處是藉著人員的化整為零與接力靜站,抗議時間可以拉長,甚至可以靜站到以色列放下屠刀為止。

不過,它的缺點是很花時間,必須有人統籌,採公開登記,排班接力。人員多的話,就兩人一組,萬一有人現場挨揍,另一人可以幫忙叫救護車或錄影存證。參與人員不足的話,有些時候就只好一人獨自靜站。

至於靜站時間,沒必要24小時全日不休,可以每天依參與人員的時間,選擇一個或頂多兩個時段,例如早上十點到十二點,或是下午三點到五點。

參與者最好是具名。若不方便具名或不想具全名,當然也不勉強。

統籌者必須列出個表格,在巴勒網上公告,想參加的人就向統籌者報名,告知可參加哪些時段。可以先排出比方說兩周或一個月的時間,逐一把每個時段填滿。萬一臨時無法來的人,就請儘可能提前告知,再找其他人上場。某些時段若參與者超過兩人,其他人就站到禁制區外。

這裏頭還有個很麻煩的問題就是如何把抗議牌子交給下一位靜站者,比較簡單的作法是每個人自己做牌子,自己帶去帶回。但是,標語內容希望能合情合理,勿鼓吹暴力,因為那是風涼話。

有些參與者如果不只來一次,不妨就把現有的牌子帶走,下去要靜站時再帶來。

另一個問題是,我們現有的牌子大多是一般性原則的標語,似乎已經無法適當反映以巴目前的局勢與慘況及美國的圖謀。勢必要重新做一些牌子,數量約需至少20面。標語內容再請大家集思廣益。

當絕大部份國家都主張停火時,美國和日本鬼子卻在聯合國否決了和平提案。這說明了美國其實是希望有這麼一場 "戰爭" 的,而且希望它持續擴大進行。美國之圖謀為何,我還不是很清楚。

以上報告。徵帶頭者及統籌者各一名。
Akan 發佈日期: 2023.10.28 發佈時間: 上午 1:00
對於陳醫師兩岸比較(1)的內容,恰恰和我9月生平第一次去上海的感受不謀而合。上海真的就是大一號的台北。朋友居住上海的朋友說,上海起碼比台灣先進10年,但我沒有這個感受。當然,硬體上例如基礎建設、掃碼付款、物流等的確非常便利,可軟體如生活文化等,進步空間不小。而我同樣很怕統一以後台灣現如今的房價會因大陸人的移居而變本加厲,更加難以負擔....至於醫療,回台灣因小孩身體有恙看醫生,以及自己看牙醫的經驗,“高雄”的牙科“市場”幾乎清一色是高醫的醫生,然而素質真的不太行啊~~小孩看的醫生也是高醫的,吃了藥跟確診新冠差不多,因為醫生開的藥有很強的副作用,卻沒有在給藥的時候說明和囑咐,甚至沒發炎的情況下還開抗生素;沒被小病折磨,卻被藥給耽誤了復原..實在也不敢領教。在大陸沒看過醫生,但從電視劇和網路上看來大概也是參差不齊。另外,在上海遇到的人大致上都還不錯,滴滴司機也都聊得愉快。陳醫師抱怨的上海行人冷漠,大概是因為多數人連走路都在滑手機,故沒意識或瞥到旁人的狀況;或甚至很多也是外地到上海打工的,搞不好也不太熟,在大陸,百度地圖APP大概才是那個最善意也最熟路的,只問它也絕不會錯!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7 發佈時間: 上午 4:46
朱立倫為何執意要打假球 (8)

陳真
2023.10.27.

