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須知:* 欄位為必填,但Email 不會顯現以避免垃圾郵件攻擊。留言時,系統會自動轉換斷行。

除網管外,留言需經後台放行才會出現。絕大多數人留言內容不會有問題,但實務上無法把大家全設為網管,以免誤觸後台重要設定,還請舊雨新知見諒。

寫下您的留言

 
 
 
 
 
798 則留言。
怡靜 發佈日期: 2022.09.21 發佈時間: 上午 1:03
155毫米的死亡

作者:Nikita Tretiakov (頓涅茨克某媒體新聞編輯及人道組織發起人)

2022.09.20

自5月底和6月初以來,來自北約的新炮彈已經在頓涅茨克的街道上此起彼落三個半月了。當我處於砲擊下或砲彈在我附近落下時,起初我只注意到這些西方武器獨特無可比擬的聲音:短暫而生硬的哨聲,然後停頓半秒,然後是爆炸。稍後,我明白為什麼我覺得這種聲音似曾相識,很顯然地,在好萊塢他們戰爭片中砲彈的配音是錄自這種武器的實際聲響。

我曾數十次看到這種致命炮彈撞擊的痕跡--根據表面材料的不同,有不同大小的彈坑。在花崗岩鋪路石上直徑為30-40釐米,在瀝青上可達一米,在鬆土中為一米半或兩米。我也看到了它破壞的威力—彈片飛了幾十米,穿透汽車,損壞大門,城市街道上佈滿水坑般的碎玻璃。

當然,我也看到了遭到這種砲彈攻擊的受害者。有些人當場被一個細小的碎片殺死-而這些人幾秒鐘前還在做他們的事,現在卻以一種怪異不自然的姿勢一動也不動地躺著,這絕不像浪漫小說裡的敘述,就像睡著一樣。還有一些人被炮彈炸得殘缺不全:當你看到這樣的屍塊時,你必須努力告訴自己,這曾是一個活著的人—因為從生理角度來看,這讓人很難置信。

兩天前,這種炮彈的碎片劃傷了我的朋友。在爆炸的那一刻,先是出現火球,然後是煙霧,完全掩蓋了我的兩個同伴的身影,以至於我以為爆炸是在他們腳下發生的。在我拼命向他們跑去的那10-15秒裡,我幾乎可以肯定,我會看到殘缺不全的屍體,而且不會有人來幫忙。後來我才發現,爆炸並沒有離他們那麼近,這只是我的錯覺。

今天,同樣的砲彈炸死了十個人。他們中的一些人在公車站等車,另一些人則是在購物。這種死法對我們這些活著的人來說最先感受到的是驚恐,且受害者往往當場死亡。

我不是軍事專家,但我已經對這種155毫米的炮彈有足夠的了解。起初我對自己的看法感到懷疑,後來我內心有個假設,現在我確信我是對的。

我認為裝備這些炮彈的北約火炮系統比我們一般認定的之前的火炮系統的命中率要精確得多。事實是,從我第一次與155毫米 “相遇 "到今天,我所看到的砲擊有90%的命中率,根本不存在這種不小心打到人口密集區域的意外。儘管該地區建築密集,但 "撞擊 "並不發生在房屋的屋頂或外牆,而總是落在人行道上或地面上,任何擁擠的地方--餐廳、酒店、劇院、行政機構、商店等等的入口處也總是”撞擊”出現的地方。更神奇的是,”撞擊”的時間也與人群聚集密度相對應。炮彈在星期五晚上擊中了餐廳門廊,在星期一中午用餐時間離商店門口一米遠的地方落下,它擊中了人們因追思英雄的弔念集會而聚集的劇院門口。

在頓涅茨克的一句常用語是:烏克蘭武裝部隊(AFU)的砲彈幾乎擊中了酒店/行政部門/餐廳......。我現在確定,這說法不對。事實上AFU準確地擊中了他們的目標:他們知道炮彈不會對建築物造成太大的損害,彈片不會穿透牆壁,因此他們瞄准並擊中入口區域,希望在那裡盡可能的殺死更多的人。

不,這不僅僅是 "炮擊平民區",不僅僅是 "打擊民用基礎設施",不僅僅是 "恐嚇戰術"。每一次的打擊都是一場精心策劃的冷血殺戮。

這意味著什麼呢,這是不是表示現在有一些人已經在考慮下一次要在哪裡下手,以便奪取更多無辜的生命。 他們正看著頓涅茨克的地圖,試圖想像這個城市的生活節奏,然後選擇一個合適的目標。而我們這些存活下來的人將來是否能夠與這些人和平相處?

翻譯後記:
https://t.me/Reality_Theories/8801
這裡有文中提到的造成多人死亡的現場照片,沒有馬賽克。

我知道大部分的人不會在乎這種事,一直到你自己成了其中一員或
一個統計數字。今天也剛好看到這則新聞
美國承認對烏克蘭低收入公民進行生物研究
https://sputniknews.cn/20220919/1044092843.html

本來想寫點東西,不過有些感覺言語或文字也很難形容,只是想到最近看到的一句話,人類的悲歡是分階級的。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9.20 發佈時間: 上午 2:21
一切中立事物都被武器化

陳真
2022. 09. 20.


每次發生地震,氣象局千篇一律都會說這是 "正常能量釋放"。但是,對於這次花東大地震,氣象局卻對其規模與餘震型態一再表示 "非常奇怪",說 "是過去能量釋放的30倍",認為地底下應有過去未知的地層結構存在。

我想說的並非起源於此,而是長久以來個人的一個關注事項,亦即人造地震的武器化;並非專指特定個案,而是指一種各國早已研究多年、藉助大自然力量 (例如引發海嘯) 的武器型態。

我的長年關注,最初是來自於得知美國早在五零年代便已大幅展開的秘密生物與生化武器實驗。許多時候,美國就直接以美國人民做活體實驗。不管是梅毒、天花或鼠疫等等等等等,所有理當消滅的病毒病菌,居然都能被美國人視為珍寶,加以武器化。

另一個讓我感到驚駭莫名的是十幾年前,美國竟然把 "公衛" 也武器化,透過淨水設施的長期蓄意破壞與禁運,使伊拉克喪失公衛淨水能力,藉此殺害五十萬個伊拉克兒童。面對外界譴責,美國公然宣稱他們認為 (對於輸出民主自由來說),"這是值得的"。

此外,還有貧鈾彈的早期相關秘密實驗,甚至包括蓄意隱瞞當地人的各種核試爆等等。

俄烏衝突爆發後,美國居然任意沒收私人財產,另外還公然搶走阿富汗數百億的國家資產。更不可思議的是把俄羅斯逐出swift系統。

至於美元武器化,更是半個多世紀來的基本作為。這幾年,連俄國文學、音樂、體育與各種藝術活動等等等, 甚至包括俄語本身,居然都變成一種必須阻絕甚至消滅的東西,而不再具有它應有的普世性與中立性。

此外,大約七、八年前,美國政府突然開始大張旗鼓說要防堵什麼假訊息。我聽了,一開始一頭霧水,因為西方主流媒體向來就是造謠抹黑洗腦的大本營,藉著鋪天蓋地的謊言發動侵略戰爭的唯一罪犯,這個擅長於藉著造謠抹黑發動侵略戰爭的惟一罪犯,卻居然呼籲世人要防堵假訊息。

稍後我就懂了,原來這意思是說美國將正式動員主流媒體,針對中國展開全面大規模的抹黑宣傳戰。你看,這幾年的西方媒體可還有一點點羞恥心可言?每天就是針對我國進行大規模且系統性的造謠抹黑。