CIA特務朱立倫所領導的國民黨,目標並不是要贏得大選,而是盡可能折損、裂解所有美國所無法徹底掌控的政治勢力,包括韓、郭、柯。

上次也一樣,國民黨非但沒有絲毫意圖想讓韓國瑜勝選,而是聯手民進黨,一起鬥臭、摧毀韓國瑜。

這不奇怪,殖民政治就是這樣,不管何種顏色的狗,都必須執行主子的旨意,從頭到尾就是在打假球。

真正讓人感到不解的是,如此明明白白的基本事實,絕大多數人卻看不出來。一般人看不出來我能理解,但是政治圈內人會這麼遲鈍無知嗎?我不相信。我認為,大家其實心知肚明,卻從來都不敢去戳破台灣做為美國殖民地的真相,而是共同配合打假球,在打假球之中,盡可能謀取一點個人的蠅頭小權小利。

至於一般人,則是傻傻地很得意,說自己好幸福喲,享受什麼民主投票的神聖權利餒。

很不可思議,陳文茜卻把一部分的真相說出來,指明朱立倫和什麼小刀所掌控的國民黨就是在打假球。

但我不認為美國這回必然支持民進黨。我倒是認為,與民進黨同樣十分聽話的侯友宜如果當選,其實更符合美國利益;透過進一步裂解國民黨及其支持者,遏阻或消滅屆時有可能反戰或要求與對岸和解的勢力之集結,讓台灣發揮最血腥慘烈的人肉炸彈效果。

這場所謂總統大選的假球,依然有著進行比賽的雙方,一方是韓郭柯,另一方是賴、侯。依照現有的選票結構,前者遠遠勝出,但我不敢相信韓柯郭三人有可能結盟甚至勝選。

你看,韓國瑜的民調曾經是蔡英文那個人渣歹徒的兩三倍,短短兩個月內,一個民調幾乎快要掉到剩個位數的騙子人渣,最後卻反而創下台灣選舉史上的最高票。由此可見,殖民地事實上很難產生真實的民意,殖民者掌控一切資源,輕易就能獲取或甚至製造他所要的選舉結果。

這一切假戲,在這島上已經上演半個多世紀,黑金老賊李登輝當年也是扮演著與朱立倫同樣的角色,表面上和民進黨敵對,其實政治白痴也該看得出來,他才是執行質變民進黨任務的實質領導人。

島內如此,島外也一樣。表面上敵對的雙方,許多時候其實是同一夥,為某個更大的圖謀演出一些假戲,甚至故意打打殺殺演給大家看,例如美國所宣稱的敵人ISIS,事實上卻是美國所培植。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政治,其陰暗醜陋,並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

========
評藍白合是詐術比賽 陳文茜批金溥聰偽裝協商:變相支持民進黨繼續執政

風傳媒
2023.10. 26.

媒體人陳文茜日前評論藍白合是一場「藍白詐術比賽」,更批評國民黨總統參選人侯友宜競辦執行長金溥聰是「充滿詐術,偽裝協商,一直以來反對在野聯盟合作的怪人」。

陳文茜表示,台灣有6成民眾希望政黨輪替,然而國民黨卻一再拖延時間,「變相(或是某些人故意的)支持DPP繼續執政」。

她佩服國民黨支持者的耐性、愚忠,同時為其奴性感到悲哀。

針對侯友宜陣營派出金溥聰提出民眾初選,陳文茜說明,民眾初選除了敵對陣營會來灌票之外,等於遊覧車動員比賽;而白營最弱的就是組織,「提出這個方案,一開始就是吃人夠夠,別有居心,毫無誠意,破壞團結」。

台灣60%的民眾希望政黨輪替,但陳文茜直指,國民黨「以一種前所未有、前所未見的方式,一直在變相(或是某些人是故意的)支持DPP繼續執政」。

陳文茜說,某些人領導的國民黨,和所有在野一起支持執政黨,使賴清德沒有疑慮當選,而台灣又創造了一次全世界沒有見過的「民主」奇蹟。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7 發佈時間: 上午 4:44
朱立倫為何執意要打假球 (7)

陳真
2023.10.25.

現在每天在講誰配誰選所謂總統。政治白痴也知道,韓國瑜出來選,不論正副,勝選機率最高。

問題是,朱立倫代表CIA,目的不在於勝選,而在於壓制、消滅所有不太聽話的勢力,例如郭台銘和韓國瑜。因此,跟這樣一個人談整合,無異請鬼拿藥單。

韓國瑜如果真的想下架人渣黨,就別再忠黨愛國。所忠之黨,CIA特務掌權,早已質變。所愛之國已成灰,成為過去。

韓國瑜根本不需要理會國民黨。政治白痴也知道,他一個人的力量,遠遠大於這個小爛黨。至今還在力挺一個一問三不知的大草包侯友宜,實在是愚昧至極。
王修亮 發佈日期: 2023.10.26 發佈時間: 上午 9:24
《禮記.月令》
是月也,天子乃教於田獵,以習五戎,班馬政。
豺乃祭獸戮禽。

幼年時,村子裡獨獨我家有一株木芙蓉。
中正村是早期的眷村之一,龍蛇雜處,各省分的人幾乎都有。八十幾戶,方方正正的,中間十字大道,兩側列開一排排黑瓦土牆的小屋,一排十家,八坪的、六坪的、四坪的,都帶著前後小院,廁所在外面小院子上,半夜得手執蠟燭摸黑著去。

隔壁忠貞村晚了一年建起,聽說是為了安置從異域退下來的一批國軍,父親們暗中往大陸來來去去,母親們許多都是雲南擺夷族。他們家中連廁所都沒有,整村建了兩大落公共廁所。
都將就著用吧!

兩村孩子讀同一所小學,平日玩在一起,舊曆年的時候,兩村孩子隔著防空壕開戰三天,男孩子縮頭縮腦的向對方丟出鞭炮,女孩子在壕丘下彎著腰後勤,傳遞彈藥。
大人們不說,孩子在生活的各種細節中依然敏銳的建構起自己的直覺。
戰爭期間,孩子跟著玩的是戰爭遊戲。
戰爭期間,無數孩子無法完成童年,失去長大的權力。
將就著活吧!

中正村四周挖了防空壕,挖起的土,在壕坑邊堆成一排高丘,是大人們在戰爭中聊以慰藉的安全感,是孩子們無憂無慮的冒險遊戲區。
父親曾笑著說防空壕不該是這樣挖的,應該是彎彎曲曲的,我疑惑著問:大人怎麼不做應該的事?父親嘆著氣說:都到這個時候了,哪還有甚麼應該呢!將就著吧!

我家分配到排頭靠防空壕的第一戶,父親劈了幾十根竹子編成籬笆,將家屋與壕丘之間圈了起來,成為個大院子。
仍然疑惑著問父親可以這樣圈起來嗎?父親也仍然嘆著氣的回答:都到這個地方了,哪有甚麼可以不可以呢!將就著吧!

院子初時種菜,我讀國中時,台灣富了,家境跟著好轉,院子開始成為母親的花園。
村子裡家家戶戶,院裡院外也都開始種花。

竹籬笆改成水泥圍牆,大門邊上,母親種了一棵木芙蓉。
「芙蓉拒霜啊!一日三醉,顏色好看著。」

待花開滿樹,清晨初綻了雪白,午後輕染了粉紅,黃昏後,花瓣逐漸從邊緣蜷起,浸透了艷霞絳紫,朝開暮謝,於深夜悄悄墜落。
著迷於這樣的變化,明白了母親說的三醉是甚麼,常時便在樹下盯著花色發呆。偶而繞村悠行,總覺得家裡的芙蓉為全區之冠。

長大後,逐漸明白不是甚麼稀罕的樹種,山巔海角不經意便會發現一小叢,在霜降時節盛開,即便朝開暮落,一日之燦仍迎風含笑。
不希罕又如何?