也就是說,從貨幣到病毒,從蚊子跳蚤到金融,從公衛到媒體,從文化藝術到所有原本具有普世價值與基本中立性的對象,包括各種體系與組織,甚至包括理當屬於人類的各種文化、藝術、知識與科技等等等,全部都被美國與西方給壟斷及武器化,所有徹底有害於人類存活的毒物與病毒病菌等等等,甚至包括企圖殲滅特定族群的基因研究,全被視為一種殺敵於無形的尖端武器;人類不再享有共同利害與價值,凡是能夠傷害敵人的東西,全都變成美國與西方人的武器。

2012年,劍橋大學成立了一個跨領域研究中心,叫做 Centre for the Study of Existential Risk(人類生存風險研究中心,簡稱 CSER),簡單說就是關注世界末日的到來。2019年發表了一份報告,對於鎖定特定族群的基因武器研究,提出強烈警告。參見:

https://palinfo.habago.org/hegemony/生物武器一個更陰暗的未來1/

所有一切你想得到的東西,居然全被武器化。你想,威力更為龐大且更加難以追查的氣象或地質物理等等,豈有可能不會被拿來做為一種大規模毀滅性的軍事用途?尤其地震,更是裡頭最容易在技術上被操控的武器。

缺乏科學知識的蠢蛋一定會嘲笑說我想太多,就好像幾年前我提起美國在基因武器方面的軍事企圖,很多傻蛋居然以為我在講什麼陰謀論,真的很無知。關於基因武器這方面的長年研究,事實上都已在在表明,它已構成一種關乎人類生存的實質威脅,而且細膩陰險到你難以想像,例如讓你在若干年後彷彿死於某種自然發生的疾病,事實上卻是人為植入了致病因子,若干年後就會發病而死。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個人健康因素使然,其實不是。

2016年二月,美國情報部門就在當年度的《全球威脅評估報告》(Worldwide Threat Assessment of the US Intelligence Community)裏頭,把「基因編輯」列入「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技術清單。

關於人造地震做為一種武器的無數相關研究,各位其實輕易也能找到許多資料。

我們很不幸和美國一同生活在這個星球上,若想存活,就應該多少要能夠意識到美、英、澳等西方人的基本心態與作為。他們有兩種基本心態,一是不把非西方人當人看,一是信奉 "拳頭便是真理"。

西方人很會搞宣傳,什麼人權自由與民主,什麼普世價值,普他媽個小鳥蛋啦,根本就不是那樣。他連你的一條小命、你的基本生存權都根本不當一回事了,連所有理當中立的事物都能隨時翻臉了,他哪會鳥你個什麼普世價值。西方社會所有關於所謂普世性或基本價值的漂亮宣稱,其實全是謊言;尤其是當他們面對非我族類時,打心底不把你當人看。

你要西方人把你當人看,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你的拳頭必須比他們粗比他們硬,惟有當你把他打趴在地時,他也許才會真正意識到所有人都是人,所有人的生命都一樣重要,而不是西方至上,唯我獨尊。

如果把西方帝國主義的歷史當成一本書來看,現在大約就是翻到這本書的最後一章,一個最黑暗慘烈的時代,為所欲為,不擇手段。如果我們挺得過黑暗,人類也許就能走向一個相信互助共榮而非侵略殺戮與奴役的千年盛世。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9.17 發佈時間: 上午 2:22
施明德現象

陳真
2022.09.17.

有人傳施明德這兩天的一篇臉書給我看,我用速讀瞄了0.001秒便刪掉。篇幅很長,不知所云。

我大約知道他應該是在針對美國的“台灣政策法”,發表讚頌親美反中那一套。

不過,他主張什麼根本不是重點,重點是對於這樣一個人,就算他今天喊祖國萬歲,我對他依然不會有多少敬意。我曾尊敬他,不過那已經是四十年前的過去式。我對阿扁的敬意,事實上要遠遠高過於施明德。

當我們無法尊敬一個人時,不管他講些什麼或持有何種立場,事實上都已無關緊要。為什麼呢?因為重點不是說,甚至也不是做,而是“是”,亦即這究竟“是” 一個什麼樣的人。

簡單這麼說,如果他是那光,我便是那黑暗,我跟他是兩種不一樣而且剛好相反的人。今天,如果有人說他尊敬我,同時也尊敬施明德,那我敢說他一定是誤解了我們其中一個。

施明德自我滿意度很高,顧盼自雄,老把自己當成什麼領袖,但我不知道他哪來的自信?

一個人,在公眾事務上不管做了多少所謂貢獻,基本上仍然是“他家的事”,甚至應該連個“家”字都沒有,純粹是“他自己”的事。也就是說,那是一種一人聖經,就像愛情一樣,純粹是當事人一個人的事,是一種非賣品,一種不應該拿出來評比炫耀之事。

有沒有哪個戀人會很得意於自己的愛排名若干名列前茅?越是客觀評比,越是傷害與自我貶損不是嗎?就好像你應該不會希望把自己的媽媽抬出來參加比賽,讓大家品頭論足一番,看看她的母愛是否名列前茅。

總之,如果要把所謂貢獻當成一種公眾項目,一種彷彿需要回報的所謂功勞,那麼,人們回報給施明德的獎賞與補償,老早遠遠超過他所應得。對此他應該感到慚愧才是,而不是表現得好像人們永遠償還不了他的所謂功勞似的。

一個人,如果他真的相信因義受難,那他根本不需要任何回報,其所在乎之“義”本身,就是他最好的回報,就像深山裡人跡罕至之處一朵美麗的花,花兒不該把“美”當成獨處深山的一種功勞,不該再期待什麼回報與獎賞了。如果花兒如果真的在乎美的話,那麼,她的美本身,就是她最好的回報。任何外來的所謂回報,只是對於“美”的一種貶損與傷害。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9.16 發佈時間: 上午 3:06
《台灣人肉炸彈法》通過

陳真
2022. 09. 16.


每天公私繁忙,不眠不休,每天工作約16到20小時,十數年如一日,疲憊不堪,但我仍然得硬是打起精神,多少說點良心話。

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昨天 (15日) 通過《台灣政策法》草案,跟表決前的內容略有無關痛癢的部份字句修飾,但整體意義是一樣的,簡單說就是一部 "台灣人肉炸彈法"。相關內容,我就直接剪蔡正元幾天前的臉書,不再贅述。

我沒法表達心裏的感受,只能說一個大寫的恨字。我們從小從書上讀到列強侵華的歷史,充滿血腥與羞辱,泯滅人性的屠殺與糟蹋。同樣的歷史,甚且變本加厲,竟然倏忽又來到眼前。可我在生活周遭卻完全找不到一個跟我有著同樣感受的人。絕大部份台灣人,也許百分之九十九點九,就跟輸送帶上待宰的豬牛羊一樣,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將被當成人肉炸彈引爆。

中國大陸絕對是人類文明史上最偉大的國家,就一個最字,沒有之一,脫貧解困,濟弱扶傾,從不對外發射一槍一炮。這樣一個對人類福祉與世界和平做出最大貢獻的文明國度,卻因其崛起而再度成為西方人的頭號敵人,百般抹黑成魔鬼,欲置之於死地。

不管你是哪一國人,只要你還是人,只要你還有一點基本人性,你怎麼可能不憤怒、不痛恨邪惡血腥骯髒無恥至極的美帝及其走狗?