不平凡的時代,平凡的我與家與村,生於各種將就的時間與空間,將將就就的度過歲月,一如千萬個渡海而來的異類。
而村里、遊戲、小院、芙蓉、醉態,諸多印記在我時間中的心影,不論外在多麼平凡將就,這一些都是我獨特稀罕的事物。我因此得以在一串將就中成長為獨特的人。

即便朝開暮落,在清濁難明的紅塵裡,一日之燦仍迎風含笑。
人生朝開暮落,在清濁難明的紅塵裡,我是否能含笑而逝?
黄清扬 發佈日期: 2023.10.26 發佈時間: 上午 8:48
大陆医生及医院水平确实参差不齐,尤其是地级医院存在不少误诊的情况,这与医学院的学生水平密切相关,目前最顶级的医学院就是4所,分别是北京的协和和北大医学院,上海的交大医学院和复旦医学院,所以水平最好的医院也分别是这4所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再往后就是华西医院在西南地区,中山医院在华南,湘雅和同济医院在中南地区也都是各有特色。由于无法实行分级医疗制度(被认为是不公平的分阶级的制度),基本上北方人碰到大病就去北京的医院,南方就去上海,北京和上海几乎承接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病人。我工作所在的医院是上海排最前列的,病人中大概70%来自于上海以外的地区,为了体现公平,现在挂号又都是网上面向全国公开,当然,有的通过熟人可以让医生加号,加的号都是医生自己额外的工作,意味着加的越多他下班越晚。一些热门科室几乎是提前几个月都难挂到号,因为大家都想去最好的医院找最好的大夫看病。有的病号好不容易挂上从外地千里迢迢跑过来,可能门诊的时候看几分钟就结束了。所以病人又抱怨费这么大劲怎么几分钟就草草结束,有些不甘心。我所在的科室正好是本医院的热门科室,每个医生哪怕是主任医生,每天门诊时间从早上8:30-17:30,有时到18:30,中午休息1个小时,现任院长又是工作狂,要求周六也是和工作日一样正常门诊,只有周日休息。每个人一天下来要看差不多几十上百号人也满足不了需求,一天下来确实都很疲惫,到后面有时说话确实不会太有耐心。但是那位出租车司机说的话应该是夸张了,有的护士态度是比较恶劣,应该也是极个别的现象,但是大医院的护士确实普遍服务态度不是很好,有时也得体谅一点,她们真的每天太累了,护士工作时长又比医生长多了。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6 發佈時間: 上午 2:02
侯孝賢罹失智症!舒淇鬆口早就知情

記者江芷稜/綜合報導

2023年10月25日

[NOWnews今日新聞]

76歲知名導演侯孝賢被外媒報導罹患失智症退休,2015年與舒淇合作的電影《刺客聶隱娘》,成為其導演生涯最後一部作品,家屬已經發聲明證實此事,透露是新冠肺炎確診後,連帶影響病情加重,而《壹蘋新聞網》報導,原本要與侯孝賢合作電影《舒蘭河上》的舒淇,也透露早就知道此事,「這都是已經知道很久的事情了」。

舒淇提及恩師侯孝賢,「他除了是個導演,也是一位智者,對於電影他教會我好多好多,更是一個非常疼愛我的長者……除了感恩,還是感恩」。她希望侯孝賢能好好休養,外界不要打擾他們一家,「就像以前一樣,讓他還是能自由自在的生活,在路上遇到了,跟他打招呼,他也會跟你點點頭,一切就跟往日一樣,麻煩媒體們給侯導與侯導一家平靜的生活,他為台灣電影辛苦付出了這麼多,為台灣電影得到了這麼多的榮耀,希望大家讓他以後的日子,可以平淡、快樂。」

侯孝賢2001年在電影《千禧曼波》首度啟用舒淇,過往只是性感象徵的女神,開場時隨興擺動一頭飄逸長髮,走在蜿蜒綿長的基隆中山橋,在李屏賓的唯美鏡頭下,搭配林強迷幻的電子音樂,製造出如夢似幻的場景,這一幕成為該片著名鏡頭,舒淇成功轉型踏入文藝片的領域,該天橋成為暴紅景點。2005年《最好的時光》更是一舉讓舒淇奪得第42屆金馬女主角殊榮,2015年的《刺客聶隱娘》,則讓舒淇散發俠女之美,獲得第十屆亞洲電影大獎最佳女主角獎。

曾有影迷詢問「為何多次重用舒淇並與她合作?」侯孝賢毫不避諱稱舒淇是自己的「最愛」,稱讚她健康、又開朗、人又好,神情與質感都很好,是非常難得的好演員,幽默說道,「兒子如果再老一點,就會叫他娶舒淇,要是自己沒結婚也會……」,關愛之情溢於言表。

侯孝賢2021年底獲頒金馬獎終身成就獎,頒獎紀念影片裡記錄他和舒淇、張震一起討論新片《舒蘭河上》的計劃,名導開心說著想像中的藍圖,包括故事的發展走向、鏡頭拍攝流動,舒淇對於挑戰河神一角語氣期待又怕受傷害,師徒間笑談理想的畫面,仍是歷歷在目,如今侯孝賢罹患失智症,這場美夢遺憾化為雲煙。
陳真 發佈日期: 2023.10.26 發佈時間: 上午 1:54
兩岸比較 (2)

陳真
2023. 10.26.

謝謝指教。宜居與否,大多還是一種個人不同需求,所謂吾之美食,汝之鴆毒。我覺得美不勝收的東西,對於旁人來講,很可能一文不值。反之亦然。

韓國瑜說高雄又老又窮,確實沒錯。但是,當初我之所以舉家從台南搬來高雄,恰恰就是因為對於高雄的窮途荒涼感到很驚豔,周六假日市中心居然唱空城計,公車免費,捷運空無一人,我經常一人包了整輛列車,上哪找到如此宜居的城市?看電影幾乎都是包場,觀眾非常稀少。

何者是優點,何者是缺點,實在很難說。而且,企圖綜合所有優勢,事實上也不太可能。鄉下好住,山川秀美,但你沒法期待一所專業的大醫院或大學就設立在玉龍雪山下。

不過,宜居條件雖然很主觀,有些東西卻具有普遍性,例如醫療。因為看過許多病患的大陸病歷,讓我對大陸醫療存有偏見,似乎落後台灣至少一個世代。當然,也許那是因為良莠不齊所致,好的很好,差的很差,不像台灣醫療素質比較平均。專科醫師彼此之間,專業能力差異不大。

更令人聞風喪膽的是大陸醫護人員對待病人的態度。有位大陸開計程車的女司機跟我說,在大陸看病,你皮得繃緊,醫生護士開口就是罵個不停。她說,生小孩時喊幾聲痛,護士就破口大罵了,罵說妳騙誰啊?別人沒生過小孩啊?給我安靜,叫什麼叫?

任何行業態度差也許都還不打緊,但是,醫療人員態度差,醫療品質能有多好?醫生治療的對象畢竟是人而不僅僅是病,你不可能切割這兩者,不可能光治病而不把病人當成一個整體的生命看待。如果你沒法好好理解病人做為一個人的各種疾病史及生活方式與各種難處,你如何可能為他找到一種最好的處方與治療方式?

再說,把人當人看哪需要什麼理由?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當你自己生病看醫生時,難道會希望醫護人員毫無耐心,動轍對你破口大罵,或是忽略你的各種個人需求與疑問?

考察各城市時,常迷路,儘管街上全是人。卻經常找不到一個願意告訴你正確走法的人,絕大多數人非常冷漠,沒有半點助人的熱情,經常頭也不抬就說 "我不知道",或是隨手一指,懶得多說一句,或是愛理不理叫你自己查手機。

我們一家四口初抵上海,距離旅館明明只有幾百公尺的路程,卻牽著兩個小女娃,提著大行李四處摸索走了一個多小時才終於找到旅館。上海外灘人潮洶湧,紅男綠女,衣香鬓影,全是閒人,卻無一人樂意花個幾秒鐘幫忙指個路。也許大城市就是這副德性。
冽風 發佈日期: 2023.10.25 發佈時間: 下午 10:41
在大陸需要宜居的話,不建議去一線城市。還有廣大二、三線城市可以選擇。廈門、上海、成都、南京都是當地政治、經濟中心,宜居程度是不可能比得上新二、三線城市的。

二、三線城市的優點
1、物價比一線城市低,收入不一定,要看當地產業。
2、人口密度小,不會像大城市人擠人。
3、城市規劃好,因為是新興城市規劃上比老城有優勢。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