如果你長期關注巴勒網或議和團,你就會知道,二十幾年來我所講的這一切,事實上就像一個既定的劇本那樣,如我所言一一展開。我想說的是,這並不是因為我知道什麼內幕,也不是因為我具有什麼遠見,而是因為,西方所有這些骯髒邪惡透頂的策畫與圖謀,早已在世界各地操弄過無數次,摧毀無數國家,殺害至少五千多萬人,製造數億難民。

美國立國才兩百多年,就已發動兩百多場戰爭,其中絕大部份都是赤裸裸的侵略與屠殺。此外也發動無數代理人戰爭與內亂,把別人的家園當戰場,叫別人的小孩當炮灰,要他們為美國人打仗,要他們自相殘殺,要他們為美國人賣命。

台灣更離譜,不但要為美國人自相殘殺,而且幾十年來不斷被吸血,被迫以天價購買美國武器,徹底剝削台灣;當台灣逐漸山窮水盡之際,現在這個《台灣政策法》甚至還規定台灣必須每年向美國借貸千百億鉅款購買更多武器,好為美國人傷害對岸同胞,旨在兩岸製造最大傷亡,以便拖垮大陸之崛起。美國人這等行徑,還是人嗎?這些出賣台灣、貪得無饜的島內漢奸走狗,還是人嗎?

過去二十幾年來,我專注於一道命題,亦即:"美國是否會在台灣引爆戰爭?"。過去這七、八年來,我所關注的命題內容已經改變,變成:"美國究竟何時會在台灣引爆戰爭?" 過去這兩年來,我更是逐漸有了答案,估計至遲在2027年之前,美國就會把台灣人推向戰火。

更卑鄙的是,美國的對台盤算並不止於此。美國的對台盤算是要在兩岸製造最大傷亡,最好是讓台灣成為廢墟,成為人間煉獄,因此不斷鼓吹台灣應戰死至最後一人。就如對付烏克蘭一樣,美國也是不斷要求烏克蘭必須戰死至最後一人,禁止與俄和談,不斷暗殺主張俄烏和談者或親俄人士或企圖和平共存者。

台灣也一樣,在美國的指使下,人渣漢奸台奸政權這幾年來不斷把要求兩岸和平或和談的聲音給妖魔化,塑造為通敵之內部敵人,徹底禁絕阻斷和平呼聲,更不用說主張統一的聲音了。這麼做為的是什麼?就是要貫徹美國人要求台灣人必須 "戰死至最後一人" 的對台政策,絕不允許任何和談或和睦相處或統一的主張。

你看,一堆人渣政客與走狗文人,這幾年都不斷在強力製造這樣一種白色恐怖氛圍,把和平的聲音給妖魔化為 "中共的在台份子",亦即所謂 "中共同路人",甚至主張武力消滅或以司法制裁這樣一些人,目的就是要把所有台灣人統統綁架變成美國的人肉炸彈。

美國之邪惡難以想像,長年以來,壞事做絕,毫無一絲人性可言。但你不能否認,美國雖邪惡透頂,但他真的很厲害,很認真在進行各種戰爭計畫。我常說,即便是侵略或消滅一個弱小國家,美國照樣都是經過多年精密籌畫,照表操課,全力以赴。對付弱國尚且如此費心籌謀,更何況是對付大陸。

因此,你不要以為什麼黑熊部隊是什麼笑話一則,也不要以為什麼數位部只是一個可笑的宇宙天兵單位,更不要以為層出不窮的各種致力於消滅異議與和平聲音的所謂國家安全法案只是虛應故事,當然也不要以為人渣政客以及走狗文人們的各種妖魔化兩岸和平與和談的言行只是一種個人作為。事實上,它們統統都是美國對台人肉炸彈戰爭計畫的一部份。

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台灣人,死到臨頭居然還毫無察覺,居然還只會一味關注那些無關痛癢的花邊新聞或雞毛蒜皮事,感覺實在很可悲。難道你真的不知道或不相信美國人與漢奸台奸們正要把你以及你的家人與小孩,綑綁成一顆顆用以摧毀大陸的人肉炸彈?

我看那個喪心病狂的什麼黑熊部隊,最近發出一篇招收台獨民兵的文宣,裏頭提到,台灣人應誓死和對岸浴血奮戰。為什麼呢?文宣說,因為中共要 "佔領" 台灣的目的,就是為了以後要把台灣人派去世界各地叢林作戰,去侵略他國。因此,與其以後被送往陌生國度的叢林為萬惡的共匪侵略他國,不如現在就下定決心在自己熟悉的土地上與之作戰,保衛台灣家園。

另外還有一些類似的附隨文宣說,美國人的目的只是要我們的錢,但是中國人的目的卻是要我們的命。是命重要還是錢重要?因此,全體台灣人應浴血奮戰,消滅共匪,而且還說這是什麼偉大的立國之戰,說台灣人一定可以在廢墟上建立美麗新國度。

各種傻話、蠢話、謊話數不清,荒唐低能到難以想像的地步,問題是,腦殘的台灣人聽了之後,肯定還是會全盤接收,蠢血沸騰。

很多人會說,"安啦,不用緊張啦,台灣人膽子那麼小,怎麼可能會有什麼毀滅性的內戰或自相殘殺?" 這其實是一種很幼稚很脫離現實的想法,難道你以為美國所操弄的那無數內亂、內戰或族群互相殘殺之人民的民族性都很暴力?事實上,那些互相殘殺的人民或內戰與內亂,他們原本互相之間是相親相愛和睦相處的。但是,只要西方所一手掌控的主流媒體開始進行鋪天蓋地的造謠栽贓與抹黑,原本相親相愛的人們便會開始互相仇恨與殘殺。

而且,更重要的是,除了主流媒體鋪天蓋地的造謠栽贓與抹黑之外,事實上,各種內亂或內戰的起源幾乎都是由美國CIA所執行,透過收買線民暗樁,或是布建特種部隊或暗殺小組或各種情治人員,執行各種恐怖攻擊或暗殺任務,甚至殺自己人,栽贓嫁禍,挑起雙方仇恨與衝突,透過媒體瘋狂渲染或造謠,很快就能產生滾雪球效應,製造出一場巨大的、死難者數十萬計的族群血腥衝突與動亂或內戰。全世界九成以上的恐怖攻擊以及永無止境的暗殺,全是美國親自所為或策動。

你看,所謂《台灣政策法》就已明文規定,美國將會派遣人員進駐台灣政府,掌控官方與民間的各種資源與機構。這些人就是來操盤戰爭計畫,執行台灣人肉炸彈政策。

總之,我想說的是,所有這一切都不是什麼新鮮事,而是美國長年以來的一貫作法,受害的國家或社會一個接一個,數以百計。上一個是烏克蘭,始自十多年前便開始運作籌畫這場俄烏衝突,下一個就是輪到台灣。

台灣人別再自欺欺人。為了你以及你的家人,最好早點醒悟,別傻傻地為惡魔賣命去傷害自己的同胞;給自己,也給眾人,創造一條生路。

好好的正直之路你不走,好好的富足康莊大道你不要,卻反而要傾家蕩產去為邪惡至極的惡魔賣命,去傷害每年以幾兆元貿易出超供養台灣社會、並且始終善待台灣人的對岸同胞。天下還有比這更蠢的人民嗎?

以下節錄自蔡正元臉書,內容精確性待查。標點符號是我加上,為了文法語意流暢,略有文字潤飾。

============
蔡正元臉書

美國要推動「一中一台」政策

美國國會提出「台灣政策法」。

該法第102條規定,美國聯邦政府要與台灣民主政府交往,視為台灣人民的合法代表,並禁止限制聯邦政府官員與台灣政府人員往來。

第103條規定,廢除禁止台灣官員展示台灣主權符號 (包括中華民國旗幟) 的行政命令。

第104條規定,建立台灣事實上的外交待遇,等同於其他外國政府;並將「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更名爲「台灣代表處」。

第105條規定,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的派任,須經美國參議院同意,並賦予「代表」的頭銜。

第213條規定,修訂「外國協助法」,指定台灣為「主要非北約盟邦」,提供台灣外來協助及武器出口的優惠。

第405條規定,修訂「2019年台北法」的第2(a)條,表達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案並無論及台灣代表權及主權,並反對任何未經同意即改變台灣地位的倡議。

第502條規定,促使與台灣的「貿易與投資架構協定」完成,包含讓台灣進入「印太經濟架構」,並在台灣建立美國「海關及邊境巡防」的預先清查設施。

第701條規定,邀請台灣官員參加高峰會議、軍事演習、經濟對話與論壇,促進常規的雙邊策略性軍售對話,以支持台灣本土防衛能力。

第702條規定,推進「台灣旅行法」,每年都要維持和提報訪問台灣的美國高級官員的清單,以及台灣高階官員訪問美國的清單。

第703條規定,美國企業與非政府機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動,應形成一項行為準則,對抗有關台灣、新疆與西藏及其他議題的權力運作,反對統一台灣時間表。

=============
美國要控制台灣的認知作戰

第301條規定,發展及執行策略和能力,建立台灣公私部門應付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假訊息與網路攻擊及宣傳能力,評估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機構的政治影響力;透過美國在台協會的「全球合作訓練架構」,促使有著相同心態的政府,與台灣建立協作夥伴關係,分享中國政府所支持的資訊和影響的操作資料與實務。

=================
美國要台灣準備戰爭

「台灣政策法」第二章規定對台軍售事項。

第201條規定,修改「台灣關係法」第2(b)(5)條,擴大提供武器給台灣,使之從防禦用途進展到有利於阻止解放軍侵略的武器。不管正式外交關係如何,美國聯邦政府應強化與台灣的安全合作關係,阻止解放軍侵略台灣。

第202條規定,美國國防部長應審視防衛台灣免於解放軍侵略的戰爭計劃,並提出必要軍事能力的清單。

第203條規定,與台灣建立一個工作小組,發展具威脅性的武器採購聯合評估計劃,加強台灣防衛需求的優先順序,有效阻止解放軍侵略。

第204條規定,建立「台灣安全協助倡議」,在四年內提供45億美元的「外國軍事融資貸款」,協助提供設備與軍事訓練及其他支持,加速台灣防衛能力的現代化。美國國務卿和國防部長應報告年度支出計劃,要求台灣增加防衛支出,授權外國軍事融資及貸款,並從中撥出1億美元作為「戰爭準備庫存」。當美國國務卿確認台灣已經比上一年度增加防衛支出時,方才可動用這些戰爭資金。

第206條規定,美國國防部長應建立台灣的全面軍事訓練計劃,改善台灣的防衛能力,增加台、美軍隊的協同操作性。

第207條規定,美國國防部長應與台灣建立高階軍事計劃機制,監督聯合及合併演練計劃,以便協調「國際軍事教育訓練」的協助,並協調獲取緊急需求的方法,以駐泰國的美軍顧問團做為榜樣。

第208條規定,美國國務卿和國防部長應機密評估台灣防衛和抵抗的需求,包括評估:

(1)台灣阻止外來侵略的政府及民間資產。

(2)台灣需求的高科技勞力基礎建設的後勤配備及其他民間各部門。

第209條規定,美國總統應擬具一項五年計劃,優先移轉美國過剩的防衛物品給台灣。

第211條規定,要求相關聯邦機構向國會報告足以阻止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用武力改變台灣現狀的所有經濟、外交及其他策略,並協同美國與盟邦共同進行,發展相關方法。

第212條規定,修訂「外國協助法」,授權美國總統為台灣建立戰爭準備庫存,增加戰爭準備庫存2億至5億美元,以支持台灣防衛。

第213條規定,修訂「外國協助法」,指定台灣為「主要非北約盟邦」,提供台灣外來協助及武器出口的優惠。

===================

美國要台灣捐錢給美洲開發銀行

第402條規定,美國應支持台灣參加美洲開發銀行,讓台灣持續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做出貢獻。

第403條規定,美國國務卿應使台灣取得「非借款會員」資格,意即台灣只能出錢給美洲開發銀行,但台灣任何單位或個人或企業都不能向該銀行申請貸款。

==================
美國威脅制裁中國

第803條規定,美國總統應對提升台灣敵意行動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官員或中共領導人進行制裁。

第804條規定,美國總統應對提升對台敵意行動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至少三家主要金融機構進行制裁。

第806條規定,美國總統應對涉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石油、天然氣、煤礦、金屬等自然資源開採產業的外國人進行制裁。

第807條規定,美國總統應對代理或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從事謀求或干涉台灣民主程序或使台灣不穩定的惡意網路行為或軍事行動的任何外國人進行制裁。

第808條規定,制裁項目包括財產凍結及拒發或吊銷簽證。

第809條規定,美國總統得行使「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的授權,發布證照命令,進行懲罰制裁的違規者。

==================
美國要派人進入台灣政府

第607條規定,美國聯邦政府機構將派員到美國在台協會,替台灣政府或相關組織服務,並應敘明其地位與職責。

第605條規定,這些人員,必須是美國聯邦政府合格雇員,並以「台灣獎金得主」(Taiwan Fellowship)的名義,到台灣學習「大陸中國語言」(Mandarin Chinese language),將派至台灣兩年,其中一年服務於台灣政府。

第607條規定,這些人員兩年期滿後,應繼續在相關機構服務。

第609條規定,美國政府將與台灣政府合作,創設孔子學院的替代品。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9.14 發佈時間: 上午 2:23
我已無可仰望:

https://peacetalks.habago.org/for-kinship/我已無可仰望/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9.14 發佈時間: 上午 2:10
好可愛呦:

https://peacetalks.habago.org/for-kinship/好可愛呦/
張萬康 發佈日期: 2022.09.09 發佈時間: 上午 10:07
大家中秋如意(作揖)。

關於中國共產黨建國前、後的歷史,包括黨史,軍史,今年我寫了不少,放在我博客上。這些主題當然也牽涉國民黨的歷史真相、兩岸文化上發展的不同。兩岸同胞很多文化相同或共通之處,但也有些差異。這些差異性,因為在國民黨的黨國教育下讓台灣人民不瞭解對岸,後來則是民進黨接過反共的棒子。進一步來說(還是退一步?),兩岸同胞對各自的歷史恐怕也未必理解,其中許多不同或歪曲的看法。我將這些年來積累的觀察與接觸,用這個博客來留下些雪泥貓爪。

一直想找個機會轉貼議和團,主要是想說,若出現連續兩三天沒人發文的時候我來發。只因國際與兩岸時局常有最新進度,我恣意貼上唯恐突兀。

這兩天板友們談到這個話題,故此我提早上傳我所寫的,大家參考。風格上是用聊天的口吻所寫,大量配圖。

從踢正步到消失的步伐。——談兩岸踢正步的差異。閱兵即閱史。
https://wczhang.blogspot.com/2022/08/blog-post_28.html
這篇比較趣味,圖片很多。

兩兩六關渡師的科普軍史——老師長的故事、這支部隊的闖蕩史
https://wczhang.blogspot.com/2022/08/blog-post_20.html

這篇很短,談台灣國軍226師的歷史。附錄兩篇是宋希濂將軍在1983年、84年寫的時事看法,第一篇談香港問題,第二篇談台灣問題。對照內容,本質上(竟)雷同今日。

接著是五月份完成的科普長征史。這系列大概有23萬字,能讀完的據我所知只有兩人,一個是我寫這個系列的指導員林萍芝(化名),他所指正的部分我們討論後我做了修改或補充。我懂的他不見得懂,他懂的我不見得懂,但兩人在大方向觀念上差不多,談得來。他花了很大工夫研究大陸各派的史料著作,比我有學問。我懂的東西他不精倒無妨,因為我算軍迷,打仗、戰役的細節他不見得熟,但也夠熟的了,有些地方他提了後我才發現我忘了或搞錯。

另一人是我認識更久的哥們俞小豪(化名),本月他在大陸旅遊屆滿一年,這兩個月在貴州走了紅軍長征時在四渡赤水的戰場,目前人在迪慶藏族自治州的香格里拉(紅軍也來過這兒)。他從大陸翻牆閱讀我這系列,一天讀個三千字左右,內舉不避親讀完。

我的意思是說,大家放著沒看沒關係,以後有需要,可輸入關鍵字當資料查詢。這系列的寫法是用客家人和長征的重要關連性來切入。圖片豐富生動,希望用生活化的圖文來介紹。裡面副題很多,好比客家文化、藏區和西藏的歷史、彝族文化、文革、客家將軍、閩南將軍、紅軍內鬥、抗日的重要性、參加長征的老外們、長征中的女性、長征的日本漫畫書和法文漫畫書、什麼叫馬燈和馬刀、紅軍的畫家、國民黨派系(西北軍、滇軍、黔軍等),或是毛主席講「有調查才有發言權」這句是怎麼來的。我統統匯成一篇,並沒用另一網址讓讀者去連,以免越連越亂。不過我全搞在一起仍然挺雜,這是取捨。

【科普】長征——客家人的大氣之旅《上》
https://wczhang.blogspot.com/2022/05/blog-post.html

【科普】長征——客家人的大氣之旅《中》
https://wczhang.blogspot.com/2022/05/blog-post_15.html

【科普】長征——客家人的大氣之旅《下》
https://wczhang.blogspot.com/2022/05/blog-post_67.html

【科普】長征——客家人的大氣之旅《外一章》陸續新增中……
https://wczhang.blogspot.com/2022/05/blog-post_19.html
(俞小豪拍的遵義長征博物館、香格里拉的紅軍博物館,這些我還沒上傳,等他旅遊結束都拍給我後再說。)

另外這個博客還寫了台灣史,生活化的題目。以及探討中國、中華民族這些定義和流變。

若有打擾,還請海涵。祝福中秋夜,闔家歡,兩岸四海千里共嬋娟。
對了如果對我寫的這些有啥意見,可透過我郵箱聯繫,不一定要在議和團的板上說,不然可能挺亂的。
wcer.zhang@gmail.com
或找我臉書張萬康
西瓜 發佈日期: 2022.09.09 發佈時間: 上午 9:12
说起来现代中国政治更像士大夫文官体制与列宁式政党的结合,从建国第一天起就没实行过苏联式计划经济(没有足够的算力人才指导社会生产,真实行计划经济也不会出现大跃进了),运行机制和苏联完全不同。似乎东亚三国都是这样,日韩都是学的美式民主外在表现完全不一样,韩国总有一股朝鲜两班的两派恶斗的味道,日本则像幕府时期的门阀政治。
对比美国人,中国人从骨子里痴迷秩序和等级制,内核里似乎与西方文化中的自由是冲突的,大英帝国当年那种乱中有序称霸全球的路径对中国人来说是非常难理解的。
传统中不想参与等级游戏的代表是陶渊明那种道家审美趣味的归隐,和西方的自由完全不一样, 什么时候中华文化能像吸收佛教一样吸收西方思想精华(从东汉到宋一千多年),可能才能达到真正的伟大复兴。
突然有感而发胡说八道一些。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9.09 發佈時間: 上午 1:05
謝謝卓偉,你寫得很動人。有友若此,人生憾事似乎也就少了一樁。

有時夜裡仰望繁星,常受感動。這些璀璨星子溫柔了我們的心,其實大多已不存在,僅存的是它們消逝過後來自億萬光年外的一點光芒;也許微弱,但堅定不移,而且永不止息。我心亦如是。
王卓伟 發佈日期: 2022.09.08 發佈時間: 下午 11:59
谢谢丰远。是的,柏宪他没有社交媒体账号。电话我已经打过了,明天白天再试试能否打通。可能叶女士已经退休或者不再管理此事物,我也发了邮件给教育部属下的国际教育司。感谢。
我同意西瓜的观点,要有调查才有发言权,倘若不了解共和国史,不了解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内外交困与共产党的发展脉络,那就不会理解这些社会运动的必然性,新社会归根到底是社会关系的根本改变,而共和国改变创造了一种全新的社会关系。

https://m.weibo.cn/status/4811489070287778?wm=3333_2001&from=10C9193010&sourcetype=weixin
丑化自己跪舔别人的货色可以吃香喝辣,在北京文艺圈混的风生水起。认真做学术,寒窗苦读哪怕命也搭进去也要传播真正知识的,没好报,天理何在啊。 柏宪真的是花了一条命来写这么一本薄书(The Experimental Aesthetics of Global Sinophone Theatre: The Present, The Absent, and The Avant-Garde)。他为什么做学术做的这么难,是因为他有学术理想,不愿喂老外想看的,或者一味迎合他们。所以往往解释起来每一字每一句都很难,如果换成一般人,那早点写点洋人看得懂的随便糊弄文凭了事,或者更有甚者跟这个什么狗屁画家一样,随意抹黑,自甘当娼妓。
今天读他的论文回忆又涌上心头,
“As many scholars have pointed out, Shih’s Sinophone critique is thought provoking
as it challenges the default assumption that anything “Chinese” is certainly
from the Chinese mainland. However, Shih’s theoretical approach is also problematic
because it automatically presumes that China is deemed to be a “problem” as the
country’s pursuit of a unified Chinese nation-state and emphasis on ancestral cultural
roots are considered a dire threat to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Although Shih’s
Sinophone critique is a timely response to the all-inclusiveness of the term “Chinese,”
in this dissertation, I use the Sinophone as a method and a framework to expand the
conceptual horizon of current Sinophone studies scholarship that tends to
overemphasize the China problem through the lens of embodied performance. In
doing so, I suggest that scholarly debates over the cultural and sociopolitical
implications of terms like “Chinese” and “Sinophone” all revolve around the
presence and absence of “China”—be it political, cultural, aesthetic, or ideological.” 这里引用的shih是史书美,是美国华人研究的学术权威,可是柏宪对她的论点有很多的不同意见,他的论文也是由此切入打开的。 我也想起来不久前陈真医生对乔姆斯基的论断。很多白人对我们的文明实在是想当然,我们中文的博大精深,是他们永远都无法领略的。柏宪在解释戏剧这个字眼上,就废了不少墨水。
“3 In Mandarin Chinese, the term xiqu is a combination of two separate Han characters—“戲” (drama)
and “曲” (song/melody). In this dissertation, I use xiqu and Chinese indigenous theatre interchangeably
when referring to the traditional operatic performances derived from ancient Chinese dynasties. I
choose not to use “Chinese opera” because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fails to capture the complexity of
different Chinese operatic performances produced and toured in various provinces of mainland China.
For example, jingju (Beijing opera) is frequently misunderstood as the monolithic form of Chinese
opera to many non-Chinese spectators because the theatrical genre is often praised as “Chinese
national theatre.” However, the fact is that Beijing opera is merely a regional branch of Chinese
indigenous theatre. For more information with regard to the terminology of xiqu, please read Li
(2010):6-9 and Wichmann 191-92.”

还记得岩里正男老贼去世那天,柏宪一脸不以为然,却对一个我不熟悉的名字,王晓波,的离去而痛心疾首。那天我们看了杨世光对王晓波先生的追忆,印象深刻。回顾吾友柏宪的一生,我想说无论是岛上左派还是学者真正想做事就是会很不容易,往往就把一辈子搭进去了,可是古往今来信念就是如此的,信念不坚定就是绝对没信念,读书读懂都是假的,不能坚持也是假的,还是只有实践是真的。我们大陆人都读过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柏宪就像主人公保尔柯察金一样,一步一步把自己锻炼成像金子一般的人。以此纪念我的朋友。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9.08 發佈時間: 下午 11:59
笑死,台灣人熱愛民主自由

陳真
2022. 09. 09.

先說點跟維護世界和平沒有關係的事。

我小時候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病叫做dyslexia,簡單說就是閱讀障礙。我是長大後當了醫生,當了精神科醫師,特別鑽研了神經科學,才知道原來是這樣一個病困擾著我的童年。

這病很奇怪,有各種類型,我大約同時有著至少其中兩種障礙,一種是字體辨識困難,比方說 "困" 字,看起來感覺怪怪的,能看到橫撇豎直一些線條,但要把它看成一個 "字",感覺就有點困難,得費上很大的勁,才能把這些線條慢慢 "看成" 一個 "字"。

當兩個字放在一起時,就更困難了,線條全混在一起了,就好像你看阿拉伯文,感覺就像一大團難以辨識的線條組合。

當更多字放在一起時,也就是一篇文章,我一看就眼花了,得費勁努力看,才能看出一個個獨立的字形。

另一個障礙更慘,你如果寫情書寫 "我愛你" 給我,我是有看沒有懂的,你必須把 "我愛你" 三個字大聲念出來給我聽,我才能懂;好像得先讓字的形狀轉換成語音,然後透過聲音,我的大腦才能知道我到底是 "看見" 了什麼。小學生喜歡寫情書,今天愛這個,明天愛那個,但是寫情書給我很麻煩,最好是發來語音檔。

為了識字,只好大聲念,而且非常怕噪音,因為會對我產生很大干擾。因此,我小時候在家讀書寫功課,經常得躲進較為安靜的廁所裏,才能清晰地閱 "讀",真的是 "讀",得大聲讀出聲音來才能識字。父母覺得我很奇怪,我自己也覺得自己很奇怪,為什麼認個字如此艱難,一方面得努力辨識每個字的線條筆畫之上下左右關係,一方面還得大聲念出來才能 "看見",真的是相當詭異。

長大後,懂了神經科學及神經生物學,我就不覺得詭異了。我只是看、聽、懂的這一整個流程之相關神經元之間可能銜接不良。

透過自我訓練,幾年後我就很正常了,不需要再跑到四下無人處或躲進校園角落大聲念課文給小鳥昆蟲聽了。

很多神經學功能是這樣,某個地方弱,另一個地方就會特別強。在閱讀上,我也有強處,我有一種影印機一般的視覺式記憶力。我不需要逐行逐字記誦,而是一整頁以畫面形式迅速直接整個印在腦子裏,不用記,只需要用心靈之眼,就能直接 "觀看" 腦海裏的那個被我 "影印" 下來的影像。

小學五、六年級時,我拿零用錢偷偷跑去學速讀,學了半年多,原本一分鐘看三百多個字,後來一分鐘能夠看到一萬多個字。這不是瞎掰,而是經過校方安排公開表演認證的;而且不是亂看,看完後必須接受考試,理解力一樣是百分之百。

我常懷念十年劍橋時光,常窩在劍橋圖書館的south wing,一年可以看上五、六百本書。我需要的哲學書大概都集中在那幾個樓層。每當夕陽西下,特別感傷,心裏常想,要是我能一輩子就這樣一直待在圖書館裏寫書看書該有多好,多麼單純而愉悅的世界,在那個世界裏,沒有任何多餘的複雜心思,惟有真的、善的、美的才是具有價值的。我不知道餘生是否還能有這樣的時光?

以上是自言自語,題外話。

其實我原本只是要附和一下底下這位同志的留言,但我怕各位不相信我真的把王滬寧那本將近四百頁的書以及黃征輝的文章一下就看完了。原本不想看,但我想知道這位同志所批評是否正確。

我也覺得王滬寧的那本書,如果以現在的理解內涵與現實來看,很像一種官方的旅遊簡介那樣,很空洞,很表面,缺乏當代意義與結構性內涵。至於黃征輝(黃河) 那篇文章,不僅空洞,而且鬼扯蛋。比方說他把台灣人對於什麼民主自由講得那麼驕貴,那根本不是事實,而且恰恰與事實相反,太不了解台灣當代政治了。

其實也不能怪他,因為台灣絕大部份人其實也完全被洗腦。事實上,台灣人非常習慣於法西斯統治。蔣家王朝在台灣製造了十幾萬個荒謬透頂惡劣血腥的政治案件,大量刑求、殺人、關人,台灣人幾時感到不習慣了?不但非常習慣,而且至今還十分懷念呢。

十幾萬個冤案假案政治案,哪說得完?光說我的忘年之交柏楊吧,他被抓去綠島關了九年又二十六天,飽受酷刑,把膝蓋都打碎了,他究竟是犯了什麼滔天大罪?他只不過是幫中華日報翻譯一篇 "大力水手" 的漫畫,稍微模仿了蔣介石的口頭禪與口吻,馬上打入黑牢。

柏楊大我四十幾歲,如果嫌年代久遠,那就以我為例,我被亂判叛亂,禁止出境,連醫生都差點沒法當(叛亂犯依法不得當醫生),到處錄取各大醫院與醫學中心,卻一再被迫辭職,最低本刑七年黑牢就在眼前等著我。

我到底幹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嗎?我只是擔任第一次由台獨候選人聯合組成的競選連線 (叫做新國家連線) 的正式助選員,在演講台上叫大家用選票把國民黨政府這個叛亂團體給趕下台。我的 "叛亂罪證" 還包括我寫了一篇在美國獲得 "台灣人醫師協會" (NATMA) 的 "醫學生最佳著作獎" 的論文,是一篇關於台灣兒童人權的一萬多字論文,包括揭露數萬雛妓與童工,還有每年五千名因為貧窮而放棄醫療致死的兒童,大量流浪兒童,以及原住民兒童更為悲慘的處境等等等。

更荒謬的是,連我在高醫念書,每次考試的考卷,我習慣以西元紀年而非民國,居然也成為我的叛亂罪證。

我想說的是,台灣人從製造數十萬受害者的白色恐怖蔣家王朝,再到李登輝無惡不作無所不貪的黑道與金權統治,再到人渣黨更為貪婪與法西斯的漢奸殖民統治,連說自己是中國人,或是不肯仇中反華,統統都會成為一種政治指控。在這過去七十幾年來,不管當權者如何法西斯,如何迫害少數異己,台灣人其實是非常習慣且樂在其中,甚至引以為榮的。

難道不是這樣?蔣家年代哪個人不是說我們好幸福哦,說我們要感謝蔣公至高無上的恩澤,讓我們每天都能享受民主自由的幸福生活?哪個台灣人不是非常仇視鄙視極少數異議者?異議者始終被同時期的台灣人視為歹徒惡棍,視為中共同路人,視為過街老鼠,視為陰謀破壞台灣民主自由的害群之馬。

難道不是這樣嗎?七十幾年來的台灣,這一點始終未曾改變,而且變本加厲,越來越荒唐,越來越瘋狂,而我始終就是屬於這樣一個極少數,不曾改變。

你看,現在的台灣,就連說我們應該盡量跟大陸和談,或是主張統一,都會被妖魔化,百般恫嚇,甚至綠色爪牙側翼網軍及走狗文人屢屢威脅將來兩岸若開戰,應該先殺害台灣內部這樣一些不願見到兩岸兵戎相向的人。

我想說的是,怎麼會有人無知到以為台灣人血統驕貴,沒辦法忍受大陸統治下的什麼民主自由的喪失?真的是見鬼了。再說,大陸那一丁點合情合理且合法的言論管制,比起台灣過去七十幾年來鋪天蓋地的仇中反華法西斯與血腥殘暴至極的白色恐怖以及罄竹難書的各種迫害,算得了一回事嗎?

台灣人仇中反華完全是被洗腦出來的後果,而不是什麼台灣人血統驕貴,沒法忍受什麼民主自由的喪失。真的是鬼扯蛋。你看,在蔣家年代,哪個人敢說自己主張台獨?哪個人敢說自己不是中國人,那可是要抄家滅族的。但是台灣人始終都很習慣於各種朝代,當權者怎麼說,當權者怎麼洗腦,台灣人就會像鸚鵡一樣不斷覆述。這只是關於台灣當代政治的一個基本常識。

每次聽到台灣許多人說什麼我們對於什麼民主自由的堅持絕不能放棄,我就覺得很荒唐,它媽的根本就是睜眼說瞎話。比方說韓國瑜也是這樣說。韓國瑜年紀大我至少六、七歲應該有吧,他難道會不知道蔣家王朝是如何殘酷殺害異己?他難道會不知道他所曾經一度支持的李登輝黑金政權是如何偵騎四出,到處獵捕,迫害異己?他難道會不知道人渣黨是如何無法無天傷害異己?而且徹底操控言論,並以極大量謊言抹黑造謠,藉以鞏固政權;誰敢稍微說對岸幾句好話,馬上就會遭殃。他難道會不知道台灣的媒體與教育永遠就是控制在極少數為非作歹的當權者與黑金集團手中?
西瓜 發佈日期: 2022.09.08 發佈時間: 下午 7:21
黃河这文章不值得读,他对二战初期左翼思潮兴盛到衰落不了解(特别是20世纪60年代法国五月风暴、美国黑人民权运动 、反越战这些标志性事件)。
对大陆的历史也毫无了解,中国自鸦片战争开始各种势力参与改革试图振兴国家(如洋务运动代表的清朝官僚、义和团代表的民粹、北洋政府的军阀、早期国民党代表的资产阶级、蒋介石代表的买办资产阶级,他们都被历史淘汰了)。蓝营的人都有这些问题,他们无法理解蒋介石有着抗日胜利的巨大威望却在四年后流亡台湾。
共产主义也是西方文化,历史脉络是法国大革命→十月革命→中国革命。国际共运失败是有他的内在缺陷(国际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冲突,这也是中国从支援东南亚国家革命到现在构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转变),但也不代表什么都不懂的人几句稀奇古怪的政治运动能指责的。
西瓜 發佈日期: 2022.09.08 發佈時間: 下午 6:28
美國反對美國这书妙在成书在30年前,当年大部分大陆知识分子面对美国文化信仰崩溃的情况下能客观看待美国,分析美国的优点和缺点,并有一定的预见性。
2022年读其实价值不大。
南方 發佈日期: 2022.09.08 發佈時間: 上午 8:48
朱柏憲的詩 :相反之為物十四行,
詩不詳,但與其他人得獎的詩集結出版https://reading.udn.com/v2/bookDesc.do?id=165891

此外分享一篇黃河的文章

作者是退休的海軍艦長
黃河,本名黃征輝,台灣作家,中華民國海軍上校退役。
艦長退休後勤於筆耕,好讀收錄他的文章,並附有聲書。
https://www.haodoo.net/?M=hhd&P=599
黃河《我對中共的期許》2017/3/17
  中國共產黨是人類歷史的一支奇葩!
  建國後的前四十年,各種稀奇古怪的政治運動與政策此起彼落──三反五反、人民公社、大躍進、大煉鋼、打麻雀、學雷鋒、農業學大寨、工業學大慶,還有令人痛心疾首的文化大革命,然後是上山下鄉、批林批孔、批鄧反右、粉碎四人幫……,搞得吏治大壞、傷民無數,真是丟盡中國人的臉、傷透中國人的心!
  三十多年前我留學美國,有一位大陸留學生講的一段話,讓我印象十分深刻。
  他既無奈又感慨地說:「面對共產黨只有兩個方法:一是消滅它,一是躲避它。我消滅不了中國共產黨,所以只好逃到美國躲避它。」
  那個年代擁有這種「打不過就逃」思想的中國人有多少?
  是很少一部分偏激人士,或廣大可憐的小老百姓?
  正當世人眼中的中國共產黨幹盡荒唐事、傷透眾人心,卻不料歷史來了個大翻轉,接下來的改革開放不僅讓中國起死回生,更得以昂首闊步,短短三十年便從封閉落後,一搖身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兩、三百年來飽受列強欺凌的中國,終於站起來了!
  長久以來存在中國人心底的中國夢,也在逐步實現之中。
  如今雖仍有進步的空間,但無可諱言,短短三十年,歷史長河中的劣等生突然變成模範生,這不單稱得上奇葩,也讓人萬分期許。
  以下就是我對中國共產黨的期許。
  我不貪心,期許只有三個:

一、 再穩當地走三十年

  三十年前大陸是什麼樣?
  今天是什麼樣?
  如果依照過去三十年的模式,接下來再走三十年,中國又將會變成什麼樣?
  很簡單的三個問題,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認真地想一想。
  特別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物,不僅要認真想,更應把它當成自己責無旁貸的使命。
  如何達成這個使命?
  基本原則只有兩個:

  (一)對外不捲入戰爭。
  (二)對內不挑起腥風血雨的鬥爭。

  看似簡單,殘酷現實的世界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某些國家必然會憂心中國的崛起,試圖挑起各種事端、製造各種陰謀,總希望把中國拖下水。
  想穩當地再走三十年,那需要高度的政治智慧,再配上「打落牙齒和血吞」的忍耐。
  果真能穩當地再走三十年,中國的國力會達到什麼程度?
  屆時所有現今遭遇的重大問題,不都可能因時間而自然化解?



二、站在台灣的立場看統獨

  肯定有人想反問:為什麼不站在大陸的立場看統獨?
  這問題得這麼想。
  聽過「既生瑜,何生亮」這句話吧?
  請問擁有此心結的是周瑜或諸葛亮?
  諸葛亮可能抱怨老天:既生瑜,何生亮?
  擁有此心結的當然是弱者周瑜。
  弱者因為「受壓迫」、「可能失敗」的危機意識,內心的想法和強者大不相同。
  強者應有強者風範,請多多體諒弱者的不安心態。
  也因此,針對統獨,請站在台灣人的立場看問題。
  如果能站在別人的立場看問題,許多事情都會有截然不同的結果。
  好比說評論中共治國的方法,許多你們認為天經地義的事,台灣人眼中卻是專制、霸道、不民主!
  例如北京一聲令下便可限制人民前往某一國旅遊;某個藝人說了句不得體的話,便立刻遭到所有媒體封殺;許多先進國家通行無阻的套裝軟體(APP),到了大陸就滯礙難行……。
  我明白,上述每一個政策你們都有許多正當、必要的理由,可是站在台灣人的立場,那代表的是「國家力量太強」!
  什麼是「國家力量太強」?
  用台灣人的說法就是專制、不民主。
  又好比去年,香港銅鑼灣書店的員工遭到綁架,主要原因是他們出了一本詆毀國家領導人的書籍。
  同樣的理由如果在台灣也成立,馬英九執政時可以關閉台灣70%的媒體,蔡英文上台以後再關閉其餘30%。
  明白了吧?
  許多你們認為天經地義的事,台灣人卻看得暗自心驚!
  一件、兩件、三件……,再經過台灣媒體抺黑、加油添醋,久了只會讓台灣人對共產黨的統治產生厭惡感。
  隨同厭惡感而必然會產生的副作用是「不信任」!
  一旦不信任,不管你說什麼、保證什麼、承諾什麼,全是廢話一篇。
  和台灣談統獨,首先應站在台灣人的立場看問題。
  或是說,是站在「對方的立場」看問題,而不是站在「自己的立場」看問題。
  更正確地說,是站在「客觀的立場」看問題,而不是站在「主觀的立場」看問題。
  如果能站在台灣人的立場看統獨,你們會明白大部分台灣人的心態,進而說出「台灣人聽得懂的語言」,做出「台灣人能夠接受的政策」,如此才有達成和平統一的一天。


三、拿下「共產黨」的神主牌

  請問如今大陸實施的是共產主義嗎?
  如果不是,你們為什麼要稱自己共產黨?
  什麼是共產主義?
  不管能力高低、付出多少、賺了多少,所有收入大家按人頭分,每個人都能獲得相等的一份,大家共同過著幸福快樂或飢寒交迫的日子。
  什麼樣的社會能夠成功、圓滿地實行共產主義?
  禮運大同篇的「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都不夠格。
  那必須是一個不貪婪、不自私,人人心中充滿了博愛,大家相互信任、相互扶持的完美世界。
  這種世界從來不存在於地球,也永遠不可能出現在人間。
  既然如此,大陸為什麼還要戴著「共產主義」的大帽子?
  只談「主義」也罷,那畢竟是一種理想,然而在現實的生活之中,中國共產黨掌有全國至高無上又獨一無二的權力,以至於如今你們所說的「愛國」,其本質就是「愛黨」。
  換言之,萬一統一,所有台灣人都必須跟著你們一起效忠共產黨。
  知道「共產黨」在台灣人心目中的地位是什麼嗎?
  從早年殺得血流成河的國共內戰,到後來劍拔弩張的兩岸對峙,以迄今日「去中國化」的台獨思想,幾乎所有台灣人都在「仇共滅共」的教條下成長。
  或許你們完全無法體會,「共產黨」三個字是台灣人的緊箍咒!
  聽到這三個字,台灣人就頭痛、心煩、渾身緊繃!
  想要教台灣人效忠共產黨,可能再花幾個世紀也難以達成。
  既然如此,為了完成統一的神聖使命,能否考慮改個名字?
  你們不也自稱實施的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為了結合理論與實務,能否改名「中社黨」,或其他任何你們認為妥切的名字?

  短短三個期許,重點中的重點是最後一項:拿下共產黨的神主牌。
  我知道這非常非常的難,因為之所以稱為「神主牌」,正因為它至高無上又無可動搖的神聖地位。
  想必某些人會憂心:拿掉以後,可能會動搖共產黨的統治基礎。
  假如你也這麼懷疑,不妨換個角度想一想:同樣的戲臺、同樣的演員、同樣的台詞、同樣的唱腔……,只因為換了「劇名」,大部分的觀眾便失去興趣,不再買票入場看戲?
  果真如此,問題是出在劇名,或整齣戲的內容?
  如今全球有將近兩百個國家,仍自稱是共產主義信徒者屈指可數。
  這是一塊退了色的招牌,卻是擋在兩岸之間最沉重、最難以跨越的鴻溝,拿掉,統一的路程不僅能夠縮短,而且會大幅縮短!
鄭豐遠 發佈日期: 2022.09.08 發佈時間: 上午 8:37
我在 google 和 facebook 查找了朱柏憲,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但找到一份公费留学的 pdf 文件,里头就是陈真提到的那位葉亮吟小姐的联系电话,看来这是目前唯一有希望可以联系上他家人的方式了。

外地打入台湾的电话号码记得去掉开头的 0 然后加上 +886,也就是 +886 2 7736 5737。
王卓伟 發佈日期: 2022.09.08 發佈時間: 上午 7:38
谢谢医生,是的,就是他。这条信息对我很有用,我会尝试着联系叶女士。两岸三地虽然都用中文,但是网络模式并不一样,信息搜寻也有壁垒,当时伯宪写dissertation时就苦于寻觅大陆的戏剧资料,结果我用淘宝用google一个小时内就把他要的材料都找齐了。谢谢。
陳真 發佈日期: 2022.09.08 發佈時間: 上午 2:40
朱柏憲先生是念戲劇的嗎?教育部公費留學?如果是的話,也許可以透過他在教育部的承辦人找到他的家人。承辦人葉亮吟小姐,電話 02-7736-5737
王卓伟 發佈日期: 2022.09.07 發佈時間: 下午 11:17
想求助各位,今天惊闻我最要好的朋友兼室友朱柏宪意外离世。他是高雄阿莲人,拿着庚子赔款的奖学金一路苦读出去的,负笈马里兰大学,好不容易去年毕业,之后去匹兹堡教书,没想到短短半年多一点却飞来横祸。我已经给他们系里写邮件闻寻了。他本身不留任何社交媒体,所以也无法联系上他的家人,我也不想打扰他家长辈,但是有些话还是可以跟他姐姐或者弟弟说,岛内同胞可否帮我想想什么办法?在此先谢过!我们疫情的时候一直住一块,平时交流也很多,20年畅谈过许多日夜,至此还历历在目。倘若没有他,我也无从对小岛的历史有这样深入的理解,他也不会对大陆有同等的认识。记得当年我们白天听苑举正或者八方论坛,晚上研读王孟源的博文,也是穷苦日子里的唯一消遣。我跟他的最后一次聊天,竟然还是推荐他来巴勒网逛逛!翻到之前他分享给我的书,陈光兴老师的‘去帝国,把亚洲作为方法’,我就落泪,唉,长歌当哭!他同陈老师和陈真医生都是一类人,不管学术圈或者社会怎么乌烟瘴气,都会是坚守自己默默耕耘的人,哪怕被冷落,哪怕旁边就是投机取巧的捷径,他也只顾走自己的路!在此纪念我的好友,也希望大伙支支招。我决定空余时间把他的博士论文看完,这是这家伙呕心沥血之作,算是对他最好的纪念了。
https://www.asian-performance.org/post/a-remembrance-for-dr-po-hsien-chu-1986-2022
怡靜 發佈日期: 2022.09.07 發佈時間: 上午 8:02
@阿忠, "美國反對美國"是念淨介紹的,其實這本書我也是幾個月前看到大陸網路平台上有人介紹的,後來找來看,目前看到一半。不知怎麼的突然火了起來。

在B站有人把它做成了有聲書,懶得看就用聽的。
美國反對美國
https://b23.tv/0IPvlFo

另外這個up主也把邊芹兩本書做成有聲書,邊芹的書讀起來對有些人來說可能枯燥了些,但我覺得很值得一讀,這書是好幾年前出版的,但一點都不過時,對比當下的國際情勢(誰掌握麥克風這事),頗有啟發性。一併推薦。

誰在導演世界
https://b23.tv/2owCpeN

被顛覆的文明
https://b23.tv/HGcM6sp
兩岸議和團 © 2022 - 2024